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一百二十七回 李大嘴再遭月饼灾 老师爷贪污失晚节 (后二十分钟)

【7】内景、大堂、白日

白展堂:大嘴,我回来了

湘玉:白蘸糖你干啥去咧?

白展堂:给大嘴弄俩礼盒

湘玉:礼盒?他要给谁送礼啊?

白展堂:午师爷呗!

湘玉:啥?他给午师爷送礼干嘛?

白展堂:想啥那,用盒子把月饼装起来啊!

湘玉:哦…随便弄个袋子就好咧,到时候反正都要摆盘子里,你弄这么贵滴干啥?

白展堂:你看你,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那月饼就得靠包装!

小郭:哇塞…这盒子描金线画银边的可挺贵的吧?

白展堂:那你以为呢,本来是装青玉手镯的,正好六个圆坑放六块月饼

湘玉:你从哪儿弄滴?

白展堂:左家庄的采石居啊,跟小伙计要的,我说我有好东西要卖,不方面露光,你给我个好盒我给你装来

小郭:露光?

白展堂:就是黑货,不能让人看见

湘玉:那他就给你咧?

白展堂:人家做大买卖的,宁信你有不信你无!

小郭:那…咱们准备卖什么价啊?

白展堂:嘶…要他十两不过分吧?

郭佟:十两?!

白展堂:你看看你俩没见识的样儿,十两咋了?

湘玉:一个破五仁月饼你要人家快二两银子!

大嘴(端月饼出):诶掌柜的你那叫啥话呢,我这不是五仁月饼,我这叫五仙捧月,是吧老白

白展堂:妇人之见,她俩不懂你跟她们说也没用

湘玉:好,好滴很,要是作假出四了别说跟额们有关系

白展堂:你放心,你以为午师爷跟你们一样不识货啊,就这礼盒和这名,他就值这么多银子!
大嘴:对,这叫市场,这叫人性,你们懂啥啊…

白展堂:走,品鉴官先帮你尝尝去...

(白李下)

小郭:掌柜的…你觉得午师爷会买么?

湘玉: 他要是真滴会买…额倒是觉得有啥四不太对劲咧…

小郭:啥事儿啊?

湘玉:额今天一早就在想,他为啥不先按照预算交了定金让咱们做,反而让咱们使劲报价…

小郭:说明人家厚(二声)道呗!

湘玉:额看不像是厚道,倒像是邪道…

小郭:邪道?

秀才(插话):掌柜的是说,午师爷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小郭:本来也没有酒啊?

秀才:那就是师爷之意不在饼

小郭:哦…

【8】内景、大堂、白日

(众人正忙,午师爷进)

白展堂:呦,午师爷,等您一上午了,差点就让捕快去衙门找您了

午师爷:哈哈,没关系,好货不怕晚,等等也无妨

白展堂:来您坐,大嘴,把月饼拿出来给师爷看看

(众人闻言纷纷围上桌边)

大嘴:来咯—您瞧好咯,五仙赏月!

午师爷:五仙赏月?名字不错啊,有什么说道么?

小郭:八成是里面有五种果仁馅儿,所以叫五仙赏月…野狗楞装大尾巴狼…

白展堂:去!啥也不懂跟着掺和啥啊…咳,午师爷,这个名字的内涵其实是这样的,这个五仙啊,指的是赏月当天,徐知府和他夫人,娄知县和他夫人

午师爷:不对啊,这…才四仙啊?

白展堂:您看您!咋把自己忘了呢!

常拍人马屁者竟被拍之,午师爷捋须大笑: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五仙捧月,有意思!不错,佟掌柜,看见没有,我说你的伙计都是人中龙凤吧!

湘玉:额滴神啊这也可以…

秀才:这就是市场…

小郭:这就是人性…

大嘴:午师爷,那您先给打个分儿?

午师爷拿起月饼端详了一番:好!很好!造型玲珑精致,线条优雅对称,尤其是整体的形状,与尺规精确作图的相似度高达99.999%啊!

又放在手心掂量一番:嗯!好!很好!皮与馅儿的重量分布非常之均匀,整体厚度与直径比例非常之完美,放在手心的触感极佳,可捏、可握、可举、可抱!

众人:可抱?

午师爷:这么完美的月饼,你难道没有抱抱它的冲动么?

