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的驸马系列之橙儿&陶醉篇(5)

  陶醉又在吹笛子了,这一次他的笛声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郁恸人心。


  一如他此时的心情。


  他心中从未如此的难受,就是以往他喜欢花姑子、花姑子却对安幼舆一往情深的时候也不曾这样。


  他想起自己躲开橙儿的手时,橙儿受伤的眼神。


  他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正因为明白,他却更加痛苦。


  他无法回应橙儿的感情,只能一次次被迫伤害她,也伤害自己。


  笛声越发悲恸,竹叶被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在替它们养大的这个孩子无声哭泣。


  橙儿找到陶醉的时候,听到这哀婉的笛声,几欲落下泪来。


  可是她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还是开口叫道:“陶醉!”


  笛声一顿,陶醉却没勇气回头看橙儿。


  橙儿道:“陶醉,孟涛说你是喜欢我的,我想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陶醉从来没有感觉如此艰难过,他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玉笛,半天才开口道:“在下……在下感谢公主的厚爱,公主天帝爱女,陶醉只是一介竹妖,又怎么配得上公主。”


  橙儿没有注意到陶醉对她的称呼都变了,她失望于陶醉的说辞没有变,伤心欲绝的橙儿含泪跑开了。


  陶醉霍然回头,不受自己控制的对着橙儿背影消失的方向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那一抹橙色。


  然而那橙色已被他亲口拒绝,又如何还能握得住?


  陶醉再次感受到心碎肠断的滋味。


  ******


  黄儿正和孟涛商量着该怎么再闯兰若寺,找回她的灵石,就见橙儿又回来了。


  这一次,橙儿眼中带泪。


  “二姐?”黄儿大惊,二姐一向刚强,何曾有过哭泣的时候。


  孟涛叹气,他已经知道橙儿再次询问陶醉的结果了。


  果然,橙儿怒视着他道:“你骗我,陶醉他根本不喜欢我!”


  孟涛自然敢肯定陶醉说了谎,他的感觉一定没错。“你先告诉我,陶公子是怎么回答你的?”


  橙儿如是将陶醉的话说了。


  孟涛什么都明白了:“人间有句话叫口是心非,陶醉拒绝了你没错,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说他不喜欢你啊。”


  黄儿不解问道:“如果他喜欢我二姐,为什么还要拒绝他?”


  “答案陶醉自己就已经说了啊,二姐是仙女,是天帝尊贵的公主,但是陶公子只是一只竹妖,陶公子自卑身世,喜欢二姐又觉得自己配不上二姐,才会拒绝二姐的感情。”高高在上的公主,又怎么会明白身份低下者的卑微?孟涛一时觉得陶醉真是可怜,换了是他,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么无聊的原因放弃黄儿的。


  橙儿听完孟涛的分析,蓦然想明白了什么,转身又冲出去。


  孟涛和黄儿知道她又回去找陶醉去了,两人这次不敢放心,忙跟着追了出去。



  陶醉正在后山猛灌自己酒。


  他希望自己醉。


  醉了,便什么都不会记得,他也不会再伤心。


  可是,为什么他越喝就越清醒?越喝就越明白自己对橙儿的感情?


  也就越明白这段感情对橙儿、对他所带来的伤害。


  是什么时候对橙姑娘动心的呢?


  是她即使失去记忆,也还记得他说过的“妖若有情妖非孽,人若无情怎为人”的时候?


  是她明知自己会伤势加重还强度仙灵给他的时候?


  是他毫无芥蒂对她敞开心事的时候?


  还是他脱口为她取名的时候?


  ……


  太多太多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陶醉觉得自己快要无法承受了。


  曾经,他喜欢过花姑子,但是花姑子喜欢安幼舆,他只是因单恋而心伤。


  而这一次,却远不是花姑子那次可比。


  这一次,橙儿也喜欢他。


  然而他明明动了心,生了情,面对橙儿一次一次的告白,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拒绝。


  惹她伤心,他亦断肠。


  “竹本无心,为何我却有情!”


