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我觉得演技没什么可比的 我们又不是打拳的

转场是最麻烦的,上一家在忙不迭地收拾机器,下一家要急忙准备好,找好角度,调好灯光。这个忙碌的时刻通常是艺人们放空的时候,他们什么也不不需要做,只要呆坐在椅子上,等待眼前的慌乱结束。黄轩不是。在摄影、摄像慌忙拾掇的时候,他起身,像一个照顾不周的主人,面对一屋宾客甚至有些许惶恐和难为情。

  这是我第一次采访黄轩,这样的他和大部分同行文字里的他很契合,轻裘缓带,谦和温润。我跟他说了我的看法,他有些害羞,“没想到大家对我印象这么好。”

  “那你觉得你是怎么样一个人?”我问道。

  “我应该算是善良的人吧”他想了一下,“没有什么坏心眼,我也还算挺坦诚吧。”

  冯小刚曾透露,之所以选择黄轩,是因为他的眼神,“值得信赖”。《芳华》是严歌苓的本子,黄轩所扮演的刘峰是那个时代的“活雷锋”,他温和谦让,凡事想到的都是别人,因为一时的真情流露被时代无情地碾压,是一个彻彻底底被时代辜负的人。

  最早认识黄轩应该是2008年的《地下的天空》,凭借这部作品,这位同龄演员中少见的演技派正式开始了电影之路。不到十年的光景,他已合作过张扬、崔健、娄烨、许鞍华等一派大导,作品和表现也都可圈可点,今年年底,更有冯小刚《芳华》和陈凯歌《妖猫传》两部挑大梁的作品接连上映。冯小刚说12月是“黄轩月”,粉丝圈也万众期待,似乎12月一过,这位好演员就能如愿戴上与实力相符的光环,迎接崭新的明天。

  事实上,在电影圈踽踽独行几年后,黄轩已经审时度势,开始接拍电视剧,上综艺,其中和杨幂合作的《亲爱的翻译官》应该是他距离大众所说的“红了!”最近的一次。而就在这次采访前,他还完成拍摄了一部和杨颖共演的电视剧(《创业时代》)。

  与此同时,他N年前拍摄的《九州·海上牧云记》终于得以在网络播出,但口碑却遭遇两极。有人说接拍电视剧是黄轩的“曲线救国”,他想要拿到好的角色,必须累计相应的人气。

  “你接冯小刚的《芳华》、接陈凯歌的《妖猫传》我们都可以理解,你当初为什么要接《海上牧云记》?”于是,我直接提出了这个疑问。

  “哎,一言难尽,嗯,一言难尽。对,一言难尽。”黄轩有些尴尬,“但我不认为它是我的什么特别好的作品。”

  谈到最近热火的《演员的诞生》,黄轩则表达了此前不少人的疑惑,“演员就没有什么可比性,有些演员他演这类角色你就是演不过他,有些演员他特质里带这类东西,哪怕他不演,坐那都绝对是非常好的状态。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比拼的,我们又不是打拳的。

  是啊,这话看似不够圆熟,但或许正是黄轩在为了表演汲汲而生、辗转多年之后回归自我后最单纯的发声。

  采访只有20多分钟,但言语中你能感受到这是一个用心的演员。在问到如何准备《芳华》时,他不是说我看了多少遍小说,如何如何了解人物。他说故事是最基本的,读小说自不必说,关键是要找到那个时代人物的气息,“那个时代的人神态是什么样的,状态是什么样的,跟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一样,思考方式也不一样,大时代给他们教育的方向也不一样”,他因此会去翻老照片,看诸如《高山下的花环》这样的老电影。《妖猫传》拍完无缝转场到《芳华》,他回忆这个过程,是一种吃了蜜一样的甜,辛苦,但更多的以得以在不同时代间穿梭的畅快,“恍惚”,“像梦”,“像活了好几辈子。

