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剧情简介(图较多)

《古剑奇谭·琴心剑魄今何在》剧情简介


主题:重生

太古时代,火神祝融取榣山之木制成三琴,并对叫做“凤来”的琴尤为喜爱,因时时弹奏,凤来化灵。祝融托请地皇女娲用牵引命魂之术使凤来成为了完整的生命,取名太子长琴,并以父子情谊相待。太子长琴喜爱去榣山旷野奏乐怡情,因此与榣山水湄边的一只水虺悭臾结为至交,弱小的悭臾坚信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化身为应龙,并与太子长琴相约,化龙之后让他坐于龙角旁,乘奔御风,往来山川之间。


数百年后,天皇伏羲不满于人间种种而带太子长琴离开,登天后太子长琴被渡为仙身。当太子长琴重返榣山时,发现人间三百年匆匆而逝,与悭臾已无缘相见。


数千年后,悭臾已修成龙身,于南方戏水而引来民怨,又打伤伏羲派遣下界的天将。因此逃入不周山以求应龙钟鼓的庇护。火神祝融、水神共工与太子长琴受命擒龙,太子长琴认出了悭臾,以至计划失败。钟鼓与祝融、共工展开旷世大战,引发不周山天柱倾塌,天地几近覆灭之灾。灾难既定,天降罪责,悭臾被赤水女子献收为坐骑,再无自由,太子长琴被贬为凡人,永去仙籍,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

而太子长琴原身“凤来”的三魂七魄于榣山眷恋不去,被龙渊部族工匠角离所得。命魂四魄铸成“焚寂”之剑,所余二魂三魄附于角离之子角越的命魂出生。后龙渊部族所铸七柄凶剑遭女娲封印,角越因失焚寂,投铸剑炉而亡。这二魂三魄跳脱了轮回,几经渡魂最终成为欧阳少恭。渐渐地,太子长琴的命运,被湮没在了历史洪流之中……


焚寂被封印在南疆乌蒙灵谷——一个隐秘的村落。村民世代供奉女娲,大巫祝韩休宁因此肩负起守护焚寂之剑的使命。幼年的韩云溪作为其子,也被严加教导以待继承自己。小韩云溪童年便扛起了重任,没有了其他孩子童年的快乐。就在村口结界消失的那天,一群神秘人物闯入谷中夺取焚寂剑灵(“凤来”命魂四魄)。韩云溪因关心母亲,闯入冰炎洞,死于混战之中。为护焚寂,韩休宁用禁法将焚寂剑灵封入了韩云溪体内,而后战死。韩云溪获得“凤来”命魂四魄,以半魂之身复生,失掉了记忆。后焚寂煞气在韩云溪体内发作,遇天墉城执剑长老紫胤真人。紫胤将韩云溪收为弟子,带回天墉城,取名百里屠苏。


至此,“凤来”的命魂四魄被封在百里屠苏体内,余下二魂三魄,则以渡魂之术不断换身,而成为欧阳少恭。


原来是欧阳少恭在漫长的时光里,由于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渐渐迷失自我,温文尔雅的外表下,掩藏的却是一颗充满憎恨的内心,直到遇上蓬莱国公主巽芳。巽芳不仅接受他不断换生的事实,更与他相爱,让他残存的记忆里有了一段幸福的时光。后蓬莱国毁于天灾,少恭性情更加疯狂,不再压抑内心的憎恨,决意逆天改命,重建蓬莱国并实现永恒。随着时光流逝,二魂三魄的力量日渐消亡,因而他的愿望也变得急迫,他必须尽快找到缺失的命魂四魄。

他年纪轻轻而位居青玉坛丹芷长老之位,也正是他,为夺取自己的另一半魂魄,与青玉坛雷严覆灭了乌蒙灵谷。却因雷严的疏忽,他们未能发现韩云溪的尸身,以及压在尸身下的焚寂之剑。后得知百里屠苏(重生后的韩云溪)与焚寂被紫胤带至昆仑山,少恭先设计使紫胤闭关休养,再杀死屠苏师弟肇临。屠苏嫌疑重大,百口莫辩,被迫携焚寂之剑、海东青阿翔私离天墉城。又有剑灵红玉,曾受紫胤所托照顾屠苏。知屠苏离去,因此下山去寻屠苏。