  陶醉抱起酒坛,又是一大口酒狠狠灌入口中。


  酒入愁肠愁更愁。


  “陶兄弟。”是癫道人,自从有了兰若寺共同对付槐树妖救人历险的经历,又与陶醉把酒言欢,癫道人对陶醉算是化敌为友了。


  自上次癫道人喝了陶醉的酒,今晚又被勾了酒虫,就来了翠竹林找陶醉,等他找到陶醉的时候,看到陶醉一个人抱着大酒坛自顾自的喝酒,顿时不满:“你这个竹妖啊,居然一个人躲在这偷偷喝酒也不告诉我,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陶醉此时最听不得一个妖字,闻言怒对癫道人:“你!如果你再对我说一个妖字,我就跟你不客气了!”


  癫道人游戏红尘,不喜看人眼色,陶醉不让他叫他偏要反着来:“哟哟哟哟,你不喜欢人家喊你妖啊?我偏偏就要喊——妖妖妖妖妖妖……”


  陶醉大恨,将手中酒坛狠狠扔向癫道人。


  癫道人偏身躲过,才反应过来陶醉向他扔得是什么,忙飞身去追酒坛:“酒哎!”他抱起酒坛,猛喝一大口,惋惜的道:“兄弟,这是酒啊,你怎么这么糟蹋酒啊?”


  陶醉知道自己这是在迁怒,他颓然坐在凉亭里的美人靠上——他本来就是妖,癫道人没有叫错。


  错的是他,不该妄自动情。


  癫道人走上前,不解问道:“兄弟,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这可真不像你,你以前不是说‘妖若有情妖非孽’的吗,怎么现在突然这么介意起妖精的身份了?”


  可是陶醉的心伤癫道人又怎么会懂。



  橙儿找遍翠竹林,才在小兔精口中知道陶醉在后山。


  等到了后山,橙儿看到和癫道人坐在一起的陶醉。


  橙儿稳了稳气息,对癫道人道:“道长,我有话要和陶醉说。”


  陶醉看到橙儿此次一脸决绝,心中顿有不妙之感,他实在没有办法再与橙儿两人单独相处,悄悄拉住了癫道人的道袍。


  “请道长行个方便!”橙儿加重语气恳切道。


  癫道人看了看陶醉捉住他道袍的手,又看了看橙儿一脸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表情,他虽然不通情事,却也隐隐察觉陶醉今晚的异常是因为这个橙衣仙女。


  他拉回自己的衣角,劝陶醉道:“兄弟,你有话就和小姑娘说清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也不能解决问题啊。”


  癫道人抱着酒坛走了。


  整个后山便又只剩下陶醉和橙儿两个人了。


  陶醉无法面对橙儿,他只觉得现在每一次面对橙儿,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陶醉,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不要骗我,我要听实话!”橙儿的语气,从未如此坚决过,陶醉知道,自己的谎言没能骗过她。


  可是,他又怎么能承认:“我们本就不相配!你是仙,而我是妖,仙妖有别,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永远都是这样,永远不肯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橙儿恨死陶醉这优柔的态度,她的的胸中,勃然生出一股怒气:“我没问你我们是不是相配!我没问你仙妖是不是有别!我也没问你我们的未来能不能在一起!你只需要回答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到底有没有爱我!”在橙儿心里,感情发乎于心,她喜欢陶醉不是错,陶醉不喜欢她她也不会怪他。但是,陶醉明明也喜欢她却不肯承认,这就绝对不可原谅了!


  陶醉从来没有见过橙儿生那么大的气,这一连串的质问让他哑口,他知道只要他说出“不喜欢”,以橙儿的性格绝对不会再死缠烂打。


  可是,他又怎么说得出口?