  黄轩曾在一个综艺节目中这样表达理想的生活状态,“三个月留给角色,三个月旅行,三个月种田养花。”采访前,黄轩刚从印度回来,脸上还带着旅人轻松攒下的慵懒,而接下来他有两部作品上映,且都是自己用心经营。我问他是不是实现了当初的理想?他笑说,算是实现了吧。“我其实也一直在找自己,我也一直在关照自己,在认识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自己的情绪会变化,究竟在在意什么,恐惧什么,我都会去在观察自己。”“随着你的成长,你越来越了解自己,越来越知道如何去梳理自己。就觉得可能还更加的从容,也更加的淡定,更加的柔软。”

  和刘峰相同的是,黄轩善良,坦诚;和刘峰不同的是,或者说我们期待的是,他不会被这个时代辜负。

谈《芳华》:

故事不重要,重要是的是如何找到那个时代的人的气息

  新浪娱乐:当时为什么会接《芳华》?除了导演这边的邀约,这个角色最打动你的是什么?

  黄轩:首先是,我很想跟导演合作,其次就是,我觉得已经很多年没有电影去讲那个时代的故事。加上,我自己以前就是舞蹈演员,不能说文工团,是在艺术学校里,也是在这样一个集体里长大的,所以就很有共鸣。最后就是,我就觉得这个人物挺打动我的,他的某些命运,他的状态跟我的某一个亲人很像。

  新浪娱乐:所以算是对那个时代有一个间接的体会?

  黄轩:其实我对那个时代倒没有太多间接的体会,只是个体的命运和时代的关系,他自身的经历和品质吧。

  新浪娱乐:电影最后,当我再次看到刘峰(黄轩的角色)时,大时代下个人命运的沉浮,真的太让人感慨了。

  黄轩:我们可能还拍了更多一些细节,但因为整个片子的长度,也做一些删减。我们拍完文工团所有的戏才拍后来的这段,当时就很感叹,完全是两个世界了,从文工团里那样一个阳光的、干净的、温暖的一个氛围爬出来以后,经过战争残酷的考验,最后沦落到一个社会的底层,这是让人感叹的、无奈的,尤其是又断了一支胳膊。哎,多少人也许都是这样的,所以没办法,做演员还是挺幸运的,你可以去体会。

  新浪娱乐:当时拿到这个角色大概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有去看严歌苓的小说吗?

  黄轩:有,其实故事本身大家都知道,那个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找到那个时代人的气息,那个时代人的状态。我会看一些老的影片,《高山下的花环》啊,或者是搜一些那个年代的照片,因为那是有影像记载的,而看照片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那个时代的人的神态是什么样的,状态是什么样的,跟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的思维方式也不一样,思考方式也不一样,大时代给他们教育的方向也不一样。

  新浪娱乐:除了一个形体上的参照,你觉得那个时代的人的心态和状态大概是什么样的?

  黄轩:我觉得那个时代的人是干净单纯的,脑子里不会想那么多事情。他们的志向很明确,就是要做标兵,要学习雷锋。还有就是,那个时代的人是有集体关怀的,他不会太把个体放在主体,他有集体意识,他会在一个集体中认为他是一分子,他要为集体做出贡献,他要为国家做出贡献。而我们现在可能太以自我为中心了

谈冯小刚:

我和导演都是双鱼座,情感丰富,还非常怀旧

  新浪娱乐:冯小刚曾说这个电影投注了很多他个人的感情,刘峰这个角色某种意义上算是导演的代入吧,你有没有和导演讨论过这个问题?

  黄轩: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类似的话。我觉得这是非常好的,因为如果导演跟你说了,你自己会乱的,你可能会光想着如何去还原导演的想法。而创作,你自己作为创作本体,这是不应该被打乱的。如果导演选择了你,那说明导演是相信你的,说明你身上是有他可以要的东西,那你就会自己相信自己,你身上有这个人物的特质,你如何把他放大,如何把他呈现得更准确。所以导演从来没跟我说过这种话,我觉得这是导演很聪明的地方。

  新浪娱乐:他在现场是那种经常会说戏的导演吗?