少恭找到江都城里懂占卜之术的瑾娘,以昔日恩情求其相助,而后依照她的提示而来到了琴川,找到幼时的玩伴方兰生,不想两人一起被妖化山贼捉至翻云寨。适逢百里屠苏受人所托前来救人,欧阳少恭终于与百里屠苏相遇!


翻云寨内,屠苏找到青玉坛吸收魂魄的玉横碎片,发觉它与自己失去的记忆密切相关,自此屠苏常在梦中找到关于榣山太子长琴的回忆,以及他时时弹奏的那一曲《凤鸣榣山》。而为了阻止玉横伤到更多人,也为找回自己的过去,屠苏与少恭一起,开始寻找所有的玉横碎片。少恭也暗中传信尹千觞,让他找到屠苏并跟随,为自己通报消息,帮助自己达到目的。尹千觞本是地界幽都十巫之 “巫咸”风广陌,奉命来乌蒙灵谷相助守护焚寂,却在战乱中昏迷,失了记忆,为少恭所救。从此而成为尹千觞,浪荡江湖,狂放不羁,再也没有了一点昔日的风采。因感恩少恭给自己重生,他也决定帮助少恭完成心愿。


众人结伴回琴川,路上屠苏独自来到雾灵山涧,与外出寻兄、尹千觞的妹妹风晴雪相遇。风晴雪因焚寂之剑对屠苏充满好奇,却遇屠苏煞气发作。二人交手,打斗中屠苏昏迷,为欧阳少恭所救,却意外发现风晴雪的内功心法可以助其抑制煞气。加之晴雪大方善良的性格,屠苏开始对这位神秘女子产生好感。琴川花灯之夜,少恭的一曲《沧海龙吟》吸引了屠苏,屠苏开始对少恭产生了知音感。

出身大户、少历世事的方兰生自幼疏于父母管束。因被二姐方如沁照顾长大而与方如沁亲缘极深,却又对她的严厉而有所畏俱。一天夜里,大户人家孙氏抛绣球招女婿,方兰生意外被绣球砸中,被招为孙家女婿而被困。适逢红玉为寻屠苏赶到琴川,将方兰生救出。想到二姐的严厉,方兰生逃出琴川,离家出走。


少恭以找寻玉横碎片为由,与屠苏一起前往江都城,路遇出逃的方兰生,以及一直跟踪屠苏的风晴雪、红玉。又有曾被困于翻云寨、后为屠苏所救的小狐狸襄铃,为报救命之恩化作人形也一同前往。实际上少恭有意带屠苏来见瑾娘,以其天眼确认屠苏的身份,并以此乱其心志。屠苏知自己“大凶”之命后,虽然难过却并没有消沉。深夜,晴雪因担心屠苏而约他外出赏景谈心,为他哼唱幽都之歌《幽夜苍茫》,屠苏冰冷的心开始被融化。而尹千觞也找到了屠苏,受少恭所托开始暗中跟随。


依瑾娘提示,众人来到江都西北的甘泉村。村长洛云平接待了他们,并承诺夜里带他们入藤仙洞取玉横碎片。然而夜里入洞后,却发觉中计,襄铃被树藤精所困,虽终被救出,却伤了自己的妖力。村里的长辈不忍少恭等人受困,救出了众人并说明了真相。原来数月前,有青玉坛中人来村,留下一片玉横碎片并传授长生之法。一些人尝试后却成了怪物,以生肉为食,最终被其他长辈关入藤仙洞。洛云平感念长辈们不嫌弃自己妖的身份并养育自己多年,不忍已成为怪物的亲人饿死,只好将来村投宿的路人骗进洞内。因自知罪孽深重,洛云平决意封闭洞口,并让自己作为“长辈”们的最后一餐,与自己昔日的亲人们同穴而葬。百里屠苏师兄陵越为寻师弟,找到藤仙洞,而青玉坛雷严弟子也来甘泉村寻欧阳少恭。少恭被带走,红玉、方兰生追出却未能追上。百里屠苏、风晴雪与襄铃则被陵越以阵法所困,囚在了铁柱观内。

