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向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戴莫

第九章:云水来人

从墓穴里死里逃生出来的莫寒,倚靠着戴萌的魂魄支撑,驱使着身体勉强走回了金山村。刚刚到村口,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众多村民看见这位昨天进洞还好好,现在满身是伤的大师昏死在村口,像是炸开了锅一样,手忙脚乱的将莫寒拖进房里,请村里的土大夫医治。

再度恢复意识,还没睁开眼,莫寒就感觉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喊疼,身上各处都传来火辣辣的感觉。她知道现在的自己一定丑的要死,慢慢的睁开眼,环顾身体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村民的夸张给吓了一跳。自己只不过是受伤的地方多了一点,有必要把自己包的跟个木乃伊一样吗,这是救命还是给人穿寿衣啊。

“村长,村长,大师醒了,大师醒了。”房门被打开,一个背着药箱像是医生模样的人走进来,发现原本昏迷的莫寒已经睁开了双眼,朝外面大喊道。随即一群人涌入房间,为首的正是金友彪,看到莫寒醒了,仿佛像是看到自己双亲活过来一样,痛哭流涕跪倒在地上。

“这群人。。。在干嘛?”一头黑线,莫寒对他们的举动颇为不解。自己还没死呢,哭什么。

“大师啊,大师,你可终于醒了。你要再不醒俺们可就遭罪了。”

“村长,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难道金大庄?”

“不不不,大庄已经彻底好了,就是俺们看你满身血的倒在村口,还以为你抗不过这一劫。一想到你是为俺们村进的那个洞,俺们就感觉愧对于你啊。幸好,老天爷开眼了,你没事,俺们心中也算是落了一块石头了。”

“哦,是为这事啊,有劳村长你们费心了。我现在感觉好多了,不过还需要打扰一段时间,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连下地都做不到。”

“哪的话,啥打扰不打扰的。你替俺们医好了大庄,就是俺们的恩人。就怕你不来,还有啥麻烦的说。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啥,快去杀老母鸡炖汤给大师喝。”一行人推推搡搡的走出房子,有的去山脚那边看看有没有什么药材,有的开始磨刀准备杀鸡。日月交替,莫寒在金山村度过了一个月。这一个月来,每天在补汤与山药的滋润下,原本亏损的元气不断地补充,受伤的身体也是渐渐恢复原状。已经可以下地,做一些轻微的事情。通过这一个月,莫寒也从村民的口中得知,金山村算是一座十分古老的村子,自从唐朝安史之乱后。村子的先人迁徙到此,世世代代的居住下来。

“这么古老的村子,不可能一点秘闻都没有才对啊。难道这些年他们都不知道山里面有这个冥洞吗?”夜里,莫寒挑着煤油灯,正在翻阅村中留下的各种古籍。金山村与世隔绝,很少有人来到这里,也导致这里的发展还停留在上个世纪。没有通电,家家户户都是用煤油灯,村里的交通工具也只是几辆破旧的自行车和一些牛车。

泛黄的纸张,不断地翻动着,露出一行行有些模糊不清但勉强可以辨别的字。莫寒已经找了近两个小时,对山上那个冥洞的情况还是一无所知。好像从没有人将这个洞的存在记录到里面一样,不过其中却也发现了一件怪事。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时,大地摇动,冥洞现世。乃先祖所记之无极冥洞,位于晔山之北。常传出哀鸣鬼哭之声,众民皆惊,觉此事不同寻常,遂做法事。七日后,声音不存,冥洞沉寂。此后晔山之北,列为禁忌之地,由三村轮流看守,世代永续。”短短的几句话,告诉着莫寒,关于无极冥洞现世的时间与刚现世时候的情况。

“天启六年五月初六?那不是天启大爆炸的那天吗?照这上面的意思,无极冥洞是由于大地剧烈摇动才出现的。也就是说之前一直是被什么东西覆盖住,在摇动的时候,覆盖在洞口的东西四散,导致无极冥洞现世。不过我来时候走的那座山,我记得并不叫晔山啊。而且那个洞不是在山的北边,是不是古人记载的时候出错了呢?但为什么村里的村民对这件事情也一无所知,有这些记载他们不应该连山上的冥洞叫什么都不清楚啊。而且根据村长所说,那个洞穴是三年前因为浇路,碰上大雨连天才冲出来的,也就表示之前并没有它的存在。可是这本古籍上却说,天启年间无极冥洞就已经现世。甚至在更早之前这里的先辈就已经有记载这个冥洞,时间上面也讲不通。”一个个疑团攀上心头,困扰着莫寒的思绪。一个古怪而庞大的冥洞,两段不同描述的历史,究竟谁才是正确的,谁又是错误的。夜越来越深,莫寒感觉到一股困意涌上心头,伏在木案前睡了下来。煤灯里的油慢慢燃尽,夜风吹过将那些古书翻动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光明消失的那一刻,黑暗笼罩整个房间。

“咯咯咯咯咯”拂晓的公鸡被红日光芒所惊醒,发出了报晓的叫声,村民们纷纷起身,准备开始忙碌的一天。莫寒揉揉惺忪的眼睛,看着面前这些泛黄的书籍,决定出去向金友彪打听一下,关于无极冥洞的消息。

“金村长。”

“哎哎哎,,莫姑娘你出来了啊,这一晚上的有啥收获没有。”莫寒在这里住了一个月,村民也渐渐的放下敬畏,不再叫大师。不过也不能直呼人家名字,慢慢的也不知道谁想出了这个颇为变扭的名称。

“收获有一点,不过有很多地方我没有搞懂,需要问一下你疏通一下各个地方的谜团。”

“成成,你想问啥,俺知道的一定说。”

“这附近有没有一座山叫做晔山的?或者曾经叫这个名字的山?”