小郭:您还挺有少女心…

大嘴:有…有,您满意就行,您再尝尝味道

午师爷:嗯,我尝尝

(食神特效)

——好!真是好月饼啊!当芝麻的回味遇到核桃的醇厚;当花生的浓香遇到小麦的朴素,再加上一丝杏仁的药苦,Omg!(跪在地上)为什么?为什么天下会有这么好吃的月饼?为什么不让我早点遇见它,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眼里,又流出了泪水…还有一种哀伤的感觉,难道…难道它就是传说中的,黯然..销魂饼?


湘玉:午师爷…咱这四情景喜剧,不是小剧场舞台剧,您四不四过了点?

午师爷(起身):呃…咳,那个…月饼不错,非常极其以及特别的不错,报价吧!

大嘴:老白你说…

白展堂:怂样!咳,午师爷,这个月饼呢…(推小郭)小郭你说

小郭:我我我又不知道价钱,(推秀才)秀才你说!

秀才:关我什么事儿我就是一算账的,(推湘玉)掌柜的还是您说吧…

湘玉:关键时刻一个都靠不住!——午师爷,(拽大嘴)俺们厨子说值十两!

大嘴:掌柜的你咋到底把我卖了呢…

白展堂:本店传统本店传统…

午师爷(捋须深思,淡淡道):十两…佟掌柜,这月饼你拿回去吧

大嘴:咋又拿回去呢?

湘玉:午师爷,您哪不满意倒四说嘛…

午师爷:佟掌柜啊,您说,做生意,什么最重要?

湘玉:呃…价格?(午摇头)

白展堂:人缘?(午摇头)

大嘴:菜品?(午摇头)

小郭:态度?(午摇头)

秀才:难道是风水?

午摇头:都不对,是胆量

众人:胆量?

午师爷意味深长道:佟掌柜啊,有的人啊,开了一年客栈,就能连锁三江五省,打出一块金字招牌来,而有的人,开了一辈子客栈,也只能温饱果腹,差的啊,无非是—胆量啊,胆量,佟掌柜,你们慢慢琢磨,告辞了(午出)

大嘴:掌柜的,他是啥意思啊?

小郭:还真让掌柜的说着了,他压根是师爷之意不在酒啊

大嘴:哪有酒啊?

小郭:醉翁之意不在饼

大嘴:哪有醉翁啊?

小郭:排山倒海——

大嘴:啊!

湘玉(点点头):哼,他四啥意思、额管不着,额只知道,额开店做生意,不四为了连锁三江五省,也不是为了要个啥金字招牌

秀才:那是为了什么?

湘玉笑言:你们说呢?

众人面面相觑,顿悟而笑,大嘴除外。

湘玉:蘸糖

白展堂:品鉴官在!

湘玉:去把无双和万捕头叫来,额倒四要会会,咱们这位‘八方玲珑笑面虎’(上楼去)

小郭(看镜头,下同):一个是八方玲珑笑面虎

秀才:一个是一毛不拔铁公鸡

小郭:到底是正义道高一丈

白展堂:还是邪恶踮了增高鞋垫

大嘴(趴在地上):让我们…轮刮眼眶好好看!

【9】内景、大堂、月夜

(白领路,万祝进)

万一知:老白,干嘛啊神神秘秘的?

无双:就是的…人家街还没巡完咧

白展堂:你俩那一个地儿站半个时辰是巡街还是放羊呢?

无双:用你管咧!

白展堂:行了湘玉找你俩有大事儿

无双:掌柜的?

湘玉(下楼):咳,无双,万捕头,你们来咧,蘸糖关门

白展堂:诶(关门)

无双:掌柜的怎么了这是神神秘秘的

湘玉:咳,无双,万捕头,坐

万一知:诶,佟掌柜您怎么了这是?

湘玉:万捕头,您来额们镇上也有一段时间了哈

万一知:是…是啊

湘玉:那您觉得额们这个镇咋样嘛?

万一知与同样困惑的无双对视一眼转头道:佟掌柜,您有什么话还是直说吧,只要是我份内的事儿,自然会尽力而为

湘玉:好,那额就长话短说咧,衙门有人贪污

无双:什么?湘玉姐..你你你?

湘玉:额不是在开玩笑(拍手)大嘴,小郭,秀才

(李郭吕上)

小郭:千真万确

秀才:言之凿凿

大嘴:都是血呼啦的真相啊!

万一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湘玉:简而言之…有人以中秋采购为名,暗示商户联合作假虚报价格,想从中大捞一笔

万一知:佟掌柜,您是说—

白展堂:嘘!门外风急,话多传音,咱自己心里知道就行

无双:万大哥…这事儿,是不是已经超出我们能管的范围了

大嘴:不是无双你啥意思啊?