朔月之夜,屠苏借体内焚寂煞气,破了陵越的阵法,与风晴雪、襄铃逃出。为躲避追赶,三人无意间闯入了禁地,惊动了铁柱观底凶残的狼妖噬月玄帝。曾经,铁柱观前辈道渊真人将狼妖制服后锁在观底,并约定遇光而动。如今狼妖见风晴雪手上阴火,因此重获自由,即将破水而出,铁柱观周边生灵将有大难。陵越入观底与狼妖决斗却不敌,危在旦夕。百里屠苏不顾众人所阻来到观底,催动体内煞气,以一人之力战败了狼妖。狼妖认输,欲借屠苏煞气狂作、心神大乱之际迷惑屠苏,危急时刻晴雪的歌声在脑中响起,终于令其振作。狼妖死后,屠苏浮出水面,血水、煞气弥漫全身,面目全非。众人惊倒,唯有风晴雪抱住昏迷的屠苏,并两日两夜为其渡气疗伤。方兰生、红玉赶回,在阿翔的指点下找到了晴雪等人。铁柱观感念屠苏之恩,不再过问屠苏与天墉城之是非。陵越见状,自回天墉城。


屠苏等五人来到安陆县躲避,再次与酒鬼尹千觞相遇。晴雪认出尹千觞是自己的哥哥风广陌,千觞不认,晴雪只好认千觞为干哥哥,并常常陪他喝酒聊天。市集传言安陆附近自闲山庄自十几年前遭灭门之后,怨鬼遍布庄内,有人曾见玉横碎片出现在这里。屠苏因此决定去探山庄,尹千觞相随。然而在山庄门口,方兰生中了鬼魅之术而失踪。朦胧之间,他以自己前生晋磊之身,再次经历了自闲山庄曾经发生的一切……


当年,自闲山庄庄主叶问闲为得一本秘笈而杀害了老者贺凛,并灭其满门。贺凛义子晋磊与女儿贺文君侥幸逃得一劫。晋磊发誓复仇,放弃了与自己青梅竹马、两情相悦的贺文君,而与叶问闲之女叶沉香假意相爱并成亲。新婚之夜,贺文君忧郁而死,一魂一魄不愿轮回,藏在了晋磊的青玉司南佩内。终于,晋磊找到机会,纠合江湖恶徒屠灭了自闲山庄,更亲手杀死妻子叶沉香。然而晋磊心魔深种,且思念贺文君,终于疯狂而死。青玉司南佩流落江湖,冥冥自有天意,被幼年时的方兰生得到。也正因如此,方兰生被叶沉香的鬼魂认出是晋磊的转世。就在叶沉香的鬼魂下手复仇之时,屠苏等人赶到,襄铃破除了叶沉香的幻术,救出了兰生。青玉坛弟子赶来,将叶沉香鬼魂收进玉横,依照雷严的指示,带到了秦始皇陵。

雷严为重塑已吸收无数魂魄的玉横,捉了安陆的孩子作为祭品。而城府极深的少恭为实现自己的目的,用精明至极的办法在雷横的丹药药方中做了手脚。百里屠苏、风晴雪、襄铃、红玉、方兰生、尹千觞六人寻至皇陵后殿,找到了雷严与少恭。混战中雷严等人毒发,形势逆转。雷严意外发现百里屠苏就是当年乌蒙灵谷中的韩云溪,惊愕而悔恨地死去,临死前告知少恭巽芳未死的事实,令少恭震惊不已。叶沉香鬼魂从玉横中脱中,方兰生助其超脱,叶沉香终于顿悟,发觉多年来自己的执念终是一空。她要求兰生去找寻贺文君的转世,而后入了轮回。


