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14/15下,中秋大甜饼)

视线有一瞬间的黑暗,但很快的,又出现了一片光亮。赵云澜不解又困倦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我明明是在沙发上眯了会儿,怎么……

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星空,宇宙的星辰流转的光芒充盈了整个世界,迷蒙的黑魅紫色还缀着些许晶亮,好看极了。

自己并不是没有来过这里,时空虫洞。

赵云澜的心渐渐变得酸涩起来,脑子里又浮现出了那天的场景,那双含泪的泛红眼睛,最后的交谈,告别,怎么也忘记不了的,苦涩,每每在业火灼烧后愈加清晰,更加深入骨髓。

“沈巍,沈巍沈巍沈巍沈巍……”

赵云澜抓紧了胸口的衣服,感受到薄薄的衣物之下心脏纠结地跳动,轻声念着这个名字都带着不容忽视的酸涩,这种心痛以沈巍命名,一辈子也摆脱不了。

真好啊,自己还能有一辈子去记着他,只能不断回忆。如果没有救出他的话

“云澜,赵云澜……”身后传来一声熟悉嗓音的呼唤,让赵云澜痛到不禁佝偻起来的身子顿时僵住,一动也不敢动

赵云澜:我好像听到了沈巍叫我的名字?


沈巍看完那些关于赵云澜在镇魂灯内的记忆碎片,心早已痛到麻痹,连带着那些血肉都揉成了一团,鲜血淋漓。

他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错,明明自己把夜尊给一起带走了,为什么事情还是恶化到了这种地步,要让赵云澜活祭?偏偏这人平时看着精明,这时候倒傻到了家,竟真的活祭了…

一向冷静自持的沈教授气得都想把那个傻子按到怀里狠狠揉搓,赵云澜,是不是只要我不看着你你就搞事情!以前我和你说的事情你总不在意,你以为我不在就不知道你出了事,不知道你痛的不行了么,赵云澜,你真是活该…

…但是真正活该的是他啊,活该自己自顾自地做了决定,活该自己再也见不到赵云澜,活该自己痛苦,活该自己忘记了赵云澜,活该自己不再是自己。可是千不该万不该,为什么是赵云澜生祭镇魂灯?

为什么呢,明明错的是自己,受难的却是自己放在心上的那个人呢?

沈巍觉得这就是报应,只不过报复的是自己,却是应在了赵云澜身上,而自己总是护不住他。

他从来没有比现在更觉得无能为力。云澜还在那里面,而自己只能留在这个破地方,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沈巍蓦然感觉到了深深的绝望,自己就身处于这个黑色绝望的漩涡中央,只能越陷越深。而万年前昆仑消失的时候他都没有如此绝望过。

还能做些什么?

在这个地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沈巍不知道自己在这里滞留了多久,自从到了这里,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不过它说的那些话他想了好多遍,它说自己的那枚挂坠在该在的地方

那坠子他没有送人,只是……沈巍低敛了眉眼,那时看见赵云澜撑着自己重伤的身子望着自己,眼里有泪,有哀求,有心痛。可是自己必须要走了,也不想让他看见自己的哀伤,只能勉强地露出一个笑容。把那枚坠子留给他,也有自己的私心,

不过是想让他不要忘了自己,记着自己

“不过要是云澜发现里面的糖纸,他应该会笑我吧?”

那时的他是这样想着的

现在的他只剩下回忆。


很久很久,直到沈巍模模糊糊地听到赵云澜的声音,意识才渐渐清晰起来。是云澜?

