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不起的驸马系列之橙儿&陶醉篇(2)

  陶醉的伤还没好,花姑子就来找他了。


  看到陶醉伤的如此严重,花姑子也是心疼的,可是她此时更关心的,是即将被处死的安幼舆。


  花姑子为了弥补自己闯下的祸事,想尽办法终于证明抢官饷的是画中的纸素秋。


  这个说法虽然被大家认同了,可是县太爷熊雄要找替罪羊,钟素秋身后还有钟员外,是动不得的,但是书生安幼舆,却是现成的替罪羊。


   “陶哥哥,现在大家都认为安公子是会妖术的妖怪,要活活烧死他。”花姑子担心安幼舆,哭得可伤心了。


  “怎么会这样?”陶醉大惊之下,牵动内腑,脸上痛色一闪而过。


  “陶醉,你该喝药了。”现在,翠竹林里两个病号,橙儿到了时间就会叫陶醉吃药,但是一般情况下陶醉都是不需要人督促的,今天橙儿久久没见到人这才出来找人。


  花姑子和陶醉看向橙儿,花姑子心情急切,没有心思理会橙儿,只是捉着陶醉的袖子哭道:“陶哥哥,怎么办啊?你想办法救救安公子吧。”


  陶醉想了想,安抚住花姑子:“花姑子,你别急,我有办法救安公子的。”


  “真的!”花姑子大喜过望。


  “真的。”看着花姑子转悲为喜,陶醉心里也高兴起来。


  陶醉刚要和花姑子一起离开翠竹林,却被橙儿伸手拦住:“你要去哪儿?”


  “姑娘,我现在有要事,药等我回来再喝。”


   “是要去救那个叫安公子的人吗?”陶醉和花姑子的话橙儿可是听得明白。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陶醉点头:“是。”


  花姑子心急安幼舆,催促着陶醉:“陶哥哥,我们快点,不然安公子就要被烧死了!”


  “不许去!”橙儿却不放人,“你现在这个样子,哪里还能救人?分明就是去送死!”


  陶醉下意识的捂住胸口,但看了看一旁焦急的花姑子,还是道:“我没事,现在救人要紧。”


  橙儿瞪着眼睛道:“别人的命就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花姑子不料陶醉已经重伤到如此地步了,她虽担忧安幼舆的安危,却也做不到无视陶醉的生死:“陶哥哥,要不你把办法告诉我,我自己去救安公子。”


  可是陶醉怎么能说,他是想以法术控制熊雄,通过熊雄之口光明正大放出安幼舆。花姑子道行太浅,之前化形都困难,哪里能控制一个人。


  “不行,花姑子,我这办法只有我才能做到。”陶醉安慰花姑子道,“放心,我自己的身体我心里有数,没事的。”


  陶醉都这样了还坚持要走,橙儿直皱眉头:“好了好了,不就是救人吗,你在家里养伤,我和花姑子去救人。你不是说我很厉害吗,那个什么安公子,我会平安把他带回来。”


  ——你厉害那也是以前。


  “姑娘,不是我不信任你的能力,只是你现在法力尽失……”


  陶醉话还没说完,就被橙儿粗暴的打断:“我再如何,也比现在的你强多了!你这个样子去救人,别人没救出来,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橙儿一锤定音,也不管陶醉的反应,一个转身招呼花姑子:“花姑子,前面带路。”


  花姑子看了看胸有成竹的橙儿,又看了看摇摇欲坠的陶醉,最终还是跟着橙儿走了。


  “哎——”陶醉伸出一只手,想叫回两人,可是橙儿和花姑子已经走远了。



  “那个就是安公子?”橙儿跟着花姑子来到刑场,就看到一个满面呆气的文弱书生被架在柴火堆上。


  “嗯。”花姑子点点头,满脸担忧的看着被绑着的安幼舆。


  正在这时,只听露台上的熊雄一声令下:“点火。”就有衙役手持火把点燃了柴堆。


  人群一阵惊呼。


  花姑子顿时又急又怕,紧张的抓着橙儿的袖子:“怎么办啊他们点火了,姐姐,你快救救安公子啊!”


