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被删除的六章之一《李大嘴身怀莫名胎》



《李大嘴身怀莫名胎》

【1大堂,日 

【郭,吕,佟,白,燕 秀才低头写字,小郭走过来擦账台,轻咳,秀才猛遮。

郭芙蓉:藏什么呐,交出来! 

吕秀才:还没写完呢,写完了再给你看!

郭芙蓉:拿来吧你给我。(念)风送相思满绣床!

吕秀才:夜来促织亦成双…… 

郭芙蓉:促织? 

吕秀才:也就是蛐蛐,成双成对,就像咱俩! 郭芙蓉:去!闲情正在搁笔处,笑看伊人……伊人怎么了?

吕秀才:还没想出来呢,你有什么建议吗?

佟湘玉:我建议……这个月的月钱你就别领了! 白展堂:大白天的,不好好干活,写那种酸诗有啥用啊?

郭芙蓉:拜托,嫌葡萄酸就别流哈喇子,有本事你也给掌柜的写一首! 

白展堂:咱不稀得写!疼人儿还是得看行动,是吧玉?

佟湘玉:对着呢,捏个背先!(白捏背)

郭芙蓉:呵呵,这就叫疼人啦?侯哥…… 秀才把腿往桌上一翘,小郭上前脱鞋捏脚。

白展堂:形式没用,关键是内涵,(发力)这才叫会疼人! 

佟咬牙强忍:对着呢,年轻人,多学着点儿! 小郭发力:不就内涵嘛?谁不会呀? 

此后,白和郭说话,都带着狠劲。

白展堂:你会,那就瞧咱这个…… 

郭芙蓉:有啥好瞧的?不就是内涵吗?

白展堂:错,这才叫内涵…… 

郭/白:内涵内涵我叫你内涵…… 

白和小郭斗力,狂捏,秀才和佟终于忍不住,喊出声来,一个揉肩一个揉脚。

小六提刀冲进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佟湘玉:没事,你有事吗?

燕小六:真的没事?(众人摇头)那好,我宣布一个喜讯,刚接到通知,曹公公被撤职查办啦! 

众人:哇…… 



【2接上场 众人狂喜,欢呼雀跃,大嘴从厨房出。 

李大嘴:咋的啦?咋的啦? 

燕小六:曹公公下台啦,他那些党羽全跟着倒了大霉! 

李大嘴:哎呀,终于等到这一天啦,掌柜的,为了庆祝这件天大的喜事……我能请几天假吗? 

佟湘玉:(面无表情)不能,你的探亲假早就用完了!

李大嘴:就三天,我娘最近身体不好! 

白展堂:你娘身体就没好过!

李大嘴:我跟掌柜的说话,有你啥事啊?(握手)掌柜的…… 

佟湘玉:(甩)说就说,别动手,当心展堂点你!

李大嘴:随便点,只要能准假,点死我都行啊,实在不行我就请病假?

佟湘玉:行啊,啥病? 

李大嘴:就是伤风感冒跑肚拉稀啥的!

佟湘玉:喔,病得还不轻,展堂,去找个大夫来,有病治病,医药费我出,没病,出诊费大嘴出。

李大嘴:掌柜的……

佟湘玉:不要再说了,想请假,除非等我死了! 

燕小六:没人性!人家就想回家看看老娘,尽尽孝道,这有错吗?

佟湘玉:没错,但他一个月回去三四趟,每趟至少五六天,这就不太合适了吧? 

李大嘴: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燕小六:人家都保证啦! 

郭芙蓉:哈,他每次都保证,有时候还发毒誓!

李大嘴:我知道,我是个没有信誉的人,但我以人格起誓…… 

众人:第三十八次!

李大嘴:咳……那我就以生命起誓……

众人:第六十五次!

李大嘴:那我就以下一代起誓,这总行了吧? 

佟湘玉:行啊……等你先有了下一代再说! 

大嘴一愣,闷哼,愤愤出门。 

佟湘玉:你上哪儿去?

李大嘴:买菜(嘀咕)迟早生个状元儿,气死你们! 