回到安陆,欧阳少恭以助百里屠苏之母韩休宁重生为由,令屠苏去海外祖洲取仙草仙芝。因听闻青龙镇向天笑造船枝术精湛,屠苏等六人来青龙镇找到向天笑,并帮助他入咕噜湾,解决了他弟弟延枚的难处。向天笑兄弟二人感激,造成沦波舟以帮助众人入海。不想海上遇险,沦波舟碎裂,一行八人跌入雷云之海——不同时空的一处罅隙之中。在那里,他们发现了蓬莱国毁于天灾后的废墟,看到了昔日少恭与巽芳在蓬莱国恩爱缱绻的幻象。方兰生鼓起勇气向襄铃表白,却没有得到回应。一路克服艰险,终于离开了雷云之海,又无意间来到龙绡宫,众人受到龙女绮罗的款待。清晨,《星河涛声》之曲响起,百里屠苏听出此曲为箜篌弹奏的《凤鸣榣山》,不禁为之吸引,向绮罗请教曲谱来历,于是绮罗向屠苏简述关于太子长琴的往事。数日后,沦波舟造成,一行八人在绮罗的帮助下到达祖洲。


在祖洲,众人迷失于迷障,唯百里屠苏以强于常人的心智穿过迷障,却发现自己身处榣山——昔日太子长琴奏乐之地。更惊奇的是水湄边意外与悭臾相遇,刹那间百里屠苏终于找回了关于太子长琴的全部回忆。已是迟暮之年的悭臾得与故友的半魂重逢,既惊喜又感叹。在悭臾的请求下,百里屠苏用树叶吹奏《寒山远黛》,借以慰藉悭臾对琴曲《凤鸣榣山》的怀念。悭臾留给屠苏一枚龙鳞,期望屠苏能够帮助实现自己与太子长琴的远古之约,即让他坐于龙角旁乘奔御风,驰骋神州。屠苏得知自己半魂之身的事实,预知自己命不长久,想起太子长琴昔日的话,决意选择自己的方式来走完剩下的路。在悭臾的帮助下,六人重聚于仙草生长之地,采完仙草后离开祖洲。榣山所历唯屠苏知晓,因此千觞这一次没能完全向少恭告知屠苏的情况。回到安陆,得知少恭已返回衡山青玉坛,众人于是到衡山来找少恭炼药。青玉坛之夜,百里屠苏为欧阳少恭琴声所吸引,再次以树叶为乐,与少恭合奏《榣山遗韵》,各抒胸臆。这一夜,太古时代的琴曲在衡山回荡,同样的魂魄,不同的山川,却再没有了太子长琴的淡雅从容,替而代之的,则是琴心之刚柔并济、剑魄之坚定执着……

数日后起死回生药炼成,却是少恭开启的蓬莱禁法,以焦冥吞食尸身进而化作幻象感应人心。屠苏亲眼看到母亲韩休宁“复生”后又消散,情绪失控,煞气狂发。危急之中,又是晴雪紧紧的拥抱,让屠苏清醒。屠苏自知命不长久,于是向晴雪表白,渴望晴雪陪伴自己渡过剩下的时光。晴雪开心,却没有直接回应,只是与屠苏约定,有朝一日一起回到桃花谷,即是她与屠苏曾经一起看流星的地方。