  橙儿看了看四周,果断踢起地上的石子,石子正中衙役的手腕,衙役们惊呼一声,火把应声而落,橙儿趁机飞身而出,落在邢台上,不等众人有所反应,她一脚将邢台下的树枝向四周踢散。


  台下顿时乱作一团,安幼舆吃惊的看着这从天而降的橙衣女子,还没反应过来,便被那女子解开绳索,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走!”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安幼舆只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人事不知了。


  花姑子没想到,橙儿所谓的救人,办法竟是如此的简单粗暴,直接抢了人就走。


  这下,安幼舆畏罪潜逃,他不能回崂山县了。


  等陶醉知道的时候,安幼舆已经被花姑子带回了章宅。


  “胡闹!胡闹!”陶醉不知道橙儿办事这么不靠谱,又急又气,一时真气岔开,胸口又是一阵隐痛。


  “我怎么胡闹了?那个安公子我不是把他救出来了吗?”橙儿却不知道自己错在了哪里,她一番好意救了人却被陶醉责难,也是气愤交加,更多的却是委屈。


  陶醉捂着胸口,好半天才匀了气息:“安公子只是普通的凡人,现在被你这样一闹,他肯定会被官府通缉,以后就只能浪迹天涯,回不了自己的家了。”


  “那你说还能怎么办?画中人作乱本就是因他而起,官府也没冤枉他,我不把他抢回来,他就得被活活烧死。”


  关于安幼舆的画为什么会变成真人,至今陶醉也是不得其解,对于橙儿的质问,他也没法解释。


  但是橙儿却生气了,她还从来没被人这样嫌弃过:“好,既然你认为我是胡闹,那我也不在这里碍你的眼了。多谢你的救命之恩,我走了。”说罢,推门就走。


  “姑娘!姑娘!”陶醉想拦住橙儿,可是气急的橙儿走的飞快,陶醉受伤未愈,刚刚又因为急火攻心岔了气,此时刚走了几步就捂着胸口不停咳嗽。



  橙儿在崂山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


  从她醒来之后,她就只认识陶醉一个人,可是她现在和陶醉也闹翻了。


  她该去哪儿呢?


  她的家到底在哪儿呢?


  她又到底是谁?


  什么都想不起来的橙儿只觉得自己被天地都抛弃了,一向刚强的她从没感觉如此无助过。


  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跑过来,看到沉浸在自己思绪中的橙儿,顿时大为惊喜。


  “仙姑,仙姑,真的是你!”小姑娘正是被橙儿一口仙气度化的小灰兔子。


  但是橙儿却不记得她了:“你是谁?”


  小兔精闻言,眼神黯淡下来,有些难过:“仙姑不记得我了?”


  “你认识我吗?”橙儿激动的抓住小兔精的肩膀,“那我是谁?”


  “好痛好痛!”小兔精痛的眼泪汪汪,橙儿这才发觉自己太过激动,忙放开小兔精。


  “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橙儿道歉。


  小兔精却顾不得自己还隐隐作痛的肩膀:“仙姑你怎么了?”仙姑好奇怪啊,居然向她道歉,这一点也不像仙姑的性格。


  橙儿茫然道:“我受了伤,什么都不记得了。”


  “啊!”小兔精惊讶,难怪仙姑这么脆弱呢。


  “仙姑你别难过,一切都会没事的。”小兔精安慰橙儿。


  橙儿只是苦笑。


  小兔精接着道:“就像我啊,我原本以为自己会被猎人抓住吃掉,可是我遇到了仙姑,仙姑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人,又强大又可靠,我还因此化作了人形……”


  小兔精絮絮叨叨的说着,橙儿听着小兔精叽叽喳喳热热闹闹的声音,莫名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一些。


  “姑娘!姑娘!”是陶醉的声音。


  橙儿闻声望去,只见陶醉满脸焦急,正四下张望寻找着什么。


  “哎,那不是翠竹林里的竹精吗?”小兔精还是小灰兔子的时候,见过陶醉一面,她奇怪道,“仙姑,你说他在找谁啊?”


  可是她的仙姑没有理会她的问题,橙儿走出去,面对陶醉,又恢复了往常的倨傲:“你还找来干什么?”


  陶醉看到橙儿没事,这才放下心来,“对不起,是我说话太重,你原谅我好不好?”橙儿也是一片好心,她不是凡人,也没法站在凡人的立场为他们考虑。


  陶醉承认,他也有私心,花姑子本就钟情安幼舆,如今因为橙儿安幼舆被迫住到花姑子家,朝夕相处,他只怕花姑子沦陷更深。


  这一番担忧焦急之下,才对橙儿说了重话。


  橙儿被气走后,陶醉又担心又愧疚,她伤还没有完全好,记忆也没有恢复,她会去哪儿呢?又能去哪儿呢?


