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的驸马系列之橙儿&陶醉篇(大结局)

  陶醉和橙儿要去章宅看花姑子,孟涛魂魄不能离开肉身太远,陶醉和橙儿便留了小兔精在翠竹林照看孟涛的肉身。


  “放心,竹精哥哥,仙姑,我一定会看好凡人哥哥的肉身的。”小兔精拍着自己的小胸膛信誓旦旦保证道。


  橙儿看了看站在她身旁的陶醉,摸着小兔精的头道:“小兔,你以后别叫我仙姑了。”


  小兔精睁大眼睛,一脸天真:“那我要叫你什么?”


  橙儿笑了笑,对小兔精道:“你就和花姑子一样,叫我橙姐姐吧。”


  这么亲密的称呼,是小兔精想也不敢想的好事,她欢快的高声叫道:“橙姐姐!陶哥哥!”


  听到自己的名字和陶醉的名字摆在一起,橙儿发自内心的笑了。


  而陶醉看到这一幕,却心事重重——橙儿以往从不在意别人对她的称呼,她现在不喜欢小兔叫她仙姑,是因为他一直对她仙女身份耿耿于怀的原因吗?


  可是,橙儿真的要为了他,放弃自己仙女的身份?放弃自己天界公主的地位?


  这是他想要的吗?


  如果有朝一日,她想起以前的事,她会后悔吗?


  一时之间,陶醉脑海内思绪如潮水般此起彼伏,他不知道自己此刻选择接受橙儿的感情究竟是对还是错,他不知道他们的未来究竟会着向何处……


  可是,当他一低头看到橙儿嘴角满足而愉悦的笑容,心中种种烦恼都尽皆消散——


  至少,现在的橙儿是开心快乐的。


  那他做什么,便都值得了。



  等到了章宅,水三娘已经回崂山北峰了。


  章父章母再次见到橙儿,多了几分恭谨和小心,花姑子却仿佛多了心事,闷闷不乐的叫了声“陶哥哥,橙姐姐”便焉在了一边。


  “花姑子,你怎么了?”这才几天不见,花姑子怎么就变的这么无精打采,活力尽失了。


  章父章母现在也正想找陶醉帮忙:“陶老弟,这次你可要帮帮我们啊。”章父章母一夜之间仿佛老了好几岁。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陶醉问道。


  章父这才说出原委。


  原来花姑子几次入书生安幼舆的梦,已让安幼舆对她心动,上次她更是救了安幼舆回章宅,让安幼舆真真正正确认了她的存在。这几日,没人看管的花姑子又忍不住下山私会安幼舆,这次,她竟和那凡人书生私定终身,回来后着了魔似的要和安幼舆成亲,做一对真正的夫妻。


  这可急坏了章父章母,人妖结合有违天道,他们只有花姑子一个女儿,怎么能眼看着女儿走上这一条不归路?可是花姑子铁了心要和安幼舆成亲,心疼女儿的章父章母拿花姑子也没办法,只能希望陶醉能劝醒花姑子。


  咋听到花姑子和安幼舆已经私定终身,陶醉除了吃惊担心,却全然没有一丝心痛的感觉了。


  他想,他真的放下花姑子了。


  可是虽然他对花姑子已经没有了男女之情,却不能忍心多年看着长大的妹妹走上一条绝路。


  “花姑子,你想好了,人妖相恋,本就违反自然,你执意要和安公子在一起,最后痛苦的,只会是你自己。”


  花姑子痛苦道:“可是我喜欢他,我那么喜欢他,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们在一起?”


  章父叹了口气,问道:“丫头,你告诉爹,你的喜欢,可以维持多长时间呢?”


  “很久!”花姑子斩钉截铁道,“一辈子!直到天荒地老。”一抬头,她看到和陶醉站在一起的橙儿,忙上前捉住橙儿的衣袖,“橙姐姐,橙姐姐,你一定明白我的心情的,你也喜欢陶哥哥,如果不能和陶哥哥在一起,你也一定无法忍受的。”花姑子现在急需一个人的支持,而同样喜欢陶醉的橙儿就成了她唯一可以寻求支持的目标。