为补偿襄铃对自己的情谊,屠苏答应陪她去探亲。六人来到紫榕林,襄铃亲人榕爷爷向他们介绍了襄铃海外青丘国公主的身世,以及她幼年时因国内权势之争而亲人失散之事。屠苏同门陵端奉命来寻屠苏,找到紫榕林,以离火之阵焚山,无数生灵将遭大难,屠苏愤怒,欲下杀手之时,紫胤真人出关赶来。屠苏向紫胤表明自己选择人生的心意,令紫胤想起往事,无限感慨,最终成全了屠苏,只带陵端回山以待裁处。众人知屠苏身世,甚是伤感。方兰生想家,借故带大家回琴川散心,却被孙家人逮个正着。无奈之间,方兰生与孙小姐相见,吃惊地发现孙小姐正是贺文君的转世,她的体弱多病,则是因为贺文君投胎时,有一魂一魄藏在了他的青玉司南佩内,原来这一切都是注定!又听闻二姐方如沁被少恭借故接到衡山,众人又返回青玉坛,却不想兰生看见的,竟然是已化作焦冥的二姐。


这一次,少恭的本来面目突然暴露!众人无法接受,特别是兰生。

而作为卧底的尹千觞,原本是答应帮助少恭取回属于他的另一半魂魄,却发觉少恭意图远不止此。危急时刻他选择背叛,他放走了已被少恭困住的屠苏等人。


这一切太过突然,屠苏煞气狂作,无法抑止。晴雪冒险带屠苏等人来到幽都,希望能够在家乡找到办法挽救他。在幽都,晴雪终于向屠苏告白,决定放弃从小许下的要作灵女的愿望,要陪伴屠苏走完剩下的人生,在桃花谷白头偕老。屠苏感动,向晴雪求婚,晴雪答应了屠苏。


地皇女娲感受到了焚寂之力,依于灵女之身而与故人太子长琴(百里屠苏)相见,为屠苏讲述了关于焚寂的往事。在女娲的帮助下,众人进入忘川,找到了韩休宁的亡魂。通过韩休宁的陈述,屠苏体会到了当年母亲作为守护焚寂的大巫祝,肩上的责任与使命,更是知道了自己死而复生的事实。少恭赶来,向众人诉说自己在无尽的岁月里魂魄分离之苦后,带走了晴雪,并以万千生灵为要挟,约屠苏到东海蓬莱国决战。思前想后,屠苏决定解除封印,释放煞气,与少恭了断因太子长琴魂魄分离产生的牵连无数的太古往事。尹千觞赶回,表明要帮助众人与少恭一战。

天墉城,紫胤无奈之下为屠苏解除了封印,并与屠苏试剑。上古凶剑焚寂再次苏醒!这一日,昆仑山上演了一场旷世之战!陵越来与师弟话别,以继任掌门的身份向屠苏约定,为他留下执剑掌老之位。


青龙镇的雨夜,众人相聚,向蓬莱出发。临行前,兰生向襄铃表明心意,战后要回琴川向孙小姐提亲。经历这许多后,他明白了人生在世的责任。这一对有情人,终于无情的错过了彼此。


在蓬莱幻境,少恭之妻巽芳意外出现,她不仅没有在天灾中死去,反而一直在少恭身边默默的照顾。这次是为与屠苏同行,以见少恭最后一面。在她的帮助下,屠苏等人来到宫殿山,见到了少恭与晴雪。


宫殿山上,琴鸣剑啸之间,屠苏与少恭决战,焚寂之火熊熊作响。少恭释放全部灵力,屠苏也催动全部煞气。少恭无法取胜,看到屠苏身上悭臾的鳞片,突然记起曾经榣山与悭臾经历的一切往事。屠苏坚毅而又无惧无悔的性格,令少恭吃惊。然而他最终没有为自己亲手选择的人生而后悔,就像屠苏也不曾后悔一样。


焚寂烈焰之中,巽芳与少恭相拥而逝。尹千觞同情少恭,感激他给自己重新选择人生的机会,也厌倦了俗世的痛苦,他选择葬身火海,在最后一刻陪伴少恭同行。大殿将要毁灭,屠苏用尽最后的力量送走了襄铃、方兰生与红玉,以龙鳞召唤悭臾。在多少故人依依不舍的目光中,悭臾驼着屠苏与晴雪驰骋山川之间,向不周山龙冢飞去,等待自己生命的尽头。而百里屠苏则躺在至爱风晴雪的怀里,终于魂飞魄散……