“晔山?有!有有有!来,罗姑娘你跟俺来。”金友彪想了一会,连声道。莫寒点点头,跟在他后面,爬山了村中最中央的展望台。也不知道这个建筑物是为什么而建造的。当他们爬上去以后,金友彪指着正前方的那座山道:“姑娘你看,正前面的那座山就是晔山。过了这座山还有两个村,一个是云水村,一个是黄土村。这两个村和俺们这个金山村是世世代代的好交情。”

莫寒远远眺望,只感觉整座晔山都被一股阴沉沉的黑气所笼罩。看起来山中一定有着不少的阴魂野鬼在。既然晔山不是自己来时候的那座山,也就代表冥洞不止一个,自己去的那个冥洞根据戴萌说法绝对是无极冥洞。但晔山之中的那个被记载着的洞窟也叫无极冥洞,究竟哪个是真的无极冥洞,或者只是单纯的重名了。

“你们这个村,和另外两个村一直都在这里世代生活吗?”

“那可不,自俺家七世祖以前就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不过你这一说也是奇怪。俺们这个金山村,还有云水,黄土三个村,正好呈现那个叫啥来着,噢三角形,围着这座晔山。”

“围着山?难道。。?”听金友彪这么一说,莫寒想起昨晚在古书上看到的那段“此后晔山之北,列为禁忌之地,由三村轮流看守,世代永续。”三角形的形状,古人的记载,一步步的解开着莫寒的谜题。这三个村一定是当年晔山无极冥洞被封印之后,为看守冥洞而迁徙而来的村子。冥洞的秘密由三村不断交替着保管,直到天启年间冥洞出世,那里被列为禁地,不让村民涉入是害怕他们中邪。如果是这样那么一切都说得通了,不过来时候的这座山出现的那个冥洞又是谁的冥洞。虽然得到了想要的情报,但还是没办法解开那个冥洞的秘密,莫寒决定继续留在这里一段时间。这两个地方不解开所有谜题,三村村民就像是抱着颗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会爆炸。

“莫姑娘,你突然问晔山,也别怪我多嘴。那座山可邪乎着呢,俺们村里世世代代传下来不允许俺们上那座山,尤其是山北边的地方,绝对不能去一步。说里面住着啥妖怪,又有的人说里面藏着很多宝藏,但是这么多年上去的人从来没有一个下来过。你要是是听别人说上面有财宝,可千万不要去啊,钱再好也没有命重要啊。”

正当此时,下面突然嚷嚷起来,一个人气喘吁吁的从村外跑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在那喊金友彪的名字。金友彪刷的一声从观测台上顺着绳子滑了下去,莫寒正准备下去,突然瞄了一眼云水村方向的天空,发现那里昏暗无比,黑气笼罩的十分厉害。似乎是有部分来自晔山的黑气,流转到了云水村的上空,同时在黑云中似乎看到了丝丝火光。

“云水村有麻烦了。”

“喔唉,莫姑娘!”观察塔下,金友彪大喊着,莫寒慢慢的爬了下去。连声道:“金村长,有什么事情吗?”

“这位就是俺们之前跟你提起的莫寒,莫大师。那个,莫姑娘啊这位是云水村的村长叫李善勤,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俺们这几个村中了什么邪。俺们村金大庄的事情刚刚结束,他们那就出现了一种奇怪的事情,但凡去过村西的人回来都出现发高烧的情况,有的人烧的泡在水里都没用。已经有好几个人死了,村里的大夫根本没有办法。市里的路又让那个洞给闹的走不出去,现在只有你有办法了,你行行好给去看看吧。”

“这。。不是我推脱,我只会一点装神弄鬼的把戏,不会治病啊。”

“呀,莫大师啊,你可千万要救救俺们村啊。这金大庄这么厉害的事你都给解决了,你要是不跟俺回去,那俺全村上下可就完了。你就当行行好,跟俺回去吧。你是救世观音,菩萨转世,俺给你跪下了。”李善勤说完就要往地上跪,莫寒一把拉住他:“李大叔你这是做什么,我去,我去还不行吗。”

“行!行!只要你肯去,这诊金你开个价,俺就是砸锅卖铁也给你凑出来。那个大彪啊,借你村的牛车用用,俺来的时候跑过来的,没带啥工具,也不能让莫大师跟俺走着回去。”

“成!成!这样吧俺跟你们一起回去吧,多个人也好搭把手之类的。”金友彪挪挪头,村民牵过一辆牛车,李善勤让莫寒坐在上面,自己在前面赶车。金友彪带着几个年轻小伙赶着另一辆牛车,一行六七个人朝着山的另一边,云水村方向,有一搭没一搭的走上了路途。。。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