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苏鲁神话TRPG模组翻译】——望君长留

模组提供:叶子 

翻译:社畜梨 

主催:艾丝·麦琪 

模组定位:密闭空间/恐怖/单人团/新手向

以下是模组正文,想作为PL参与游戏的玩家请勿继续阅读,转载请附上译者信息

ここで長く生きて

望君长留

只有一个PL也能够快乐开始跑团的克苏鲁神话TRPG入门向短篇模组

作者:内山靖二郎

1前言

这是一个克苏鲁神话TRPG的单人用跑团模组。

笔者认为,在独自一人进行游玩时才能最大程度地展现出本模组的恐怖之处,并不适合用于多人参团的情况采用这个剧本;并且比较适合刚入门COC的萌新KP或是PC练手用。

舞台是现代日本,某间曾发生过杀人案的凶宅。

不包括车卡时间,跑这个模组所需时长大约为1到2小时左右。

(※注意!文中插图可能令人不适!阅读时请做好心理准备!by译者)

2 KP用情报

剧本的舞台是一户普通人家的住宅“釜村家”。

但在这个家中,过去曾经发生过一件极为骇人听闻的事件。居住其中的一家人全被一个闯入的疯子杀死,然后这个犯人也在屋内自杀了。

这个所谓的疯子其实是在阅读了《格拉基启示录》其中一节后,被旧日支配者【伊戈罗纳克】侵蚀精神而变得狂暴。

在这个事件中受害的,正是这个家的主人【釜村徹】的妻儿;他本人则在事件发生时正由于工作外出中,从而逃过一劫。

而伊戈罗纳克在他所附身的这个人选择了自杀之后,就盯上了由于失去家人陷入绝望的釜村徹。这位邪恶的神袛利用了釜村徹想回到原先幸福生活中的愿望,将之扭曲为疯狂。

 

在故事开始的三个月前,以釜村徹的疯狂为媒介,伊戈罗纳克将釜村家化为了一个诅咒之家。

之后,来到釜村家的客人都会由于伊戈罗纳克的魔力被关在家中,并被其呼唤出来的釜村妻儿的亡魂所折磨。正是这些不幸的来客们的恐怖与绝望,让伊戈罗纳克甘之如饴。

这个屋中的灵魂,在没有来客的情况下是不会出现的。

而已经陷入狂气之中的釜村徹,即使是与亡灵的再会也感到欣喜。

因此他会希望来客在家中尽可能长时间的逗留。

而探索者将作为一名新的客人,来到这个被诅咒的宅邸。

探索者需要解开釜村家的秘密,逃出伊戈罗纳克的魔掌。

本模组中会需要相当数量的NPC演出和残留信息等等。比较理想的情况是KP能够在带团时努力营造出一种讲鬼故事的气氛,尽可能的展现其中的恐怖感。


 

3主要NPC

釜村徹

在一家人死于非命之前是一名普通的会社员,也是一个很好的父亲。

性格老实温厚,将家庭作为他生存的意义。因此家人被杀对他而言等同于被夺走了一切,其精神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事件发生后,他相信犯人留在卧室内的血字背后一定埋藏了事件的真相,倾注了所有心血来解读其含义。——然而,当他发现那血字其实是《格拉基启示录》一节的瞬间,便被伊戈罗纳克纳为了新的信徒……或者说,牺牲品。

釜村徹接受伊戈罗纳克的加护后,能在其宅邸中自由的隐去身形。若是遇上探索者产生攻击性的情况,他就会隐藏起来,等到探索者冷静下来为止。要注意的是他并不是身体变透明,而只是隐匿在某处,在他主观选择隐藏的期间内无法对探索者加以任何的干涉。

釜村徹

釜村徹(38岁) 孑然一身的男人

STR10 CON7 SIZ15 INT15 POW6 DEX9 APP12 EDU16

SAN0 HP11 dB+1d4

武器:开刃的菜刀45%,伤害1d6+1d4


4导入

若是制作新卡的话,建议KP在开始车卡前就给予玩家【釜村家杀人事件】的资料,并引导玩家制作一个对这个事件十分感兴趣的探索者,或是本案的相关调查者、取材的记者、釜村家的朋友、同事、邻居等等。

