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景瑜X许魏洲丨别拼命了好吗,我心疼


黄景瑜有点心不在焉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就是不想坐下来,心中有股莫名的焦虑。

桌上的手机震动一声,他立刻跑过去拿起手机,是一条微信语音,点开一听:“开门~接我~ ”声音充满疲惫,沙哑的声线让人感觉对方十分困倦。

激动地放下手机跑到门口,一打开门,看见行李随意地放在地上,快站不住了的许魏洲连双手都张不开了,直接往前倒,黄景瑜赶紧往前一接,稳稳地把他搂在怀里,“洲洲,我们先进屋。”

黄景瑜用脚把地上的行李勾进门里,关上门之后一把横抱起许魏洲,走到客厅,想把他放到柔软的沙发上。

刚一弯腰,在他怀里一直闭着眼的许魏洲开口说话:“等等,再抱一会。”说完之后一脸睡着了的样子。

黄景瑜直起腰,就抱着他站着不动,低头看着他的脸庞,又瘦削了一点,不由得心疼起来,那该死的减肥大会最后一次录制终于结束了,说是去跳舞,每次都把他的洲洲折磨得不成人样,通宵录制剥夺睡眠,练舞练到全身虚脱,各种高难度动作还造成身体损伤,肩膀贴着膏药,腿上都是伤痛,胸口拉伤还硬说抽筋,在哪里都是一直在硬抗,一点都不服软,可心疼死了!

这最后一次录制完,直接去了医院,而他只能在家干着急。全身心都抗拒跳舞的黄景瑜内心疯狂吐槽着这个节目,要不是他洲洲喜欢跳舞,想展示真正的拉丁舞梦想,他怎么舍得让他去受苦受累,差点就想拦在门口抱着他的大腿不准他出门了!

吐槽归吐槽,反正都结束了,而他终于也在自己怀里了,你看他那么的累,那么的痛,全身上下没一处是舒服的,眼睛从进门就没张开过,这样的脆弱他不想展现给任何人看,只有在家里,在某人面前,才完全做着真实的自己,只有这样的身体接触,才能感受到最真实的对方。

只想好好抱着不放手,不能让他再受伤了,再去干这种折磨人的工作自己就要揍人了!

你看,睫毛长长的呀,鼻梁高高的呀,皮肤白白的呀,嘴唇,是很好亲的呀,怎么就这么喜欢去拼命呢,就不能安安静静地,做个美男子吗?

就忍不住低头一亲。

而累瘫了的许魏洲根本不想给回应,等他亲完了,还是闭着眼睛说:“抱我到床上,我想睡觉,好累。”

黄景瑜知道他很累,可还是说:“不如洗个澡再睡吧,会舒服一点”

“可是我不想动,我只想瘫着……”

“没事,我帮你洗”

“……”

黄景瑜抱着许魏洲转身走进了浴室,想着反正也会湿身,也打算一起洗个澡。

自己拼命地练过柔术,也知道身体的疼痛是什么感受,所以看到对方身上的伤时,就忍不住红了眼眶。这是他千方百计保护着的宝贝,可却被梦想两个字狠狠挫败,第一次怀疑,是否梦想真的有必要用生命去拼。

“是不是很疼?”

“嗯~”

“以后别这样了好吗?”

许魏洲睁开眼,对上黄景瑜红了的眼睛,知道对方是心疼,是不忍,自己此时也没必要倔强,是真的累了,重重地“嗯!”了一声。

伸手过去拥抱,那个胸膛,有安全感。

洗完澡后,黄景瑜帮许魏洲吹干头发,想再抱着他回房间,可许魏洲拒绝了,自己走进去,身后往床上一倒,呈现个大字形。

黄景瑜也跟着进房了,爬上了床,侧身躺着,用手支撑起脑袋,看着许魏洲。还好床够大,不然许魏洲手脚一摊开,他在床上就没地方落脚了,忽然又想起了一起拍戏的时候,那时的床明明那么小,但是也睡得很好。

洗完澡明显就精神很多了,许魏洲转过头看着黄景瑜,开口说话:“我昨晚看了你的活动。”

黄景瑜有点惊喜,昨晚在录制节目这么辛苦都偷偷关注自己,不由得开心起来,露出笑容问:“怎么样,那些飙车超帅的吧?”回想起昨晚的汽车活动,那些漂移的感觉仿佛又出现了,内心一阵激动。

“嗯,我也想飙车。”许魏洲淡淡地说着,眼里一片真诚。

“那可不行,人家是专业的,你不准飙车,很危险的!”黄景瑜立刻紧张起来,他知道许魏洲开着专业赛车肯定也很帅,可是脑里也同时冒出一些翻车交通事故的片段,他不能想象出洲洲发生危险会是什么情况,他承受不了。