  一个“不”字在喉咙里滚了又滚,却始终吐不出来。


  “橙姑娘……”最终,他只是喃喃叫道。


  “叫我橙儿。”橙儿的声音软了下来。


  陶醉看着橙儿近乎哀求的神情,心中一痛——她从来都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如今只为让他叫一声她的名字,便卑微至此。


  因为爱他,她连骄傲都放下了。


  “橙儿……”陶醉一晃神,叫出了心底最深的渴望。



  “橙儿”两字一出口,陶醉再多的否认也成了徒劳,橙儿含泪望向他:“你是喜欢我的!陶醉,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橙儿的声音仿佛解咒的咒语,瞬间惊醒了陶醉的理智,他慌乱道:“不!不!这是不对的!”人妖相恋已是不对,仙妖相恋更是触犯天条,他怎能毁了橙儿。


  陶醉逃了,异常狼狈的从橙儿面前逃走了。


  激昂的瀑布打在身上,冰冷而疼痛。


  可是,更痛的,却是心。


  橙儿一路追来,看到陶醉如此自虐,一时痛彻心扉:“陶醉,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为什么不肯面对自己真实的心意?”


  瀑布下的陶醉满脸痛苦,他嘶声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是仙女,是天界公主,你迟早是要回到天庭的,而我只是一只竹妖,仙妖相恋,是触犯天条的,你和我,我们本就不该相遇,更不该相爱!”


  “不,不是的。”橙儿的泪水,潸然落下,她再也无法忍受,猛地冲进瀑布抱住陶醉,“陶醉,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记得!我不记得我是仙女!我不记得我是天界公主!我也不记得天庭!我的世界,只有你。”


  “只有你,陶醉!”橙儿重复着,她的声音,能令任何人动容,更何况是本就对她有情的陶醉。


  冰冷的瀑布打湿了两人全身,怀中的女子是唯一的热源,陶醉怎么还能拒绝得了,他抬手狠狠回抱住橙儿,紧紧将她嵌进怀里,仿佛抱着自己最后的救赎。


  “橙儿……橙儿……”



  回到竹屋的时候,两人全身都被瀑布的冷水淋湿了,陶醉找来干的毛巾为橙儿擦拭。


  橙儿看着陶醉,反手握住他的手:“陶醉,你不会再躲着我了,是不是?”


  陶醉眼神闪了闪,不敢正视橙儿期盼的眼神,继续擦拭着橙儿头发上的水珠:“先不说这些,你全身都湿透了,不赶紧擦干,恐怕会生病。”


  橙儿果断抽出陶醉手里的毛巾,一抖开包裹住陶醉:“你身上也湿了,我帮你擦。”


  陶醉心中一乱,刚要起身,却被橙儿施力按住。


  橙儿靠近他的耳边,郑重的道:“陶醉,你躲不开我的,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跟着你!”


  橙儿坚定的话语落在陶醉耳朵里,让他全身一阵颤栗——眼前的女子,是最热烈的火光,而他,就是那只扑火的飞蛾。


  飞蛾永远无法拒绝火的光热。


  就像,他也永远无法拒绝橙儿了。


  陶醉终于伸手,包裹住橙儿攥着毛巾的手指,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是,我永远躲不开你,也永远不会再躲你了,橙儿。”


  这是陶醉第一次正式叫橙儿的名字,橙儿心中狂喜,头一低靠进陶醉怀中。


  陶醉也终于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心意,揽住橙儿,用下颌抵住她的顶心,摩挲着她微湿的发丝。


  一时间,虽然两人身体还是冰冷,心却是火热。

  陶醉又在吹笛子了,这一次他的笛声比任何一次都要来的郁恸人心。


  一如他此时的心情。


  他心中从未如此的难受,就是以往他喜欢花姑子、花姑子却对安幼舆一往情深的时候也不曾这样。


  他想起自己躲开橙儿的手时,橙儿受伤的眼神。


  他的心,撕裂般的疼痛。


  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心意。


  可是,正因为明白,他却更加痛苦。


  他无法回应橙儿的感情,只能一次次被迫伤害她,也伤害自己。


  笛声越发悲恸,竹叶被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在替它们养大的这个孩子无声哭泣。


  橙儿找到陶醉的时候,听到这哀婉的笛声,几欲落下泪来。


  可是她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还是开口叫道:“陶醉!”