釜村家杀人事件

事件在大约一年前发生。

主人釜村徹在工作结束,深夜回到家的瞬间,发现其妻子友希子(32岁)和女儿爱良(6岁)以及嫌疑人丹保伸秋(31岁)横尸其卧室中。

凶器是釜村家厨房的切肉刀。

根据现场情况,可认为丹保伸秋在残忍杀害友希子和爱良二人后畏罪自杀。

釜村一家人与丹保伸秋间没有任何关联,无法推测犯罪动机。

事件现场残留着血写的文字,但是无法解读其内容,无法作为推测其杀人动机的线索。

据有关人士称,丹保伸秋在案发前言行十分异常,展示出凶暴性。

最终,将已死的嫌疑人文书送检后,事件暂且告一段落。

若是探索者在进入宅邸之前事先进行调查的话,没有办法得到比较关键的情报。只能得知,在发生那个事件之后,釜村徹便辞去了工作,变成了一个彻底的家里蹲。

釜村家位于郊外的住宅区,乍一看是一个极为普通的住宅,外观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探索者来到釜村家后,釜村徹会来到玄关,普通的接待来访者。

能够轻易地发现,釜村的态度和刚发生事件那会儿已然判若两人。除此之外,他面色蜡黄,看上去十分憔悴。

然后,釜村徹将会以非常友好的态度引领探索者来到客厅。不论探索者和他实际上是什么关系,他都会以一种接待挚友的态度,非常热情的款待。

若向他打听事件情况,他会回答道:“都是过去的事了,不要再提了。”在这里若是<心理学>成功,能发现他并不是强颜欢笑,而是真心这么觉得。

在与探索者会话告一段落之后,釜村彻会以一种真挚的态度,对探索者问道:“话说回来,我有些事想跟你商量……”

 

“你能来寒舍拜访,我真的感到非常高兴。

可以的话,请在这里尽可能的多生活一段时间。
你知道吗,曾经有人问过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在没有人的森林里,树木倒下的话会有声音吗?’

而答案是,只要没有人听到,那就等同于没有。

也就是说,作为客人的你不在的话,我的家人也就等同于不存在了。

在这里,就是这样的道理了。”

 

随着釜村这看似没头没脑的一番话刚落,两楼就传来了“啪嗒啪嗒”的脚步声和女孩子的笑声。

此时釜村便会平静地向你解释道:“真抱歉,是我的女儿爱良正在嬉闹呢。”语气听上去,完全就像是被杀的女儿还普通地活着一样。若是探索者向他表现出疑惑的态度,他的神情也毫无动摇,并如此回答:“是啊,事实上爱良根本没有死。”

话音未落,屋内便会再度响起一名女性刺耳的惨叫声。而釜村则会苦笑着对你说:“啊呀,真是抱歉,是我妻子她还会不时回想起那个事件的关系。真是的,都过了这么久了还没办法释怀,真的很让人困扰呢。”

至此,探索者便会意识到这个家和主人的异常吧。

釜村却一副习惯的样子,说着“哦,不好意思,我得给你上茶”随即起身离开,把探索者一人独自留在客厅里。然后,他便会如同从这个家中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回来。探索者可以自由探索屋中情况了。

若是探索者在釜村离席之前挽留住他的话,那么话题还会进行下去。但釜村只会不断地重复“自己的家人都没有死,妻子和孩子都在屋里”的主张,绕开探索者所有的疑问。这里<心理学>成功的话,会发现他是发自心底真的这么认为的。若是探索者表示“想要见见家人”的话,釜村徹便会离开并不再回来。

和釜村对话也没有任何结果。

KP要在这里让玩家意识到和他根本无法沟通只是浪费时间,引导探索者自行调查屋内异变的真相。而若是探索者强行要继续进行对话,那么可以安排在PC移开视线的一刹那让釜村徹消失不见。

望君长留  剧本流程图


5 釜村家概况

釜村家地图

在釜村徹消失了踪迹之后,探索者便能够在屋内自由进行探索。

在探索者踏入玄关的时点,宅邸本身就已处于伊戈罗纳克的支配之下。在屋内无法使用包括手机、电话等等任何与外界联络的手段。若是拨通电话,那么从听筒中会传出类似某种“巨大的生物徘徊的沉重脚步声”。

