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八章:遇水而行

“嘎”鬼婴虫发出一声怪叫,从空中飞过,直逼莫寒而来。同时墓室的一个角落,随着鬼婴虫不断地叫声,慢慢的打开一个口子,一具腐烂的尸体从里面掉出来。像是被赋予了新的生命一样,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的朝莫寒走过来。

“看来这墓主人是打定主意,要我今天死在这里为他保守秘密了。既然这样,我就临死也要拉垫背。”斩铁剑紧握在手,虎牙镇魂尺出袖而立,悬浮在半空之中。手中的震雷珠弹射而出,打在腐尸的身上,道道天雷蔓延起来,肆虐着腐尸的身体,将它的行动锁在原地。不做停留,右手抓住镇魂尺,尺边勾玉暴射而出,数颗打在鬼婴虫上。斩铁剑在手臂上划出一个口子,殷红的鲜血流出,包裹住虎牙镇魂尺。这是莫寒自创的催命一招,以血养器,素来法器越收服妖魔鬼怪它的修为就会更加厉害。但是如果耗损太多的法力情况下,法器原本的威力将会大大减少不足以应付面前敌人。以血养器的作用就是,利用术者自己的鲜血充当鬼怪魂魄,引法器吸收自身鲜血中的魂,短时间内增强修为。但这种方法的弊处十分的直白可怕,一旦术者与敌人差距实在太大,那么在消灭对手之前,术者本身就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被鲜血覆盖的镇魂尺发生异变,尺身嗡嗡直响,开始抖动起来,两侧的勾玉也从透明开始逐渐变得鲜红起来。莫寒知晓自己时间不多,左脚猛踏一步身体往前撞了过去。一尺砸在鬼婴虫的头上,沾染了鲜血的镇魂尺威力大增,这下重击,将鬼婴虫的脸几乎整个砸凹了进去。

“嘎”鬼婴虫惨叫一声,黑色的液体从脸上流淌而下滴落在地上,脚下的黄土竟然产生了阵阵白烟,随即塌下了一个小洞。

“好厉害的腐蚀性,如果被那东西沾到的话,恐怕是不死也要残废了。”一击落定,莫寒脚踏荒地,身形不停连退几步,与鬼婴虫拉开距离。防止黑色的毒液溅射到自己,这时背后一声闷吼,一双腐烂到可以看到森森白骨的手朝罗兰抓来。

“刷”一声响声响起,一只烂手落在了地上,斩铁剑闪过一抹寒芒。腐尸的一只手臂被直接砍了下来,一脚蹬在腐尸身体上,虎牙镇魂尺再显威能。腐尸虽然不会感觉痛意,但是却还是保持着一些身为人性的本能,看到面前的虎牙镇魂尺生出怕却之心,本能的往后走去。

“嘎”鬼叫声响起,鬼婴虫带着毒液朝着罗兰扑过来。张开锋利的牙齿,看样子是要撕咬掉莫寒身上的肉。

“雷珠”一声厉喝,虎牙镇魂尺周边的其中一颗紫色勾玉飞射而出。蕴含着鲜血与丝丝天雷之威的勾玉,洞穿了鬼婴虫的一只眼睛,黑色液体喷涌不止。几滴毒液溅到莫寒的衣服上,衣服开始呲呲的燃气白烟。没有多想,右手一转,斩铁剑轻易的挑开了自己的衣服,将腐蚀的布条割开。

“糟了,血流太多不能再保持高密度的注意力了。”混战之中,莫寒感觉到一阵阵晕眩,眼前的视线也变得一片漆黑,自己已经不知道身处何地。用力的甩了甩脑袋,将虎牙镇魂尺收回,不再让它吸食鲜血。莫寒勉强睁开快要合拢的双眼打量着四周。隐隐发现在墓室的右侧的墙壁相比于其余几个地方的石壁有些不对劲。虽然没有证据能证明她为什么感觉这石壁有古怪,但是现在已经是到了生死关头,所谓的理智简直就是狗屁,莫寒决定赌一把自己的直觉。朝着石壁撞了过去,腐尸和鬼婴虫察觉不对,从后面追了上去。莫寒一头撞在石壁上,这堵看似坚硬无比的石壁却如同棉花般柔软,经过莫寒这一撞,石壁开始挪动起来,像是反转门一样一口将她吞了进去。里侧的石壁翻出来挡住了腐尸与鬼婴虫。