  所以他不顾胸口还在隐痛,就立刻追出来了。


  此时找到橙儿,陶醉胸中的一口气泄下,顿时觉得胸口有如针刺,再也支撑不住,摇晃了两下便一头向下栽去。


  陶醉追出来道歉,橙儿正是心喜,可是他如此误会于她,她也不想轻易原谅他,正想再刺他几句,就见陶醉向地上倒去。


  橙儿再顾不得其他,忙去扶人:“陶醉!陶醉!你怎么了?陶醉!陶醉!”


  可是陶醉已经人事不知,橙儿又悔又急,悔不该这么任性,明知陶醉重伤在身,还和他赌气。


  “陶醉,你别有事。”橙儿的话腔,隐隐带了哭音。



  竹舍里,陶醉一直不醒,连药也喝不进去,橙儿急得不行,小兔精在一旁出主意:“仙姑,要不你喂一口仙气给竹精哥哥,也许他就会醒了。”小兔精不知道橙儿失去法力的事情,她看橙儿上次轻易给她度仙气,只以为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橙儿虽然失去了记忆,基本的常识还是在的,自然知道所谓度仙气不可能是像小兔精想的那样对着陶醉吐出一口气就行了。


  她现在法力尽失,哪里有仙灵之力度给陶醉。


  可是,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陶醉一直昏迷不醒。


  橙儿略想了一想,便做下了决定——既然本就是她的力量,想必该还是在她的身体里面,只是她忘记了怎么去调动。


  橙儿定了定神,慢慢提气,在身体里面搜寻,终于在丹田最深处发现一股熟悉的力量,橙儿遵循着身体的本能引导着那力量慢慢向上,然后起身靠近陶醉。


  这是橙儿第一次这样贴近陶醉的脸。


  男人的脸温润又清隽,他闭着眼睛,可是橙儿能想象得到他睁开眼睛,他的双眼是如何的晶亮深澈……


  橙儿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几拍,突然有些不敢直视陶醉的脸。


  “仙姑,仙姑。”小兔精很奇怪,“你的脸怎么红了?”


  橙儿这才惊觉,自己的脸已是一片滚烫。


  橙儿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这么奇怪,但她没时间去细想了,小兔精在一旁催促她:“仙姑好了吗?你快把仙气度给竹精哥哥啊。”


  橙儿定下心神,强忍着心中异样,轻轻捏开陶醉的嘴,将一口橙色灵光度进了陶醉嘴里。


  这一番动作看似简单,却耗尽了橙儿所有的心力,直到橙色灵光完全进入到陶醉身体里,橙儿才放松下来,但随之却感觉身体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不受压制,从丹田处腾涌而出,直让她胸口一痛,眼前发黑。


  和那时候仙姑度仙气给她一样,小兔精正自高兴,就看见橙儿捂着胸口一头倒在地上。


  “仙姑!仙姑!”



  陶醉扶着额头坐起来,除了脑袋还有点昏沉,重伤的肺腑好了很多,胸口也不再堵塞沉痛,只是耳边传来小女孩惊惶的呼叫:“仙姑!仙姑!”


  陶醉循声看去,只见橙儿晕倒在地,一个小姑娘在她身旁害怕的哭泣着。


  “姑娘!”陶醉大惊,忙跳下床,抱起橙儿,“她怎么了?”


  小兔精跟在陶醉身后看他把橙儿放在床上,一边抽噎着告诉他事情的经过:“你一直不醒,仙姑很担心,就度了一口仙气给你,然后仙姑就晕倒了。”要是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她绝对不会提出让仙姑度仙气这个馊主意。


  现在怎么办呐?都是她害了仙姑。


  小兔精又开始哭了。


  陶醉没空理会哭泣的小姑娘,他赶紧为橙儿把脉。


  把完脉,又是一惊,他原以为黑山老妖的黑风是他帮忙橙儿压下去的,现在看来,全然不是如此。


  他的功力或许帮上了一点忙,可是能完全压制住黑风,全是因为这橙衣仙女本身的仙灵之力。她所有的力量为了保护她不受黑风伤害,自动自发的锁住了黑风,所以她才法力全失,可是现在为了救他,她强行调动仙灵之力,那黑风没了压制,这才又发作起来。