屋内的水电煤可以正常使用。

玄关

外人只要迈入这个门槛,就会被魔力困在这个家中。

从内侧打开玄关大门,一堵阴暗潮湿的砖墙立在眼前。这事实上是伊戈罗纳克所栖身的地下室墙壁,通过伊戈罗纳克邪恶的魔术让它跨越空间直接立于门前,挡住探索者的去路。

在墙壁的另一头,似乎有什么东西的气息。

接着,从厚重的砖瓦中,慢慢地渗出了类似影子的东西——那东西慢慢地聚集起来,形成一个巨大肥硕的身影。逐渐浮现的并缓慢成型的这个身影让探索者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不需要骰点,凭本能就能立刻明白到,随意接近它会有多大的风险。

 

▶就这样关上门然后立刻离开玄关处,那么什么都不会发生。

▶已经意识到危险还要鲁莽接近的情况,那么砖瓦中渗出的黑影便会逐渐聚集成伊戈罗纳克的本体。目睹其亵渎姿态的探索者需要进行1/1d10+1的san值检定。同时,KP也应告知玩家,其眼前所出现的是超越常识的存在,走为上计。

只要探索者还作为“釜村家的客人”,那么伊戈罗纳克就不会多加害于PC——为了能够更长久地折磨“客人”,享受他们的绝望。

▶但是,如果探索者无谋地对着伊戈罗纳克莽了上去,那么邪神就会毫不留情的进行<接触>攻击,夺走探索者的INT和POW值,并且这个过程将伴随着令人苦不堪言的折磨和恐怖。不想自己的探索者就此变成废人的话,还是趁早远离为妙。

 

除了玄关以外,若探索者靠近其他的出入口(如窗户等),也会遭遇到同样的砖墙以及对面传来的伊戈罗纳克的气息。

KP应借此让探索者意识到,不解决这个釜村家中的状况是没有办法逃离此处的。

接待室

摆放着壁龛的和室。

是探索者最初被带来的房间,但其中并没有什么异状。

为了让PC尽早开始探索,KP应向玩家强调这间屋子内【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厨房

与客厅相连的厨房,摆放着一张4人餐桌。

从厨房内,微弱的飘出腐臭的气味。事实上是冰箱内存放着的蔬菜和肉类腐烂所产生的。探索者能够理解到,目前在这里无法做出什么能入口的食物。

▶如果想寻找类似武器的装备的话,探索者能够得到一把被仔细研磨过的菜刀(数据与切肉刀相同)。——事实上那正是丹保伸秋杀死釜村徹妻女时所用的凶器,伊戈隆那克带着嘲讽的意味放置于此。

客厅

与厨房相连接,原本是有着大型落地窗的宽敞客厅,现在因为长时间窗帘紧闭的缘故变得十分晦暗。

在设计十分漂亮的茶几上,摆放着现在很少见的旧式录音机和几张磁带。

磁带上分别贴着标签,写着3到6个月之前的日期以及《她们的声音》这样的标题。

▶尝试播放这些磁带的话,只能听到一些没有意义的杂音,基本是没录到什么东西。<灵感>成功,则能够意识到这是在这个家中录下的环境声音。

▶<聆听>成功,则能够听到虽然些许类似人的脚步声,和音量极其细微的低语一类,但是听不清在说些什么。<神秘学>成功,则会得到“这是某种灵异现象的记录”这一推测。

▶播放最新的一卷(标签日期为3个月前)的磁带,则会出现以下釜村徹本人的录音。

 

“(摩擦声)……家人们的声音,似乎不用旧磁带就无法录下来。

我逐渐明白该怎么做了。

再试最后一次。成功的话,就能录下她们两人的声音了。

一定要赶快救出她们。

啊,神啊……我恳求您,将她们还给我吧……”

 

随后,釜村徹似乎是起身离开了录音机前,并传来“咚咚咚”的上楼的脚步声。

稍微沉默一阵之后,突然,传来了仿佛要撕裂耳膜的釜村徹的绝叫:

“IIIIIIIIIIIGEEEEEEEEEROOOOOOOONAAAAAAAAKKKKKK-----!!”