  笛声一顿,陶醉却没勇气回头看橙儿。


  橙儿道:“陶醉,孟涛说你是喜欢我的,我想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陶醉从来没有感觉如此艰难过,他下意识的握紧手中玉笛,半天才开口道:“在下……在下感谢公主的厚爱,公主天帝爱女,陶醉只是一介竹妖,又怎么配得上公主。”


  橙儿没有注意到陶醉对她的称呼都变了,她失望于陶醉的说辞没有变,伤心欲绝的橙儿含泪跑开了。


  陶醉霍然回头,不受自己控制的对着橙儿背影消失的方向伸出手,似乎想要抓住那一抹橙色。


  然而那橙色已被他亲口拒绝,又如何还能握得住?


  陶醉再次感受到心碎肠断的滋味。


  ******


  黄儿正和孟涛商量着该怎么再闯兰若寺,找回她的灵石,就见橙儿又回来了。


  这一次,橙儿眼中带泪。


  “二姐?”黄儿大惊,二姐一向刚强,何曾有过哭泣的时候。


  孟涛叹气,他已经知道橙儿再次询问陶醉的结果了。


  果然,橙儿怒视着他道:“你骗我,陶醉他根本不喜欢我!”


  孟涛自然敢肯定陶醉说了谎,他的感觉一定没错。“你先告诉我,陶公子是怎么回答你的?”


  橙儿如是将陶醉的话说了。


  孟涛什么都明白了:“人间有句话叫口是心非,陶醉拒绝了你没错,但是他从头到尾都没说他不喜欢你啊。”


  黄儿不解问道:“如果他喜欢我二姐,为什么还要拒绝他?”


  “答案陶醉自己就已经说了啊,二姐是仙女,是天帝尊贵的公主,但是陶公子只是一只竹妖,陶公子自卑身世,喜欢二姐又觉得自己配不上二姐,才会拒绝二姐的感情。”高高在上的公主,又怎么会明白身份低下者的卑微?孟涛一时觉得陶醉真是可怜,换了是他,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么无聊的原因放弃黄儿的。


  橙儿听完孟涛的分析,蓦然想明白了什么,转身又冲出去。


  孟涛和黄儿知道她又回去找陶醉去了,两人这次不敢放心,忙跟着追了出去。



  陶醉正在后山猛灌自己酒。


  他希望自己醉。


  醉了,便什么都不会记得,他也不会再伤心。


  可是,为什么他越喝就越清醒?越喝就越明白自己对橙儿的感情?


  也就越明白这段感情对橙儿、对他所带来的伤害。


  是什么时候对橙姑娘动心的呢?


  是她即使失去记忆,也还记得他说过的“妖若有情妖非孽,人若无情怎为人”的时候?


  是她明知自己会伤势加重还强度仙灵给他的时候?


  是他毫无芥蒂对她敞开心事的时候?


  还是他脱口为她取名的时候?


  ……


  太多太多的感情交织在一起,陶醉觉得自己快要无法承受了。


  曾经,他喜欢过花姑子,但是花姑子喜欢安幼舆,他只是因单恋而心伤。


  而这一次,却远不是花姑子那次可比。


  这一次,橙儿也喜欢他。


  然而他明明动了心,生了情,面对橙儿一次一次的告白,却不得不一次又一次拒绝。


  惹她伤心,他亦断肠。


  “竹本无心,为何我却有情!”


  陶醉抱起酒坛,又是一大口酒狠狠灌入口中。


  酒入愁肠愁更愁。


  “陶兄弟。”是癫道人,自从有了兰若寺共同对付槐树妖救人历险的经历,又与陶醉把酒言欢,癫道人对陶醉算是化敌为友了。


  自上次癫道人喝了陶醉的酒,今晚又被勾了酒虫,就来了翠竹林找陶醉,等他找到陶醉的时候,看到陶醉一个人抱着大酒坛自顾自的喝酒,顿时不满:“你这个竹妖啊,居然一个人躲在这偷偷喝酒也不告诉我,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陶醉此时最听不得一个妖字,闻言怒对癫道人:“你!如果你再对我说一个妖字,我就跟你不客气了!”


