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就在上周末,感觉朋友圈的一干好友都组团去了电影院,真相还得回到“猫”身上找!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于是连夜也去撸了个场(不能和社会脱节呀),万一《妖猫传》又是部美食大电影呢?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什么梦回盛唐那些数不胜数的美酒啊(白居易爱酒啊)、传奇的极乐之宴啊、杨贵妃来一出品荔枝或者啃鸡翅啊,那这部电影绝对超值啊!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What?……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是的,120分钟过后,当全体都为陈凯歌鼓掌叫座时(导演把大唐盛世好好装扮了一番),我提着没吃完的“翅桶”默默地离开了~~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不该这样啊!一句话总结就是:这真的是一部视觉系悬疑片,演员演得再好都比不上一只黑猫。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在这里我就不透露剧情了反正关于杨贵妃之死的真相只有一个。而当初抱着美酒佳肴的念想去观影,也纯属是个错误的歪歪——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所谓的“极乐之宴”真的是一个幻像,李隆基的大唐昌盛是杨玉环可以在空中荡秋千,天啊,没有贵妃醉酒也没有荔枝图序,只有玛丽苏大杂烩!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而诗人李白则超喜欢在一个不自在的精美乌龟摆设边上(更像是一块石头)醉卧,请问大唐盛世的酒池肉林、花花世界就这样委屈自己?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陈云樵宅中设宴,男主黄轩(也就是白乐天)也就只饮了一口小酒,还没见够席间佳肴妖猫就出现了……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北宋作者方勺曾在《泊宅编》卷上说:“白乐天多乐诗,二千八百首中,饮酒者八百首。”白居易成天靠酒来排遣“不要轻视一天的酒醉,这是为消除九天的疲劳”。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啊!所以电影中的黄轩不应醉酒二两抱琴引酌,再有丝竹伴奏僮妓侍奉吗?否则哪里来的《长恨歌》?

一千多年前如此大好的长安,又岂能少了美酒佳肴(即使你借着虚幻之像穿越了30年、50年)?

当然,导演也不是不给“美食家”们面子——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白乐天和和尚空海初见一路畅聊,好不容易来到个馆子,店家端上来两碗热乎的油泼面(陕西人民看着笑了)……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这面下油的阵势《白鹿原》or《那年花开月正圆》都差了好几个档次!那油会喷火!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民间的火焰面,你自己去电影院撸一面吧~~

这一闪而过的两团烈火凌驾于面食之上,如同烟花般绚烂毫不夸张,全场电影我就最喜欢这个镜头了。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油泼面变身成为“火焰面”也真是导演良心之作(这食单正是出于《烧尾宴食单》里的火焰盏口)。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也许,在陈凯歌追逐一生的盛世长安中,这些都不是重点(都急着讲爱和破案哪有时间喝酒品美食)!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这个千百年来的古都更像是一个符号一个幻象,有万象胸襟有包容的情怀。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那时的长安,美酒数之不尽丝毫不输今天我们的网红酒吧。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那时的长安,唐朝人的贪“食”更不亚于今天的美食评论家,“酪樱桃”就是从大唐穿越来的。  

在《妖猫传》里 黄轩都没能嗜酒成性却吃上了油泼面

那时的长安,盛行一种特别的宴会——“烧尾宴”,而传说白居易就最爱烧尾宴上 “见风消”(油浴饼),要不你也来一块?

  原创出品|转载注明来源

  商务合作:alfie.chen@izhiyou.com

  文内部分图片来自网络,版权所有方可与我司联络稿酬事宜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