同时,传来了一个女孩子高声的尖笑。

录音到此戛然而止。

听完这卷磁带的探索者需要进行0/1的SAN值检定。

这段录音正是记录下了釜村徹将灵魂出卖给伊戈罗纳克的一瞬间。

厕所、洗脸台、浴缸

洗脸台和浴缸都是干燥的状态,可以判断有一段时间没有用过了。

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

楼梯

上楼后,能看到1楼看不见的位置,天花板的梁上悬挂着一根绳子。

绳子上有一个圈,看来是上吊自杀用的。

▶<观察>成功,会发现在这个圈的位置,似乎留下了人类的皮肤碎屑。种种迹象显示这根上吊绳是已经被使用过的。

并且,在上楼的过程中,不需要骰点就可以嗅到2楼飘出的腐臭味。

储藏室

还挺宽敞的储物间。保存着许多日常杂物。

其中倒着一个不认识的男人的尸体,从楼梯上就能闻到的腐臭味正是来源于此。

这个死亡的中年男子穿着黑色的夹克,脖子上有已经发黑的麻绳的勒痕。目睹凄惨尸体的探索者需要进行0/1d4的SAN值检定。

▶调查尸体,并且<医学>或是<急救>成功的话,能发现这具尸体已经死亡1个月以上,是由于颈椎骨折而死。

▶调查尸体的衣服,能够找到钱包、名片夹、手账等。如果没有想到去调查外套的话,那么KP可以给一个<观察>,成功能注意到外衣口袋的鼓起。

调查过这些物品后,能了解到这个男人是一个名为福成敦夫的自由撰稿人;并且他正在针对釜村家事件进行调查,在1个月前有拜访釜村家的日程。

在他的手账最后,用混乱的笔迹写着奇妙的句子。在这里交给玩家【手账最后一页】。

手帐的最后一页

来到这个家的客人都会被诅咒。

这是一个,只要没有被诅咒者就无法存在的诅咒。

也就是说,被诅咒者消失,这个诅咒也会消失。

对,只要我死了就行了……!

福成敦夫和探索者一样,作为客人来到釜村家并被关在了这里。但他惊惧万分,无法克服恐怖的他最后选择了自杀。之后尸体被釜村徹丢在了这里。

除了这具尸体以外,储藏室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这里可以根据探索者需要,发现一些在一般家庭的储存室可能会有的物品。

儿童房

釜村徹借女儿爱良即将进入小学的时机,为她准备的单人房间。

摆放着许多女孩子气的家具,似乎正象征着过去釜村家的幸福时光。

床上看似乱丢的被子内有着小小的鼓起,似乎还在蠕动着。走进房间后,从被子里传出了似乎是阅读一封写给父亲的书信的稚**声。

“爸爸,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陪着爱良。

谢谢你一直看着爱良。

谢谢你一直这么喜欢爱良”

翻开被子,里面的是穿着小女孩睡衣的,人形的怪物——像是以拙劣手工做成的黏土色的人形,脸上象征性地以几个空洞取代了眼睛和嘴巴应在的位置。事实上,这是精神还未成熟的爱良形成的不完整的亡灵的姿态。但她自身都没有理解到自己已死的事实,以类似生前的模式行动。

釜村爱良

这团不成型的肉块发出少女的声音,正朗读着生前爱良写给父亲的感谢的书信。目击到这个少女形状的肉块,探索者需要进行0/1d6的SAN值检定。

此时,肉块小女孩似乎是注意到了探索者,用惹人怜爱的声音说道:

 

“那个呢(阿诺内),客人先生,

请你一直留在这里好吗?

只要你还在这里,爱良也能留在这里。

之前的那位客人,很快就死掉了。

所以,希望你在这里活得长久一些”

 

这么说着,穿着睡衣的女孩子形状的那个东西,发出了“呀哈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用难以想象的敏捷速度跳下了床,跑出了儿童房。

▶她之前读着的那封信被留在了床上。根据探索者的考虑,很可能成为终盘说服釜村的重要材料吧。

▶即使追着小女孩跑出去,也会因为她下楼跑的太快而跟丢。那不是应该属于这个世界的存在,而是伊戈罗纳克召唤来的亡灵,虽然不会攻击玩家,但会随心所欲地隐去身姿,试图寻找她也是白费功夫。

卧室

夫妇两人的卧室,内部并列着两张床。

地板上淌着大量的新鲜血液,在血泊中心站着一个穿着家居服,脸色铁青的中年女子。

这正是釜村徹的妻子,友希子的亡灵。

她像是失去了力气一般低垂着头,小声的呢喃着。

 

“你在做什么。

你想让我怎么样。

献祭是怎么回事。

让我原谅是要我怎么样。

格拉基的启示录算什么。

伊戈罗纳克又是什么。

你拿那个菜刀要做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发出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悲鸣。

如同呼应那尖叫声一般,她的全身上下此时出现了无数的伤口,大量的血液从中喷出,就像是有看不见的菜刀正不停地刺着她。然后,友希子便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

