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七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14】

橙儿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与蓉依一道将黑鹰抬进房中,或者说自己那时的心思全在黑鹰的话上。
知道蓉依说了一句‘’橙儿姐姐,看你这神情,应是已经知道答案了。其实,关于黑鹰,还有一桩事‘’
‘’还有事?‘’橙儿回了神,‘’看你一副忧虑的样子,怎么?‘’
‘’这事,还要说回从前……那时,我和黑鹰还是无忧无虑的官宦子弟,我是被收养的,养父母待我视如己出,甚至宠溺骄纵,他们怕人非议,所以对外说我与黑鹰是亲兄妹。他那时虽话少,却温润有礼,文韬武略,我们家与一户连姓的官宦是世交,我,黑鹰,与连家长子连钰孟自小相识,交情甚笃,连钰孟和黑鹰又是同窗,二人都是文武出类拔萃之人,但大家都觉得,细细比较,黑鹰稍胜一筹,可连哥哥似乎毫不介意,任别人议论,他从未表露过不满。直到那天,连哥哥单独约了我见面,他向我表白心意…‘’蓉依话锋一转,语气变得沉重。
‘’你,答应了吗‘’
‘’说来姐姐不信,从前的我可是被宠溺惯了,脾气极坏,说话也是常让人下不来台。我那日便直接拒绝,说自己已有心上人,可他突然抱住我,我一时气急,挣脱开后甩了一个耳光给他,那时我已倾心于黑鹰;可他依旧不死心,竟带了厚礼直接向我父亲提亲,我没等他与父亲说上三句,便当着众人的面说了一句‘你死心吧,或许我们还能像从前一般,我愿意守着黑鹰一辈子不嫁,也不能耽误你娶一个不爱你的人’,那之后,他还是与黑鹰日日相处,黑鹰说他不怪我,可我常看到他看黑鹰的眼神多了一些城府,他也不再有从前的阳光,常常一两日不见人,似是偷偷去做什么…‘’
蓉依话到此处,看了一眼表情复杂的橙儿,继续道‘’说来也巧得稀奇,那之后没两个月,我父亲发现连家藏匿多年的欺君谋财之举,搜集罪证,一举将连家告发,除了连钰孟,满门抄斩…再后来,一个深夜,一伙蒙面人闯入家中,所有人全部丧命,那时我与黑鹰正好在黑鹰师傅处才躲过一劫。等我们赶回家中,只见横尸遍地,从前的连哥哥,也变成了一个满面刀疤的魔鬼,后来黑鹰查到,他自毁容颜投靠了当今丞相,连家早与丞相勾结,暗中干了许多卖国谋财的龌龊事……我替黑鹰挡了那抹了毒的剑,幸得黑鹰师傅赶到将我们救走。那日他们约定,祭奠之日,了结之期。‘’


‘’……‘’橙儿低头沉默半晌,‘’从前偷看那些戏本子倒远不如你说的这些复杂。我不懂你们人间的恩怨,你只需要告诉我,我能做些什么,为他保全‘’
‘’我只求,他能够在那场了结中,活下来‘’蓉依红了眼眶,‘’我自知体弱,可姐姐有仙法护体,想来也不会危险,原谅蓉依的私心,拜托姐姐了!‘’
‘’…我、不会让他出事。你这般为他,他应好好守护你‘’橙儿第一次体会到月老口中的人间之爱,果然有涤荡心魂之力,蓉依一番请求,让她为之动容,热血沸腾。


‘’可你、是他唯一的喜欢啊‘’蓉依低头笑笑,未看到橙儿玉面一红。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