  章父章母听到花姑子的话,顿时大吃一惊,但看到陶醉与橙儿相处之时若有若无的情愫,便什么都明白了。


  两老相视一叹:他们一直都知道陶醉心里有花姑子,陶老弟如此人物,哪里不比安幼舆那个书生强?——章父章母一直希望花姑子能回头看到陶醉,有陶醉照顾花姑子,他们两老就是死了也能放心了。


  可是如今,陶老弟终于找到自己心中所爱,丫头她,是没这个福气啊。


  橙儿看了一眼陶醉,两人对视一眼,陶醉劝花姑子道:“花姑子,我和橙儿的情况与你和安公子的情况不一样。安公子是人,你是妖,如果你们成亲,有了夫妻之实,人妖结合,你的妖气会侵蚀安公子的阳气,他会渐渐油尽灯枯,然后死去的。”


  花姑子没想到会这样,她爱安幼舆,自然是不想他因她而死。


  橙儿看到花姑子如此痛苦,想起之前陶醉迟迟不肯坦诚自己对她的感情,一时对花姑子的痛苦感同身受,开口道:“花姑子,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安公子,办法也不是没有。”


  “什么办法?”花姑子听到橙儿的话,顿时有如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和他做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


  花姑子没想到橙儿的办法会是这个,一时愣住。


  “可是,可是那样我要怎么跟安公子解释?”什么情况下,娘子会不跟自己的相公同房?


  橙儿道:“当然是实话实说。”


  “可是……可是……我怕会吓到安公子……”花姑子迟疑了,她虽然对父母信誓旦旦,却不敢真的去赌安幼舆知道她是獐子精之后,还会肯接纳她。


  橙儿看着花姑子如此犹豫,皱了皱眉道:“如果那个男人连你的真实身份也不能接受,那你也不必再对他有所留恋了。”


  花姑子凄苦一笑:“来不及了,橙姐姐,我已经爱上他了,如果不能和他在一起,我比死了还难过。”


  “就算我让你们拜了堂成了亲,那又能怎么样呢?丫头,你的一辈子有多长,安公子的一辈子又有多长?”章父苦口婆心劝道,“他不过才短短几十年,几十年后他会死,可是你还活着,那时候,你该怎么办呢?你们一样不能白头偕老。”


  “等到那个时候,你会比现在苦上几百几千倍啊。”眼见花姑子怎么劝说都听不进去,章母狠了狠心,“事到如今,只有一个办法了。”


  章母走到陶醉跟前,拜托道:“陶老弟,麻烦……麻烦你让安公子服下忘忧草。”


  “娘?”花姑子大惊。


  章母定了决心,这次说什么不肯对花姑子纵容了:“这是唯一的办法了。丫头,既然你不能离开安公子,那就让安公子离开你吧。只有安公子永远离开了你,这人妖相恋的悲剧,就不会重演了。陶老弟,一切都麻烦你了。”


  面对章母的恳请,陶醉有些为难,他既不想花姑子难过,也不想她再泥足深陷。


  “花姑子,有些事情,忘记了比记住要好。”他叹息着,便要回翠竹林取忘忧草。


  “不要!”花姑子哭着拦在陶醉身前,“陶哥哥,我求你,求你不要答应!”


  “花姑子,我知道你很难过,可是,如果你和安公子再纠缠下去,对你的伤害,只会更大。难道,你真的要看到他因你而死吗?”


  花姑子震惊的看着陶醉,知道事情再无转圜的余地,陶醉刚走出两步,花姑子木然开口:“陶哥哥,我不阻止你,可是我求你,求你再让我跟他相处一天,就一天!反正他都要忘记的,多一天的记忆,又有什么关系呢。”


  陶醉看着花姑子这个样子,自己也是难受:“那你呢,花姑子,你自己又该怎么办?”


  花姑子一瞬间仿佛长大了,她含泪微笑道:“我不会忘记的,我要一辈子记得。”


  花姑子心碎神伤的妥协,让章父心生不忍,到底是自己的女儿,他又怎么不心疼:“答应她吧。”



  花姑子要和安幼舆成亲了,除了不明真相的安幼舆,整个章宅并没有多少喜气,橙儿知道,等拜完了堂,花姑子就会喂下安幼舆忘忧草,然后关于花姑子的一切,安幼舆都不会记得。


  “你们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回翠竹林的时候,橙儿问陶醉。


  现在,安幼舆应该已经吃下忘忧草了吧。


  陶醉叹了一口气,道:“没有其他办法了,人妖不能结合,花姑子不能斩断情根,我又怎么忍心看到她真正陷入万劫不复。”


  橙儿摇摇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安幼舆。他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喂下忘忧草,被迫忘记花姑子,这对他公平吗?”


