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云部落之第七部落的孟小巫师和周团子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

圈地自萌 请勿上升



正文:


 

  十二岁的孟小巫师身后总是跟着一个屁颠屁颠的周团子。
  这是德云部落众所周知的事情。
  “巫师哥哥巫师哥哥。”周团子奶声奶气的叫着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孟小巫师。
  “怎么了?”小巫师转过身来,将占卜用的东西放在石头上,习惯性的捏了捏周团子的脸。
  “最近好冷啊。”周团子吸了吸快要流下来的鼻涕,提了提快要掉下来的豹纹内裤,努力的在他的巫师哥哥面前保持一个干净整洁的好形象。
  “是啊,快要入冬了,你也要注意不要生病啊,生了病可是要命的。”孟小巫师微微矮身,摸了摸周团子的圆脑袋,一脸担忧的嘱咐着。
  “可是我觉得我穿的有点少,好冷啊。”周团子瘪瘪嘴,一副欲哭不哭的样子。
  “没事没事,哥哥给你做个厚衣服,九良不哭。”孟小巫师看见可怜巴巴的周团子心疼的不行,立马应了下来。
  “巫师哥哥每天要做好多事情,再给九良做衣服会不会太忙了?”
  “不会,给九良做衣服是哥哥愿意的,哥哥很开心。”孟小巫师拉起周团子的手,向着山洞外走去。
   “哥哥我们去哪?”周团子仰起头来问孟小巫师。
  “去放兽皮的山洞,给九良挑一块好看的兽皮。”
  “哥哥,我要虎皮。”
  “为什么要虎皮?”
  “虎皮好漂亮!”
  “行,那就给九良做一件虎皮的衣服。”

  “好~”


  “哥哥哥哥!”周团子颠颠的跑进山洞,扑到孟小巫师身边,看着孟小巫师端着一碗水,好像是在占卜,又犹豫着把手伸了回去。
  “怎么了?”孟小巫师把水放下,转过身来,向着脚边的周团子打开手。
  周团子顺势扑进孟小巫师的怀里,抓着他的虎皮上衣,把头埋在孟小巫师的胸前
  “哥哥,秦麻杆说我长得矮,我是不是好矮啊。”周团子从孟小巫师的怀里抬起头来,眼泪汪汪的。
  “别听他瞎说,九良不矮,九良只是还没有长大啊。”孟小巫师叹了口气,暗叹自己的小部落里的小孩子不省心。
  “可是芳撒尿说秦麻杆比我还要小,但是他比我高。”周团子摇摇头,明显没有接受孟小巫师的安慰。
  “那是因为九良长大的速度比较慢啊,九良真的长大就会比秦麻杆高的。”
  “真的吗?”
  “真的。”孟小巫师点点头。
  “可是金爷爷说哥哥也没有秦麻杆高。”
  “……”孟小巫师一脸黑线。
  “别理他们,金爷爷被你东哥哥凶了,心情不好,逗你玩呢。”
  “哦,好吧。”九良从孟小巫师怀里出来,点点头,又屁颠屁颠的跑出山洞。
  孟小巫师无奈的叹了口气,拿起放在台子上的水,继续占卜,并在心里盘算着那天收拾一下小部落里的那帮小兔崽子。
不长时间后,
  “哥哥!!!”一声凄厉的嚎叫从山洞口传来,吓的孟小巫师一激灵。
  学乖了的孟小巫师马上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台子上,转过身来。一个高速移动的身影在眼前闪过,然后撞进了自己怀里,力道之大差点让孟小巫师一口老血喷出来。
  “又……又怎么了?”
  “呜呜呜,吉胖叔叔说我胖。”
  ???

  吉胖叔你的脸呢?


  孟小巫师收到一朵小鲜花。
  每天,连续三个月。
  孟小巫师今天早晨又在山洞口看见了一朵小鲜花,孤零零的,躺在洞口外的正中间。
  孟小巫师弯腰捡起那朵小鲜花,微微的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它。
  “巫师哥哥。”周团子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山洞里慢吞吞的走出来。一抬眼便瞧见了孟小巫师手里的小鲜花。
  “这是不是小姐姐送给哥哥的?”周团子指着小鲜花问孟小巫师。
  “应……应该是吧。”孟小巫师看着手里的花儿,有点犹豫的点点头。
  “哥哥可不可以不要收?”
  “诶?为什么?”
  “我……我花粉过敏的。”周团子低下头,嗫嚅着说到。
  “哦哦哦,那好,哥哥以后都不收了。”孟小巫师连忙点头,将手里的小鲜花扔到了角落里,擦擦手,拉起九良向山洞外走去。
  “九良要减肥吗?每天都拉着我出来跑步。”
  “嗯,吉胖叔叔总说我胖,我要减肥。”
  “好,那哥哥陪你一起减。”孟小巫师点点头,压下周团子说谎的事情没去管他,向着小部落里的空地走起。

