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物同人/四】②现如今,一色彩羽已不再是最强后辈(2)

夜晚,和彩羽并肩地走着。

“话说为什么要住我家啊。”

“前辈很烦诶,老是说这种话。”

“唉...与其说是提问倒不如是抱怨。”毕竟已经住了快2个月了,社畜选择(被迫)接受现实。

“都说了父母调动到了东京啦。我家本来就是在千叶租房子的,倒不如说东京才是本家。”

“啊啊...”

现在情况十分特殊。怎么说呢,就是家里只有我和彩羽住。太夸张了吧!因为小町去北海道工作主动申请调动到北海道什么的。作为几十年的老社畜来说,父母突然体现出的超强行动力和决心把我和小町都吓了一大跳。为什么会这样!在突如其来的孤独包围后我被迫面对无法啃老的事实,虽然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的确可以增强我个人的强度但是没有了小町按照死亡3定则,3个星期不进食必死,3天不喝水必死,3分钟没有氧气必死,回家3秒钟看不到小町听不到小町的声音一想到小町已经在无限遥远都北海道可能一年见不了几次......大暴死!

咦?为什么我还活着?难道是依靠20余年肉体的惯性?还是说我的灵魂早就腐烂了?

就在失去了小町而大动摇的时间里,有一只小恶魔趁虚而入,一色彩羽拎着行李在门口。

“一色?你怎么知道这里?”

“前辈,很重诶!”完全无视我的话,她无耻地利用我“好哥哥”的一面,让我把旅行箱送到小町的房间。

“呼...真的好重啊!还是完全没有什么锻炼的原因呢...”我活动活动宅了许久的关节和酸痛的手指。然后意识到了什么......

“喂?小町吗?”

“哇!哥哥主动打电话找我了!现在小町的计分在飞速增长中哦!”

“都那么大了为什么还是这么幼稚啊......算了,现在一色来家里还拿了行李,一副要住下来的架势,你知道是什么鬼吗!?”

“嘻嘻,彩羽姐已经和我说了啦,小町的私人物品已经打包好了完全没有问题!”

“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

“告诉了哥哥还会同意吗?”

“现在也不会同意的!”

不亏是小町,对我的歇斯底里无动于衷,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依旧激昂活泼:“这不很好吗!小町不在了哥哥一个人在家绝对会变成一种叫死宅的生物吧!”

“嗯...嗯,但是让一色就这样住下也太乱来了吧!”

“有什么关系?难道是哥哥担心耐不住[ 1 ]然后铸成大......”

“不,一定不会的,如果我没有学会压制[ 2 ]和个人情绪的话世界早就被我[ 3 ]至少六次了。”

“好中二!不过看来是没什么事情了小町还在忙啦抱歉挂了超级期待和哥哥再见哦刚刚那句话在小町心目中分数很高!”

“等等!”晚啦,只听得到嘟嘟的声音,和挂断前的连珠炮相比都算安静了。

我怀着大义灭亲的心情向房主人顺带一提是我爸爸 揭发小町这种擅自做主的行为。

然后早该料到的,对方只是反复警告我不能做出违法乱纪让比企谷家蒙羞的事情而且还表示绝不会去探监什么的。有没有搞错!为什么全家都以为养育的是种马?我什么时候这么荡漾过?!(荡漾当然是at某物语系列啦)

就是这样,我挂掉电话,看到已经熟练地打开电视的一色,不禁叹了口气。往好的方面想有一个劣化版的小町可以做做家务弄弄饭什么的还不错,这样我就可以少去外面吃了......

回忆至此,我都为自己的天真冷笑一声。比取谷啊你太八幡了!果然:

“前辈~地板脏了欸快来打扫一下。”盘腿坐在沙发上的彩羽大声喊道。

“我在做饭啊!你就不能动动精贵的小手吗!”

“我是房客怎么可以让我动手!”

“不请自来的算哪门子房客!我怎么不知道你交过房租啊!”

“难道前辈是在暗示我要用身体偿还?虽然好像会被迫这样但是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所以还是再培养培养吧话说回来前辈好色!”

“......”实在是不想回应这种无端的指控,我选择了沉默。话说你打算培养什么呢?其实我觉得小巧玲珑也是一种美倒不如说和纤细的腰肢搭配给人青春活力的感觉而且现在这个年龄早就过了吧再怎么培养改变现状也很困难呢。(咳咳,如果不喜请无视)

“前辈好慢啊!人家肚子饿了”

“好吵...听说房东有权把拖欠房租还扰民的房客赶出去。”

“过分......好香啊。”

说着,一色走到了餐桌前,倚靠在吧台上饶有兴致地看着我做饭。我捞起炸好的肉排,切好分装在三个碟子里。

“太少啦,剩下的全给我!”

“不行,这些要留下来放在便当里。小心烫,端好了。”我把一色的递过去。她坐下来,我也关好灶台坐下,两人同时举筷合十。

突然发现一色笑嘻嘻地看着我,用挑逗的语气试探着说:“前辈,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现在这样就像......”