  癫道人游戏红尘,不喜看人眼色,陶醉不让他叫他偏要反着来:“哟哟哟哟,你不喜欢人家喊你妖啊?我偏偏就要喊——妖妖妖妖妖妖……”


  陶醉大恨,将手中酒坛狠狠扔向癫道人。


  癫道人偏身躲过,才反应过来陶醉向他扔得是什么,忙飞身去追酒坛:“酒哎!”他抱起酒坛,猛喝一大口,惋惜的道:“兄弟,这是酒啊,你怎么这么糟蹋酒啊?”


  陶醉知道自己这是在迁怒,他颓然坐在凉亭里的美人靠上——他本来就是妖,癫道人没有叫错。


  错的是他,不该妄自动情。


  癫道人走上前,不解问道:“兄弟,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这可真不像你,你以前不是说‘妖若有情妖非孽’的吗,怎么现在突然这么介意起妖精的身份了?”


  可是陶醉的心伤癫道人又怎么会懂。



  橙儿找遍翠竹林,才在小兔精口中知道陶醉在后山。


  等到了后山,橙儿看到和癫道人坐在一起的陶醉。


  橙儿稳了稳气息,对癫道人道:“道长,我有话要和陶醉说。”


  陶醉看到橙儿此次一脸决绝,心中顿有不妙之感,他实在没有办法再与橙儿两人单独相处,悄悄拉住了癫道人的道袍。


  “请道长行个方便!”橙儿加重语气恳切道。


  癫道人看了看陶醉捉住他道袍的手,又看了看橙儿一脸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表情,他虽然不通情事,却也隐隐察觉陶醉今晚的异常是因为这个橙衣仙女。


  他拉回自己的衣角,劝陶醉道:“兄弟,你有话就和小姑娘说清楚,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闷酒也不能解决问题啊。”


  癫道人抱着酒坛走了。


  整个后山便又只剩下陶醉和橙儿两个人了。


  陶醉无法面对橙儿,他只觉得现在每一次面对橙儿,对他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


  “陶醉,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我?不要骗我,我要听实话!”橙儿的语气,从未如此坚决过,陶醉知道,自己的谎言没能骗过她。


  可是,他又怎么能承认:“我们本就不相配!你是仙,而我是妖,仙妖有别,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我们是没有未来的!”


  永远都是这样,永远不肯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橙儿恨死陶醉这优柔的态度,她的的胸中,勃然生出一股怒气:“我没问你我们是不是相配!我没问你仙妖是不是有别!我也没问你我们的未来能不能在一起!你只需要回答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到底有没有爱我!”在橙儿心里,感情发乎于心,她喜欢陶醉不是错,陶醉不喜欢她她也不会怪他。但是,陶醉明明也喜欢她却不肯承认,这就绝对不可原谅了!


  陶醉从来没有见过橙儿生那么大的气,这一连串的质问让他哑口,他知道只要他说出“不喜欢”,以橙儿的性格绝对不会再死缠烂打。


  可是,他又怎么说得出口?


  一个“不”字在喉咙里滚了又滚,却始终吐不出来。


  “橙姑娘……”最终,他只是喃喃叫道。


  “叫我橙儿。”橙儿的声音软了下来。


  陶醉看着橙儿近乎哀求的神情,心中一痛——她从来都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如今只为让他叫一声她的名字,便卑微至此。


  因为爱他,她连骄傲都放下了。


  “橙儿……”陶醉一晃神,叫出了心底最深的渴望。



  “橙儿”两字一出口,陶醉再多的否认也成了徒劳,橙儿含泪望向他:“你是喜欢我的!陶醉,你是喜欢我的,对不对?”


  橙儿的声音仿佛解咒的咒语,瞬间惊醒了陶醉的理智,他慌乱道:“不!不!这是不对的!”人妖相恋已是不对,仙妖相恋更是触犯天条,他怎能毁了橙儿。


  陶醉逃了,异常狼狈的从橙儿面前逃走了。


  激昂的瀑布打在身上,冰冷而疼痛。


  可是,更痛的,却是心。


  橙儿一路追来,看到陶醉如此自虐,一时痛彻心扉:“陶醉,你为什么不肯接受我?为什么不肯面对自己真实的心意?”


