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幕间物语 草薙京10号 (一)】

克隆草们没想到又见到那个男人。

 

八神庵又来到了大蛇空间音巢的前进基地前,但是这次他没有大吵大耐而是安静的穿行而过。

 

克隆草们不敢说话,感受到那家伙身上散发着阴沉和不吉利的气息。

 

草薙京10号见状从身上找了支烟,在基地的附近随便找了个乱石堆躺下,望着大蛇空间的漆黑深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名为克隆体,草薙京对他们而言可以说是一切的源头,父亲,是他们一直憧憬和破坏的目标。

 

毕竟那个男人作为人的一切都是那么耀眼吗,【最强之拳】【炎之贵公子】【三神器的执行者】,集世界宠爱于一身的家伙。

 

2号发现了他,拍了拍10号的后背示意他向旁边给挪开个位置。

 

10号撇了一眼2号,极不情愿的象征性动了动屁股。

 

2号很无奈只得蹲在10号旁边,看这家伙吞云吐雾。

 

“你想说什么?”

“只是想聊聊吧。”

 

“平时还没聊够么?”

“平时在一起的时间虽然多,但我发觉自己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你。”

10号蓦然掐紧了手中的烟。

“一直以来你都是以玩世不恭的态度观察着我们,你嘲笑高层,对命令不屑一顾,你实力比我们都要强,也你依然认定自己是克隆草军团的一份子,但却从来不会在集体任务中出力。”

2号不疾不徐的说着该有的事实。

“我。。。。”

克隆草10号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说的。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有自己的故事,我们还当你是兄弟。”

2号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次他也见识到了,十号和那个白裙女人的战斗。

其他人都没有见到,只有他看到了。

那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性能和战斗力。

Zero告诉过他们,他们因为安全装置的限制永远不会有太夸张的战斗力,那这个十号的来历可就耐人寻味了。

 

十号低着头狠狠的吸一口烟,随后将烟头抛了出去。

“没错,我骗了你们,我不是你们音巢的劣质克隆人,也没把你们当做兄弟,少自以为是的以为了解我什么!”

说这话的时候,十号脑子空空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随后他察觉到了周围的温度变得炙热起来。

 

“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石堆的后面站着一个人。

棕灰色的战斗装,白色的头带,以及一模一样的脸。

“1号?”

仅仅从气势上就可以判别出他是谁,虽然性能一样,但1号的智力非常低,与之相对的,就是他的战斗直觉比任何克隆草都出色。

 

就算是10号也不禁认真了起来。

 

火焰喷涌而出,呼啸而至。

 

两个人毫无预兆的就交手了。

 

1号纵身一跃,在空中翻滚而来,手攥成拳猛地向地面捶下。

 

作为草薙之拳的使用者,这个起手太熟悉了。

 

10号不屑的一笑,“少瞧不起人了,我来教你什么叫做压制。”

 

看准了对方的落点,先轻轻向后一跃。

 

从空中轻跃而起,腿滑成了一条弧线指向地面,猎猎的劲风直冲1号的面门。

 

这样1号就失去了先攻的优势了。

 

“独乐屠么?”

 

1号低着头,就在落地后的瞬间,腰间猛然发力一拳打10号的脚尖。

 

“砰”的一声闷响,1号被砸到了地上,而十号也从空中坠下。

 

十号立刻从地上爬起,“你可真是个莽夫,居然选择了相杀么?”

 

但是他刚一抬头,迎接他的就是凌空临近面门的膝撞。

 

“太放肆了!”

 

对方肆无忌惮的进攻惹恼了十号,右肩架住了空袭,随后整个身体旋转了起来,火焰就像丝带一样盘旋升空。

 

但是一号却提前落地,这一式攻击本来就不是压制而是假动作!

 

对方就是要激怒他,让他打出升龙。

当十号察觉到这一刻时,已经太迟了。

 

巨大破绽!

 

【荒咬】→【八锖】→【鵺摘】→【max超必杀技无式】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闷声从空间中发出,1号一拳接着一拳持续不断的猛攻。火焰力量轰在石堆中扬起了巨大的灰尘。

 

“喂,你打够了么?”

 

灰尘中10号的肘击忽然冲了出来,撞向了1号的胸口。

 

猝不及防下,一号遭到了重击随即被举了起来。

 

难以言喻的热量聚集在十号的手心。

 

“琴月阳?”观战的2号看着这熟悉的架势。

 

“不,这个叫火迦巨锤。”

 

“你想杀了他么?”

这话问的10号手中一滞,察觉到松懈的1号立刻一脚挣开了他。

 

“还要打么?”10号问着1号。

 

“打,为什么不打?”1号再次站好摆出了进攻的姿态。

 

“你也是这么觉得么?”10号又问2号。

 

“刚才似乎不是很明白,但现在我完全懂了,那就来战个痛快吧,十号。”2号将战斗手套戴在了手上,双拳紧握。

 

“和那些一直以来错认自己为本体的复制草薙京不一样,我们就是天生就明白自己就是假货,各个方面都远不如本体的失败品。古斯塔夫失败后我就离开了他,开始寻求草薙京,破坏他或者被他破坏,你们的目的和我一样,所以我混入了你们,我是这样以为的。”

 

“但现在草薙京已经死了。”

 

“对,现在他已经死了,突然失去目标的我才明白,原来我寻求的并不是草薙京,而是一个属于复制,假冒、劣等品的归宿。”

我想为之战斗的,不是音巢,也不是什么组织,更不是为了帮上谁的忙,成为谁的力量,只是单纯想保护你们这些和我相似又不同的个体啊。

 

大蛇空间里音巢前进基地外传来阵阵的爆鸣,闷哼和呐喊。

但是在这紧张的时刻,没人去理会这些躁动又不安的家伙。

 

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大蛇空间内代表着太阳的天体正愈发的明亮。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