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笔记》王胖子的搞笑日常(1)

  1. 我的极度恐惧马上变成极度愤怒,原来那果然是一个人,头上套着个大瓦罐,手里拿着一只手电筒,还摆了一个埃及人的poss,瓦罐上还有两个窟窿,两只贼眼透过这洞望在外面,十分可恶。

    2.胖子哪肯放手,大屁股一抖,和那手拔上河了。(和蛇柏拔河哈哈哈)

    3.今天我胖爷就来替天行道,收拾收拾你这个没职业道德的,让你知道倒斗就是这个下场!”他说的兴起,也没想自己是干什么的,连自己也一道骂进去了。

    4.那胖子,也真不简单,竟然把脚在那里划圆圈,逗那藤蔓,我心说这家伙这么不靠谱,难怪他只能一个人来倒斗。

    5.然后他就看到我了,一看我就一呆:“小同志,在花姑娘的干活?

    6.我看看胖子,他的衣服上本来就已经没多少布了,看他好好像下定了决心,拿出那快镶金丝帛就浸到水来,绑到自己脸上。拿起把铲子学着那些村民挖防火沟渠。(把这么值钱的东西当口罩???)

    7.那张秃不识好歹,又问:“那王先生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啊?”
    胖子一楞,直觉得别纽,但是也不能在文化人面前表现的太粗,说道:“这个,通俗地讲,我其实是个地下工作者。”

    8.胖子大怒:“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就你这着破酒,龙王爷喝了肯定得把你这船给收了,”说着从自己包里掏出一瓶二锅头来,一把塞给那船老大:“拿着,给龙王爷换换口味!这叫南北酒文化交流,看到没,红星二锅子头,好东西,你他娘的别不知道好歹。”

    9.胖子本来还想维持自己觉悟高的形象,一看闷油瓶老实不客气就奔那棺材去了,马上恢复自己觉悟低的本性,急忙跟了进去。

    10.胖子没好气地说道:“一只蜡烛能烧你多少空气,大不了你胖爷我少呼吸几口。

    11.我发现胖子已经走到了石碑前面,笨拙地蹲着,翘起个兰花指头,在那里晃晃悠悠地梳起头来,我皱了皱眉头,叫道:“死胖子,你他娘的又在搞什么事情,你就不能给我消停点?”
    他转了一下头,装成女人的声音,说道:“哀家他娘的正在梳头~,梳个头又要不了你的命,你罗嗦什么?”

    12.他走起来很不舒服,也直埋怨:“这石道他娘的也不知道是谁造的,摆明了歧视我们胖子,你说这通往天门的天道,怎么寒碜成这个样子,要天上的道都这个样子,弥勒佛都不用出门了。”

    13.胖子说道:“我可没说这鬼也一定是女人啊,这神经病还分发作和不发作的时候呢,说不定你三叔人前的时候很正常,人后就涂着个胭脂在做刺绣呢,”胖子说了就敲起个兰花指头。我看着好笑,说道:“你以为是东方不败啊,还刺绣,你这个说不通。”

    14.“胖子,你多久没洗澡了?”
    胖子啊了一声:“洗澡?问这个干嘛,这属于个人隐私,我不方便回答。

    15.闷油瓶楞了一下,胖子也啊了一声,说道:“所以说你们城里人就是娇贵,他娘的倒斗还带着爽肤水,下回你干脆带副扑克牌下来,我们被困住的时候还能锄会大D。”

    16.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又说道:“不过你二十好几了,梦见个裸体女人正常,你胖爷年轻那会儿,也梦见过不少,没事。”

    17.胖子一击得胜,嚣张起来,骂了一声:“***的,老子粽子都敲死不知道多少个了,你一只破猴子在我面人五人六的,简直不把你胖爷爷当回事情。”说着就想把镜子甩上去,可是这铜镜分量也实在够重,胖子刚才那两下牟足了力气,这一次却举都举不起来,在原地晃了好几个圈。

    18.胖子让我先别下去,然后转过头去,对那干尸体说:“这位尾巴前辈,不管你是人是猴子,你都已经归西了,这臭皮囊对你也没什么用处了。虽然我们拿来当炸药包是过分了一点,但是实在是形势所逼迫,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和我们计较,等一下你就当蒸个桑拿,与世无争,百无禁忌。”说完给那金身象征性的拜了拜。

    19.他径直游到一颗夜明珠边上,用手里的家伙敲下来一颗,塞进自己内裤里,然后游回来,说道:“顺点东西回去赔偿我的精神损失,图个彩头。”

    20.胖子一出水就呛了鼻子,边咳嗽边大笑:“我操!真没想过真的成功了,我王胖子终于出来了!哈哈!”

棺材代表着钱和权力不能控制的死亡,是非人力所能撼动的权威,这一点倒斗的人反而很难体会。

——《盗墓笔记》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