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宫饲养日记』#11 完结的序幕曲!

  上接cv1214435

  



本期封面 brat id=67705841

 「好险,差点暴露了是猫又呢……」

 【然而普通人类也会被烫舌头啊喂!】

乌贼轻小说出品

  


     「计划是这样的,远一你当作诱饵...」

     「绝对不行——!!」 

     在推倒的冰箱和沙发做成的临时掩体后,我坚决地否定了猫宫的提议。

     「切,远一太胆小了吧!」

     「这完全不是胆小的问题啊喂,出去的话会直接变成渣渣的啊。」

     在玄关尽头摇头扫描着的,大概是自动机枪一样的东西——是由一个叫小山内芽衣的幼稚园孩子放置的。

      「算出来了,损失费一共是6万日元,事后可以付现金或者银行卡汇款哦。」 

      房东太太放下计算器朝我毛骨悚然地笑着,明明之前的扫射又不是我造成的...

      也许你没有看过中秋特别篇...但总之就是门口舔着棒棒糖的小孩子攻过来了,就是这样。

     「猫宫,出来受死吧,否则芽衣会动用战斧导弹呐!」 

      我完全相信你会丢颗导弹过来,但是这绝对会由私人恩怨上升到战争的程度啊。

     「别得意忘形了...唔!」

     露出半个头破口大骂的猫宫很快又因为机枪的扫射缩了回来,托你的福赔偿费又上升了不少。

     「事到如今,只能用这个了...」

     「啥?」  

      猫宫用手摩挲了一下右臂上的护腕,我一直以为是装饰用的玩意竟然亮了起来...这难道是变身器吗!?

      「感觉力量涌上来了——」

      一改往日慵懒的语气,用着相当违和的狂气腔调的猫宫——变成光了!

      「以吾之名,借kizuna之力——」

      「等等,我记得那个kizuna不是...」

      「降智光线!!」

       双臂交叉摆出ultraman光线姿势的猫宫,真的凭空发出了一道光线,不仅面前的防御工事直接消减,连这个房子都要被撕碎了啊!

       于是在『愛-same-CRIER 愛撫-save-LIAR』的谜之歌声中房东太太的二层宅子如所有日常番里一样在光芒中化作灰烬了,只剩下我们呆呆地矗立在宅基地上了。

      「哈...哈...」

      猫宫一边放下胳膊一边发出了不妙的喘息声,与此同时在对面目瞪口呆的小山内芽衣...

      「嘶...嘶...唔啊啊!!」    

       突然就哭起鼻子了,你前一分钟还在用自动机枪招呼我们啊。

      「虽说连房子都一起干掉了,不过干得漂亮猫宫...」

     我转过头看向身边的猫宫,结果她猫耳耷拉下来,咧着嘴也是一副要哭的样子...!?

     有着蓝瞳的眼眶再也承受不住,眼泪如同决堤了一样流的满脸都是,这无助的小猫咪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啊。

      「远一,远一...唔唔——」 

      以往我稍微靠近一点就会暴走的猫宫竟然主动贴了上来,就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孩子一样把脸深深地埋进了我的衣服里。  

      「房东太太,到底怎么回事啊。」

     「啊啦,比起担心她们你还是算算自己要多久才能赔完损失费吧。」

     反正绝对不是十年内能还清的吧,那么还是先把当下的事情...

     猫宫毛茸茸的绒毛猫耳在我的怀里蹭着,当然就算我低下头也什么都看不到——因为背心里有圣光一样的存在啊。

      「对了,肯定是那个光线啊。」

      我猛然想起了那个光线的名字,什么『降智光线』『借kizuna之名』,难道说因为威力太大连猫宫自己也被波及了吗!

      那为什么我会没事...?

     「因为远一智商本来就很低。」

     房东太太这样解释着,那为什么你也没受影响啊喂。

     「好了好了,猫宫酱不要哭,让哥哥抱抱你♪」

     我刚要伸出手就被一个黑影结结实实撞到了脸上,骑在我脖子上的是刚刚还在哭闹的小山内!