  陶醉看着橙儿:“难道真的要告诉他一切吗?现在这种结果,对安公子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


  橙儿却不能赞同:“我不知道安公子会怎么想,但若是换了是我,我宁愿接受一切真实,也不要让自己连选择的权利也没有,糊里糊涂就忘记一切。”


  橙儿这样说,让陶醉感到一阵莫名心悸,他不由自主的握住橙儿的手,将橙儿拉进怀中,呢喃叫道:“橙儿……”


  橙儿在陶醉怀里,心中甜蜜,不再想着别人的爱怨情仇,良久,她开口道:“陶醉,我们也成亲吧。”


  陶醉一惊,放开橙儿:“你为什么突然有这样的想法?”


  向男子求亲,饶是橙儿一向坦荡,此时也不禁有些娇羞:“并不是突然,今天我看到花姑子和安幼舆成亲,虽然只有一天,可是花姑子也心甘情愿。陶醉,我也想做你的娘子,我不要一天,我要永永远远做你的娘子!”


  “这太突然了。”陶醉有些心慌无措,“我还没有准备好。”


  橙儿疑惑道:“这还需要什么准备?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最后不都是要成亲的吗?”突然,她脸色一变,“你不想和我成亲吗?”


  陶醉镇定下来,扶住橙儿肩膀:“不,橙儿,我很想。”但他们之间横袒了那么多问题,便是他再想,又怎么敢奢望和橙儿可以相守偕老?


  可是陶醉的种种担忧,从不在失去记忆的橙儿的考虑范围内。


  “橙儿,现在黄儿回天庭迟迟未归,我们也不好现在成亲,等黄儿回来我们再说,好吗?”陶醉现在只能拖延一时是一时了。


  陶醉说的也对,如果她成亲的时候有三妹的祝福,自然就更加完美了。


  橙儿对此没有异议。



  可是黄儿最终也没有再回来。


  就在孟涛再也坐立不住的时候,终于有人来到了翠竹林,却不是黄儿,而是一个穿红衣的仙女。


  “二妹!”红衣仙女一看到橙儿,欣喜的上前握住橙儿的手。


  橙儿不认识眼前的仙女,下意识的抽回自己的手,皱眉问道:“你是谁?”


  橙儿的拒绝让红衣仙女眉心微蹙,眼里尽是担忧:“三妹说你失去记忆,竟然是真的。”


  陶醉想起黄儿曾说过,她们有一个穿红衣的大姐叫红儿,又听到红衣仙女叫橙儿“二妹”,顿时明白来人是谁了:“您就是橙儿和黄儿的大姐,天界大公主了?”陶醉拱手。


  “你是陶醉,三妹与我提到过你。”红儿没有因陶醉是妖精便瞧不起他,她真诚的问候让陶醉松了一口气。


  “那位孟涛孟公子在哪里,我这次下来就是为了他。”红儿从怀里掏出一颗丹药,“这是大还丹,是三妹托我送来的。”


  等孟涛看到来的不是黄儿,而是她的大姐的时候,心中越发不安:“黄儿呢?她为什么自己不来?”


  红儿看着情绪激动的孟涛,欲言又止:“孟公子……”


  孟涛是聪明人,见红儿这个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黄儿下不来了,是吗?”只一瞬,他又恢复成那个从容不迫的孟涛——“黄儿答应过我,她一定会回来的,她不会食言。现在,来找我的是她姐姐,说明她的人身自由已经被限制,她根本不能下来找我了。”


  红儿叹了口气:“三妹说的没错,你的确很聪明。孟公子,你和三妹的事情,被父皇母后知道了。因为之前我们一个妹妹发生的一些事情,让父皇母后还在气头上,他们知道你们的事情后,万分震怒,但为了三妹,父皇同意赐下大还丹,救你还阳。作为交换条件,三妹必须喝下忘情水,忘却你们的一切尘缘。”


