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XX/李弘彬/韩相爀] 当你流产 Pt.3

最后一次当魔鬼,我发誓!

给你们糖吃!




5.李弘彬



到现在,李弘彬回想起那天都感觉自己差点要被你掐死。



小时候你曾经因为指甲发炎拔过一次指甲,你记得那次自己在小诊所里哭得惊天动地,连隔壁家五六岁的小孩都跑过来嘲笑你。

后来你又得过中耳炎,半夜发作起来痛得直撞墙,硬生生地在脑门上装出一大块淤青。

你以为那就是自己的身体所能够承担的极限了,再多一点而你肯定就死了——可是,这种痛,是它们的总和还要乘以十倍那么多。

酷寒的天气,你痛的满身大汗,已经没有多余的一丝力气去维护尊严。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可你的确哭了。

李弘彬陪在你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好——但就算他说什么也不会缓解你一丁点的痛苦。

“都是我不对,都是我不好。”

他握着你的手一个劲儿的道歉,你没力气回答他,连回握住他的力气也没有。

你蜷缩成一团,绝望地盯着墙上的钟——他X的这钟是坏的吧,怎么可能这么久才过了十分钟,我X!

医生进来看了一眼你的情况,对李弘彬说:“扶她起来多走动一下。”说完就走了。

你不敢相信自己的听觉,心想我他X都这样了,还起来走走?走你大爷啊!

李弘彬小心翼翼的扶着你下了床,也不忘翻了个白眼:

“活动一下有助于胎囊落下来…………你别这样看着我,这他X不是经验,是常识!”



“真的,如果你没来陪着我,我一定会让你陪着孩子一起死掉。”

你喝着他带来的鸡汤,恶狠狠的瞪着他,却不知自己的样子在他眼里更像一只虚张声势的小猫。

“知道了。”

他揉揉你的脑袋,掐了一下你的鼻子:“还难受吗?”

“好多了。”

你回答完,将碗里的汤全数倒进嘴里:“我还要。”

然后在他想接过碗的时候,你忽然用另一手锁住他的喉咙。

“你干嘛!”

他惊恐的望着你,嘴角一抽一抽的。

“你还敢不敢有下次了!竟然敢陷害本宫!”

“小的冤枉啊……”

他依旧配合着你的后宫游戏。

他委屈的说着,谁知道那天买来的是劣质产品,中间还破了个洞。

却感觉到你手上的劲越来越大,大有把他脖子掐断的气势。

“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放过我吧……”

你缓缓收回手,将碗递给他:“还不快给本宫盛汤。”

“嗻!”




cr. logo




6.韩相爀


你醒过来看见韩相爀,一瞬间是很委屈的。你想你还这么年轻,居然就为了这个人这样伤害自己。

可你怎么舍得说他不好。

看着他愁眉苦脸的样子,你伸手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反倒安慰他:“我没事。”

他的眼圈霎时间就红了,像是马上要哭出来。

麻醉渐渐消逝的感觉随着你的疼痛慢慢传达到你的脑子里,你忍着痛意,扯了扯嘴角:

“哭什么啊,要哭也是我该哭。”

“不知道的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都是我的错。”他自责的说着,哭腔更重了。

“……”

你最终还是没能忍过去,开始疼得嘴唇发白。

他发现到你些许的颤抖,更不知所措了。

慌乱之中,他终于想起医生临走前给开的几片止痛药,拿出一片赶紧喂给了你。

“好些没有?”

他关切的问着你,却看到豆大的汗珠从你的额头渗出。

“果然还是不行啊。”


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让你没了忍痛的耐心,你开始死命掐着韩相爀的手心,嘴上也念叨着什么。

“努那你说什么?”

他听不清,便凑近你试图听清楚。

“我想妈妈……”

自力更生了这么多年,在这种无助的时刻,你想得不是眼前承诺过你海誓山盟的男人,而是妈妈。



韩相爀的眼泪唰地一下就流了下来,你想安慰却奈何没有力气说话,只能捂着小腹蜷缩在床上。



他觉得自己真没用,真的真的很没用。

自己心爱的女人疼成这样,他只能在边上一个劲的说我在呢宝贝,过一会儿就好了诸如此类的话。

然而有什么用呢?他还是不能帮你承担痛苦,连一点点都不可以。



疼痛终于减轻了,医生建议你住两天再走。



夜里,你睡不着,看着韩相爀趴在你床边睡着的样子有些心疼,便拿起一旁的外套给他盖上。

却不小心把他给弄醒了。

“努那不舒服?”

他一睁眼就这么问你,你看着他脸上被压出的红印,觉得有些滑稽便没忍住笑出了声。

“累了就去旁边的床上睡吧。”

“不要,万一你突然不舒服了怎么办?”

“你这不是咒我嘛。”

“没有,我只是担心。”他反驳着,看到你一脸的狡黠便知道你在逗他玩了。

“好啦。”你收起笑容往旁边移了移拍拍自己旁边的空位,“躺过来。”

他听话的钻进你的被窝,把你的头埋进自己的胸膛里,你听着他沉稳的心跳,觉得瞬间暖了起来。




“睡吧。”他这样说。

“嗯。”你环住他的腰。



cr. logo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