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王胖子的搞笑日常(3)

1.“这些可能不是人类。”胖子看着道:“你看这口牙,打个啵儿能把人家脸皮给捎了去。”

2.潘子大笑:“听刚才那声尖叫,这是只女尸胎,估计是在这里太寂寞,看你和她体型相似,想拖你下去陪她了。这叫做来自地狱的搭讪。”

胖子苦笑,推了他一把,“你他娘的才和她长的像呢。”

......

胖子脸色苍白,一边喘气一边对潘子道:“瞧见没有,看来你家媳妇还是喜欢你多一点。”
潘子吓的够呛,摆了摆手:“不说了,咱们扯平。”

3.胖子道:“你不懂。这叫声东击西,你没听毛主席说吗,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说不定这就是那‘汪汪叫’的计策。”

胖子一时记不住汪藏海的名字,随口就给他起了个外号,我听了差点笑出来,没好气地说:“拜托你放尊重点,怎么说汪藏海也是这一派的大师。你见了也得叫声祖师爷。而且那话哪里是毛主席说的,这是楚留香说的。”

胖子道:“你少给我认祖宗,什么祖师爷,他要是认我我还不认他了。


4.“那你就别操这份心了,我看这九龙抬尸棺,大概也就是棺材下面雕刻着九条龙这样的性质,意思一下。”胖子道:“要真有龙,那咱们就发财了,逮他一条回去,往故宫里一放,保管人山人海,光收票子钱就得好几万。”

我道:“就你这点出息,光惦记钱了,你要真逮的到龙,那你就是孙大圣,我还没见过孙大圣是你这身材的。”

胖子听了大怒,骂道:“胖又怎么样?胖爷我上天下地,靠的就是这身神膘。晃一晃风云骤变,抖一抖地动山摇——哎呀

5.胖子将尸体提起来一点,“不对……这头发是从他脖子里出来的,不是头发,我靠,他娘的难道是嘎吱窝毛?这老外就是厉害,嘎吱窝毛都这么长。

6.胖子还蹲在房梁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们,这时候已经点起来烟。看我转过来,马上道:“别催了,你他娘的快和我老娘一样了,我向毛主席保证,抽完这烟我就下来。”

7.趴在胖子背上的人,鬼气森森的缩在胖子的肩膀后面,也没有因为胖子的转头做出任何反映。两个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含情脉脉地看着。

8.一边的胖子不停地用一种我听不懂的方言说梦话,似乎是在和别人讨价还价,在他说的最激动的时候,潘子就拿石头丢他,一中石头,胖子马上就老实了,但是等一会儿又会开始,十分吵人。

9.“别感慨了,咱们是贼,还是老问题,往哪里走?”胖子问道。

10.又去看顺子,只见他正津津有味地看着小说,显然是跳到主人公走前最激情的那一页去看了。
胖子看得不爽,一下就抢了过来,骂道:“让你找线索,你看黄书,你的良心,大大的坏了!充公!

11.胖子一下紧张起来,“你该不是想杀了我,让我的灵魂去和鬼谈判,我可不干,要是你们把我杀了,我肯定和那鬼合谋,把你们整得更惨!

12.胖子和潘子也认了出来,胖子咧起嘴巴,对潘子唇语缓慢道:“我…靠,看…样…子,你…家…黑…闺…女…舍…不…得…你…走。”嘴巴动地十分夸张可笑。
潘子怒,唇语骂回道:“他…妈…的…你…儿…子…才…长…的…这…样…呢!

13.胖子在上边嘿嘿一笑:“这叫白娘子找对象,有缘的千里来相会,无缘的脱光了搂在一起还嫌对方毛糙——我说我们路过你信吗?”

14.胖子自言自语道:怎么了,到手的东西不吃了?难道嫌我太油腻

15.我们赫然就看见其中一到巨大裂缝的边上,刻着一个极端难看的箭头。指示我们正确的方向。
胖子大骂:“那老潘子果然懒惰,连个箭头也不会搞地漂亮点。”

16.胖子骂道:“你懂个什么,现在上飞机严着呢,咱在潘家园也算是个人物,人家雷子都重点照顾。这几年北京国际盛会太多,现在几天一扫荡,老子有个铺子还照样天天来磨叽,生意没法做,这不,不得已,才南下发展,江南重商,钱放得住。”

17.,胖子看那女的瘦不拉叽的,还化着浓妆,一边还嘴巴不是很干净地埋怨车里味道难闻。当然胖子的脚丫是太臭了,听着就窝火,也是太无聊了,嘴里就寒碜(

chen第三声)她,说大妹子,您看您长得太漂亮,怎么就这么瘦呢,您看您那两裤管儿,风吹裤裆吊灯笼,里面装两螺旋桨,他娘的放个屁都能风力发电了。

这不说完就给人扇了一个嘴巴。我听着就乐,对他说人家不拉你去派出所算不错了,你知道不,这世界上有一种叫做流氓罪,你已经涉嫌了。


18.见我和阿宁不说话,胖子也讨了个没趣,喝了一口茶,就想出去,我按了他一下,让他别走开,他才坐下,东挠挠西抓抓,显得极度的不耐烦。

19.“小看人是不?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咱们小吴同志也算是场面上跑过的,上过雪山下过怒海,我就不信还有啥东西能吓到他,你别在这里煽动你们小女人情绪,小吴你倒是说句话,是不是这个理儿?”(护邪大胖哥上线哈哈哈)

20.“直觉?”胖子挠了挠头,“你这他妈不是难为胖爷我吗?胖爷我一向连错觉都没有,还会有什么直觉。”


盗墓代表着人类一种最原始的欲望,求得财富和探寻死亡,这种刺激,恐怕是人就无法避免的。

——《盗墓笔记》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