  黄轩:导演是那种会给演员很大空间的导演,他很多时候会告诉你大概的感觉,但他不会说把你扣得死死的,这个必须要眼睛这么看,那句话要那么说,他没有,他还是让你来。他非常喜欢真实感的,比如说,如果你在演,本来这里笑不出来,你强忍着想笑一下,演一下,导演就会说“你笑不出来就别笑了。”导演喜欢最真诚的流露,所以有时候当你自己真的投入进来了,导演是不会说太多的。

  新浪娱乐:《芳华》看下来,我会觉得这次的冯小刚和之前的冯小刚很不一样,他似乎对那个时代无比眷恋,有很多感怀,不知道你在拍摄过程中有没有发觉这一点?

  黄轩:我觉得导演是一个非常有情怀、非常怀旧的一个人。我非常理解那种感受,可能我们都是双鱼座吧,情感很丰富,真的会对过往有很多很多想回顾的东西。那几个月的拍摄,导演完全是,我觉得导演应该是很兴奋、很享受的,因为他又可以回到他以前年轻时候的那个状态里,无论是眼睛看到的,还是我们每天在讲述的故事,我觉得对他来说都是一种回顾、一次回眸、一种重温。导演也说这是他想拍很多很多年的电影,这次终于实现了,他把他经历过最刻骨铭心的时代,那个时期,那样一个群体,他用他的方式,用他的电影来呈现出来,我觉得他一定是很快乐的。

  新浪娱乐:和电影一样,《芳华》的上映之路也是蛮曲折的,当时遭遇突然撤档,你有没有尝试安慰一下导演?有没有跟他沟通过这件事情?

  黄轩:我当时没有太去说这个事情,我只记得问候过一下导演,导演就说还好。我说,没事儿,我觉得肯定还会上映的。

  新浪娱乐:就淡淡的,互相都理解。

  黄轩:对对,其实都理解,还用说什么呢?

谈自己:

以前会不知所措,现在的自己更加柔软

  新浪娱乐:我会觉得刘峰这个人物和你还挺像的?谦谦君子的那种感觉。

  黄轩:啊?我是谦谦君子,没想到大家对我印象这么好。

  新浪娱乐:是的,所以你觉得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黄轩:我觉得我应该算是善良的人吧,没有什么坏心眼,我也还算挺坦诚的。

  新浪娱乐:之前看你的采访,都是给人感觉特别谦和,温温润润的,所以你私下也是这样一个人?

  黄轩:我还好,我可能把情绪更多的放在演戏上吧,但其实作为一个演员,你内心一定是蕴含着很丰富的情感的,有很多元化的情愫。生活中你也没有必要把这些东西都拿出来,而且什么东西也刺激不了你,别人问我问题,我回答就完了。可能我在生活中也是有各种各样情绪的,一定有各种表达和组合的。

  新浪娱乐:所以你期不期待有一个人采访中刺激到你?

  黄轩:随便吧。

  新浪娱乐:我记得你以前经常会在微博上发感慨,吐槽之类,现在还会有这个冲动吗?

  黄轩:冲动不大。

  新浪娱乐:为什么以前会?

  黄轩:偶尔吧。因为我其实也挺随性的,想写就写点什么,想说就说点什么,不想说就一言不发。我其实也一直在找自己,我也一直在关照自己,在认识自己,到底什么时候自己的情绪会变化,究竟在在意什么,恐惧什么,我都会去在观察自己。

  新浪娱乐:所以现在是找到了一个比较舒服、能接受自己的位置了吗?

  黄轩:接受啊,很舒服,很接受。不舒服就调整。

  新浪娱乐:你怎么形容现在的状态?

  黄轩:我觉得就还比较松驰吧,然后比较柔软,我觉得比起几年前肯定没有那么地拘禁,没有那么地不知所措。

  新浪娱乐:你说的“不知所措”是?

  黄轩:我以前经常会不知所措,比如说见到陌生人的时候,刚进剧组的时候,面对各种采访工作、很忙碌的时候,疲惫的时候,我经常会不知所措。或者我情绪来了,不知道如何处理它的时候,也都会不知所措。现在随着你的成长,你越来越了解自己,越来越知道如何去梳理自己,就会更加的从容,也更加的淡定,更加的柔软。

  新浪娱乐:是因为什么有了这么大一个变化?