无双:哎呀我们又没说不管!

万一知:别吵!无双的意思是,此事非同小可,我刚来不久,也知道他在衙门德高望重,有时候上上下下的人,对他比娄知县还敬重,确实是不能轻举妄动啊!

白展堂:我下午打听了,他不光找了我们,还有老钱,老邢,江掌柜那儿他都去了,看来已经与其中不少人达成协议了

万一知:这些都是本县的纳税大户,牵一发动全身啊…(起身踱步)

无双:万大哥,那我们怎么办啊?

万一知:嘶…我来之前,他就没露出过什么马脚么?

小郭:诶诶我听人说过,他乡下老家有好几套房子呢!

万一知:那就更麻烦了…

无双:为什么啊?这不是赤果果的证据么?

万一知(摇头):不对,娄知县最好探访民情,连郭姑娘都知道的事,他没有理由不知道…

白展堂:您的意思是?

万一知:杀老虎确实是一劳永逸,可总归是要牵连一大批人,怕是娄知县也早知道,不过是也有他的苦衷啊…

白展堂:但不杀,百姓就要日日割肉年年放血,而且老虎越长越大,难免会伤人啊?

万一知:那…我们要就想个办法,逼着养虎人,不得不杀虎

大嘴:不是…那我也有个办法

众人:嗯?

大嘴: 实在不行,咱们跟郝掌柜说一声,借几个藏獒来,给老虎撵笼子里去?

众人: 去!

大嘴:咋的了又?

秀才:大嘴,这只虎不是动物园里的虎

大嘴:那是啥虎啊?年画上的?

秀才:是人心里的虎,易放、难收啊

【10】内景、大堂、白日

(众人候,老邢进)

老邢:佟掌柜,你找我啊?

白展堂:呦,这不是咱镇上曾经最清廉最公正的父母官么!

老邢:诶诶诶老白你少来,你一夸我就没好事儿

小郭:怎么会呢!他这是对您发自肺腑的赞叹!

白展堂:不光是肺腑,还有肝肾脾胆啥的

湘玉:蘸糖快给老邢倒茶啊!

白展堂:您要普洱还是茉莉,老邢你可别客气啊!

老邢:别别别,我这哪还敢喝茶啊,你们还是说说有啥事儿吧

湘玉:咳,蘸糖,关门

白展堂:诶(关门)

老邢:亲娘诶..都关门了?你们终于要对我这只善良的老捕头下手了么?

小郭一呲牙:嘿嘿,我们不下手,我们下嘴

老邢:你们到底要干什么啊?你们是黑店的事儿我从来没往外传过啊…

白展堂:行了你们别吓老邢了,当捕头时候胆就跟耗子似的

湘玉:咳,大嘴,上菜

大嘴:好嘞!

(大嘴翻身至厨房,取月饼而归置于桌上)

湘玉:老邢,看看

老邢:这是…传说中的月饼?

小郭:还看出什么了?

老邢:芝麻的?

白展堂:还看出啥来了?

老邢:你们不会是要投毒害死我吧?

小郭(演技高超地):哇!老白,他他他竟然猜到了!
白展堂:那就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老邢(掉凳):你们要干什么!我刀呢?我刀呢?

(白郭笑)

湘玉:哎呀都说了你们不要逗老邢咧,老邢,额们其实就是想请你帮一个忙,你能不能答应啊?

老邢(瑟瑟发抖):亲娘的你们把门都关上了我咋说不答应啊…

(众人又笑)

湘玉:那就麻烦你,把这月饼偷偷送给娄知县

老邢:啊?

小郭:娄知县,你不认识么?

老邢:你们要干啥啊?送礼啊?娄知县那个人你们也不是不知道,他肯定当场就退回来啊!

湘玉:没有四,不为了他要,只为了让他知道

老邢:知道啥啊?

白展堂:知道这只是普普通通的月饼,根本不值几百两银子

老邢: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湘玉:老邢,这件四你还是不知道滴好,额们会把月饼原料滴清单和价格都放在篮子里,到时候娄知县看完,用不了多久他自己就明白额们滴意思咧

老邢:我听着咋这么渗人呢?这里不会有毒吧?

小郭:哎呀有没有毒那还不简单!

老邢:咋就简单了呢?