  “黄儿答应了。”孟涛嘴巴发苦——为了他的性命,黄儿没得选择。


  孟涛到底是个理智聪明的人,知道他此时再愤恨,再不能接受,黄儿也回不来了。


  形势比人强,他此刻能做的,只有接受红儿带来的大还丹。



  孟涛要彻底还阳,不是一时三刻的事情。


  红儿解决了孟涛的事情,还有橙儿的事情要解决。


  她看着橙儿道:“二妹,你和陶公子的事情,三妹都告诉我了。这次带大还丹给孟涛是三妹请求父皇让我下来的,目的就是为了二妹你。”


  “我?”橙儿不解。


  红儿叹息道:“三妹还没来得及告诉父皇你的事,就被发现了她和孟涛的私情,后来她不敢告诉父皇你在凡间,只敢偷偷告诉我。三妹说,现在谁也不知道你和陶醉的事,你又没有法力,天庭找不到你,若是你想和陶公子在一起,这是最后的机会。”


  “三妹……”橙儿没想到,一向直来直往的黄儿,竟为了她学会了动心眼,一时又是感动又是心疼,“三妹她,和孟涛真的没可能了吗?”


  红儿黯然摇头:“因为五妹的事情,父皇很生气,他是绝对不会允许三妹步上五妹的后尘的。”


  “五妹?”橙儿问道。


  橙儿现在什么也不记得了,就算知道五妹的事情又能怎么样呢。


  更何况——“已经没事了。”红儿心中还是十分难受,她们这些姐妹,情路怎么就这么坎坷?先是她,再是五妹,现在三妹也被迫饮下忘情水。


  所以,现在二妹有一线希望,她也还是希望能守护住二妹的幸福。


  她们姐妹,至少有一个能得到幸福,也是好的。


  “二妹,我需要你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红儿郑重道,“你要不要跟我回天庭?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大姐都会支持你,帮助你。”


  有这样的姐妹,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橙儿感动得热泪盈眶,她虽然不记得这些姐姐妹妹,可是她们对她的感情是如此真挚,这些发自内心的情感,是永远无法磨灭的。


  橙儿上前抱住红儿,哽咽道:“大姐,谢谢你。”


  红儿明白了橙儿的选择:“二妹,你真的决定了?决定留在凡间,永不后悔?”


  橙儿点头:“我不后悔!”


  红儿放开橙儿,看着妹妹不舍却坚定的神情,点头道:“我明白了,二妹,我说过,会支持你的选择,你一定要幸福。”


  橙儿看了看陶醉,微笑道:“大姐,会的,我会幸福的。”


  红儿拉起橙儿的手,放在陶醉手中,看向陶醉道:“陶公子,我妹妹就拜托你了。”


  陶醉看着他和橙儿交握在一起的手,红儿一脸祝福的看着他们,慢慢后退,就要起身飞走,陶醉突然开口:“大公主,请等一等。”


  红儿和橙儿一齐看着陶醉,陶醉仿佛下定了什么决心,慢慢开口:“我想和橙儿成亲,您是橙儿的大姐,如果有您的祝福,我们的婚礼才会完满。”


  橙儿没想到陶醉会当着红儿的面向她提亲,一时又是意外又是惊喜。


  “陶醉!”


  陶醉微笑着看着橙儿,轻声问道:“橙儿,你愿意嫁给我吗?”


  橙儿握着陶醉的手紧了紧,毫不犹豫的点头:“我愿意!”


  红儿虽然意外陶醉突然的求婚,但他们既然两情相悦,她这个做大姐的自然欣然同意。



  继安幼舆和花姑子的婚事之后不久,翠竹林里就传来了陶醉和橙儿要成亲的消息。


  陶醉是竹精,上无父母下无兄弟,最熟悉的朋友也就是花姑子一家,章父章母知道这个消息后,虽然惊讶,但还是赶到翠竹林帮陶醉张罗成亲的事宜。


  红儿在凡间不能多待,婚事只能一切从简。


  可是再怎么从简,陶醉也希望给橙儿最好的一切,还好熊雄信任他,他在县衙里有几分权利,办起事情来方便快速许多。


  花姑子和红儿帮橙儿试嫁衣,小葵和小兔精在一旁看着。


  小兔精拍着手赞美:“橙姐姐好漂亮!”


