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着不动的骗子:用“凝视”治病,8美元一次,2000人一组

世界上的骗子和骗术,可以说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一个好的骗子和骗术,有时候并不一定拥有华丽而又高明的手法。毕竟,在大部分的骗子看来,太过聪明的那部分金字塔顶端的人,并不是最“好”的行骗目标。某些时候,只要能找到一个契机忽悠住金字塔中段的人群,一个骗子同样有可能去创造出完美的骗局,甚至做到“骗民心者骗天下”。今天我们所要讲述的故事中的主角,应该就深谙此道。他是一个克罗地亚人,名叫:约瑟夫·耶拉契奇。

出生于1967年的约瑟夫·耶拉契奇在26岁之前基本上默默无闻,虽然后来的他一直声称自己拥有博士学位,但就他90年代初期的表现来看,他确实也不太像一个高学历者。当然有没有真的博士学位,并没有影响到耶拉契奇的进化之路。1993年,耶拉契奇认识了Ivica Prokic,后者是一个运营的并不怎么样的狗屁神秘组织的头头。当时这个落魄的头头,正在大力推广一种所谓的神奇治疗方法。耶拉契奇拜在了Ivica Prokic的门下,尊称Ivica Prokic为导师,并且在后来的行骗生涯中一直强调:是Ivica Prokic解锁了自己的超能力。

Ivica Prokic有了大弟子之后,撸起了袖子准备大搞一场神秘医学的革命。可天不遂人愿,1995年Ivica Prokic在国外离奇死亡。耶拉契奇接管起了整个组织,并迅速在组织内部开展了一场全面化的改革。首先,耶拉契奇改名“布拉科”,摇身成为一名掌握了现代医学以及通晓当代神秘主义的治疗师。其次,整个组织必须远离宗教远离克罗地亚政府禁止的一切非法活动。简而言之,组织秉承“遵纪守法,治病救人”的大宗旨。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未来“布拉科”先生将要在克罗地亚全国进行巡游,推广一种名为“8分钟灵魂扫描”的医疗服务。


“布拉科”先生就这样在克罗地亚火了,他被人尊称为“凝视者”。任何一个身体有疾病的人,只要和“布拉科”先生面对面接受一下几分钟的凝视,便可在无形中得到一次深度治疗。刚开始,“布拉科”先生是进行一对一的治疗。后来,追随者越来越多。“布拉科”先生只能进行业务调整,从几十人一起,到后来的几百人一组。2002年,“布拉科”先生成功进行了一次2000人一组的群体凝视。这种高效模式的出现,大大加快了“布拉科”先生打开国外市场的步伐。只是一旦要走出克罗地亚,“布拉科”先生就要准备面对如疾风骤雨一般来自国际舆论的批评之声。

这项所谓“8分钟的灵魂扫描”,售价8美元。服务对象,为任何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但怀孕超过3个月以上的孕妇除外。“布拉科”先生简直就是一台不用插电的印钞机。他只要站在那里睁着眼睛,就可以每8分钟收一轮钱。可能真是钱来的太容易让人对钱没有了追求,也可能想要去实现一些其它的人生目标,2003年起“布拉科”先生突然进入了一个“反思和调解”时期。他开始在组织内部进行第二次的改革:第一,不再进行公开演讲,也不再对外解释“凝视”的具体疗效。第二,将之前“治疗师”的名头改为“理疗师”,渐渐与正规医学划清界限。第三,开设网站并发布免责声明,意在告诫人们凝视只是一种活动,与宗教和哲学都无关的活动,一种帮助人达到身心健康但绝不是能完全替代医疗的活动。


厉害,真的是个厉害的角色!“布拉科”先生赚到钱之后的这个洗白行为,确实很有手法。但他具体想达到什么目的,还是没有人可以说的清楚。不过,这个少赚钱多赚人气的行为最终还是露出了狐狸的尾巴。2009年,“布拉科”先生在一些美国名人朋友的保荐之下,正式也是第一次登陆美国。


在美国的日子里,“布拉科”先生显得格外忙碌。他频频结交各类社会名流以及政坛大腕,俨然一副很有派头的国际名人姿态。而功夫不负有心人,2011年,“布拉科”先生获得了美国O-1续签。这是一种允许具有非凡能力的人在美国工作三年的特殊签证。“布拉科”先生之所以能获此待遇,全靠美国政治人物丹尼斯·库辛尼奇的书面申请。丹尼斯·库辛尼奇曾经两获总统候选人提名,是一位很有影响力的政治家,也是“布拉科”先生的铁粉。

现在的“布拉科”先生是持美国绿卡还是已加入美国国籍这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为什么一位每年忽悠20万人的骗子,竟然能够成功转型成为一个受人尊敬的大师。诚然这个社会中,确实生活着很多容易上当受骗的人。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人类自己的弱点在作祟:你说真话,没有人信,你就是个骗子。他说假话,但有很多人信,他就是个大师。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