小郭:你自己试吃一块,要是死了,就证明有毒,要是没死,就证明没毒

白展堂:科学严谨

秀才:天衣无缝

老邢:哦—不对啊!那我要死了不白死么!

众人:那你就送咯!

老邢:我!送就送!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白展堂:诶,老邢,等一下!

老邢:还干啥啊?

白展堂:你去娄知县家送

老邢:为啥啊?

白展堂:老下属慰问领导,去家了是正常,去公堂不成了别有居心了么!

老邢:哦..老白,真有你的,那行,邢某就替你们跑一趟腿儿,诶,别和我娘子说啊!

湘玉:不说不说,额滴神啊一个老钱一个老邢,以后你们俩凑一对难兄难弟正合适

老邢:邢某告辞(出)

秀才:掌柜的,这第一套,能圈住老虎么?

白展堂:不能

秀才:为什么?

白展堂:咱们玩的是连环套,一套接一套

小郭:那接下来…

湘玉:无双何在!

(无双进)

无双:诶~放着我来!

湘玉:额交代你滴四你都准备好咧?

无双:不就是发月饼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白展堂:记住,午师爷前脚从这个店里走出去,你跟万捕头后脚再发,确保每一个商户都能领到一块同款月饼

无双:好的呀——不过,我能问一句为什么么?

白展堂:为啥?哼,看过宫斗剧么?

无双:太狗血了不太符合我的人设

白展堂:咱这招啊,叫逼宫,此招一处,娄知县就别无退路了

小郭:那咱们…把午师爷逼急了,不会引火烧身吧?

小郭一问,众人沉默不言,大嘴突然一拍大腿:怕啥啊!后院有口井呢,我现在就备两桶水去!他敢先烧谁我就浇谁!

大嘴匆匆下,众人一言不发望着大嘴背影

秀才:芙妹

小郭:嗯?

秀才:我突然明白一个道理

小郭:什么道理?

秀才:有时候,快乐的源泉,往往来源于一无所知,且自以为是

小郭:哎…是啊,聪明的人往往懂的太多,活得太累,可老天爷从不会为难头脑简单的孩子…

湘玉:无双..去帮大嘴做月饼吧…

无双:好….

【11】内景、大堂、白日

(大堂佟白吕郭忙,午师爷进)

白展堂:呦,午师爷,您来了

午师爷:怎么样?佟掌柜,我的月饼?

湘玉:咳,秀才,去叫大嘴(秀才下)

白展堂:午师爷啊,昨天您走以后,我们掌柜的进行了一场激烈而沉重的思考,激烈的头都大了,不信您瞧!

小郭:何止是大啊!脑浆子都快挤出来了!

湘玉:去去去不要胡说,咳,午师爷,额觉滴你说滴很有道理,想发财,咋能没有胆量嘛!

午师爷:哦?那佟掌柜的意思是…

(大嘴秀才上,端月饼)

湘玉:所以,额们特定为您定制了这款月饼

午师爷:哦?

午师爷起身要观摩月饼,白展堂拦道:诶,您也不用看月饼了,反正看啥您都肯定说好!

午师爷闻此言立刻会心一笑,捋须道:嘶…这么说,看来,佟掌柜是真开窍了?

湘玉:跟您比,肯定是开窍晚了些,不过好在额这个人,总有一颗努力上进滴心

秀才:主要是在我的熏陶下

小郭:还有我

白展堂:以及我

午师爷:那—这月饼?

湘玉伸出四根手指道:三百两,您觉得值么?

白展堂:咳…多伸一个手指头

午师爷:哈哈,您是做生意的,我们只负责买,当然是您说值,那就值咯

白展堂:那您满意么?

午师爷:咳,三百两..倒是勉强满意

白展堂:好,秀才,拿‘东西’来,小郭关门(秀才取账本归)

白展堂:午师爷,这会儿没人了,咱也不用掖着藏着了,既然是两得其利的事儿,您就说吧,阳账怎么写,阴账怎么开

午师爷:啊—哈哈,看来你们也没少做这事儿啊?

小郭:跟您一比那还不是小偷见大贼了,是吧老白?

午师爷:嗯,既然各位也都是明白人,那咱们这笔生意也就好做了,阴账三百两,阳账一百两,这月饼么…撑死也就值五两,那九十五两,就算是你们同福客栈,闻名天下的第一桶金了,如何?

白展堂(拍手):好!就这么定了,秀才,给午师爷开收据,让师爷签个字

秀才挥笔成书,午师爷一捋长须道:佟掌柜,那这次就有劳您了?