  这位橙衣姑娘或许不知道她的伤势全是被她的仙灵之力压制住,可是在她运功的时候,自己就该有所感觉,可是为了救他,她还是强行度灵力给他……


  还从未有人为他做过如此牺牲,陶醉一时心里既涨涨的,又涩涩的,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只觉得一颗心似被什么东西攥住,有点喘不过气来,又有点疼。


  “竹精哥哥,仙姑会没事吗?”小兔精摸了一把眼泪,哭着问道。


  陶醉下意识的握住橙儿的手,喃喃道:“没事的。有我在,她会没事的。”


  ——陶醉不知道,他看着橙儿的眼神,是自己都没意识到的温柔。



  橙儿的伤又得从头养起了,而陶醉除了要照顾橙儿之外,安幼舆的事情也要有个善后,毕竟是橙儿和花姑子闯出来的祸事,总不能真的叫安幼舆从此有家不能归。


  为此,陶醉也不顾自己重伤初愈,回到县衙强行用傀儡之术控制了熊雄,真真假假编了一通理由,赦免了安幼舆的罪行。


  熊雄越发倚重陶醉,竟提出要收陶醉为义子。


  这触发了陶醉心中最大的痛楚,他别怀心思,却答应了熊雄的提议,正式认下了这个义父。


  是夜,翠竹林里又响起陶醉的幽幽笛声。


  陶醉的腰间总是插着一支翠绿的玉笛,平日有事无事便喜欢吹奏。


  陶醉的笛声很美,可是橙儿总觉得他的笛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忧伤和压抑。


  今夜尤其如是。


  其实自从那次为陶醉度仙气之后,橙儿醒来,面对陶醉,总有一点淡淡的不自在,可是她自己也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


  但橙儿从来不为自己想不明白的事情伤脑筋,所以,她还是决定坦然面对陶醉。


  陶醉听到身后声响,放下唇边玉笛,回头看到橙儿:“姑娘,是在下的笛声吵到你了吗?”


  橙儿摇摇头,她想了想,终于还是问了出来:“陶醉,我不明白,你是一只竹精,是大自然产生的精灵,应该是最无拘无束的,可为什么你的笛声总是充满了心事?到底有什么事情牵绊着你?”


  陶醉没想到橙儿会问他这个问题,他微微怔住,似乎陷入久远的回忆。


  一时间,竹林中只闻竹叶沙沙之声。


  时间慢慢过去,橙儿都没等到陶醉的回答,她的心里,破天荒的有点慌——也许在陶醉心里,他们还没有熟悉到他可以对她袒露心事的地步。


  这样想着,橙儿心里又有点说不出的难受。


  如鲠在喉,吐不出咽不下,心里明明很难受却不知道为什么。


  “如果冒犯了你的隐私……”


  “其实很久之前,我也曾是人……”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一愣。


  橙儿心底的不快顿时烟消云散,她眼神一柔,凝神倾听陶醉的话。


  陶醉定了定神,继续道:“在我还是一个小孩子的时候,我爹为了能娶权贵家的女儿,就抛弃了我和我娘,但权贵的女儿还是不能容许我们的存在,他们就给我和我娘一起服下毒药,后来为了掩盖罪行,他们就把我和我娘的尸首丢在了这片竹林。”说到后来,陶醉已是满脸痛苦之色。


  橙儿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人间惨事,饶是她往日心硬如铁,也禁不住为那个幼年可怜的陶醉心疼担忧:“那你后来……”


  “幸好这竹林里的竹精可怜我,将我的魂魄附在竹枝上,还教我修炼之道,这才有了今日的陶醉。”陶醉到底克制,说到这里已经恢复理智。


  所以他虽为竹精,却不能像真正的大自然的精灵般自由洒脱。


  所以,他的笛声总是充满哀婉。


  “陶醉……”橙儿喃喃叫道,她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安慰到他。


  她想叫他的名字,一直叫,一直叫。


  “陶醉……”


  直到他不再会伤心,不再会难过。


  “陶醉……”


  陶醉也不知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告诉橙儿自己埋藏心底多年的往事,这件事是他心底最深的秘密和痛苦,就连花姑子他也从来没有提及过,可是此时他却告诉了橙儿。


  也许是这几天过多接触了熊雄夫妇,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出口。


  而橙儿,是此时离他最近的人。


  陶醉整理好自己的心情,听到橙儿叫他的声音,抬头一看,不禁诧异。


  连橙儿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她已经泪流满面。


  陶醉伸手,擦去橙儿脸颊的泪水,安慰她道:“你别哭了,我已经没事了。”