大嘴出门,小六朝后院走。

【3天井,日 【祝,燕 无双洗衣裳,拿起来,正准备拧,小六入。 

燕小六:我来我来…… 无双退开,小六拧衣裳,再拧另一件。

燕小六: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工啊?

祝无双:不知道! 

燕小六:那……你就跟我直说,想不想干捕快了?

祝无双:想啊,但不是现在!

燕小六:我可以等,但衙门等不了,自从那小白脸走了以后,你就一直请假,娄知县都问好几次了,我都不知道跟他怎么说!我要有任何做的不妥的地方,你可以直说,别消极怠工啊!

祝无双:我没有,(W)我只是心乱,想静一静。

燕小六:那我陪你一起静!

小六坐到一边,半晌,无双起身晾衣裳,小六跟过去帮忙。

燕小六:我来我来…… 

小六忙活,无双看了一会,心动。 

祝无双:如果我肯回去…… 

燕小六:任何请求,只要你说的出,我就办得到!

祝无双:那好,第一,以后别再逼我当捧艮了!

燕小六:什么意思?

祝无双:你随口说句话,我就得在一边帮腔,这跟白痴有什么两样?

燕小六:没问题,第二是什么?

祝无双:你以后别再动不动就拔刀了!

燕小六:咱俩想到一块去了,不瞒你说,经过上次那件事,我还是学到一些东西的!

祝无双:学到什么了?

燕小六:当捕快,靠的是啥?沉着冷静,处变不惊。连咱都慌了,那别人咋办?

祝无双:说的很好啊,你接着说!

燕小六:从今往后,甭管发生什么,哪怕是天大的事,咱一句话不说,直接掏这个!

祝无双:什么呀这是?

燕小六:烟袋……以后我就不随身带刀了,一碰到事就叼这个,光叼不点。

祝无双:为什么呀?

燕小六:吸烟有害健康,会导致肺癌肝癌直肠癌胃炎肠炎气管炎……

祝无双:行了,你叼烟袋,那我呢?

燕小六:你就察言观色,(W)我叼烟袋的时候,其实是在思考,功能相当于人的大脑,而你,就应该担当起耳目的责任,把所有情报搜集起来,提供给我,让我分析!

祝无双:喔…… 

【4大堂,黄昏 【佟,李,吕,郭,白 佟在门口乱转,不时朝外张望。 

佟湘玉:这个死大嘴,买个菜买到现在,有本事你不要回来好了!

郭芙蓉:呵呵,没准人家已经到李家沟了!

佟湘玉:我看他敢,先斩后奏,他不想领月钱了?

李大嘴:说谁呐?谁不想领月钱了? 大嘴扶着腰,蹒跚进门,此后说话办事,形同孕妇。

白展堂:腰怎么了?我看看……

李大嘴:没事,习惯了!(白一愣:习惯了?)

湘玉:李秀莲同志,这就是您买的菜?

李大嘴:对呀,你瞧这胡萝卜,多新鲜呐! 

佟湘玉:确实挺新鲜的,一根胡萝卜,两根小黄瓜,三头大瓣蒜,(吼)买到现在?

李大嘴:没辙,我也很想早点回来,可我实在走不动,呕…… 大嘴干呕,白帮着拍背。

白展堂:咋的了这是?吃坏东西啦? 

李大嘴:事到如今,我也没法再瞒你们了,(抚摸肚子)我快生了!

佟正喝茶,一口水喷出来,擦嘴冷笑。

佟湘玉:呵呵,快生了是吧?恭喜恭喜!

李大嘴:同喜同喜,大夫说预产期就是明后天!

佟湘玉:喔……那你接下来,是不是要请几天产假呀?

李大嘴:(期待)可以吗? 

佟湘玉:可以……我就是瓜的!回屋干你活去,再敢胡说八道,小心展堂点你! 

李大嘴:点我是他的自由,生孩子,是我的自由!你们爱咋的咋的,这孩子我一定要生,一定! 

佟湘玉:好好好,你生你生,你随便生,生完了打个招呼,我给娃准备一个大红包!