  小葵虽然心酸,可橙儿是陶醉自己的选择,是他心爱的姑娘,她心中再难受也只能祝福。


  橙儿第一次穿橙色以外颜色的衣服,大感新奇,不确定的问红儿道:“大姐,我这样子会不会很奇怪?还是你穿红色比较好看。”


  红儿安抚妹妹道:“新娘子都是要穿红色的,二妹,你现在就是最美丽的新娘子。”


  陶醉一进屋,就看到一身大红嫁衣的橙儿。


  橙儿很美,他一直知道,却不知道她还能更美。


  在火红嫁衣的衬托下,她美的热烈而鲜活。


  而她,就要穿着这嫁衣,嫁给他。


  成为他的妻子。


  陶醉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即使只有一天,花姑子也执意要和安幼舆成亲。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陶醉深深的看着橙儿,似乎要将她现在的模样刻到骨子里。


  “看,陶哥哥都看呆了。”花姑子取笑道,她一边说着一边去推陶醉,“陶哥哥你快出去啦,正式拜堂前新郎是不能和新娘见面的。”


  陶醉像个愣头小子一样懵然:“啊?我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


  “所以你快出去啦。”


  小葵捂嘴偷笑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陶哥哥傻乎乎的样子呢。”


  橙儿和红儿对望一眼,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出了屋子,花姑子的笑容渐渐消失,自从经过和安幼舆成亲的事情之后,花姑子好像一夜之间长大了,再也不是当初那个莽莽撞撞,任性自我的小丫头了。


  “陶哥哥,你真的想清楚了吗?”花姑子担忧的问道。


  “花姑子,你想说什么?”陶醉看花姑子一脸严肃,人也恢复正常。


  “陶哥哥,从感情上来说,你和橙姐姐都是我的朋友,你们相爱至深,现在要成亲了,我应该为你们高兴才对。可是陶哥哥,我和幼舆是人妖相恋,已不为天道所容,你和橙姐姐仙妖有别,你们成亲,是触犯天条的,被天庭知道,你和她就都完了。”


  陶醉深深的看着花姑子,突然感慨道:“花姑子,你真的长大了。”


  花姑子是真为他着急:“陶哥哥……”


  陶醉抬头望向天空,黑夜的天空一片虚无,陶醉的声音也有些虚无:“花姑子,你说的我都懂,你放心,我知道我在做什么。”


  “陶哥哥……”陶醉这个样子,让花姑子更加担心,她听出了陶醉声音里的黯然神伤,那绝不是即将和自己心爱的姑娘成亲前该有的情绪,“陶哥哥,你要做什么?”


  花姑子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蓦地睁大双眼,骇然道:“陶哥哥,你不会是……不会是想像幼舆那样,给橙姐姐吃忘忧草吧?”


  陶醉没有回答,这无疑是默认。


  花姑子大惊:“陶哥哥,你这样做,橙姐姐会恨死你的!”橙姐姐可不是幼舆,以她的性格,要是知道真相,一定不会原谅陶哥哥的。


  “可是,我还能怎么办呢?”花姑子从来也没见到过,这样痛苦表情的陶醉,“花姑子,你知道吗,就因为我是妖精,之前橙儿身受重伤,我连救她都做不到。那时候,我的一颗心就像被刀剜了一样,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就明白我和她之间的鸿沟是多么的巨大,任我们怎么挣扎,也逾越不过去。”


  花姑子震惊于陶醉的用情至深:“你就是在那个时候,才明白自己对橙姐姐的感情的,是吗?”花姑子的眼眶逸出泪水,为这从小疼爱她的兄长般的男人,也为他们都不能完满的爱情。


  “陶哥哥,你舍得吗?”被遗忘的那一方,才是最痛苦的,花姑子明白那种苦,她和安幼舆是不得不分离,可是陶哥哥和橙姐姐还有机会的,陶哥哥真的要如此决绝,断了他和橙姐姐所有的情缘?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陶醉叹息,他的眼中有水光在晶莹闪动,却折射出坚定的光芒,“就算我舍不得橙儿又怎么样,可我更舍不得她跟着我,过着日日躲着天庭追踪、委曲求全的日子。”


  有黄儿和孟涛的前车之鉴,陶醉怎么敢用橙儿的未来去赌。


  况且,他的橙儿是如此的骄傲,就该是睥睨众生、傲视人群的活着。


  那才是橙儿该过的日子,那才是尊贵的天界二公主该有的姿态。


  花姑子的泪水流的更凶了,她想,陶哥哥是真的爱橙姐姐到骨子了吧,所以即使自己这么痛苦,也不要橙姐姐有一丝一毫的委屈。


  “花姑子,你别哭了,算陶哥哥拜托你,不要让橙儿看出端倪。”陶醉擦净花姑子的眼泪,“就算橙儿不会记得,我也要给她一个最幸福的婚礼,你只需要祝福我和橙儿就好了。”