      「是猫宫姐姐欺负的人家,哥哥先抱我!」

       这修罗场一样的展开是怎么回事——要是让邻居看到这情形百分之一百要被逮捕啊。

       头发和衣服上都沾满了两个人的眼泪鼻涕,我求助似的看向了房东太太。

      「事到如今,还是把她们先送到……」

      「医院?」

      「幼稚园吧。」 

      ……

   『乌贼幼稚园』

     在取名有点糟糕的幼稚园门外,我像是步入社会的社畜一样左右手各牵着一个『小孩』。

     「远一,我要吃点心!」

     「哥哥,芽衣不要去幼稚园——」 

    由于被降智光线波及而变成小孩子(虽然其中一个本来就是幼稚园小屁孩),两个人都在撒着娇……这感觉很棒但是还是让人大伤脑筋啊。

    「不好意思,老师在吗……?」

    我带着猫宫和小山内走进都是游艺设施的活动区,奇怪的是没有看到一个孩子。

    「有人……」「抱歉抱歉!」

     一位在学生制服外系着兔子图案围裙的少女从教室里跑了出来,棕色长发随着动作飞舞着,用跟姐姐一样中气十足的声线喊道。

     「我是道明寺可可亚,在这里体验幼稚园老师的工作……是为了完成观察日记来着。」

     「这样啊,那其他老师呢?」

     「他们带着孩子们秋游去了,所以目前只有我一个人。」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我赶紧把怯生躲在背后的猫宫和小山内推到了面前。

      「我想拜托你今天照看一下这两个孩子,猫耳双马尾的叫猫宫日向,另一位叫小山内芽衣。」

      「嗯,交给我吧!因为在家常常照顾哥哥,所以这方面比较得心应手呢。」

       看着可可亚信心满满地握拳宣言道,我反而莫名地担心起来。

      「那,拜托你照顾了。猫宫、小山内,我放学之后就来看你们哦!」

      跟她们道别后我走出了幼稚园,从此通往地狱的道路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展开了……

      在学校里浑浑噩噩地度过半天后,午后来到幼稚园门口的我,隐约闻到了一丝火药味。

      「应该是错觉吧……」

      我宽慰着自己走进幼稚园, 但是眼前炼狱一般的情景瞬间让我都要哭出来了——

      滑梯被腰斩,蹦蹦床被穿胸,旋转木马也被判了死刑……这简直就是我在虚拟世界看到的末世场景翻版啊!

     「这边这边。」

      神情紧张的可可亚在花圃围墙后招呼着我,等我过去后她哭丧着脸开始说起事情的原委来……

      本来一开始她是有好好带两个孩子的,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起了争执的猫宫和小山内就开始大打出手,继而小山内摸出各种违禁武器局面就完全失控了。

      「现在她们似乎划分了地界……我真的是一点照顾孩子的天分都没有……」

     可可亚两眼无神失魂落魄地说,各种意义上还真是辛苦你了。

      在食堂找到猫宫的时间,她正踮着脚在写着菜谱的白板上写写画画,但是完全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就是了。

      「喔,这不是远一吗,看看我的作战计划~」

      「呃……你讲讲吧?」

      「这样,先偷偷从房顶潜入芽衣的占领区,然后,然后……」

      突然忘了接下来要说的话的猫宫,就露着虎牙发起了呆,不一会儿竟然靠着墙睡着了……!?

      果然是小孩子啊,闹腾过后就只想打瞌睡了。我无可奈何地背起猫宫,还是准备带她去医院看看再说吧。

      「欸?」

      在幼稚园门口矗立着一位有点眼熟的染着黑白头发的少年,和可可亚在攀谈着什么。

      坏了,不会是园长吧。明明我刚刚欠下了房东太太一大笔赔偿费呢。

      但是少年看到我一点愠怒的表情都没有, 反而用手一拂头发,做出有点中二的潇洒动作。

      「你就是,让我妹妹陷入危机的罪孽之人吗?」

      「我的确是有责任……」

      「让可可亚来做幼稚园老师这种事情,我真是个不称职的哥哥啊。」

       我想起来了,这张中二自大的脸之前在电玩城的广告牌上看到过啊!

       「就由我——道明寺晴翔来挽救陷入绝境的迷途羔羊吧,啊哈哈哈!」

       怎么看你也是应该被拯救的对象……在晴翔的夸张笑声里背上的猫宫揉揉眼睛又醒过来了。

       「唔……啊,是晴渣!」

       「哼,我原谅黄口小儿的无礼。先告诉我事情的前因后果吧。」  

        ……

      「就是用这个护腕发射的降智光线吗?」   

      晴翔在手上把玩着猫宫的护腕,而我则费劲地按着伸出手要抢护腕的猫宫。

      「没错,虽然听起来有点匪夷所思……疼!」

      猫宫竟然啊呜一声咬住了我的手,原来虎牙不只是用来卖萌的吗。

      「我明白了,这是所谓的遂变夏卞德现象——」

      「你确定不是你胡诌的吗?」 

      不顾妹妹可可亚的横眼,晴翔继续煞有其事地说着。

      「因为你在第8话说出了要一直连载到魔禁出三这样不负责任的话,然而事到如今第三季已经要开播了——所以是冥冥之中有力量在催促着完结啊。」

      一本正经地说出打破第四道墙的猜想的晴翔,表情严肃地看着我。

      「那这样说的话,现在该怎么办?」

       我咽了一下口水 ,紧张地等着晴翔要给出的对策。

       「能救猫宫的唯一办法,就是让那个家伙——完结这个故事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