【子煜】x【骆珉】所爱隔山海子煜骆珉番外之:一生一遇

先帝在时,曾想重新启用科举之制,骆珉,便是那时入的朝。
骆珉本是天权的一户富商庶子,进士考了几年都没考上,便渐渐歇了入朝的心思,只帮着家中打理些生意。
那年刚好路过大都,看到了皇榜,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留了下来……
子煜正吃着饭,被急匆匆赶过来的执明拍了一下头,白了执明一眼,放下筷子给执明盛了饭放在执明面前“快吃。”
执明拔了两口,用手肘撞了撞子煜“我跟你说,今天巡考我看到一个文章写的特别好的。”
“有多好?”
执明挠了挠头“当……不比珩之差。”
子煜暗自翻了个白眼,嘴里却说“是么,那等表兄看过后你将文章拿回来我看看。”
执明一个劲点这头。
这话子煜过头便忘了,不想执明放在了心上,过了几天,当真带着骆珉的考卷回来了。
子煜看过后心下也是惊叹,当下决定去拜访一番……
子煜和执明找到骆珉住的客栈时,骆珉正一边往口里塞干粮一边算着账,看到子煜他们,站起来要行礼却被呛了一下,咳嗽了起来。
子煜几乎是下意识的一手去拍骆珉的背,一手拿了杯茶递在骆珉嘴边。
子煜做的太自然,倒引得骆珉有些不自在。
那时骆珉还不知,那只是子煜多年照顾执明的习惯……
三人见过礼,各自坐了,还是执明先开了口“不知骆公子是哪里人氏?”
“在下江城人氏。”
子煜顿了顿“公子大才,怎么不早些入朝。”
骆珉摇了摇头“无门路,如何入朝?”
子煜和执明对视一眼,又道“不知公子可愿随我们去见一个人?”
……
那日子煜直接带骆珉见了先帝,随后,先帝便命骆珉为骑尉,在子煜手下做事。
执老将军去世后,子煜承了兵马大将军一职,骆珉便为副将,一直追随子煜左右。
先帝崩,孟章继位,边关不稳,子煜便领兵前往了襄樊。
行军途中,子煜和骆珉坐在火堆旁休息,子煜看着跳跃着的火苗,许久,像是下了极大的决心,突然伸手握住了骆珉的手“骆珉……”
骆珉转过头,子煜咽了咽口水“我……心悦于你。”
骆珉愣了愣“你……”
子煜摇了摇头,打断了骆珉的话“我知道这一去,凶多吉少,所以我不想,带着遗憾走……”
骆珉猛地抬头“什么意思?”
“你回去吧,我在大都城外留了五万兵马。”子煜说着站了起来,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抱在胸前“若是我有个闪失,请你务必护送家兄与陛下,仲丞三人出城。”
骆珉在子煜跪下后紧跟着也跪了下去“将军!”
子煜抬起头,笑了笑“这是军令。”
骆珉愣了愣,随后深深磕了一头“是。”
当夜,骆珉偷偷潜回大都,领五万兵马暗中观察城内局势。
不久,子煜和仲堃仪身受重伤的消息传回,不久,执明从襄樊回来,面色不佳。骆珉再坐不住,将兵马托给执明,自己带五千精兵前往襄樊。
子煜看到骆珉时愣了愣“你……”
骆珉几步走到子煜床边,跪了下去“末将来迟了。”
子煜坐起身来,一手搭在骆珉手上,苦笑。
后,子煜在营中养伤,便由骆珉在阵前对敌,子煜伤好些常靠在帐篷边看着骆珉巡营的身影,看着看着眼里便有了泪。
这一场仗打的绝望,子煜在城破之际命骆珉回大都保护孟章等人,自己却做好了战死的准备。
之后想起来,子煜还笑,说当年他真的觉得自己一只脚踏进了棺材里,又生生被方夜拉了出来。
当年宏正帝应下仲堃仪之求,发兵天权,齐之侃带人直接袭了南宿后营,方夜带兵杀入襄樊,救了陷入苦战的子煜……
回大都后,骆珉提了两坛子酒来寻子煜,执明冲着子煜眨了眨眼,自退了出去。
子煜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挠了挠头,看到骆珉将酒放在桌上,便伸手将泥封拍开“老远便闻到了酒香。”
骆珉点了点头。
子煜端着一碗酒却忘了喝,觉得渴的厉害,只舔了舔唇“之前也没有问过,你可有婚配?”
骆珉摇了摇头。
子煜把酒放在了桌上,站了起来“那得让执明去提亲……”说着又摇了摇头“不行执明这个人……”
骆珉本也慌的很,但看子煜这样子,却慢慢放松下来“将军。”
“嗯?”
“末将还未说应不应。”
子煜愣了愣。
执明在廊后探出头来“应不应都是我家的人了,我已经写好婚书了,也拿到了骆老爷的婚书了,这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不认也得认。”
子煜和骆珉愣住了。
许久,子煜丢了块点心给执明“去去去。”
执明摇了摇头笑眯眯的走了。
他一早便知道了子煜的心思,前些天在大都城外和骆珉在一处也仔细问过骆珉的心思,才写了婚书差人往骆家送了聘礼……
执明走后,子煜突然笑了出来“先前总不敢同你说,怕你得知我的心思,同我生疏,不过这……”
骆珉也笑……
后来天权生变,子煜执明随孟章去了瑶光,途中子煜受了伤,那些日子,子煜日日梦到骆珉,梦到骆珉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先是冲他笑,笑着笑着,眼中口中便出了血……
他冲过去抱住了骆珉,骆珉却软软的靠在了他身上,浑身冰凉。
夜夜入梦,夜夜惊醒。
后,因孟章不便长途跋涉,子煜便先行回了天权处理政务,骆珉带人在大都相迎。
“末将,恭迎……”
骆珉话未说完,被子煜从地上扶了起来,拥在了怀里,子煜轻轻闭上了眼,叹了口气。
宏正五年,战事又起。
子煜拿着披风披在骆珉身上,看着城外的尸骨,叹了口气,伸手握住骆珉的手“骆珉,这一战过后,我们便辞了官,去过闲云野鹤的日子吧?”
骆珉点了点头。
那一战中艮墨池受了重伤,慕容骁千里迢迢从京城赶到了关外,却带来了一个噩耗。
骆珉听着坐在火堆旁的两个将士说什么小世子夭折,皱了皱眉“你们从哪听来的消息?”
那两人回头,见是骆珉,忙站了起来“禀副将,是毓王的随从说的。”
……
“近来有不少人传,毓王世子夭折了。”
“是啊……”骆珉叹了口气“艮大人伤势刚好些,若是这消息……”
子煜皱了皱眉“艮大人营中也有人传?”
骆珉点了点头“是啊,我已经下令封了口,现在传这个消息的大多是毓王带来的人……子煜。”
“嗯?”
“你身份比我们高一些,不若你去同毓王说说,让他管管他的人。”
子煜点了点头。
当晚,子煜约了慕容骁在营中喝酒,具体说了什么骆珉不得而知,只是之后,再没有人敢提世子一句。
……
战事平后,子煜骆珉双双辞官,归于乡野,才拜了天地,真正做了夫夫。
又五年,得一子,取名执远小字千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