  婚礼准时开始了,一根红绸,两端牵连着陶醉和橙儿。


  橙儿头上盖着鸳鸯戏水的盖头,陶醉看不到她的脸,可是他知道,盖头下的人,一定有着这世上最美丽的容颜。


  “一拜天地!”章父充当着司仪,高声叫着。


  陶醉和橙儿缓缓拜下去。


  ——橙儿,愿你以后在没有我的日子里,能无忧无虑,开心快活的生活……


  “二拜大姐!”


  ——橙儿,愿你不要再下凡间,红尘多烦忧,你永远也不要再沾染这些烦恼……


  “夫妻对拜!”


  ——橙儿,愿你在天界,永远不要再尝到情的痛楚,永远不要想起,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叫陶醉的竹精……


  “送入洞房!”随着章父的最后一声唱和,陶醉牵着红绸末端的橙儿,向着房间走去。


  毕竟不是普通的凡间婚礼,闹洞房这个情节就可以省去了,小兔精和小葵欢呼着将两人送进了洞房,就被章父轰走了。


  “去去去,小女孩不许偷看。”他自己反而转头向洞房处张望,被章母一把揪住耳朵。


  “你这个死老头子,还说别人,你给我过来。”


  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真心祝福着这对新人,只有知道这场婚礼最终结局的花姑子,偷偷擦了擦眼角的泪珠,心中难受异常。


  陶醉牵着橙儿在贴了喜字的床边坐下,他挑起橙儿的红盖头,终于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儿。


  “橙儿,你真美。”饶是陶醉不同于一般男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还是说着和天下所有的男人一般的话语。


  最简单,却也是最真实的心情。


  橙儿平时再怎么坦荡大方,在这个时候,也不禁娇羞满面。


  陶醉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她,半响,橙儿终于发现不对:“陶醉,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陶醉的眼睛不离橙儿,痴痴道:“橙儿,我要一直看着你,要把你的样子永远记在我的心里。”


  橙儿没想到成了亲之后陶醉会如此黏人,虽然没有其他人在场,可是她还有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下头:“你说什么傻话呢,我就在你身边,你想什么时候看就什么时候看。”


  陶醉情难自禁,伸手将橙儿揽进怀里。


  橙儿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做:“咱们这样,就算是夫妻了吗?”


  陶醉摇摇头,放开橙儿起身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橙儿:“喝了合卺酒,咱们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


  橙儿接过酒杯,就要喝下,陶醉忙阻止她:“这是交杯酒,要我们两人手擘相交各饮一口,意预着夫妻百年好合。”


  橙儿这才明白,忙和陶醉端着酒杯的手臂交缠,陶醉道:“记住,只能喝半杯。”


  橙儿不解:“为什么?”


  陶醉解释道:“因为剩下半杯要我们一起喝。”


  “哦。”橙儿点头,乖乖喝了一半。


  “那现在要怎么喝?”橙儿举起她剩下的半杯酒问道。


  陶醉一手接过她的杯子,把剩下的酒倒进自己的杯子,然后全部喝进自己口中。


  做这些的时候,他的眼睛全程都看着橙儿,没有挪动分毫。


  “哎……”橙儿不明白,为什么陶醉自己一个人把酒全喝了。


  但是下一秒,她整个人就落入陶醉了陶醉怀里,陶醉微凉的唇贴在了她的唇上,然后有温热的酒从陶醉口中度到她的口中。


  橙儿终于明白了陶醉说的“剩下半杯一起喝”是什么意思了,她的脸轰的烧了起来,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了,真真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唇齿交融,缱绻缠绵。


  陶醉在橙儿唇上流连许久,直到她快呼吸不过来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


  “陶醉……”橙儿的脑袋,越来越晕,她的酒量如此之差吗,只一杯就让她醉了?