  黄轩:经历的某种愿力吧,我希望我不要在这个状态里停留太久,你要成长,你要变得越来越有智慧,你的智慧就能解决很多的问题,因为你的问题只有自己能解决,所以你要培养自己这种能力。所以有了这种愿力,你就会在生活中点点滴滴的事情上去观察,去得到启发,所有的情绪其实都是看自己,要把注意力更多得放在自己的内在,然后就会慢慢地去调整。

  新浪娱乐:这个月你《芳华》和《妖猫传》两部作品,一个是凯歌导演,一个是小刚导演,你选择这两个作品,我都很理解。现在还有一部你的电视剧在播出,《海上牧云记》,恕我有这个疑问,为什么黄轩要选择这样一部电视剧?当时的初衷是什么?

  黄轩:那个完全是…

  新浪娱乐:意外吗?

  黄轩:哎,一言难尽,嗯,一言难尽。对,一言难尽。但我不认为它是我的什么特别好的作品。

谈表演:

演技有什么好比拼的,我们又不是打拳的

  新浪娱乐:《芳华》之后,《妖猫传》月底就会上映,我知道这两部电影当时也是连着拍的,从唐朝一下子到七八十年代,跨度还挺大的。

  黄轩:你知道我进《芳华》剧组,是《妖猫传》拍完无缝链接,第二天坐飞机去了海口。到了文工团,导演要求每个人穿军装,你知道嘛,我刚脱了五个月的大古装,然后去了以后就穿上军装在文工团里开始训练《行军路上》,就真的是,你觉得,哇塞,太奇幻了,只有演员能体验到这个。

  新浪娱乐:很兴奋的感觉。

  黄轩:恍惚,这不是兴奋,是恍惚。就是时常早上醒来,哦,要进入刘峰的状态了,我现在已经不是诗人了。(笑)就是这种恍惚,你真的得适应一段时间。

  新浪娱乐:我还挺羡慕的,只有演员可以这样,体会不一样的时代。

  黄轩:真的,非常特殊的职业。像活了好几辈子

  新浪娱乐:这样从一个戏到另一个,这种状态的抽离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黄轩:这个视情况而定,有时候比如你后面没有紧拍其他戏,那这个状态可能延续得会久一点,你也不需要刻意从这个状态里出来。恍惚就恍惚呗,有时候真的是,你可能回到生活中,每天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会有一种巨大的失落感。

  新浪娱乐:还有一个问题,大家现在越来越多的关注“演技”,关注它也是因为它是流量,当然这是后话。我比较好奇的是,提到黄轩,大家都可能会觉得你是演技派的代表,你对自己的演技有过惶恐吗?

  黄轩:有啊,有啊。每部戏要开机前我都不知道该干吗,我只能从边缘去准备,但都是怀着巨大的不安和忐忑,然后你不知道能不能演好。有时候演员是自我催眠,就是你可能拍一段时间,进入那个角色里面以后,会出来一个你自己意想不到的状态和情感的表达。但是你出来以后,就又觉得那一切好像是做梦一样。比如说《妖猫传》中白居易的那种状态,感觉跟我挺远的,你让我现在去演,我又不知道该怎么去演,也不知道那时候是怎么演出来的。

  新浪娱乐:刚才也说到,大家似乎都很关心“演技”,最近有一个很火的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如果有这个邀约,你会去参加这类节目吗?(黄轩:不会。)为什么?

  黄轩:你就好好演你的角色就好了。有什么好比拼的呢?演员就没有什么可比性,有些演员他演这类角色你就是演不过他,有些演员他特质里带这类东西,哪怕他不演,坐那都绝对是非常好的状态。所以我觉得没有什么可比拼的,我们又不是打拳的。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新浪娱乐:所以现阶段在表演上有没有有一个黑洞是你不敢尝试的?

  黄轩:我目前还处在一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状态。

  新浪娱乐:什么都愿意尝试?

  黄轩:对,还什么都愿意尝试,也给自己一些演砸的机会,我是觉得多尝试,哪怕砸了也是好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