  瀑布下的陶醉满脸痛苦,他嘶声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是仙女,是天界公主,你迟早是要回到天庭的,而我只是一只竹妖,仙妖相恋,是触犯天条的,你和我,我们本就不该相遇,更不该相爱!”


  “不,不是的。”橙儿的泪水,潸然落下,她再也无法忍受,猛地冲进瀑布抱住陶醉,“陶醉,你说的这些我都不记得!我不记得我是仙女!我不记得我是天界公主!我也不记得天庭!我的世界,只有你。”


  “只有你,陶醉!”橙儿重复着,她的声音,能令任何人动容,更何况是本就对她有情的陶醉。


  冰冷的瀑布打湿了两人全身,怀中的女子是唯一的热源,陶醉怎么还能拒绝得了,他抬手狠狠回抱住橙儿,紧紧将她嵌进怀里,仿佛抱着自己最后的救赎。


  “橙儿……橙儿……”



  回到竹屋的时候,两人全身都被瀑布的冷水淋湿了,陶醉找来干的毛巾为橙儿擦拭。


  橙儿看着陶醉,反手握住他的手:“陶醉,你不会再躲着我了,是不是?”


  陶醉眼神闪了闪,不敢正视橙儿期盼的眼神,继续擦拭着橙儿头发上的水珠:“先不说这些,你全身都湿透了,不赶紧擦干,恐怕会生病。”


  橙儿果断抽出陶醉手里的毛巾,一抖开包裹住陶醉:“你身上也湿了,我帮你擦。”


  陶醉心中一乱,刚要起身,却被橙儿施力按住。


  橙儿靠近他的耳边,郑重的道:“陶醉,你躲不开我的,就算天涯海角,我也跟着你!”


  橙儿坚定的话语落在陶醉耳朵里,让他全身一阵颤栗——眼前的女子,是最热烈的火光,而他,就是那只扑火的飞蛾。


  飞蛾永远无法拒绝火的光热。


  就像,他也永远无法拒绝橙儿了。


  陶醉终于伸手,包裹住橙儿攥着毛巾的手指,露出一个释然的笑容:“是,我永远躲不开你,也永远不会再躲你了,橙儿。”


  这是陶醉第一次正式叫橙儿的名字,橙儿心中狂喜,头一低靠进陶醉怀中。


  陶醉也终于坦然接受了自己的心意,揽住橙儿,用下颌抵住她的顶心,摩挲着她微湿的发丝。


  一时间,虽然两人身体还是冰冷,心却是火热。



  “好了好了,你们俩终于把话说清楚了。”却是黄儿推门而进,她身后跟着一脸无奈的孟涛魂魄和满脸茫然的小兔精。


  黄儿和孟涛不放心橙儿,一路跟着橙儿,将橙儿和陶醉之间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黄儿急性子,看着陶醉一直不肯接受橙儿,让两人都伤心不已,早急的不行,要不是孟涛拉着她,她早就冲出来了。此时看到橙儿和陶醉终于表明自己的心意,有情人终成眷属,她心中万分高兴,终于忍不住插进话来了。


  孟涛却是无语:你二姐刚和喜欢的男人护表心意,此时正是需要二人独处好好培养感情的时候,你就这样大喇喇的出来打断人家温馨相会,会被嫌弃的知道吗?我的傻黄儿。


  黄儿当然意识不到这一点,橙儿和陶醉也不会嫌弃黄儿,只是咋被人看到两人亲密的模样,尤其对方还是橙儿的妹妹,两人都略有些不自在。


  陶醉放开橙儿,顺手将橙儿裹住他的毛巾反手搭在橙儿肩上。


  黄儿看着两人互动,心中替橙儿找到珍爱她的男人高兴,可是看到一旁孟涛的魂魄状态,心情又低落下来。


  “二姐,陶大哥,我想明天一早就去兰若寺,早一天找回我的灵石,我就可以早一天回到天界,向父皇求得大还丹,救孟涛还阳。”


