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七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15】

玖。


天子脚下。
‘’皇城一年不如一年热闹,这生意真是越来越难做了!‘’店小二说着,麻利地为一位熟客端上饭菜,不忘在生意清淡的酒楼中发着牢骚。
‘’唉,当今丞相掌权的这三年,世道是越来越艰难了!‘’客人小声附和道。
隔壁桌官差装扮的面具青年闻言,额角的青筋陡然一动,甩下两块碎银子便快步出了茶楼。



一骑绝尘,连钰孟出现在京郊的一片坟山,十里荒坟对孤人,他心下凄凉,摘了面具,原本俊朗的容颜被数十刀刀疤填埋,他早已非人。
连钰孟望着眼前被整理干净的坟茔,心中不屑道‘’你果然还是提前来了,莫不是怕明**我交手,你会丧命于我而来不及为双亲上一柱香火?‘’


今晨与丞相对话的场景浮上他心头。
‘’我能让你活到今天,除了觉得你是个人才,更重要的,你够狠黑鹰那小子一家,为了报复,你连剐自己数十刀,倒让我佩服。‘’老丞相一副老奸巨猾的眉目,斜倚在主座上,幽幽道,‘’当年他老子在皇帝面前狠狠参了你老子一本,他没想到如此也是断了我的财路,如今黑鹰这个孽障不除,保不齐会带来何等祸事,我虽权倾朝野,但毕竟还不是正宗,必须做到万无一失!‘’

‘’……属下定竭力为丞相除此一患!‘’
‘’不过,本相可是给你在暗中备了人手,千万不能存有一丝念旧之心,去吧‘’








黑鹰提前一日回到皇城,为的是好好地准备双亲的祭奠,也许与连钰孟交手之后,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好好为双亲扫墓了;也许他还怀着期待,幻想着昔日亲兄弟般的连钰孟能知返认错,同时让自己也放下……所以他来了,无论是哪一种结果,都为自己的仇恨寻了一个出口,他都能得到解脱。
少年虽经历变故仍隐忍顽强地过活,但年少如厮,总归还是脆弱,还是渴望解脱,无论生死。


‘’今日理了坟茔,再去置些吃食,明日、好生了结‘’黑鹰心里盘算着。于是在人最为拥挤的集市匆匆买了酒肉,本欲就此出城,却思及自己若可出其不意,去相府探探连钰孟的动作,说不定能有所获。
这样一想,他便有了主意‘’按着官府的府兵防卫行制,天将亮微亮时,最是松懈‘’心中有了算计,便住进了一家离相府不远的客店。


人群中,橙光一掠,橙儿跟上了他的脚步。

 

推开窗户,黑鹰这才注意到,今日不见日头,云霾砌起,明日,必不是个好天气。他就这样立着,从前盼着早日与连钰孟了结,心无旁骛,一心一意都为明日准备,甚至是蓉依都未让他害怕过明日…直到她在自己心中出现,自己第一次,害怕就此殁去,从此真正阴阳所隔。
他又想到她了,又是没有防备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