  橙儿回过神来,握住那只停留在她脸颊处的手,露出一抹带泪的微笑——


  “是的,你没事了。”


  你没事了,我会在你身边。



  陶醉要去章宅看花姑子一家,想着橙儿不知要在崂山待多久,也不能一直窝在翠竹林,便带着她一起去拜访章父章母。小灰兔子化作的小姑娘也留在了翠竹林,见状也要跟着一起去。


  到了章宅,花姑子很热情,哥哥姐姐叫个不停——橙儿救了安幼舆,花姑子感激她,对她感官大大提升。


  “这就是救了安公子的姑娘?”花姑子的父亲章父笑容可掬的看着橙儿,“敢问姑娘怎么称呼。”


  橙儿怔了一下,本想如以前一样冷冷实说她不记得了。


  但她还没来得及说话,陶醉已经抢在她前面回道:“橙姑娘!这位是橙姑娘。”


  “啊,橙姑娘你好。”比起章父的热情,章母的招呼声就带了些客套。


  章母不喜把花姑子迷得神魂颠倒的安幼舆,所以对救了安幼舆,让他不得不来他们家的橙儿就有几分埋怨不喜,但她心里不喜归不喜,看在陶醉的面子上她也会好好招待这位姑娘。只是橙儿的冷淡谁都能感觉得到,她也犯不着拿自己的热脸去贴别人的冷屁股。


  花姑子也察觉到气氛有些尴尬了,不由挽住橙儿的胳膊,打圆场道:“哎呀爹娘,橙姐姐第一次来我们家做客,我带她去参观一下。陶哥哥,你自己随意。”说完,不由分说拉着橙儿到院子里去了。


  花姑子热情开朗,小灰兔子化作的小姑娘活泼可爱,加上花姑子的好姐妹小葵花精小葵叽叽喳喳,倒也热闹。


  小葵之前不喜欢橙儿,但是橙儿救了安幼舆,也就是帮了花姑子,她也不好冷脸对着人家。只不过橙儿为人冷淡,还好她带来的兔子小姑娘活泼健谈,三个女孩子很快就打成一团,成了好朋友。


  对于小女孩的游戏,橙儿没有兴趣,只双手抱胸在一旁看着。


  直到陶醉走出来。


  橙儿看到陶醉,迎上去,两人很默契的围着章宅的院子散步。


  “对不起,擅自做主你的名字。”陶醉从不会过多干涉别人的私事,尤其是为别人自作主张,可是当章父突然问起橙儿的名字时,他几乎是嘴巴快过脑子脱口定下了橙儿的名字。


  橙儿摇摇头:“你是为了不让我难堪,我明白的。”


  橙儿只是性格冷淡,却不是完全不通人情世故。


  一直以来,她自己忘了自己所有的事情,连名字也不记得,陶醉以前不认识她,并不知道她叫什么,只是叫她姑娘。


  只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陶醉,她总是要向别人介绍自己,总不能每见到一个人就跟别人解释自己失去记忆,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是看你总是穿着橙色衣服,所以……”陶醉解释道。


  “我很喜欢橙。”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橙儿面对陶醉时,语气不再冰冷,“你就叫我阿橙好了。”


  橙儿没有反对这个名字让陶醉舒展了眉头。


  橙姑娘是那样高傲的一个人,陶醉不想她为了解释为什么她不能说出自己的名字,而把自己悲惨的经历挂在嘴边。


  ——她不需要任何人同情怜悯、或是异样探究的眼光。



  饭后,陶醉和章父喝着酒叙旧,章母收拾着一团乱的厨房去了,小葵和小兔精一见如故,在花园里玩的不亦乐乎。


  橙儿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陶醉身上。


  翩翩君子,磊落端方,坚韧若竹。


   “橙姐姐。”花姑子在她身旁坐下,顺着她的目光看到陶醉,恍然道,“原来你在看陶哥哥,你喜欢陶哥哥对不对?”花姑子虽然是在问橙儿,可是语气却是肯定的。


  她自己正深恋着一个人,又怎么会不清楚一个女人看着自己喜欢的男人的目光是怎么样的。


  “喜欢?”橙儿皱了皱眉,一脸困惑,“什么是喜欢?”单纯的仙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情事。


  花姑子也没料到橙儿单纯至此,她瞪大眼睛,满脸不敢置信:“你连什么是喜欢都不知道?”


