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脊线上的猎人——JAS-39鹰狮战术机机设

    *注:本文为muv luv世界观,文章中提到的国家与相关词汇均与现实或史实无关*

    JAS-39鹰狮是由瑞典制造商萨格(SAAG)开发的第三代TSF。她于1996年开始作战部署。

JAS-39,与现实中一样,JAS代表战斗/攻击/侦察用途

◼研发历史

    瑞典的战术机发展始于J-35 龙式(Draken)的生产,正如其他欧洲国家所做的那样,是对美国F-5自由斗士的翻新,然而,瑞典的战术机开发取得了与欧洲标准开发略有不同的结果。

虽然名字不一样,但J-35应该都和欧洲的幻影3,龙卷风系列是一样的

    在没有充足的资金和国家实力的情况下,瑞典为其独立发展的第三代机体的目标很务实,他们想要一种高性价比,与高可靠性的轻量级战术机。

    与欧洲大陆一般平坦的地形相比,斯堪的那维亚属于多山环境,对光线级有着极佳的防御效果。因此,瑞典将重点放在姿态控制上,以精确地在山区进行匍匐飞行,并改进其地形跟踪雷达来协助飞行。

    在进攻能力方面,由于考虑到战时大量使用对光线弹头,她被设计用于在重金属云环境,同时失去战区数据链的情况下作战。她通过各类传感器直接捕获目标,包括光学类型的传感器(能做到仅露出传感器桅杆在山脊上进行侦查或者协助精确射击)。她还侧重于多目的反应能力,以及具有“下视/下射”能力,能够在山脊线上开火并进行准确的向下射击。这些基本要求自从J-35龙式的继任者J-37 雷式(Viggen)以来没有改变过。

头部模块和传感器桅杆,光学与多用途传感器放置于传感器桅杆的凸起内。为了获得更大的视野,头部主传感器被扩大。

    瑞典没有巢穴的事实在战术机开发方向这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瑞典乐于把巢穴攻略留给其他国家,同时致力于收复和保卫自己的领土。

    JAS-39“鹰狮”(Gripen)的发展计划继续遵循着以上的规格。瑞典的第三代技术并不是独家的,相反,它被认为得到了日本的技术支持。这两个国家不仅都是多山的国家,而且他们对俄罗斯有着共同的历史怨恨。据说,在此期间,日本秘密地将第三代技术转移到欧洲,以确保反对美国G弹(五次元效果炸弹,基于beta生产的G元素制造出的重力炸弹)战略所需的政治存在。

机身布局方面所有的欧洲下一代战术机据说都从日本获得了第三代技术。从上到下,EF-2000“台风”(Typhoon)、“阵风”(Rafale)和97型“吹雪”,吹雪据说是前者的基础框架。

    ECTSF计划和阵风的发展也受到了日本影响。欧洲第三代机体和日本的97型吹雪之间的相似之处不只是一种巧合。另一方面,该战术机仍然强烈反映了欧洲基于前线战斗数据的技术研究成果。从外观看,装备在前臂可展开的超碳刀片,肩部装甲的刀片,以及腿部的设计,与机体布局与EF-2000和阵风类似。

    “Gripen”这个昵称是瑞典语中神话生物“格里芬”的名字,意在反映机体能够于天空与地面上自由地厮杀。

◼机体特点

肩部模块刀片与苏-27鹤式或EF-2000台风相比,刀片的角度更浅。这是与主臂上的刀片角度相匹配的结果,用于气动控制和近距离作战。

  

可伸展的前臂刀片,它的设计是为了将与机械手的干扰降到最低,同时也不限制主臂的武器选择。在近距离战斗中,刀片将其后方的分叉部分向前展开,然后固定刀片。它是基于F-5G的固定武器进一步改进的产物。

◼发展

    在beta战争之前,瑞典的武器出口是获取外汇的重要手段,但由于JA-37雷式是为本土作战特化的战术机,仅在瑞典使用,出售到亚洲、中东和非洲等主要市场的计划完全失败了。

    另一方面,尽管JAS-39所要求的规格没有改变,但她已经达到了第三代标准,并配备了尖端的航电设备,这自然扩展了她的多用途适应性。由于其意想不到的多功能性,她已经作为一种相对廉价和高可维护性的多用途战术机销售到各个国家。此外,萨格宣布了增强鹰狮计划,通过研究下一代航电设备和增加机体的活动时间来进一步发展JAS-39。

鹰狮与F-5E龙卷风ADV

    2000年,在日珥计划的资助下,他们生产了新型的鹰狮(Gripen Demo),一种增强型的演示实验机,她的评估试验正在育空基地进行。

以上内容为个人对MUV-LUV codex的翻译,部分图片同取自MUV-LUV codex,图片和部分资料取自muv luv fandom wiki


本文为我原创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
赛事库 课堂 2021拜年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