湘玉:午师爷说滴是哪的话,以后还要多靠您点拨

白展堂:是,就凭师爷您的手段,分我们一口汤,那我们就饿不死啊

午师爷:哈哈,没想到啊,你们竟然这么爽快!

白展堂:您毕竟在七侠镇是老人了,我们跟您比那还是初来乍到呢

午师爷:哎,你这么一说,我还有点感慨,我在这小地方啊,也算是当牛做马干了一辈子了,从这七侠镇还不叫七侠镇开始,一直到如今,衙门里里外外,大小的的事儿啊,两任知县从来到走从走到来,都是我操的心啊…

湘玉:啊?这里以前不叫七侠镇?

秀才:好了掌柜的(递)——听说是我出生前几年这儿才改名叫七侠镇的

白展堂:诶,午师爷,您瞧瞧

午师爷收了沧桑之面重露笑颜:好,那既然如此,等我套了现银,中秋那天与其它商户一并给您

白展堂笑言:一家铺子就是两百两,咱这镇上少说七八十家大小铺子,午师爷,您胃口不小啊!

午师爷:哈哈,年轻人啊,你可别羡慕我,要耐得住寂寞,人都是熬出来的

白展堂:那行,我慢慢熬,您慢慢走

午师爷:哈哈,那就告辞了

小郭突然喊到:慢着!

午师爷神经一紧,转头凝望小郭,小郭笑道:嘿嘿——您月饼忘拿了

午师爷这才长舒一口气:哦..这么多啊?

湘玉:不多不多,这才十块,您回去和娄知县尝尝,要是好,再来订!

午师爷意味深长道:您放心,有我在,只有好,没有不好——它就是不好,那也是好!

湘玉:那就麻烦您咧?

午师爷:诶,对了,这月饼叫什么名啊?

白展堂笑里藏刀道:十面——埋伏

午师爷眼露一道精光而后淡然风轻笑道:啊——哈哈,哈哈,我是八方玲珑,它是十面埋伏,好一个十面埋伏,好一个十面埋伏啊。

说罢扬长而去。

湘玉冷面道:无双,可以动手咧(无双出)

小郭:刚才那一句十面埋伏,他不会已经察觉到什么了吧?

白展堂:不会,即便会,也不会

小郭:为什么?

白展堂:他已经签字了,贪这种事儿,一出手就没有退路了啊

秀才:话说,午师爷这些年口碑一直都不错,为咱镇上的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儿,为啥要晚节不保呢?

无双:与其说是晚节不保,不如说是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吧

秀才:啊?什么意思?

无双:万捕头说,他好像马上就退了

小郭:难怪这么急着捞呢...

湘玉:好咧,咱们该做滴已经做咧,接下来,就是好好过个中秋咧,蘸糖,去买点月饼

白展堂:还买啊?

湘玉:咱自己不吃啊!

白展堂:大嘴这不做挺多的么?

湘玉:哎呦量多质差你不知道么

小郭:诶!那还买什么啊,正好,厨房还剩点面呢!

白展堂:啊?你又要干啥啊?

小郭:本女侠亲手为你做啊!我保证让你们吃上一个又大又甜又香又圆薄皮大馅儿的绝世月饼!诶,老白,你继续当我的品鉴官吧!

白展堂:天那快跑吧…(众人一哄而逃)

小郭继续自言自语幻想道:我啊,保证让你们过一个幸福、快乐、团圆、充满希望的中秋节!掌柜的你说怎么样?——诶!人呢?人呢!

【12】内景、大堂、黄昏

(晚饭,众人落座,万祝归来)

湘玉:诶,正好额们刚吃,万捕头无双来

无双:不不不我们不吃了掌柜的

白展堂:咋的了?

万捕头:连夜护送午师爷回乡

众人:回乡?!

湘玉:午师爷他…

无双:娄知县…和午师爷摊牌了

白展堂:真的啊?娄知县终于决定了

万一知:不是决定了,是没有办法了,听说…是有人在午师爷到衙门之前,就把同款月饼送到娄知县家了

无双:加上今天全镇商户都出现了一模一样的月饼,娄知县也听说这个事儿了

万一知:所以娄知县派人一调查,又会衙门一对账,就全明白了

无双:所以…发月饼那群人的用心,娄知县也都懂了

小郭:等会儿,我越听越糊涂了,发月饼‘那群人’?这件事儿你俩从头到尾不都知道么?怎么说的和不知道一样?