“嗯,像哥哥和妹妹。不对啊,小町会做饭会做一切家务的说,比某个冒牌一抹多不晓得高到哪里去了(-1s)”

彩羽马上嘟起了嘴:“前辈超不解风情的说......”接下来赌气似的不再说话,只是一直往嘴里塞。什么嘛,脸颊微鼓,装生气的样子也无敌可爱!


接下来依旧是来编辑部打卡,通过网路催一催一个正在玩galgame的肥宅写他的稿子。

“什么?为什么八幡会知道我在玩‘Love-LovedⅢ?!(〈游戏人生〉’难道我的责任编辑觉醒了邪王真眼?!(〈中二病也谈恋爱〉)还是说果然你们编辑就是迫害轻小说家榨取我们Crystals of Wisdom的邪恶组织DARK REUNION(〈齐木楠雄的灾难〉)”

“你自己在推特上发HE的成就啊......”对于他连环炮似的梗和蹩脚不合时宜的英文姑且放过,我在心中一边反复念叨“平心静气,平心静气”一边提醒自己现在的首要任务是督促肥渡先生尽早推出大作。顺带一提他发的推特只有我一个人看到了而且理所当然的我是不会点赞的!

“什么?被发现了吗?嗯,不愧是我剑豪大将军的使徒,有着超乎我意料的侦查和推理能力!”

“我可是在工作啊!谁要陪你发病啊!快点给我交稿!”

“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轻易交出我的COW!我的宝藏就在世界尽头!想要的话就自己来拿吧!(〈海X王〉)”

又要去他家了,为什么每次都是我只身踏入地狱......在这个时代别的责任编辑都端坐在这里和作者通过网络沟通,偏偏我要当一个催债人。算了,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就在我下楼准备买今天的第二罐MAX顺便去一趟肥渡家的时候,却被一色拉住了。嗯?这家伙有点不太对劲。

一色默默无言地拉着我的袖口,把我拽进了面谈室。

“虽然现在面谈室闲置了,但是你老是这样别的......”

“别的同事会有意见吧。”一色关上门,却没有坐到座位上,而是直接倚着门,肩头有些拉耸。

“前辈......”她喊我的声音也绵绵的,不是很妙的样子,说着她递给我手机。

屏幕显示的是一封邮件,来自小学馆的一个什么部门,总之[上面]的。

主要讲的是要举办[gagaga秋季大赏]的通知,无疑编辑部又要乱作一团,明明前不久才办完新人赏......

“秋季赏吗,真让人头疼呢...”

“不,接下来...”

“嗯?”我划过屏幕,[一色彩羽]赫然入目,全句是“由于接到投诉和根据人事部调查,gagaga文库总编辑一色彩羽将根据本次大赏表现做出人事调整。”

“什么啊,这么直白......”

“这就是上面的作风啊。”

“话说这里的人也太厉害了吧,这种和总编公然对着干的行为实属罕见。”

“没办法啊,他们都比我大,资历比我高。”

“嗯,说不定有人心心念念上一个总编调离后可以接盘,没想到你半路冲出来抢了他的位置。”

“这种时候还说这样的话,前辈好过分!”

“总之,上面不是写了会根据这次大赏的工作业绩来决定调整吗?干好就可以让上面和下面的人都闭嘴了。”我毫无意义地安慰道。

“不可能,我一定会被撵走的...”一色依旧拉耸肩,头也低了下去。

我也清楚,眼下这种情况是不可能把大赏做好的,老员工必定对一色反感,巴不得把大赏搞砸以此来赶她走。即使拼尽全力做好工作也会被他们中伤诋毁。仗着自己的资历肆无忌惮地攻击她。

“姑且问一下,如果上面调整,你会去哪?”

“他们安排着回东京当娱记。”

“可以和明星打交道不是很好吗,这可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呢。”

“才不要。”一色低下头小声说着。

“才不要就这样被老家伙撵走。才不要去东京。才不要和前......”

“确实,让那些人得手有够火大的。而且就这样放你走怎么行,住这么久了你一次饭都没有做过!”

“所以,前辈你一定要帮我啊!”一色抬起头,突然握住了我的手,露出标志性的坏笑。

“嗯...一定。”

“我就知道前辈最好用了!”说着一色快速离开了。

我叹了一口气,独自待在面谈室。

最后轻快的语气里,细小的颤抖如同石子,虽然包裹在甜蜜的声音中,仍然立马咯到了我。抓住我的那双手依然柔软,但是可能是她下意识地加重了力道。

什么啊......出来看到埋头工作的同事,不禁想象其中有谁打着算盘要对一色插刀。

无力感。

从那双攥紧了我的手,分明地感到了名为信赖的东西,但是现在不是学校,我什么都不是,什么依靠和可以利用的东西都没有。

怎么做才好?我想为她做点什么,这样强烈的心情吓了我一跳,但是最终只找到了虚假的话语。

我已经不再是一色彩羽可以依靠的前辈,弱小的我面对托付喘不过气。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