目睹这一场面的探索者需要进行0/1d4的SAN值检定。

 

▶如果探索者<医学>或是<急救>成功,能够确认此时的她已经死亡。

但是在调查她的尸体的过程中,会发现她满身的伤口开始逐渐愈合,并且心脏也开始恢复跳动。目击这个现象的探索者需要再进行一次1/1d4+1的SAN值检定。

然后,友希子将会逐渐恢复生气,站起身,再一次低语、喷血、倒地死亡,循环往复。

这是由于友希子被伊戈罗纳克所复活,但友希子本人的亡灵无法接受这一事实而产生的现象。即使无数次的被复活,其本人的认识却只能停留于自己濒死的体验,导致她临死的场景不断再现。这样的她精神已经完全崩坏,无法与探索者进行任何的沟通了。

 

▶在卧室的墙壁上还残留着丹保伸秋留下的血字。

笔迹非常的凌乱,并且相当一部分字句都被抹乱了,几乎无法阅读。但是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部分被铅笔重新描上,借此内容变得相对易懂了许多。这个铅笔的描痕是釜村徹为了解读血字含义所补上的。

这段话是用英语所写,因此想解读血字的含义需要进行看懂文字的<灵感>和理解其内容的<英语>(或教育等)判定,两方均成功则探索者可得到【血字的解读】。这个资料在后续可进入的书房内也能够得到。

血字的解读

墙上这段字是被称作《格拉基启示录》的书籍的一部分。

读了这段文字的人,将会被名为“伊戈罗纳克”的神所相中。

他会倾听你的声音,但是绝不能向这位神明许愿。

伊戈罗纳克将会向人强求信仰。

而信徒会连死亡的自由都被夺去。

想从神的手中逃脱,只能向其献上替身。

这么做就能够摆脱他的控制……

就能够被允许,以人类身份死去。

▶衣柜里挂着一件釜村的大衣,外套口袋里有一把小小的钥匙。这把钥匙可用于开启书房的门。如果探索者没能想到去翻看衣柜的话,KP可在<观察>检定成功的情况让探索者在其他地方找到钥匙。

书房

釜村家的书房,门上了锁。

用卧室的钥匙可以打开。因为是比较简单的锁头,<开锁>或是<机械修理>成功也都可以撬开门。

相对于宅内其他混乱的环境,书房内十分整洁。内部陈列书架和书桌,桌上摆放着釜村一家的合照,照片中的三人看上去十分幸福。此外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书架上摆着普通的文库小说、商业经济等的书籍等,都是十分普通的书房内应有的东西。

笔记本电脑上贴着便签,上面写着类似密码的一串字符,输入电脑即可轻易打开。

但电脑中存储了大量的数据,想全部翻找恐怕需要几小时。

KP可以询问探索者需要查找的信息种类,若探索者此时选择搜索【伊戈罗纳克】或是【格拉基启示录】等关键字,或是要寻找3个月以前的内容(磁带上所写),那么不需要进行骰点,将【血字的解读】交给探索者。

如果玩家没有什么思路的话,那么可以进行<图书馆>或是<电脑使用>,成功的话消耗一定时间也可以得到同样的资料。

釜村家的疯狂规则


6 伊戈罗纳克的气息

为了保持探索者过程中的紧张感,KP应该随机的在其探索过程中引发如下事件。

不过若是胆子比较小的玩家,或是已经过度紧张的情况,那么KP没有必要强行进行事件,以免探索者过于戒备而停滞不前。   

上下楼梯时

明明是一个比较新的楼梯,当探索者踩上台阶的瞬间却响起了令人不安的“嘎吱嘎吱”声。

▶<灵感>或<聆听>成功,探索者能够理解到这声音并不是由于他的体重(。),而是因为有某种“别的东西”在自己上下楼时跟了过来。这个不明物体似乎是有着不得了的重量,将十分结实的台阶压得嘎吱作响。

但这个东西又是不可视的,探索者无法确认它的真面目。

▶上述骰点失败的话,则搞不清楚楼梯为什么会作响,也无法意识到这个东西的存在,但总觉得浑身不自在。

这里其实是一个伊戈罗纳克跟在探索者背后,试图观察探索者感受到恐怖的神情而搞出来的,类似恶作剧的演出事件。

调查储藏间或者橱柜时

这个事件可在探索者调查储藏间等比较狭小的场所,背后出现破绽的时候发生。

为了观察内部,探索者向着门内伸出的头突然被一双手紧紧按住(手势大概像是把这颗脑袋当成即将被人抢走的篮球一样的感觉)。手上使的力越来越大,感觉脑袋就要被拧掉了——

这个时候,不知从何处突然传来釜村徹的声音。

“停下,那是我们家的客人!”

