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眼中的张雨生(2)】好友温兆伦回忆张雨生

淡水马偕关爱日记——温兆伦篇

(温兆伦前期笔述,吴燕萍整理并校稿)


1997.10.20


上午9时

还赖在床上,想要养好状态,下午录小燕姐的《超级星期天》,好久没有好好睡个晚觉了,昨晚眼皮一直跳,没有睡好,最近通告排得太满,但躺在床上仍然感觉幸福至极。

此时电话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小杰(周明杰),急促的声音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DERIC,下午的通告取消了,小宝出事了,很严重,好像是车祸,小燕姐、佼佼(黄子佼)、陶子(陶晶莹)他们都赶去医院了,让我通知你,晚上也没通告了。”

我:“怎么会这样?什么时候?怎么发生的?人在哪家医院?”

小杰:“在淡水马偕医院,今天凌晨发生的事,具体情况还不知道!怎么办?”

我猛地从床上弹起来,对小杰说:“赶快,我洗漱一下,你20分钟后来接我,我们去看一下,快一点。”顿时感觉浑身瘫软,脚下像踩了棉花一样,飘忽忽的。


上午11时

竟然被堵在了路上,午饭在小杰的车中打发了,真是心急如焚,从台北到淡水的路竟然如此漫长。真是世事无常,上个月还搭乘过小宝新买的那辆绅宝900,超炫的感觉,音响设备很先进,高速跑在路上时非常稳,我们都是爱车族,甚至都是痴迷的那种。


下午1时

终于赶到淡水马偕医院,门口发现很多媒体记者,还有好多熟悉的面孔,我被身强力壮的小杰拽着手臂使劲挤进了医院的大门,刺眼的闪光灯此时让我感到头晕目眩。

走进去才知道,来看小宝的朋友都被挡在了加护病房的自动门外,等待消息。期间,看到了佼佼、菲哥、A-mei、乃哥、苏姐……所有关心小宝的朋友几乎都在陆陆续续的往这边赶。

在门外等了近两个小时,和赶来的同行们聊着小宝出事的原因,大家都很悲伤,最着急的是,都还不知道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小杰告诉我说,小燕姐在和医生咨询小宝的病情,主治医生建议要等小宝稍微稳定一些再一个个的进去。

当小燕姐从自动门走出来的时候,大家一下子围上去,焦急的我们想从小燕姐嘴中打听出小宝的情况。小燕姐说,经过一上午的时间,现在小宝的情况刚刚稳定,他的女朋友在帮他擦拭身上的泥土,我们一会就可以进去看他。但恐怕……小燕姐话说不下去,就开始抹眼泪。我忽然意识到,真的应该戴一副黑色眼镜,我怕别人看到我眼睛红红的样子。


下午3时

终于可以被允许进入加护病房探视,走进自动门,还有好长的走廊,换上了医院的无菌外套,顿时感觉紧张,我对小杰说,我的腿不听使唤,小杰说他也浑身发抖。

推开病房门,四周突然变得寂静,刺耳的呼吸器伴随着辅助仪滴答滴答的声音,让人感到心痛。看到病床上的小宝,那情景我永远不会忘记——双眼蒙着白布,身上插满了管子,头部略微浮肿,安安静静的,不会说、不会动。我慢慢的握着小宝的手,不断的叫着他的名字,真的很想唤醒他,哪怕动一下也好,为小宝的病情着想,我们每个人只能在里面待不超过五分钟,轻轻的放下他的手,生怕碰到了旁边的哪一个管子,威胁到小宝的生命,小心翼翼的把手从病床上拿开,退到了房门口,还是想看一眼,说不定瞬时他会想过来,眼泪不住的流了下来……


1997.10.24


下午5时

今天赶完通告,和舜子去马偕看望小宝,赶到医院才获知,由于前几天加护病房进出的人太多,小宝数度感染发烧,医院临时决定暂让亲友在加护病房外探视,不得进入加护病房。舜子后悔不已,遗憾没早一些抽出时间看小宝。我心中明白,其实看了以后他会更难受。


1997.11.9


上午10时

今天去探望小宝,感觉情况不太好,已经不能自主呼吸,要靠仪器辅助,医生说小宝进入了脑水肿高峰期。这些天来他一直很安静,就像平时安静地听我们叙述心中的苦闷一样,乖巧、懂事。看着护士小姐给小宝强制性灌食,维持其正常体能的情形,其实我们这些朋友心里早有准备,但还是希望他能够好起来,期待奇迹的发生。



我在台湾的好朋友不多,除了舜子、小杰、小董之外,就是这个弟弟了,其实自从小宝出事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反思,平时都没有静下心来仔细的听他说说心里话,总是见面就打闹,而他心中的苦闷不会对任何人说,永远是快乐的跟你臭屁,但是能看出他有心事。

小宝很乖、很阳光,也很懂事,我只要打一个电话,他一定准时来接我去想去的地方,只可惜,爱车、迷车反倒害了他,即使他真的很忙。他简直对我言听计从,只有一件事不喜欢我做,那就是他拜托我不要半夜打电话给他,因为他是乖宝宝,绝对的按时睡觉型。

也许他真的累了,在这条路上走的很辛苦,是走是留,想来小宝自己也一定很矛盾。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