  姑子顿时觉得橙儿好可怜,基于同样是喜欢一个人的心情,花姑子好心对橙儿解说道:“喜欢是一种很美好的心情。喜欢一个人,会为了他的开心而开心,会为了他的难过而难过,如果他遇到危险,就是自己的性命不要也要救他;喜欢一个人,就是时刻想见他,想念他,想和他在一起……”


  花姑子说着说着,声音开始低沉下去。


  她想到了安幼舆,喜欢一个人,的确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可是,如果不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那真的是最让人伤心的一件事。


  然而橙儿却没注意到花姑子的异样,花姑子的话,让她恍然如悟。


  花姑子说的情况,她全都有。


  ——她看到陶醉重伤不醒,宁愿冒着被旧伤反噬的风险也要度仙灵给他。


  ——她心疼陶醉的遭遇。


  ——陶醉擅自为她取名,她也只有高兴……


  原来,这就是喜欢。


  她喜欢陶醉。


  只是这样想着,橙儿的心里,便泛起一丝甜蜜。



  晚上回翠竹林的时候,陶醉就察觉到橙儿有点异样。


  一路上,她都在看他,脸上也多了笑容。


  那样甜蜜的、愉悦的笑容。


  陶醉心里咯噔一声,女孩子那样近乎娇羞的表情他并不陌生——钟家小姐素秋和小葵看他的时候,花姑子想安幼舆的时候,多是这样。


  可是——


  橙姑娘是天上仙女,又怎么会看得上他一介妖精。


  陶醉宁愿自己是自作多情了。


  ——因为无法回应,所以他也无力承担一段深情。


  “橙姑娘。”到了翠竹林,陶醉对着橙儿道,“你觉得章兄章嫂人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橙儿一脸不解。


  陶醉道:“翠竹林苦闷,章兄章嫂善良厚道,花姑子小葵活泼天真,章宅更适合你修养伤势。”


  “别人好与不好又和我有什么相关。”橙儿想也不想就拒绝道,“陶醉,我喜欢你,我不想和你分开。”


  陶醉没想到橙儿如此坦白,一开口就将事情挑明了,又是震惊又是难办。


  “陶某多谢橙姑娘的厚爱。”陶醉双手抱拳,艰难开口,“只是陶某一介山野精怪,实难配得上姑娘。”


  橙儿诧异道:“什么配不配得上?我又没嫌弃你是妖精。”


  陶醉顿觉头痛,他不愿将话说的太直白,而伤到橙儿的自尊心,可是显然耿直的仙女听不懂他含蓄的拒绝。


  “陶某很感激橙姑娘对陶某的相救之恩,只是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若是有什么让姑娘误会的话,还请姑娘恕罪。”


  橙儿还是不是很明白陶醉的意思,一脸疑问的看着他。


  一旁静静围观了全程的小兔精惊诧开口:“仙姑人那么好,竹精哥哥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陶醉这才惊觉,旁边还有一个人在,只是小兔精人小存在感太弱,他又被橙儿突然的表白惊住,这才失了分寸。陶醉不由大为后悔,橙姑娘自尊心极强,现在被他不留情面拒绝,又被小兔精看了正着,还不知怎么恼羞成怒。


  陶醉尴尬极了,他低头对一旁瞪大眼睛围观后续的小兔精道:“小兔姑娘,可否麻烦你先进屋,我有话和橙姑娘说。”


  小兔精虽然还是很想知道后面的发展,但是也知道这是陶醉和橙儿的私事,陶醉既然开口赶人了,她不该继续窥人隐私,不然仙姑和竹精哥哥都要不高兴了。


  小兔精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的进了竹屋。


  “橙姑娘。”陶醉再次抱拳,歉然道,“你是个好人,只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陶某对你只有朋友之义,并无男女之情……”


  “所以你是真的不喜欢我?”但橙儿却没有陶醉预想中的愤怒,她只是终于明白了陶醉的话的意思。


  虽然有些直白伤人,可也比拖泥带水,让误会更深来的好。


  陶醉郑重点了点头。


  “是。”


  “哦。”橙儿点点头,转身向竹屋走去。


  “橙姑娘……”陶醉看到橙儿失魂落魄的背影,担心的叫道。


  “你先别和我说话,让我好好想想。”


  陶醉知道,这种事情,还是要橙姑娘自己想清楚才行。


  他叹了一口气,有些忧心,心里又莫名的有些难受。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