此时如果<STRx5>判定成功,就能够从手的束缚中挣脱。失败的话,头盖骨被握的发出诡异的摩擦声,太阳穴的血管爆开,探索者需要受到1d6的伤害。但是由于出血的缘故,也得以从手中滑脱开来。

挣脱后向身后看去,会发现谁也不在那里。这也是伊戈罗纳克的恶作剧。

经历如此异常体验的探索者需要进行0/1d3的SAN值检定。

刚刚可怖的手感还残留在头部,若之前骰点失败则更是血流不止,让探索者产生了强烈的不快感。

这里希望KP能够尽可能的演出探索者身后无人照应的恐怖感。

使用技能骰点失败时

在调查釜村家的过程中,探索者使用情报收集技能失败的话发生这个事件。

探索者会突然主观地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变慢了——有些类似宗教家声称与神明接触时的神秘体验一类的感受。

这时,(面团)KP要摆出一副庄严肃穆的态度举起玩家刚刚用过的骰子,并用同样的严肃语气向玩家提问:“汝、可愿接受吾之神迹?”(或其他中二表现)

(译者补充:网团的话就去掉举起骰子的表现吧滑稽)

如果玩家接受了,那么就直接给予一个通过的点数,并且获得刚才调查能够得到的情报内容。

但、引发这个奇迹的神明,其实是邪恶的伊戈罗纳克。在玩家接受神迹的瞬间,伊戈罗纳克便会趁虚渗入探索者的内心。

此时探索者会意识到,有什么不明正体的漆黑的意识流入了自己的内部。自动失去1d6的SAN值,并获得5点克苏鲁神话。

若是玩家拒绝接受,那么KP就装作无事发生过(的把骰子放回原处),继续跑团。

关于这个状况的真相,在结束前KP不要对玩家进行任何的解释,直接甩出KP三连(不清楚不知道以下略),享受玩家想不通而苦恼的神情吧。

要注意,投点失败的这个事件只能触发一次。


7 一家团聚

这个事件发生的时点由KP随情况决定。

但推荐在探索者将整个宅邸大致都探索过一遍,或至少入手【血字的解读】之后,探索者本人不处于卧室或是客厅时引发最为合适。

 

好像听到从客厅传来了尖笑声。

来到客厅,釜村一家三口已经围绕在了餐桌周围。

但其中只有釜村徹还是个人样。

女儿爱良以那副骇人的模样坐在了椅子上,不断地发出刺耳的笑声。

而妻子友希子没有入座,满身是血的站在餐桌前。她的眼神涣散,神情呆滞,完全是一具行尸走肉的模样。

而釜村徹面对这异样的两人,却是满面微笑的端坐在餐桌前,一副幸福洋溢于言表的样子,满面微笑。

釜村全家福

目睹这诡异的团圆情景,探索者需要进行1/1d4的SAN值检定。

釜村徹注意到探索者的到来后,会劝其入座一起“用餐”,同时这么说道。

 

“你来了,我介绍一下,这就是我深爱的一家人。

但是,如果这里没有你这样的客人——能够见证我们一家团聚的客人存在的话,这一切都如同子虚乌有。

我们家就是这样的一个境况了。

话虽如此,……之前的客人们,不知为何都无法在这里长留。

只能请你在这里尽可能的久留了。

来,在这个位置坐下吧。”

 

这么说着,釜村徹亮出了手中的胶带和绑带等束缚工具。他会将试图逃走的探索者绑在椅子上,强行也要将探索者长留于此。

已经失去理智的釜村徹认为,来访家中的客人听从主人的请求是理所当然的。因此,如果不反抗,他不会见面就采用如此暴力的手段,并且能够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沟通。

面对这样的釜村徹,探索者的反应将会决定其是否能够成功逃脱出釜村家。

当然,脱出手段不止一种。接下来会阐述一部分可能的方法,但实际过程中若玩家有更好的提案的话KP也可以酌情进行配合。

这是本模组中的关键抉择部分,KP在这里要适当的对玩家进行引导,并且给予充分的思考时间。若是玩家选择直接对着伊戈罗纳克莽上去等踢门法,那么KP也要告知极其困难这一点。