他轻声地朝着声源走去,声音很小,要仔细听才能注意到。

离得越近,沈巍就越急迫,面上的焦虑显而易见,这个声音是赵云澜的嗓音,只是其中的疲惫、略带沙哑让人听了心里莫名一梗,他到底怎么到了这里?这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

终于看见了那个人的背影,不像以往直立的,而是蹲在地上,努力地缩成一个团的样子,嘴里发出低低的哽咽,“小巍…”靠得近了,还能看见他的身体微微颤抖着,全然不像是以前怼天怼地的赵云澜

沈巍只觉得自己的心酸苦极了,又痛极了,能让赵云澜这样子得是怎样的痛啊,而自己恰恰是往他心上扎刀子的一个。

于是颤抖地开口,“云澜,赵云澜……”天知道,他看见那个人突然僵住的身子脑子一下子就停了,他在等,等那个转过来的人脸上不是一片空白

他害怕,至今所听所见的仍是幻觉



赵云澜有点懵,怎么自己就听见了沈巍的声音呢?虽然颤抖,有些飘渺,但他就知道一定是沈巍。没有理由。

他慢慢转头看去,那人逆着光,看不清脸孔,只能看见豆绿色的外套,黑色的西装裤,讲究的皮鞋,挺拔的身姿,清爽的发型,还有从镜片后投来的足以称得上温柔的视线。

是他,就是他。

赵云澜从来没有这么高兴过,他甚至急急忙忙的起身想往那边跑去,但是因为蹲的有点久,起的有点狠了,身子不自觉地往地上扑去,时间太短,赵云澜只好认命地闭上眼睛等那人来接住自己。

果然,下一秒整个身子就扑进了一个有着淡淡茶香的怀抱中,手臂也被人牢牢地抓住,头顶传来担忧焦急的声音,“赵云澜,你能不能注意着点?”

赵云澜嘴角勾起一抹笑,也不说话,只是挣脱了沈巍的手,就感觉那人身体僵住了,之后就默默的往后退了一步,磕磕巴巴地说,“不,不好意思…对不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道歉,只是不断重复这几个字,赵云澜听的只想笑,自己还没开始发飙,对方倒是先忏悔起来了

不过,两个人都有错,那就扯平了吧

赵云澜直起身子,目视着沈巍那张不知所措的脸,心里慢慢涌上的喜悦让他整个人愉快极了。

于是他上前一步,伸出手一把就把那人给抱住了,嘴巴凑在他耳边呼了一口气,眼看着面前的耳垂瞬间红起来,身子又靠近了一些,嘴轻轻贴着沈巍的耳朵,就像是耳鬓厮磨般亲密,“小巍,我很想你。”

沙哑的声音并不是很好听,可在沈巍听来实在的温软、缱绻,他慢慢的抬起手臂拥住怀里的人,下巴抵在了眼前的肩窝里,低声回了一句,“我也是。很想很想。”沈巍想赵云澜,很想很想。

像是得到了让赵云澜满意的回答一样,沈巍听见了一声极其压抑的闷笑,同时抱着他的力度也加大了。沈巍闭上了眼,悄悄地弯起了嘴角。

那句话他其实没说完整,但他知道赵云澜已经理解了。

果然,耳畔又传来了一句低语,“小巍,你还是坦诚点好,不然哪有姑娘喜欢…也就我”说着还笑了一声,“也就我,喜欢。”说完还得意的笑了起来。

沈巍对赵云澜这种耍流氓的行为无奈极了,不过他还是贴到赵云澜的耳边回了一句,“不是喜欢,”他顿了顿,“执子之手,黄泉不离。”

话音刚落,赵云澜的笑声戛然而止,空气就此安静

沈巍刚想开口调节一下气氛,突然赵云澜推开了他,趁着沈巍还没反应过来直接亲在了他的唇角,还不忘调戏,“沈教授,你可真是个大宝贝,我太中意你了。”

沈巍没说话,只是偏了偏头,两人的唇稳稳当当的正面接触,鼻尖抵着鼻尖,呼吸间都是交错对方的气息,吓得赵云澜瞬间安静如鸡。

他不说话,沈巍倒开口了,“为什么不说话了?”说话间两人的嘴巴不断接触,有点酥麻

“我……”才说了一个字,赵云澜就感觉嘴巴里多了个东西,堵得自己说不出话来,只能支支吾吾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小巍是不是拿错剧本了?明明我才是龙城第一A啊……


正文未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