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经年,赵处终于没疯了(12/13下)


一路拖行,大庆简直要被赵云澜拽衣领的手劲给勒得直翻白眼,幸亏糖没白吃,智商还在线,总算记起变回本体挣脱。

不过变回猫之后,大庆也没和赵云澜说话,只是跟在他身旁慢慢走着,脖子上的铃铛也跟着一晃一晃,发出零碎的响声

赵云澜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冲动的行为,要不然让普通人见到一个半大不小的青年被一个看不见的东西往外拽着衣领子给吓晕了,那影响多不好,幸亏死肥猫还记得变回去…这三年,他也长进不少啊…

于是大庆一路上总能感受到某人向他投来的诡异的视线,每一次都让猫想炸毛。

就这样,在赵云澜的老怀安慰,大庆的生不如死中,一人一猫终于到了特调处。

 

由于还没到下班时间,所以特调处还是有许多人在工作,忙着接电话的,急匆匆披上外衣往外跑的,手捧文件的……像极了当初,忙碌的、默契的特调处。

赵云澜有些呆,半天迈不动脚,只是看着,想着从前熟悉的伙伴如今竟是咫尺、天涯不可见,一切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赵云澜不是神,不是圣人,也会怨,也会恨,可是这一切的背后是这个世间,是这个世界,是他们这群人生死不顾都要周全的可爱人世啊…

怎么怨?如何恨?于是所有的罪孽、愧疚和痛恨自己全部揽下,不过是几条重于泰山的朋友性命罢了,不过是再加上个沈巍…罢了

罢了…

罢了。

 

真的罢了吗?

这个问题他想了很多遍,在镇魂灯里的时候,无时无刻。

赵云澜知道在自己无数次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早已放不下。

可是只要有弥补的办法,他绝对不会错过。

所以,麻龟、浮游说有办法救沈巍,他舍了一半的灵魂

所以,让现在的特调处依旧好好的,他可以不是赵云澜

所以,他把身体给了獐狮,让他继续做这个特调处处长

不是不信他,他相信只要自己一句话,这个处长还是他,獐狮就是这样一个人。

只是赵云澜累了,很累很累。如果不是还要救沈巍,他现在就会倒下,再也起不来。

三年的业火并不是没有给他留下一些痕迹,有时候身体的某个地方会突然变得灼烫难忍,同时还有尖锐的灵魂撕裂的疼痛。与在镇魂灯内的日子一般无二。

这就是代价。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真的回到躯体里会不会难以忍受这疼痛,又或者做出一些自残的行为

所以保持原样最好

 

大庆在赵云澜停下来眼神变得迷茫的时候就知道了,但还是只猫的他只能傻傻的围着人跑,不停地叫着赵云澜的名字,可是完全唤不回某人的意识,反而是自己好几次差点被人踩到。无奈,大庆只好变回了人身。

他很无措,只能焦急地盯着赵云澜。自己可是只猫,安慰人什么的根本就不行啊,盯得眼珠子都红了,赵云澜还是那个傻样子,满脸的难过。

大庆感觉自己都快哭了,这时候突然旁边递过来一根棒棒糖,他转头看去,一脸笑得痞气的赵云澜笑看着自己,对着自己努嘴,“喏,冷静不下来的话,吃颗糖就好了”

那个笑和以前的赵云澜如出一辙,却让此时的大庆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他一把夺过棒棒糖,拆了糖纸,咬在嘴里,委屈的声音模模糊糊,“谁让你笑得和他一样了…糖,还有吗?”

獐狮无谓的笑了笑,“糖是还有,不过,我想赵云澜应该用不到这个。”

大庆疑惑,“老赵不是喜欢吃糖吗?哦,日子久了我倒是忘了,他当初是为了戒烟才吃的糖,”声音一下子变低了,“他其实不喜欢吃糖的。”

当初的赵云澜吃糖有多狠,抽烟的欲望就有多强,内心的忧愁就有多深。可是他们这些人有多少还记得呢,还是下意识地就忽略了

赵云澜,不喜欢吃糖的这个事实。

 

獐狮其实是佩服赵云澜的。他有作为领导所需要的一切素质,实在是比他的老爹要好很多,可是有一点赵云澜又实在是比不上他老爹。

他太重情谊。

而太重情谊的人通常会活得很累。赵云澜就是这样。

他想所有人都好好的,但这是不可能的事。

一人之力,博不过天命。

于是他选择把所有的一切往自己肩上扛,扛到自己撑不下去为止。直到他身边有了沈巍。

没想到这两人都是扛命的主,扛到把自己的命都搭进去了。

万万没想到,赵云澜这小子死后居然还在扛。獐狮简直都要被气笑了。关键是他扛不住了,还让自己和他一起扛

獐狮很无奈,自己什么时候成了为这俩父子专门收拾残局的人了,关键是自己还被很诚恳地拜托了,完全不留任何拒绝的余地

不过,赵云澜对自己也太不在意了,上次见面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的状态有多不好,他却说要去救沈巍,不给自己一刻喘息的机会。自己好心劝他,他却说,

“獐狮,我知道你挺担心我和小巍的。不过人老了总要谈个恋爱啥的,算一算你和小巍是同时代的,也老大不小了,还是赶紧成个家吧。喏,这个身份(体)就当是我和小巍给你的喜礼,你可不要拒绝啊。”

这好好的话从他赵云澜的嘴里说出来怎么就这么欠揍呢?獐狮有些按捺不住自己的手,甚至还想替他老爹好好教训教训一下这臭小子。

话是这么说,獐狮却也明白赵云澜话里的意思,他不想再当处长了,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过从他疲倦的语气里倒是能体会些出来些什么,只是他不愿意说,那就算了

不过他却隐隐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也许就算是赵云澜,也快到极限了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