“怕什么,你电影都拍了,而且你导演也是赛车手啊,多厉害!”许魏洲脸上露出憧憬的神情,似乎在想象着自己开赛车的样子。

“导演他不一样,他都开很多年了,也参加过很多比赛,是很专业的,你平时能好好开车就行,别搞这个。”黄景瑜苦口婆心地劝着,就怕许魏洲真的认真起来了。

“那wangyibo年纪比我还小呢,都开摩托赛车,多酷啊!”许魏洲有理有据地反驳。

感觉快要被怼得无话可说了,黄景瑜索性放弃挣扎,打算以后再找机会说服他,就附和地说:“对,他摩托的确开得不错,而且是去年才开始玩摩托赛车的,都开上专业赛道了。”

“才认识一晚上就这么了解啦?”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酸味,许魏洲自己成功把话题带偏。

黄景瑜以为许魏洲对这个话题感兴趣,就更加拼命地说了:“还行吧,就在后台聊了会。对了,他不仅摩托开得好,而且跳舞也很厉害哦,昨晚他也跳舞了,和你的拉丁舞是不一样的,听说他也会唱歌,你俩可以切磋一下。”

“是挺棒的,那你觉得我厉害还是他厉害?”黄景瑜的回答终于揭开了许魏洲的醋坛子,特别是听到他在称赞别人的时候,就控制不住的有点不悦。

意识到有点不对的黄景瑜立马回答:“当然是你啊,你最棒了!”

“可你主动去搭人家的肩诶”醋意越来越浓,干脆挑开了说。

“那……那只是节目效果嘛,一说激动了,就不小心搭上去了……”被抓住把柄的黄景瑜自知理亏,说得结结巴巴的。

哼的一声,许魏洲知道他是无心的,可还是想给点教训他,“那节目的效果好不好啊?”

“我……”黄景瑜一时语塞,转头一想,发现洲洲的醋吃得乱七八糟的,不禁一笑。

“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不回答就算了,还笑,故意惹我生气是吧,许魏洲瞪着他。

“洲洲,男生的醋你也吃,我都还没说你和你舞伴跳舞呢,整天贴得那么近!”好不容易抓到对方把柄,黄景瑜逐渐占据上风。

“那是舞蹈设计,这才是真的为了节目效果呢!”许魏洲不服反驳。

“衣服呢?胸口开那么大,和不穿有什么区别!”说到这个,黄景瑜都快抓狂了,还拍得那么近,露得那么多,真想把衣服都缝起来,把那些照片都打码了!

“那是服装设计师设计的,我只能穿啊!”许魏洲实力甩锅。

“我不管,你整天和她们搂搂抱抱、贴身热舞呢!还笑得那么暧昧,我不就不小心搭了一下肩嘛,谁更过分啊!”黄景瑜越说越激动,小奶音都高了几个度。

当然是自己理更亏啊,许魏洲意识到自己更加无力反驳,不终止话题的话,会没完没了的。

“好了,停!我知道我们这些都是工作需要,身不由已嘛,就别互相伤害了!我们聊回一开始的那个话题吧。”

黄景瑜早就被绕懵了,哪记得一开始聊了什么,就问:“什么话题?”

许魏洲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凶凶地说:“开车啊!”

许魏洲还是想探讨一下专业赛车的事情,可黄景瑜可不这么想了:“我不想聊了,我想直接开!”

说完没等许魏洲反正过来就扑过去了,膝盖岔开在许魏洲两边腰侧夹着,双手按在他耳旁两边,撑起上半身,俯视着说:“说吧,要力量还是速度?”

许魏洲双手往上挽住黄景瑜的脖子,用力把他的头往下压,两人嘴唇就差那么一厘米就碰到了,许魏洲霸道地说:“我!都!要!”

说完手一用力,两人吻上。

逐渐燥热,可黄景瑜还是抓住了仅存的理智,头往上仰起,接吻终止。

“不要了,洲洲,你这么累,我怕再伤害到你, 我们就好好睡觉吧。”说完也在一旁躺下,不去触碰对方,想让他以最舒服的姿态躺着,也顺便控制住自己。

“要离那么远吗?”许魏洲转过头嘟着嘴说。

黄景瑜看着他,不做任何动作。

“过来!”

还是一动不动。

“抱我!”

仍然一动不动。

“不然我睡不着!”

终于投降,黄景瑜立马把身子挪过去,伸手把许魏洲圈在怀里,下巴抵着他的额头,抱得紧紧的。

“就这样睡吧。”

“嗯~”

两人相拥入眠。


这篇文昨晚写到一点多写完,可是太晚了没发,早上起来看到洲洲受伤去医院的消息,于是再加了点内容。

或者我的想象力还有限制,可真的希望他们俩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这种拼命的事,能不能不做了😭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