李大嘴:红包就算了,给我准备点小衣裳小裤子就行。还有,秀才,麻烦你帮孩子取个名字。

吕秀才:好,有什么要求?

李大嘴:好听,好记,越喜庆越好!

郭芙蓉:那就直接叫李喜庆好了,或者李庆喜!

李大嘴:名字不错,但姓不对,还是得跟他爹姓嘛!



郭芙蓉:他还有爹呐?谁呀?

大嘴愣了半晌,“讨厌”,红着脸飘回厨房。

佟湘玉:我的神呀,就为请两天假,至于吗你?

【5大堂,夜 【李,吕,佟,郭,白 饭菜满桌,众人狂吃,大嘴的饭碗纹丝不动。 

佟湘玉:大嘴,你咋还不吃? 

李大嘴:菜太油了,吃多了怕反胃!

白展堂:不知道谁炸完猪油,连渣都吃个精光。 大嘴干呕,众人推筷子。

郭芙蓉:什么意思?这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李大嘴: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可孩子老踢我,(拽秀才的手)不信你摸…… 

郭芙蓉:(吼)李大嘴,你到底想干什么?

李大嘴:没什么,我就想吃酸的,谁能帮我到衙门口摘俩杏回来? 

白展堂:他还越演越真了? 

佟湘玉:李秀莲女士,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马上恢复正常,否则这辈子你都别想请假!

李大嘴:掌柜的,都是女人,请你拿出点同情心来好吗?总有一天,你也会有孩子,也会当母亲的! 

佟湘玉:(怒)李!秀!莲! 

白展堂:没事没事,交给我交给我,(把大嘴拽开)差不多得啦,这招对她没用! 

李大嘴:呵呵,你也觉得我在骗人是不是?是不是? 

白展堂:这咋还没完了呢?再这样,我可不管你了啊,耍个没完了还?

李大嘴:谁耍了?啊?你当过母亲吗?

白展堂:我要当过就麻烦了!

李大嘴:没当过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耍呐?你知道母爱是啥样吗?你知道母亲有多伟大吗?你能了解那种新生命即将诞生的喜悦吗?

白展堂:我非常郑重地送你一个字……(吼)滚!

李大嘴:这就是你对一个伟大而慈祥的准母亲的态度吗?

白展堂:滚滚滚,没功夫搭理你,放手放手,再不放我就…… 两人纠缠起来,白忽然一惊,退到一边。

佟湘玉:咋了这是? 

白展堂:等等,等等…… 白拉住大嘴的手,搭脉,又是一惊,退到佟的身后。

佟湘玉:到底咋了嘛? 

白展堂:他他他那是带带带脉……

佟湘玉:啥脉?

白展堂:带带带脉,就是喜喜喜脉,大嘴他他他好像真有了!

众人:啊? 

【6佟寝,夜 【大夫,李,郭,吕,佟,白,燕,祝 床上垂帘,大嘴隔帘伸出一只手,大夫拈须搭脉,半晌。

大夫:哎呀,恭喜恭喜,尊夫人有喜啦!

佟湘玉:不会吧?要不你再仔细看看? 

大夫:用不着,老夫行医三十多年,瞧过的孕妇没有一万,也有八千,有喜啦,绝对错不了!

大嘴撩帘:我说啥来着?非不信! 

大夫愣了半晌:妖妖妖怪呀……(逃出门去) 大嘴下地,众人缩成一团,挤在墙角,大嘴上前。

佟湘玉:(尖叫)不要过来! 

白展堂:再走一步,我可点你了啊,葵花……求求你饶了我们吧,你爱生生,我们再也不管啦!

小六踹门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众人:有妖怪! 

燕小六:帮我照顾好,(想拔刀,拔了个空)那什么,我只管人,妖怪的事请找悟空,回见了您呐…… 小六回头,被无双瞪住,无奈回头。

燕小六:到底怎么回事儿?

李大嘴:我有了……/

众人:他有了!

燕小六:有什么了? 

李大嘴:孩子!

/众人:妖怪!

燕小六:到底是人还是妖?

众人:是人妖! 

燕小六:恭喜恭喜!(W)孩子他爹是谁?

