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戴莫

第十章:火炽局

弯曲的山道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随后是一阵嘎吱嘎吱的滚动声。两辆牛车在崎岖的山路上慢慢前行着。云水村与金山村说是两隔壁,但是中间有座大山给遮挡住,需要走四十里的山路才能从一村到另一村。也真亏得这帮人,这么远的路还能当老邻居,好朋友。从早上九点,一直到下午三点,莫寒一行人才算是走到了云水村的地界。一踏进村口,莫寒就明显的感觉到一股不对劲,这里的气温要比之前来的时候高很多。云水村三面环山,照道理来说这里会受山脉影响变得阴凉,尤其他们靠的这座山还是座孤魂野鬼一抓一大把的晔山,于情于理这里都不该会出现气温高升的情况。来的时候,她们一行人曾经碰上过山雨,但是当他们踏入云水村地界之后,雨就莫名其妙不下了。只看见外村外两米地,大雨哗啦啦,这里却连个雨点都没有。实在是有点诡异寻常。

“李村长,这云水村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高温的吗?”

“这哪成啊,莫大师你看啊。俺们这个村叫云水村,肯定是跟云水有关,不是俺吹,俺们这三村灌溉农田的水都是靠俺村下的雨来的。可自从那怪事出来以后,真他娘的邪了,外面大雨下不停,村里就是连个黄毛豆都没落下。”

“嗯?莫非他们村里来了什么招热的修仙**?”在莫寒的印象里,这种超自然情况并非是鬼怪所能及的事情,茅山图志里也从未记载过类似的情况。招热的修仙**,这种猜想也是莫寒的一厢情愿,除此之外她真的很难断定究竟是什么,让村子里出现这种情况。

“先去看看病人的情况吧,再给我说一下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

“成!成!莫大师,你这边请,慢点哈。”李善勤带着众人赶到村里的小广场上,这时候的小广场已经变成了隔离所,说是隔离所也只不过是用树干和麻绳穿插起来的一堵小障碍物。所有得病了的村民全部安置在广场内,还没走到那就远远听见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叫声。只见躺在地上的村民不断翻滚着身体,希望借助这种动作缓轻一下自己身上的灼热感,有的村民用手死死扣进肉里,像是要把皮扒下来一样。莫寒走到一个患者身边,为他把了把脉,随后又用借来的银针刺入肌肤之内,抽出来的银针并没有呈现黑色迹象。

“气息,脉搏皆是正常,也没有中毒的迹象。这到底是得了什么病,这么邪门,按道理来说人得病,必会造成五脏六腑的冲击与衰弱,使脉搏变得轻微起来。但是这些人的脉搏不但没有减弱反而更甚于常人,简直健康到不能再健康的地步。可是看起来这些人又是得了什么病一样,一个个寻死觅活的。”不解的疑问涌上心头,莫寒对面前的这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怪症也是束手无策。摇摇头,走出了隔离带。

“莫大师,有啥法子没有?”

“抱歉,我也无能为力,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恕我才疏学浅。”

“那。。那可咋整啊,这我这村上上下下近一半的壮丁可全都躺在里面了,要是没法子救他们,他们可就完了。我那两娃子。。。”李善勤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金友彪忙让众人安慰,随后把莫寒拽到一边低声道:“姑娘啊,老李他家两儿子全部着了道,要是没法子救他们,老李家可就断后了。”

“金村长,我现在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很想救人,但是我根本无从下手,要是不问个缘由就下手。回头人没救活全给弄死了,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对了,李村长,你知不知道这些人犯病的时候都有什么共同的地方?比方说他们都曾经去过同一个地方之类的?”

“有!有!有这事!他们这些犯病的人都去过村西那边的乱葬岗。”

“乱葬岗?”

“啊,不瞒你说,俺村以前没那么大。为了扩大地盘,曾经在这里掀起过一场宗族之间的械斗,很多人都死在那场事情了。后来有人把他们的尸体一股脑的都埋在村西,村西头那就成了俺们村的禁地。这段时间不是市里来这搞啥开发吗?俺们和市里的领导配合,打算从村西头开始,这一挖机下去,突然砰的一声给炸了。从那之后,再去村西头的人就都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说挖机来过这里?可为什么我们来的时候,我看地上并没有什么深的沟壑痕迹啊?”

“俺们村和金山村不一样,俺们村里有条路从另一边通向中海市。不需要走金山村那里的山道过。”

“原来如此,那么问题很显然就是出现在村西头那。嗯,李村长,你给我找一个熟路的,带我去村西那边看看。”

“啥!啥!你要去村西头?不行啊,不行,你这去了准跟他们一样。俺不能做坑你的事情,不成,这事绝对不成!”