说服釜村徹

若是能让釜村徹意识到,事实上他的妻子正在受到折磨,他的女儿已经不成人形,那么他是有可能清醒过来的。

事实上,釜村徹本人也知道这所谓的一家团圆根本上就是扭曲的,但他只能装作视而不见。

探索者在这里向他指摘出这一点,且<精神分析>或<劝说>成功的话,釜村徹将会意识到他的行为是多么的冒渎。

如果活用之前儿童房的爱良的信,书房的照片等让釜村徹更鲜明的回忆起他家族本貌的道具的话,可根据KP裁量,给予探索者技能骰点+20%或更高的加成。

之后的展开参考后续【结局】中的【清醒】部分。

欺骗釜村徹

也有不用正论,而是歪理来欺骗过釜村的方法。

比如用“根本看不见什么他的家人=家人根本不存在”之类的主张来诓骗他。

不论其内容如何,只要能够让釜村徹内心动摇,他就会再次审视自己所谓的家人们的模样。

这里技能骰点一般采用<话术(快速交谈)>,但除此之外还可以用类似<艺术>之类可以指代演技的形式等等,尽可能活用探索者的得意技能。

骰点成功的话,釜村徹便会陷入混乱,并且注意到眼前所谓一家团聚的真面目,取得和上述说服本人一样的效果。之后展开同样参考【清醒】部分。

将釜村徹献祭

根据【血字的解读】,为了从邪神手中脱逃,可以向其献出一名替身。

<幸运>或是<神秘学>或<克苏鲁神话>成功,那么伊戈罗纳克将会听到探索者向他献出釜村徹作为替身逃出这里的请求。

之后的展开参考【结局】中【替身】部分。

打倒釜村徹

虽然不太推荐,但杀死釜村徹也是逃脱的一种方法。

如此选择,将进入与釜村徹的战斗轮。

釜村徹将会使用厨房中开刃的菜刀袭击探索者。即使探索者之前已经入手,但因为这是伊戈罗纳克所保留的杀死他妻儿的凶器,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釜村的手上。

因为釜村徹说到底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所以此时<躲藏>或是<潜行>后再对他进行突然袭击的作战将会格外有效,在这里探索者可以活用各类对人的战斗手段。

若是釜村徹昏迷或是死亡,那么结论上他便成为了伊戈罗纳克的祭品,等同于探索者向邪神祭出了替身。后续参考【结局】的【替身】部分。

▶但如果探索者在战斗中落于下风并意识不明的话,那么,不久后就会因为感受到疼痛而苏醒。

睁开眼睛后,会发现自己被胶带五花大绑束缚在了餐椅上,手脚筋都被釜村徹挑掉。从此便作为釜村一家的见证人,不得不一直注视着他们一家扭曲的团聚。至此探索者逃脱宣告失败,唯有死亡或陷入疯狂才能够得以解脱。

从釜村徹面前逃开

若是探索者坚决地拒绝入席,并毫无头绪的只是在家中四处逃窜,那么釜村徹将会一直追着探索者并试图将之拘束起来。这种情况下,KP应该向探索者提出警告,无谋地在这里玩躲猫猫没有任何用处。

即便如此探索者也选择继续逃跑的话,那么釜村徹便会判断此人不再是他的客人。

之后的展开参考【结局】中【失败】的部分。


8 结局

根据探索者最后的抉择,走向不同的结局。

清醒

听到探索者的话语,终于意识到自己眼前的家人都已经彻底扭曲的釜村徹会发出惨叫,陷入半狂乱的状态。他的精神支柱再次彻底崩塌,自我也崩毁殆尽。

随即,釜村的背后凭空出现了一面砖瓦墙,他则是全身脱力的靠在了那面墙上。

黑色的影子自墙面如同烟雾一般逐渐渗出。与此同时,釜村徹的身体逐渐失去了轮廓,被溶解在了黑影之中。最后,他的身影彻底的消失;取而代之地,炼瓦的墙壁中浮现出一个巨大且肥胖,类似人形却没有头部的身姿。

将釜村徹吞食的,正是旧日支配者・伊戈罗纳克的本尊。目睹其本体的探索者需要进行1/1d10+1的SAN值检定。

 

