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

自己因为公开了和刘姿雯的关系而被媒体炒的风风火火,这势头好不容易压了下来,便收到侦探那边传来的顾青裴回国的消息。

“是吗,他要回来了。”

此时的男人西装革履剪裁合身,眼神如一潭不见底的死水,正静静凝视着写字楼的玻璃窗。

不知是看窗外的车水马龙还是看如今自己的模样。

两年的时间,他已经有了自己的一片天地。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没钱没车没饭吃,连宾馆都住不起的原炀了。

挂了电话,他叫来门外的经理。

“把最近几个大型的聚会,发布会之类行动列张表。赶紧。”

经理连连点头退下。

原炀坐回办公桌,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敲着桌面,脑子里飞快思考怎样能与他最快见上面。

两年了,该让他刮目相看了。要让顾青裴那傻逼知道当初他那个离开的那个决定是多么愚蠢。

脑子越想越乱,越来越烦躁。想点根烟却想起办公室内禁烟。摇摇头,只好深吸了口气,再闭上眼缓缓吐出。

该用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口气。

什么样的心情。

去面对顾青裴。

那个让他爱到疯狂又恨之入骨的顾青裴。

“近几周内的大型活动已经整理出来了,请原总过目。”经理敲了两下门,走来将表递给原炀。

操他蛋的心情。

原炀在心里暗骂一句收回了思绪注意力全留在了手中的活动表上。

什么时候自己也像个婆娘一样唧唧歪歪 想一些有的没的了。

这时,一部电影的首映式钻进了他的眼里。

他直勾勾地盯着上面的字,原本平静的眼神已不复存在,转而代之的是一种凶狠的目光,狠到让人背脊发麻。

那里写着,

“投资商:王晋”


许久,原炀紧咬着牙根在电脑上敲下王晋这两个字。直到把这次首映式的计划从头看到尾,他才合眼沉思。

这是一年前王晋投资的第一部电影。按两人的关系 ,顾青裴十有八九会去。只要找到合适的机会,顾青裴就能从中获取不小利益。他一向对来块钱的行业很感兴趣。

想到顾青裴离开不久时王晋带着挑衅意味给自己发的那些合照,还有后面侦探拍给他的一张张照片,原炀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将攥紧了的拳头狠狠砸在桌面上,而是松开紧握的拳,挑了挑眉毛露出了轻蔑表情。

顾青裴,两年没见了,这京城就大些地方,你既然回来了就再也别想跑得了。


到了首映式那天,原炀穿上笔挺的西装打着领带,原先那兵痞子的气息早被商业精英的睿智理性所替代。

这次首映式来了不少上面的名流,商业界娱乐界的元老级人物也请来了几个。

原炀进场不久就在人群里看到了那个让他牵肠挂肚整整两年的顾青裴。他还是那样一表人才,在人群里也是那样的出众。有几位女演员在和他的交谈中有意无意的发生接触 甚至暧昧的将名片塞在他的口袋里,顾青裴也只是以笑带过。

随后,原炀在他身边看到了同样谈笑风生的王晋。

顾青裴走后,自己和王晋明争暗斗了两年,该抢的企业合同,一个都没让着。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证明自己。现在一看到这个男人,除了想吐也再没有别的可思考的了。


这样无趣又闹人心烦的宴会让原炀觉得丝毫没有意义,好不容易熬到了下半场,顾青裴起身向洗手间的方向走去。

二楼人多,在厕所偶遇虽说很平常不容易让人起疑心,但又不适宜长期论事,尤其是他和顾青裴那些帐。于是原炀干脆先他一步,几张钞票买通了保洁人员。

接下来,两人就那么在三楼厕所门口,那么碰巧的遇见了。


原炀看着顾青裴抬头后的惊讶戏谑的勾起了唇,在他逐渐将面色把控住后缓缓开口。


“顾总,好久不见了。”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