  橙儿费力抓住陶醉的衣袖,想抬起头来看他,有冰凉的液体落到她的脸上,顺着她的脸颊滑到嘴里,又苦又咸。


  “陶醉……”橙儿终于抬起头,看到了陶醉,可是她已经看不清陶醉的脸了,只模模糊糊看到——“陶醉,你怎么哭了?”


  陶醉将橙儿紧紧抱在怀里,橙儿最后听到的,是陶醉温柔却心碎的声音:“橙儿,你醉了,睡吧。睡醒了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橙儿有些不安,她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可是脑子里面越来越强烈的眩晕让她无法思考,她躺在陶醉怀里,感受到陶醉身上清冽的气息,终于安心的昏了过去。



  外面的热闹还在继续。


  “大姐姐,你真的不多留几天吗?”小兔精眨着她的大眼睛,挽留红儿。


  红儿温柔高贵,一点没有天界公主的架子,小兔精一眼就喜欢上了她。


  小兔虽然是个兔精,但单纯可爱,红儿也挺喜欢她的。


  “我不能在凡间久留,等以后有机会,我会再下来看你们的。”红儿微笑着道。


  小兔精有些失望。


  正在此时,陶醉抱着橙儿出来了,陶醉还穿着大红色的喜服,橙儿却被换回了她原来的衣服。


  众人不明发生了什么事情,忙围上去。


  红儿看到晕迷的橙儿,担心问道:“陶醉,二妹她怎么了?”


  陶醉看了一眼怀中的橙儿,强忍着心痛道:“大公主,麻烦您带着橙儿一起回天界吧。”


  陶醉话一出口,众人大惊。


  “陶哥哥,你在说什么啊?”小兔精第一个忍不住叫出来。


  “陶醉?”红儿神情郑重起来。


  陶醉眷念的看着橙儿:“大公主,橙儿身中黑山老妖的黑风,虽然她有仙灵可以压制,可是一直不除留在身体里,始终是一个隐患,她必须回天庭。”


  陶醉的话很有道理,可是……


  红儿道:“陶醉,你想清楚了,二妹这一回去,再下凡间可就难了。”


  陶醉摇头道:“她不会回来了。”


  红儿一惊:“陶醉,你对我二妹做了什么?”


  红儿很了解自己的妹妹,以橙儿的性格,外力是绝对不能影响她的决定的,陶醉如此笃定,必定是在橙儿身上做了什么手脚。


  陶醉不言语,他说话期间,视线一直不曾离开橙儿半分。


  现在看她的每一眼,都是最后一眼。


  “陶哥哥,你说话啊!”小兔精着急的催促,“你到底虽橙姐姐做了什么?”


  “你们别逼陶哥哥了。”花姑子站出来道,“陶哥哥心里才是最难过的那个人,橙姐姐不会再记得他了。”想到同样不记得她的安幼舆,花姑子忍不住又流泪了。


  章父章母震惊的起身,小葵也明白了花姑子的意思,她吃惊道:“难道……难道陶大哥也喂了橙姐姐吃下了忘忧草?”


  陶醉和花姑子默不作声,算是默认了。


  “这是真的吗?”红儿神情一凝,她不知道忘忧草是什么东西,但是顾名思义,也能明白它的用途。


  陶醉的视线,依旧没有离开怀中的橙儿,他喃喃道:“橙儿性子倔强,黄儿的下场犹在眼前,她绝对不会离开我回天庭的,就算回去了,她也会不惜一切代价回来的,那时候,我和橙儿事情还能瞒得住天帝王母吗?”陶醉的话,似在对红儿解释,又似在对自己说。


  “所以你让她忘记与你之间的一切?”红儿瞬间明白了,一向温和的她此时异常愤怒——“你和二妹成亲,就是为了喂下她忘忧草!为什么?陶醉,如果你不喜欢我二妹,就不要答应和她成亲,你现在这样做,对二妹来说太过分了!”


  红儿也是有过深爱的人的,虽然因为她和飞蓬身份的特殊,她从没想过会和飞蓬结为夫妻,但是婚姻在她心里是神圣的,陶醉对二妹,若真是不爱而娶,无疑是亵渎了橙儿对他的感情。


  作为橙儿的姐姐,红儿是绝对不能原谅这样的行为的。


  “我爱她。”


  红儿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坦诚爱意的时候竟也能这样哀伤。


  可正是因为这份哀伤,却又让这份感情更加真挚。


  让红儿无法怀疑陶醉对橙儿的真心。


  “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要让二妹忘记你呢?”


