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鹰前戏篇【偏凡】【中短向】【已完结】【12】

柒。


橙儿走到屋前的平地,一路走一路想着,在凡间几日自己的种种疑惑都非紧要,目前应尽快找到鱼精,找到金莲藕,自己来到人间这几日,算来母后的蟠桃宴也过了半,自己灵石复得,母后和姐妹们必会有所感应,决不能让母后和众仙发现自己来了凡间,这,太伤母后的面子…
‘’姐妹间的灵石会有感应,这金莲藕乃仙物,自己试试用灵石,说不定能有线索‘’橙儿突生此计,双目合起默念着什么,手上的灵石忽泛光芒,‘’果然未走远‘’
黑鹰不知何时从树上一跃而下‘’那鱼精毕竟是一条鱼,谷里不少的湖塘流涧,不妨去那些地方找找‘’
‘’…呵,不劳费心‘’橙儿未露出一丝受惊之色,虽在心中认同并佩服这个凡人的想法,却仍是对他留有郁愤,‘’噢,我倒忘了,你这一番话只是想让我快些找到快些离开,并非未我费心。‘’
‘’不错。且我要与你一道去‘’
‘’…‘’橙儿还是暴露了惊喜的神情,一双水眸浮着些许期待,薄唇微微张着,在他面前愣住。
‘’且不说你先前与她斗法便落下悬崖成了落汤鸡,这等战斗力让我很难不怀疑,你没有能力独自拿下她;最主要的,她伤了蓉依,我须讨个公平。‘’黑鹰把头别到一边,竭力藏起自己的不自然。
‘’对,我早就知道。既是如此,走吧‘’橙儿闻言,在失落二字上脸前利落地转身,顾自走在前面。


谷中的水处着实七零八落,二人寻了许久都没有发现。知道来到一处曲折的激流前,橙儿的灵石又有了反应,同时耳畔回荡起一个熟悉的女声—‘’二公主,等候许久。还烦公主单独到上游瀑布处来一趟,届时处罚悉听尊便,金莲藕也将璧还。‘’
橙儿迟疑一番,又想到之前鲤鱼精对自己并没有十分的恶意,便对黑鹰说道‘’我看这曲流并不短,不如你到下游寻寻,我先去上游看看,这样快些‘’
‘’嗯‘’黑鹰并未犹豫便答应了,向下游走去。
见人影渐远,橙儿一闪身到了上瀑布处。


金莲藕在鲤鱼精身前上方缓缓转着,散着独特的金辉。
瀑布边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男子,被金辉包裹。这还是橙儿第一次这么认真地看着鲤鱼精,她一边在控制金莲藕,似是她的法术与金莲藕仙力有些冲突,她只能咬牙撑着,额头是细密的汗珠,看来鱼精此前说的要救之人就是躺着的男子了。不过鱼精这如玉的面容想来也比自己大不了许多,竟为了这凡人男子在天宫偷盗?
须臾,鲤鱼精收了金莲藕,男子面色渐渐红润。
‘’二公主,之前小妖多有得罪,但要救人却是真。‘’鲤鱼精接下来的一番话,让橙儿目瞪口呆,‘’我在天宫偷盗,不过是为了救他,他是我彼日贪玩偷下凡时所相知相爱之人,只是他不幸染了重症,金莲藕虽有神力,却也难以将他即刻治愈,我还需三日,再利用金莲藕渡三次仙药给他,他便可慢慢恢复康健。待事情了结,小妖心甘情愿与公主回天接受惩罚!‘’鲤鱼精话音刚落,猛地向橙儿跪下。
惊得橙儿后退一步‘’你、莫不是给我演天宫藏书阁中被禁戏本子的戏码?!我从前偷偷翻过那些个篇章,倒没有你今日说的这般令人匪夷‘’
‘’望公主成全!‘’鲤鱼精竟流了泪。


‘’你虽如此说,但我既找到了你,便不能包庇,天规从无情面,你一再拖沓,若不能在母后察觉之前自首,惩罚只会更重,现在主动请罪,或许这凡人还能有活路!‘’橙儿不忍看她的凄楚姿态,虽为之同情,却仍坚持‘’准备准备,跟我走吧‘’
鲤鱼精见状,面色一转‘’公主虽是好意,但我夫君的性命除了金莲藕,再难寻他路!再者,公主就这样回天,当真舍得?‘’
‘’你这是何意?‘’橙儿嘴上虽是不解,心里已明白鲤鱼精的意思。
‘’小妖此前为夺金莲藕,日日暗中观察公主与那黑衣少年,才有把握公主会为了一个非亲非故的小姑娘与小妖交换,小妖也算过来人。奉劝一句,即便在公主心中维护天规远比守护凡心更重要,也要好好道个别,毕竟,那人,代表了自己只一次萌动的无二情愫。‘’鲤鱼精字句恳切,她看出了橙儿正在动摇,索性摊开了说,‘’小妖说这些,也只是私心想让公主能宽限一些时日。‘’
‘’……罢了,你替他疗伤便是,三日之后,我再来此与你一道回天‘’也许是自己与她有所感同身受,也许是她一语中的,道出自己的遗憾与无奈,她竟愿意相信鱼精的恳切。
橙儿自知,她开始为自己的不舍与放不下找一个多留几日的借口,但底线便是,再不舍,好好道别之后,也即刻回天复命。


橙儿离开瀑布,有些恍惚地走向下游,并未注意黑鹰一直在身后。
‘’你既有所获,就不必再走了。‘’黑鹰走上前,没有理会她的恍惚,‘’我在下游无获,走回上游,便见你和那鱼精在说话‘’
‘’你、都听到了?‘’橙儿猛地回魂。
‘’听到一句,你三日之后便离开‘’黑鹰看着面色发红的橙儿,‘’总算定了要离开的日子。正好‘’
橙儿似松了一口气般,没有在意他口中的‘’正好‘’二字。


一路无话。
橙儿努力消化着方才与鱼精谈话的内容,她没有注意,黑鹰一脸复杂沉郁。
两人就这样回到住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