李大嘴:这我不能告诉你! 

燕小六:呵呵…… 小六猛地拔出烟袋,叼起来,无双四处乱看,与小六咬耳朵。 

燕小六:怎么样?有线索了吗?

祝无双:目前看来……没有! 

燕小六:很好,非常好,我已经知道谁是他爹了!

如奥斯卡开奖之前,屏幕分成数格,交代每个提名者的反映。 

吕秀才:ladies and gentlemen,the father is…… 鼓点大作,大嘴的主观镜头轮流扫过众人。 来回乱晃一圈之后,定在秀才脸上,鼓点停。

吕秀才:我?



李大嘴:(深情)他爹,你终于肯面对这个铁一般的事实啦?

小郭一耳光呼在秀才脸上:无耻!(出)

吕秀才:冤枉啊我,冤枉啊……(追出) 

小六和无双对个眼神:案子已破,撤!

小六出,无双跟出,大嘴上前一步,众人纷纷逃出。

大嘴瘫坐:我苦命的孩儿啊,还没出生,你爹就不认你啦…… 


【7大堂,夜 【 燕,祝,白,佟,郭,吕 佟团团乱转:阴谋,这绝对是阴谋! 

白展堂:问题是,就算是阴谋,他图的啥呢? 

佟湘玉:我哪知道?要光是为了请两天假,那动静也太大了吧?

燕小六:你们确定他是真怀上了吗?

郭芙蓉:确定一定以及肯定,(W)大夫说的!

白展堂:也未必,我刚想起来,如果内功练到一定境界,是有可能控制脉搏的!

祝无双:但那只是让脉搏暂时停住,达到假死状态,怎么可能假孕呢?张三丰和王重阳都没这功力! 

吕秀才:有没有可能吃了某种药?

郭芙蓉:您说的是避孕药还是安胎药啊? 

吕秀才:芙妹…… 

郭芙蓉:不好意思,在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请叫我郭姑娘,谢谢!

吕秀才:李大嘴,我跟你没完…… 秀才朝楼上冲,忽然停步,大嘴扶着栏杆。

李大嘴:帮帮忙……我好像快生了!

众人:啊?这这这%$^%$^&$&%^&%^&%^&%^&…… 

佟湘玉:不要吵啦,不是说预产期在明后天吗? 

李大嘴:就不兴人家早产?啊…… 

众人:你怎么啦? 

李大嘴:孩子刚踹了我一脚,啊…… 

众人:又怎么啦?

李大嘴:他好像正在往外爬呐!

众人:啊? 

李大嘴:不行了,接生婆,我要接生婆! 大嘴捂着肚子蹭回去,众人已经慌成一团。

佟湘玉:好啦!去找个接生婆来! 

白展堂:(惊)真找啊? 

佟湘玉:找!他要能生出来,也就算了,要生不出来,看我怎么收拾他,还不快去! 白出,众人还愣着。

佟湘玉:还愣着干吗?烧水去呀! 

郭芙蓉:好好好,烧水烧水……(出) 

祝无双:我先去给孩子准备两块尿布。(出)

燕小六:我去给孩子下炸俩荷包蛋……(W)给产妇。(出) 

吕秀才:我去给孩子写篇欢迎词! 

佟湘玉:站住,你去陪产妇!

吕秀才:凭什么呀? 佟湘玉:你造的孽,你不去谁去?

吕秀才:我……去就去,呆会生不出来,有你好看的。(上楼) 


【8佟寝,夜 【李,吕,接生婆,白 大嘴头戴白毛巾,躺床上,紧握秀才的手。 

李大嘴:你说,孩子像你还是像我? 

吕秀才:像你大伯!

李大嘴:你见过我大伯吗……哎你怎么骂人呐? 

吕秀才:我不光骂,我还想踹你呐! 

李大嘴:好啊,你踹你踹,照着肚子踹,让我们孤儿寡母一尸两命这辈子就算齐活啦! 

吕秀才:你……大嘴啊,都是兄弟,你能不能别玩了? 

李大嘴:谁跟你玩?你摸这肚子,除了你,谁能玩这么大?