无双:知道,我们知道什么?

小郭:咱们故意给午师爷设计,然后让全镇老百姓都有一块月饼,逼娄知县法办他——

无双:你在说什么?我不懂,你懂么,万大哥?

万一知:我也不清楚郭小姐在说什么,我们只是秉公办事,佟掌柜,至于其中原委,我们一概不知

小郭:诶你们两个怎么回事儿啊!

白展堂笑道:小郭,去给小贝盛饭,别跟着掺和

小郭:什么意思嘛…奇奇怪怪的

湘玉:咳,那就麻烦两位捕快咧,这件四到底是咋回事儿,额们也不知道,也许是天理循环,罪有应得,或者是娄知县明察秋毫,铁面无私,你们说呢?

万一知笑道:哈哈,一定是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白展堂:诶,无双,晚上别忘了带件儿厚衣服,入秋了天凉

无双:知道啦师兄,万大哥我们走

小贝(抬头):嫂子,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啊?

湘玉:小孩子别听这些

小贝(低头);哦…

大嘴(抬头):掌柜的,你们刚才在说啥呢啊?

湘玉:大孩子别听这些

大嘴(低头):哦…

湘玉(突然抬头):展堂,你们刚才在说啥呢嘛!?

白展堂:合着你也不懂啊…那你还训人俩呢!

湘玉:哎呦到底咋回四嘛?

白展堂:哎…什么叫怎么回事儿啊,你光想着你自己了,没想过无双和万捕头啊

湘玉:他俩咋了么?

白展堂:午师爷在衙门里上上下下混了这么多年,跟镇上的商户也都穿一条裤子,咱们逼娄知县把他辞退了,要是无双和万捕头被午师爷的亲信揪出来了,他俩以后还怎么混啊?所以啊,咱们都假装不知道就是了

湘玉:哦…

秀才:但是…按照大明律来说,这件事儿不仅仅是辞退这么简单啊?

白展堂:那照吕先生的说法呢?

秀才:当然是法办啊!

白展堂:哎,要不我和湘玉说呢,你啊,没中举是件好事儿

小郭(端饭上):凭什么,别胡说!小贝来吃饭

白展堂:你以为娄知县这些年光清正廉明铁面无私就能做住凳子?他是黑脸,那白脸谁唱?

秀才:那既然如此,娄知县干嘛不保住他呢?

白展堂:怎么没有呢?让他平安告老回家,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仁慈了

小郭:哇塞,可是他坑人的那些银子呢?

白展堂:那就劳烦郭女侠去帮我们要回来,然后给大家伙分了,诶,这才是劫富济贫啊!

小郭:我…我不管,行走江湖,本来就是要行侠仗义!要是坏人都逍遥法外了,还算什么行侠仗义!

白展堂:好好好,那我再问你一句,行侠仗义的目的是什么?

小郭:当然是惩治坏人了!

白展堂:错!

小郭:那是什么?

白展堂:是保护好人

小郭:保护好人?

白展堂:坏人、是永远除不尽的,行侠仗义能做的是,尽量保护好人不受伤害,哪怕偶尔的代价是放走一部分坏人,如果和坏人鱼死网破却连累了无辜的百姓,那所谓的侠客,不过是另一种间接杀人的恶徒罢了。

秀才:可那要是非要出手,否则就不能解救百姓呢?

(沉默)

大嘴突然拍桌而起打破了尴尬的气愤:那就该出手时就出手啊!

众人齐齐望着大嘴,更加沉默

大嘴想了想机智的圆场道:该出手时就出手…风风火火少放油啊..咦嗨咦个嗨嗨…咦嗨咦个嗨!

唱着唱着,李大嘴自己也突然发笑,众人再憋不住,沉默过后一阵放肆的嘲笑打闹,送走了一度凝固的气氛。

屋里笑声如故,镜头从欢声笑语中,渐渐远拉,上行,移出门外,掠过同福客栈四大大字,掠过情人屋顶,来到小客栈上方深紫色的天空。


黄月当空,还有三日又要大圆,不知不觉,已三年余。


正是:


又是一年思乡时,去年旧月又相逢。

遥问故人可相知,满耳只听一秋风。


剧里是三年,人间整整十三年

恰今年中秋,人间剧中同相过

是天恩之物,是地赐之礼

备好月饼,同福同乐



《武林外传》第一百二十七回——完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