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普陀重案A组 艺人事务所杀人案01


终于开始这个系列第二个故事了,重申一下,除五只以外的其余CP我都是直接拿着名字就写的,完全没有考虑人设和细节,所以可能会被雷到外焦里嫩/(ㄒoㄒ)/~~对不起,我懒,所以我错了……

------------------------------------------------------------------------------------------

和也并不喜欢等人,可他还是等了,就是有种预感,今天或许是和他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一个注定会分手的日子。他其实还是挺喜欢亮的,如果亮离开了,自己一定会哭的。可在亮看来,这只是喜欢,称不上爱。爱?到底是什么,自私的不想再受伤害,这难道也错了?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锦户亮将手上的公事包一放,露出一个稍显憔悴的笑容。或许是因为工作太忙,本就深邃的眼睛更是忧郁的不行。
“从公司直接过来的吗?今天可是周末啊,看把你累的。”和也替他要了杯咖啡,很贴心。
“哎,当初真不该选择做律师呢,大好的青春就这样白白葬送了。”亮一口气喝了小半杯,很无奈的样子。
“既然这么忙,为什么还要约我出来呢?”和也低着脑袋,低声问道,总得有人先开口吧。
“其实,和也,我觉得有些事该是时候说清楚了,老这样拖着,我心里总觉得很不舒服,想必你也不会快乐吧。”
“……”和也只是呆呆地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他,果然……
“我觉得与其说你是爱我,还不如说那是一种单纯的喜欢吧,可是……喜欢同爱毕竟还是有一段差距的,我一直以为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你对我的喜欢总会升华为爱,而你也会有接受我的一天,但是我似乎是太过自信了。”锦户的右手握住了和也的,“我们分手吧,和也。”

睁开眼,窗帘后的阳光早已灿烂,和也晃了晃脑袋,翻了个身,依旧不想起来,已经好久没有做梦了,每天充实的生活让他以为早就淡忘了一切,却没料想,原来梦里依旧躺着自己内心深处最想回避的记忆碎片。锦户亮,和也前任的男友,一名律师,即使在最忙而不能回家的日子,也会早晚一通爱情热线记挂着自己的那个人,可还是分手了。他现在过得好吗?
一个人住着二室一厅的房子,难免会觉得有些寂寞啊……
门铃很煞风景的响了起来,才9点而已,印象中公寓的门铃好久没有人按了,嗯,应该是幻听吧,和也用被子闷着头,继续赖床。
突然一阵强烈的振动,勉强掏出枕头下的手机,直接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
“为什么不开门,不会还在赖床吧,求你了,快帮我开门。”
“大野智!?”
“是啊是啊,是我啦,我在你家门口,拜托快开门吧。”
和也不紧不慢的从床上爬起来,随手套了件T恤,“休息天不在宿舍呆着,跑我这里来干嘛?”穿上拖鞋,站在放到门前,透过猫眼看着门外那个一脸颓丧的人。
“你的表情很欠扁哎,手上大包小包的什么东西,你去抢银行了?”
“快开门啦,很重啊,你再不开门我真的要撑不住了。
定睛一看,不错啊,这小子已经懂得用无线蓝牙了,可怎么就不先把东西放地上呢,还是那么蠢。
打开防盗门上的两道锁,和也挂了电话。除非工作需要,否则他并不想见大野。
“找我,有何贵干?”和也的表情很冷淡,心里难免有些懊恼,今时今日,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还对这个男人有所期待。
“和也,我被赶出宿舍了。”大野提着两个大袋子,向前跨出一步,驼着的背,连眼屎都没洗干净的脸,幽怨的语气,竟然也能显得楚楚可怜。
和也立即把人挡在了门口,“那是你人品有问题,关我屁事?”
“西区的警员宿舍一直都挺紧俏的,可我怎么都没想到,被踢出来的会是我,说什么我的工资涨了,可以自己去外面租房子了,让我体谅体谅新进的小弟,说那人又没钱又没家的,可也没理由赶我吧,我怎么就这么惨啊,从早上7点游荡到现在,牙也没刷,脸也没洗的就带着这么多家当到处游荡……”大野越说越小声,最后突然扔下手中的东西,一把抱着和也:“和也,求你了,让我借住几天吧。”
“不要!”很想踹开身上的这只树袋熊,怎奈对手实在太强。
“和也,同事有难,理当帮忙啊,拜托了,让我暂时住一阵吧,我会付房租的,我还可以做免费菲佣,义务帮你做家务,外带马杀鸡!”
“不要,我不喜欢和别人一起住……”好不容易挣开大野死缠烂打的怀抱,房里的电话却响了,刚想关门,大野却整个身体横在门与门框间。
“不准进来,等我接完电话。”一边密切注意大野,一边走进了房内。
“喂,雅纪啊……什么?有任务?……哦,好的,我知道了,半小时后到。……谁?……他啊,怎么你联络不到嘛?……好,我会通知他。嗯,一会儿见。”
“和也,拜托。”
“你手机没电了吗?怎么关机了。”
“哎?就因为你刚才一直不开门,所以最后一点电都被你耗光了呗。”
认命地叹了口气,和也顺手把大野的东西开始往屋里搬,“动作快点,先把东西放我这儿,但不表示你可以住这里,休假取消,刚才雅纪来电话,有任务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