吕秀才:天呐,天呐天呐天呐,求求你一道惊雷劈死我算啦! 

门开,白引接生婆入,战战兢兢。

接生婆:哎呀,生孩子嘛,有啥好怕的?说白了,就是一劈腿的功夫,产妇呢?

李大嘴:这儿呐! 

接生婆:我是说产妇!

李大嘴:就是我,真的是我,不信你摸这肚子! 接生婆将信将疑摸肚子,再把耳朵贴上去,大惊失色。

接生婆:对不起,这活我干不了,回见了您呐……(逃出去)

白展堂:别呀,孩子还没生呐,等等,我们给钱,双倍,三倍,十倍…… 

【9佟寝,接上场 大嘴捂着肚子哼哼,众人急得团团转。

郭芙蓉:现在怎么办?怎么办呐? 

佟湘玉:还能咋办!(挽袖子)只能本掌柜亲自出马了!

郭芙蓉:你以前接过生吗? 

佟湘玉:接过,给马,(W)哎呀,都一样! 

白展堂:人跟马,能一样吗? 

佟湘玉:要不你来?(白退开)大嘴,呆会你千万别紧张,要咬紧牙关,深呼吸,实在太疼就喊出来,千万不要撂蹶子。(W)反正就是这意思,来吧!




李大嘴:掌柜的……麻烦你尽量温柔点儿!

佟湘玉:这你放心,顺利的话,只要让我摸着腿儿,往外一拽就出来了。 

李大嘴:那要万一是头先出来呢? 

佟湘玉:那就揪着耳朵往外拽……(W)没关系的,耳朵大说明有福气! 

李大嘴:要拽成招风耳咋办? 

佟湘玉:那就是命了……躺好了! 

李大嘴:等一下,我想跟秀才单独说句话!

吕秀才:就这么说好了! 

李大嘴:好,我要有个三长两短,孩子就拜托你了! 

吕秀才:凭什么呀?又不是我的孩子!

李大嘴:就算不是你的,你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你要再这样,我还不生了呢!

吕秀才:你爱生不生!

郭芙蓉:你这人还有没有点人性啊?大嘴你放心,这孩子他不养我养!

李大嘴:(握手)谢谢,谢谢…… 

佟湘玉:行了,都出去吧……展堂留下!

白展堂:别我呀,我见血就晕,留下也没啥用!

佟湘玉:(咬耳朵)他要万一是虚张声势,那我咋办? 

白展堂:好,我留下,大嘴我警告你,呆会你给我好好生,敢耍花样我直接就是一指头,死穴! 

众人出门,白关门,佟走到床前。

佟湘玉:你准备好了吗?

李大嘴:好了,来吧…… 

【10大堂,夜 【郭,吕,燕,祝 楼上静悄悄,小郭走来走去,朝上张望。

郭芙蓉:怎么回事啊?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吕秀才:哈哈,你还真以为他有孩子呐?

郭芙蓉:少废话,这事还没完呐!

吕秀才:芙妹……(W)郭姑娘,我就算是红杏出墙,也不能跟他吧? 

燕小六:那可不一定,你俩睡一屋,作案机会很充分啊!

吕秀才:那把你跟他放一屋,你作一案我瞧瞧?

小六冷笑,掏烟袋叼上,假抽两口。 

郭芙蓉:他这是干吗?

祝无双:思考…… 郭芙蓉:思考什么呀?

吕秀才:作案的可能性呗! 

燕小六:(吼)吕秀才!

郭芙蓉:(拦)怎么样怎么样? 

吕秀才:呵呵,再怎么样,芙妹还是疼我!

郭芙蓉:错,我只是想给你留口气,省得到时候死无对证! 

吕秀才:好啊,咱们可以打个赌,如果大嘴能生出来,你就活活掐死我,但他如果生不出来…… 

郭芙蓉:你想怎么样? 

吕秀才:我就活活掐死他…… 话音未落,楼上一声清脆的婴儿啼哭,秀才瘫坐。

郭芙蓉:我掐死你…… 小郭掐住秀才,屋里顿时一团大乱。

此集完。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