“李村长,你大可放心,我虽然解不开这急难杂症。但是去这村西头,我想我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去那里看看说不定还能找到解决的办法。”李善勤本来还想拒绝,可是听到莫寒这句话,又想想自己两个还躺在那里的儿子,忍忍最后没把拒绝的话说出口。只能说:“那成,俺听你的,俺带你去。”

“嗯,金村长,就劳烦你们先在这里待会了。”

“姑娘你可放心的去吧,这里俺们熟得很,不怕。”莫寒点点头,跟着李善勤后面往云水村西边走去。一踏入村西,踩着柔软的土地,李善勤就开始打哆嗦,一边颤抖的往前走,一边嘟囔着:“众家大哥,今天来借个道。众位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出来吓人啊。”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走着,终于走到了一个深坑面前。李善勤指着前方说:“莫大师啊,当初发生爆炸的地方就是这里。”

莫寒眼中盯着这个深坑,并没有看出什么奇怪的地方。随后跃入深坑内,四周是普普通通的黄土。带上手套,胡乱的扒起土。像是魔怔了一样,拼命的在往地下刨土。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莫寒吐了一口气,像是很失望一样的一屁股坐到地上。刚一坐下,就像是被蛇咬了一口一眼,腾地一声站了起来。转头望去,自己坐下的位置,松松垮垮的黄土中露出一个正方形像是火柴一样的东西。轻轻的挖开一些,这个正方形的东西像是一根埋在地下的石条。这头似乎是顶点,哇叮哇叮的再刨一会,露出了大概七八公分,侧面有刻着画面正中间是古代籇字写得一个像水却又像火的字。莫寒轻轻拨开石条上的黄土,凝神观望半天才辨别出来这是一个午字。随后在深坑两侧又发现了另外两条石条,上面分别刻着一个未字与一个亥字,三根石条呈等边三角形一样的分布将中间的一小块地方包夹的死死的。

“乖乖!这该不会是。。火炽局吧。。。”莫寒看着这三根石条,一段记载在茅山秘志里的奇闻浮现在了脑海之中。

火炽局,又称赤焰局,是一种极其狠毒的墓局。人的魂魄是属阴的,遇水则强,遇火则弱。而火炽局的布法,便是用六根三尺石桩,分别刻上十二地支中已、午、未、亥、子、丑,埋于墓的四周,已、午、未在内,亥、子、丑在外,“地支三会”中,已、午、未三会南方火;亥、子、丑三会北方火,这两把火,茅山术中称为“六地火”,对于正常人的魂魄而言,这无非是最大的煎熬。在这之外,墓坑还要以香灰为基,尸身在大暑之日的午时下葬,棺木以南北之向置之,且以“黧木(一种传说中的多年生木本植物,茅山术中属纯阳之木,产于蜀中,木质坚硬,但决不是打棺材的材料,用黧木打棺材,纯粹是这个幕局的个别需求。相传诸葛孔明坐的那个古代轮椅,就是黧木所造。)”为棺,“赤硝”(前文曾经多次的提到过这是一种硝石的粉末,茅山术中属阳,效果好于朱砂,但比朱砂珍贵许多,所以民间法事大多以朱砂替之,只有王室或显贵才有实力在法事中使用“赤硝”。)为椁。被布了火炽局的墓,墓主人的灵魂会被困在墓中无法投胎,便要永世承受赤焰煎熬,简单来说,这种墓局干脆就是一个人造的“无间炼狱(佛教认为,地狱分为八层,分别是等活、黑绳、众合、叫唤、大叫唤、焦热、大焦热与无间,越深处就越煎熬。其中最后一层无间炼狱又称阿鼻地狱,代表永恒的黑暗与痛苦)”,不论墓主生前是否积德行善,死后都会在这人造的炼狱中经历永恒的痛苦。

这下莫寒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云水村会变得如此干旱。一定是当时挖机动工的时候,将这些石条的头给挖露了出来。两把火拱在一起这里能有水降下来才怪,至于那些村民肯定是碰到了这些石柱又不像自己常年跟这东西打交道开始发高烧。

虽然查清楚的情况,了解了起因。不过这火炽局怎么解开,莫寒是真的不知道,这玩意别说自己了甚至是自己的师傅乃至师公都未必碰到过。自己就这么几年的修为怎么可能破的开这种传闻中的煞墓。

“莫大师,有看出啥来没有?”

“嗯,毛病找到了,但是我还拿捏不准,先回村里再做商量吧。”爬出深坑,莫寒仿佛听到了在这乱葬岗之下有什么动静。随后再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心想可能是自己神经太过紧张,也没有在意,就跟着李善勤原路返回村里,却不知道在他们回去的路上,一场蓄意已久的谋杀正在慢慢的拉开它的帷幕。。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