  孟小巫师每天占卜,跑步,劝架,生活还是很开心很平静。


  “诶,我说,我觉得小孟啊是快要结婚了。”德云部落的大聚会上,第五小部落的巫师哥哥,烧饼趁着孟小巫师没在九良身边,坐在篝火堆前,拿着酒瓶大着舌头和九良说到。
  “为什么?巫师哥哥没有收到小花了。”九良捧着一小碗被烧饼哥哥挤出来的苹果汁歪着头问到。
  “嗨,隔壁那个大部落的姑娘今儿都亲自来找他了,这事还远吗?”四哥哥一摆手,乐着说到。
  “也好,要是真的找到了,还有个帮衬的人。”九良转过头去,看见搬走去第二小部落的金爷爷也点头附和道。
  周团子低头,没有答话,只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啜着小碗里的苹果汁。
  “要是成了这个事情,就得给九良找个小山洞了吧。”六小部落的巫师白哥哥听见了,在一旁搭话。
  “对,也是,到时候跟师父说一声就得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要搬走?巫师哥哥要把我赶走吗?”听见这句话九良猛的抬起头来,声音因为不自觉的提高了。
  “你这孩子,急什么?没说要你现在搬走,但你总不能跟你巫师哥哥住一辈子吧。你巫师哥哥要是那一天有了喜欢的人,你总要搬出去的。”
  “我不要,我不想搬走。”周团子用力的摇摇头,小脸皱成了包子样。
  “可九良已经是大孩子了,不能总是跟着巫师哥哥的啊。”
  “不要!那我不要长大了。周团子已经眼泪汪汪的了,放下碗,起身慢慢的离开。
  “慢点,别走远了。”众人看着周团子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不多时
  “九良呢?”孟小巫师走了过来,向篝火边上的人询问道。
  “刚走了。”
  “走了?去哪了?”孟小巫师皱了皱眉头,有点不好的预感。
  “那我哪知道,你去别的篝火堆看看,没准在哪坐着呢。”
  “我沿途问过来的,没有啊!”孟小巫师语气有些急了,四处张望着。

  “哟!那赶紧找找去吧!”


  “九良!九良!”孟小巫师一路喊着,寻找自家的孩子。
  孟小巫师找了一夜,没有找到他家的小团子。
  孟小巫师最后在小部落驻扎地的后面找到的周团子。那是孟小巫师第一次发现周团子并把他带回家的地方。
  “九良,”孟小巫师向着坐在草垛边上蜷缩成一个球的周团子伸出了手。
  “哥哥?”周团子抬起头来,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脸上已经哭的完全花了。
  “嗯,是我啊。”孟小巫师点点头。
  “哥哥,他们说你不要我了。”周团子哭着钻进孟小巫师的怀里,一边抽噎着一边说。
  “不会的,哥哥怎么会不要你呢?”孟小巫师轻轻的拍打着周团子的背,帮他顺气。
  “可是哥哥们都说你要结婚了,你结婚了九良就要搬出去了,九良不想搬走。”
  “我哪里要结婚了?别听他们瞎说,他们就是逗你玩呢,哥哥不结婚。别哭了昂。”
  “真的吗?”周团子从孟小巫师的怀里探出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嗯,真的。”孟小巫师点点头。
  “哥哥以后也不要结婚好不好。”周团子在看到孟小巫师点头后又把他哭的脏兮兮的脸埋进了孟小巫师胸前,所以声音有些闷闷的。
  “好,哥哥以后也不结婚。”
  “九良,我们回去了。”
  “好,回家。”
  “嗯,回家。”

  两个不大的身影踏着晨曦的光芒,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



行吧,这么萌的一个设定让我给写崩了(望天)

我最近大概是一只废猪了。连载没剧情,虐文没脑洞,沙雕崩人设。

 我可能只适合被富婆包养然后混吃等死✌(也是想瞎了心了)

  求轻喷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