邪神向墙外踏出了一步。

同时,釜村家如同遭受巨大地震一般摇晃起来,某种类似地壳变动释放的巨大能量在这个宅邸内迸发而出。友希子和爱良的亡灵在这重压之下一瞬化为了粉末,灰飞烟灭。

探索者也被冲击波所吹飞出去。此时<闪避>或<跳跃>成功的话能够避免受到二次撞击的伤害,失败则受到1d6伤害。

▶但若是探索者在之前的SAN值检定过程中陷入疯狂的话,被吹飞的瞬间伊戈罗纳克将会向着探索者伸出“援手”。握住它的手,即等同于接受了伊戈罗纳克,并将会成为它的信徒;探索者的余生也等同于坠入了疯狂的深渊之中。

由于伊戈罗纳克现身的冲击,客厅的窗户也会被震碎。之前窗外兀然出现的砖瓦墙不知所踪,而能看到普通的风景。现在正是逃离釜村家的机会。

▶如果探索者在这里昏迷,那么KP这时可以默不做声,等到玩家开始焦躁的时候不慌不忙地告诉玩家:苏醒后,客厅一片狼藉,但伊戈罗纳克的身影已然消失不见。釜村家外面阻拦的墙壁也都消失,能够离开这里了。

替身

在探索者宣告将釜村徹(或尸体)献祭给伊戈罗纳克之后,一面墙壁突然凭空出现在探索者的面前。

然后,自墙壁浮现的黑影逐渐形成伊戈罗纳克肥大的身体,它伸出双手将釜村徹拥入怀中。

釜村徹就这么无抵抗的被伊戈罗纳克咕咚咕咚的吞入了腹中。目睹此亵渎光景的探索者需要进行1/1d10+1的SAN值检定。

此后,接受了供品的伊戈罗纳克将用一种庄严的口吻询问探索者:

“汝的供物,确实收取到了。汝所愿为何?”

探索者要是回答出自己的愿望,伊戈罗纳克会将之实现。如果探索者此时已经是疯狂状态,那么将会陷入对这位神明的狂信,必须说出一个愿望。

当然,这是邪神的陷阱。

伊戈罗纳克将会以极其扭曲的形式实现愿望,并将许愿之人引至毁灭。KP要尽可能的向恶意的方向解读探索者的愿望,并实现之。

 

此时唯一正确的回答就是:“没有什么愿望”。KP要在之前给予【血字的解读】之时暗示到这一点,并在此时提示玩家再次确认【血字的解读】的内容。

伊戈罗纳克闻言,便会向着砖墙离开此处。

然后,墙壁便会唐突地从探索者眼前消失。釜村家也同时变回了一个普通的房屋。

探索者可以平安无事地离开这里了。

失败

为了离开釜村家所投掷的技能失败的话,KP可以视情况让玩家再挑战1次,但要求探索者需稍微改变一下方法。

若再次失败,那么KP要毫不留情冷酷残忍地开始进行下述处理。

“啊啊,看来你已经不再是我们家的客人了。

在我们家,不允许除了客人以外的外人存在。

你应该明白吧?我再也不会让任何人,再一次毁掉我们家的幸福了。”

在釜村徹将探索者认定并非客人的一瞬间,友希子和爱良就化作尘土消散了。而探索者的四周唐突地被泛着潮气的砖墙包围起来。

然后,从墙面缓缓如雾气升腾一般地渗出了黑影,流动的黑影聚拢成一个肥大的无头人型,将探索者紧紧包覆于其中。最终,探索者在一片黑暗中意识逐渐远去。

这是即死事件,探索者无法用任何手段从中逃脱。乖乖交卡,请

逃出后

从釜村家成功脱身的探索者终于回到了日常生活中。

由于成功渡过如此险境,恢复1d10+1的SAN值。

但是釜村家的建筑物仍然保留着,并且墙壁上依然残留着【格拉基启示录】的那一部分血字。

如果对此感到不安的探索者可以动用合法的手段,将这间房屋处理掉。

KP在听取探索者对这间屋子后续采取的态度以及其他后日谈之后,用这段话作为结尾。

 

“至此,釜村家的怪奇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但是,曾经阅读过《格拉基启示录》其中一节的你,也许依旧被那位旧日支配者,伊戈罗纳克关注着。

若是未来的某一天,你的灵魂染上了它所喜爱的色彩——堕入邪道的话,那堵炼瓦墙一定还会再次出现在你的面前吧。

这一点,请时刻铭记于心……”

 

--END--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