撞进石墙另一面暗道里的莫寒,好不容易逃出了危险,紧绷的心放松了下来。就感觉自己的眼皮不停的在打架,特别的困。

“戴萌,快附身到我身上。”莫寒将手中的玉坠摔在地上,戴萌虚幻的身形出现在半空。

“寒姐,今天我附在你身上的时间实在太多了,而且你现在虚弱无比,如果我附身的话,你可能会因为吃不消折阳寿折得非常厉害。”

“都这个时候了还墨迹什么呢,我要是在这里睡着了就永远都不要想醒过来了。折寿和没命哪个更可怕?”戴萌没有再说什么,化为黑气从莫寒的鼻子进入到她的身体里。被戴萌附身的莫寒一下子精神了许多,站起来看着这条暗道,心里暗暗想着:“这到底是什么个鬼墓穴,为什么到处都有暗道和机关。”

“也许这里是传说中的无极冥洞。”脑中传来了戴萌的声音。

“无极冥洞?”

“存在于传说中的一个古代贵族墓穴,也是刘成峰唯一一次失手的墓穴。这个墓穴一直都被他闭口不言,保守着秘密。外人只知道有个地方叫无极冥洞,但是不知道这个墓穴究竟在哪。通过这里的机关和刚才我们在墓室里看到的盗洞,前后两件事情连起来,我想这里应该就是无极冥洞不会错了。”

“那你知道出去的方法吗?”

“我曾经与刘成峰的一个徒弟交好,他曾告诉过我走出无极冥洞的方法,但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让我想想,这个口诀是。。。。九重九,入坤门。盘旋道,反截行。路不死,遇水生。”

“这是什么意思?”

“这你就不要管了,现在我来控制身体,运气好的话我们也许能够出去。你先休息一下吧。”

“嗯”莫寒的魂魄轻声了一下,随即陷入了沉寂。戴萌控制住了莫寒的身体开始朝前面走去。顺着这条暗道一直往回走,走过九个拐角,眼前出现了一个不大的墓门。墓门上方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戴萌推开墓门走了进去。里面是一间不太大的墓室,墓室内的墙壁上有一个很小的盗洞,大小只能进出一个人。虽然戴萌是盗墓贼出身,但是眼下的身体却不是他的,为了进这个盗洞,他是鼓足了吃奶的力气硬挤进去,导致莫寒身体很多的表皮都被划伤了。基本可以预见到莫寒神魂重新掌控自己身体时,因为疼痛而惨叫的情景。顺着倾斜的盗洞一直向前爬,大概五分钟后,戴萌来到了一个柱子跟前。这个柱子上面雕刻着各种栩栩如生的佛像。戴萌环视了一圈,发现这里是一个丁字路口,这个柱子就在路口的中间。低头沉吟了一下方才的口诀,抬头往柱子上看去。发现在众多佛像之中藏着一尊手很特别的地藏王菩萨。佛教中一些菩萨的辨认,对于戴萌来说还是非常容易的,因为他是个虔诚的佛教徒,对于各种佛像,都能做出比较准确的辨认。细看这尊地藏王菩萨发现地藏王菩萨的右手手指伸出,所指的方向正是左边的一条暗道。

“这个标志,是让我走手指的那条暗道吗?不对!盘旋道,反截行。。。盘旋道,反截行。。。反截行。。正确的路应该是右边这条。”做出反应之后,戴萌走入右边这条更加狭小的暗道里,走了半晌,走到了暗道的尽头。在这个尽头,戴萌的面前是一个广阔的地下湖,岸边还停留着一艘小木筏。

“路不死,遇水生,原来这两句话的意思就是指这座地下湖啊。”戴萌走上竹筏,用上面的竹板开始摇动竹筏往湖对岸划去。

“嗖嗖嗖”正当戴萌划着船,不知从哪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随后十几支羽箭从黑暗的四周飞射而来。一把丢下竹板开始躲避羽箭,也多亏莫寒平时为了驱魔卫道经常锻炼自己身体的柔韧性,不过就算如此,还是被一支羽箭射中了手臂。戴萌趴在竹筏上,被射穿的手已经不能再做任何的运动,心一横将另一只完好的手伸入冰冷的河中,以手为桨开始用力的朝对岸划去。不知划了多久,戴萌在划动的手臂抓住了一块石头,竹筏也像是撞到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他知道这是到对岸了,没有多想一骨碌起来朝着前面跑去。不久就看见前方有一道亮光,那道充满希望的亮光。迅速的跑向那道亮光,在那背后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

“呼,总算走出了这个鬼地方。”戴萌摇摇头,继续朝着林子深处走去,不久之后穿过林子。是一片大原野,隐隐能看到远方金山村的炊烟。长眠的墓穴再被这位不速之客打扰了之后,再一次的陷入了沉寂之中。。。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