  “大公主,就算橙儿不回天,橙儿和我的事情,也瞒不了一辈子。天界二公主失踪,迟早会被天帝王母发现,到时候他们不会不找橙儿,我和橙儿又能躲到几时?”即便痛苦至此,陶醉还是理性分析着,“我不怕为了橙儿违反天规,可是以橙儿的脾气,她会乖乖回天界吗?以她的倔强,会乖乖喝下忘情水吗?”


  不会。


  红儿默然,他们都太了解橙儿了,以橙儿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或许,恢复记忆的橙儿会。


  但若是橙儿恢复了记忆,以她的责任感,夹在感情和理智之间,她只怕会更加痛苦。


  “我不能让橙儿为了我和天帝起冲突,橙儿性格那样刚硬,她不会妥协的,就算她是天帝的女儿,触犯天规执迷不悔,天帝也没法一直包庇她。我不能这样自私,为了自己的一时欢愉,毁掉橙儿的大好前途。”


  “可是你这样做,二妹知道了,一定会生气了。”明白了陶醉的苦心,红儿语气软了下来。


  陶醉黯然道:“不会,她永远不会再生我的气了。”


  因为她已不会再记得他,又如何会生气。


  红儿听懂了,可是她心里更难受。


  “陶醉,你这样做,真的不会后悔吗?”到底是怎样的深情,才可以做到亲手让所爱之人忘记自己?


  陶醉苦笑道:“我已经开始后悔了。”


  可是他没有罢手的打算。


  陶醉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而且橙儿已经被喂下忘忧草,一切已成定局,红儿还能怎么样呢。


  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红儿从陶醉手中接过橙儿。


  陶醉手上顿了一下,最终还是将橙儿放在了红儿怀里。


  “有劳大公主。”


  红儿叹息道:“叫我大姐吧。你和我二妹已经成亲了,你叫我一声大姐,也是使得的。”


  这无疑是承认了陶醉的身份。


  就算橙儿不会再记得陶醉,不会再记得和他这段婚姻,可是红儿依旧愿意认下陶醉这个妹夫,这是对橙儿和陶醉这段感情的肯定。


  陶醉明白红儿的意思,他没有拒绝红儿的好意,也舍不得拒绝这份好意。


  “大姐。”陶醉最后叫道。



  翠竹林恢复了平静,不会再有一个笨手拙脚的仙女将满院子弄得浓烟滚滚;也不会再有一个强横的仙女不许他带伤犯险;更不会有骄傲的仙女为了他悲惨的身世哭泣……


  竹林恢复了平静,可是竹林里的竹精心里却永远不会平静了。


  因为他的心被带走了。


  被一个傲慢正直的仙女带走了。


  有那个仙女所在的地方,才是他心之安宁所在。


  孟涛看到一身落寞的陶醉,忍不住讥诮一笑。


  “我真不知是该赞扬你的无私,还是鄙视你的懦弱。”


  陶醉看着他,并不说话。


  孟涛眼眸冷冷:“黄儿被迫喝下忘情水,不得不与我分离。而你明明和二姐成亲了,却亲手放弃一切,让她忘记所有。是上天捉弄你我,你和我,究竟谁更可怜?”


  陶醉从孟涛眼里,看到了不甘。


  可是,不甘又能怎样?


  “孟涛,我知你不是池中之物,可是你再厉害,又怎么斗得过天?”陶醉劝道,“更何况,你寿数有限,就算黄儿和你在一起,你们白首偕老,白首的只是你,老去的也只是你,到时你让黄儿该何去何从?”


  孟涛身子一震,暗蓝的眸子灼灼的盯着陶醉,竟带着几分凶狠:“你让我认命吗?呵呵,陶醉,我孟涛,这辈子最不会的,就是认命!”


  孟涛走了,他的魂魄终于全部归位,他本来是来向陶醉辞行的。


  陶醉看着他决然的背影,不知他要做什么。


  可是做什么,都与他无关了。


  他们之间的联系,只是橙儿和黄儿。


  现在,橙儿和黄儿都走了,也都不记得他们了,他和孟涛的联系也就断了。


  孟涛不认命,又能怎么样。


  竹林里,又响起幽幽笛声。


  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幽婉动人,让人闻之落泪。


  *橙儿篇(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