  说到正事,陶醉神情凝重起来:“三公主……”


  陶醉只叫了一声就被黄儿打断:“陶大哥,你叫我黄儿就好了。”她看了看陶醉,又看了看橙儿,暗示意义十分明显。


  陶醉耳根微红,既然已经坦诚自己的心意,他也不再矫情,低咳了一声,叫道:“黄儿。”


  橙儿微微低头,神情又是娇羞又是欢喜。


  陶醉接着道:“再回兰若寺一事恐怕要从长计议,槐树妖被我们打伤,必然会做好充足的防备,我们再想闯寺,只怕不会这么容易了。”


  黄儿看着手指急道:“那可怎么办啊?没有灵石,我是没有办法回天的。”


  橙儿问道:“三妹,你的灵石长什么样子,你先说清楚,免得我们就算看到了也不认识。”


  黄儿指着橙儿的手道:“二姐,我的灵石和你手上的橙色宝石是一样的,我们七姐妹的灵石除了颜色都是一模一样的,你的灵石是橙色的,我的灵石是黄色的。”


  众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橙儿的中指上,那上面的确戴着一颗十分美丽的橙色宝石,陶醉原以为那只是普通首饰,却没想到那是仙女的灵力之源。


  橙儿也低头看着自己手指上的灵石,听到黄儿的形容,她心中一动,从怀中掏出一物。


  “是不是这个?”


  “我的灵石!”黄儿大喜,接过橙儿手中的黄色宝石,抬头问道,“二姐,为什么我的灵石会在你的手里?”


  橙儿摇摇头:“我不知道,我醒过来的时候,这颗黄宝石就在我身上了。”


  陶醉道:“这也许就是橙儿会受伤失忆的原因。”


  “二姐……”黄儿感激的看向橙儿,一双眼睛又落下泪来。


  二姐性格刚硬,她脾气急躁,两人年龄相差最近,在众姐妹中关系不算最好,甚至时常意见相左,处处不让。


  即使如此,二姐还是担心她的安危,下凡来找她,为她牺牲这么多。


  这让黄儿怎能不感激。


  “谢谢你。”


  虽然不记得妹妹了,可是不能让妹妹哭的责任还在橙儿心中,她捧起黄儿的脸,擦净她的泪水:“傻妹妹,你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妹妹啊,我们姐妹之间,还有什么谢不谢的。”


  橙儿以往甚是严厉,做的永远比说得多,黄儿性子急,很多时候不能理解,此时橙儿明白说出,她才知道,以往二姐外表再冷酷,心中对她们姐妹的爱护,也是不比其他姐妹少半分的。


  “二姐。”黄儿扑进橙儿怀里。


  有了灵石,事情便好办多了。


  “二姐,你真的不跟我回天庭吗?”黄儿担忧的看着橙儿,“回到天庭,父皇母后一定有办法去除你体内的黑风的。”


  橙儿看了看身旁的陶醉,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了:“三妹,我留在凡间的心情和你必须要回天庭的心情是一样的。”


  黄儿明白了,若不是为了救回孟涛性命,她也是不愿离开孟涛身边的。


  她为了孟涛,必须回天庭,而二姐,是为了陶醉,所以不肯离开凡间。


  “二姐,我明白了。”


  黄儿看向孟涛,有了法力的她终于可以触碰到孟涛的魂魄:“孟涛,你等我,等我回来。”


  孟涛握住黄儿的手,暗蓝的眼睛深情一片:“黄儿,我会在这里等你,你早去早回。”


  再是依依不舍,黄儿也得回去天界了。


  孟涛目送着黄儿渐渐消失的身影,一颗心空落落的。


  不知是否离别让他软弱,与黄儿的这次分别,总让他有些不安,总觉得好似以后再也见不到黄儿了。


  孟涛苦笑一声,暗自唾弃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多愁善感了。


  黄儿对他一往情深,她让他等他,便必定不会负他!


  黄儿,一定会回来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