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93)

昨晚由依憨喝醉了,不停的用额头撞我的脖子,说不和她结婚的话就撞死我,我能怎么办,只好答应她了。

冈田快步跑到便利店门口,从窗户看不见彩希,她很紧张,慢慢的推开门手放在后腰上按住手枪,因为太早了里面空无一人。

“请问,您需要什么?”一个店员从货架后出来问。

冈田被吓得不轻,立刻拔出手枪反而又把店员吓了一大跳,“抱歉,警视厅,刚才进来的那个穿睡衣的年轻女孩呢?”

“彩希吗,你是她的同事吗?她刚才从后门走了,说是有点事走的很急。”

冈田奔向后门一无所获,高桥跟过来问:“发生什么了?”

“村山彩希有问题,我们去她家里看看。”

村山有的太急甚至没有关门冈田,敲了敲门没有人应答,她拔出手枪,“小心点。”高桥点点头也打开了枪的保险,

屋里还是非常凌乱,但比上次好了一些,房间里没有人,被窝还是热的,说明一切都非常仓促。两人收了枪舒了一口气,高桥问:“你是说村山彩希的男朋友刺杀了警视?”

冈田回答:“不,是合谋。”

“合谋?可是村山彩希是警察啊。”

“我怀疑村山就是那晚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她以某种借口把警视叫了出来,在刺杀了警视之后跳车,而这个男人开车跟在后面负责接应。”

“那么脚印呢,现场为什么会留下那么诡异的鞋印?”

“钓竿。”

“钓竿?”高桥不懂。

“男人把鞋脱下来,用钓竿在车门那里印了两个鞋印而已,当时雪还不大应该不难。”

“所以只有位置奇怪的两个左脚鞋印,有确切的证据吗,彩希可是警察,她没有理由啊。”高桥觉得难以置信。

“证据正是我们要寻找的东西,小心不要破坏现场。”说着冈田戴起了手套,开始仔细检察。

高桥觉得这俩天发生了太多事了,首先是警察、公安和通缉犯合作,接着前科搜研的研究员犯了药瘾,然后冈田现在说一个警察杀了另一个警察?

冈田没有时间来思考,她在着急的寻找证据,玄关处摆着一瓶茉莉花香的空气清新剂,村山彩希掩盖房子里的异味用的,“我说,警视车里的空气清新剂是茉莉花味的吗?”

高桥在搜索卫生间没有看见,听见冈田问头也没回的说:“没错。”

“那是什么牌子的呢?”

“明知化学2016款,好像是吧。”

冈田仿佛握着核弹一样郑重的转过瓶身——明知化学2017款,难道真的是彩希?蓦地她想到了一件事,当时她在这个位置打扫卫生的时候,总感觉背后有人看着自己。冈田回头一看,正好卧室开着门,正对着彩希的床。

冈田一步步的走到床边蹲下拉起床单,下面摆着一个鞋盒,鞋盒里面是一双高跟鞋,挪开鞋盒地板上有一个方形小洞,高跟鞋的鞋跟也是方形的,她试了一下,鞋跟刚好可以卡住小洞。她紧张起来,“朱里,你过来一下。”

“发现什么了么?”高桥一边走一边问,一进来看见冈田蹲在地上右手抓着一只高跟鞋,左手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噤声,用眼神示意地板。高桥定睛一看原来高跟鞋插在了地板里,明白地板下可能别有洞天,再次拔出手枪。

冈田迅速把地板往上一提,直接掀起了一块地板,露出一个方形洞口,高桥大声喊:“里面的人不许动,这里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可是里面什么动静也没有,二人确定里面什么也没有以后跳了下去。

这是一个1m×2m的小密室,两个人同时在里面十分拥挤,中间摆着一台机器。冈田打开手电,原来是一台富士复印机,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一头雾水。纸盒里已经空空如也,但是故障红灯还在闪烁,液晶屏上显示的故障为卡纸,冈田打开侧门,里面果然卡着一张纸,比寻常的纸要厚很多。

为什么村山彩希的床下有一个密室,密室里摆着一台打印机?当冈田看到纸上的纸的时候就明白了——档案袋。这个裱糊匠在这里做假档案袋,发送给各部门,当她们把资料交给档案室后,村山打开文件窃取机密后再装进真的文件袋。自己以前也发现过档案袋过于容易破损,那是因为村山用的纸的质量不好,可是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

村山彩希就是赤部社在警方的卧底,警视猜错了。

高桥突然“啊”的叫了一声,冈田紧张地问:“怎么了?”

“我被绊了一下。”

两人低头见地上靠墙放着一个长方形的黑箱子,打开后是一把7.62口径的雷、明、顿700s警用狙击步枪。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