伤心之下,晴雪用少恭的玉横收藏了屠苏的魂魄,以牺牲自己的轮回为代价,向女娲求得长寿。因为她坚信有一天能够与屠苏终老于桃花谷。她带着玉横踏遍了神州大地,走过了春夏秋冬,寻找重生之法,无怨无悔,就像曾经的屠苏一样。


后来,兰生与孙小姐有了小女儿,襄铃独自回到青丘国,红玉只在昆仑山与紫胤相伴,朝夕不离。而风晴雪与百里屠苏,依然走在他们的路上。琴心剑魄,不复存在……

注:剧情大致按照游戏进行顺序,保留主线情节,不含DLC剧情,为保证连贯个别处有所调整。


附1:开篇《太古纪事》卷轴内容——古剑奇谭故事背景:


太古时代,众神居于人间洪涯境。


火神祝融取榣山之木制琴,共成三把,名皇来、鸾来、凤来。祝融对三琴爱惜不已,尤以凤来为甚,时时弹奏。凤来化灵,具人之形态,能说人语。祝融心悦,托请地皇女娲,用牵引命魂之术使此灵成为完整生命,名为太子长琴,以父子情谊相待。太子长琴温和沉静,平日除去清修,便喜爱去榣山旷野奏乐怡情,于此结识好友悭臾——一只榣山水楣边的水虺。


悭臾虽弱小,却坚信自己与众不同,终有一日将修炼成通天彻地之应龙,它与太子长琴相约,若成应龙,定要太子长琴坐于龙角旁,带其上天入地,乘奔御风,往来天地之间。


之后过去数百年,天皇伏羲不满人间种种,率众离开人界,登天而去,太子长琴眷恋榣山风物,却也只得依依不舍与悭臾别过。

登天后,伏羲将其追随者渡为仙身,太子长琴亦然,众神仙忙于建造天宫,三百日后诸事底定,太子长琴往下界榣山,方才忆起: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人间三百年匆匆而逝,榣山已无悭臾踪迹,无缘相见……


如此时光飞逝,数千年后,一条黑龙于人界南方的戏水之举引来民怨。黑龙打伤伏羲派遣惩戒他的仙将,逃入不周山中,火神祝融、水神共工与太子长琴前往不周山捉拿黑龙,未曾料到此孽龙竟是昔日水虺悭臾。更有意外之事,却是三神仙此行阴差阳错,引发不周山天柱倾塌,天地几近覆灭之灾,众神旷日持久奔走辛劳,灾劫终平,悭臾被女神赤水女子献收为坐骑,再无自由。共工、祝融往渤海之东沉渊归墟思过千年。太子长琴被贬为凡人,永去仙籍,落凡后寡亲缘情缘,轮回往生皆为孤独之命。从此,天界得一女神的黑龙坐骑,少去一位擅弹琴曲的仙人。


太子长琴原身凤来既毁,三魂七魄于投胎途中在榣山眷恋不去,被人界龙渊部族之工匠角离所得,角离以禁法取其命魂四魄,铸焚寂之剑,魂魄分离之苦难以细说,所余二魂三魄不甘散去,无所归处,逢角离之妻临盆,二魂三魄附于角离之子命魂,不日出生。角越自小时常呆望焚寂,似心有所感。后龙渊部族所铸七柄凶剑,遭女娲封印,角越失去焚寂之剑,投入铸剑炉中自焚身亡。时如逝水,永不回头,龙渊崛起与消亡,太古凶剑,甚至天柱倾塌的灾劫,万事万物,仅是天地循环之一二。太子长琴的命运,已然湮没于历史洪流之中……


岁月如长河无尽,沧海也变成桑田,或许只有我,独自遗落在时间罅隙,永无归途……


附2:结局风晴雪独白(第一结局):

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对生死之事毫无执念的人,只是因为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仿佛诅咒一般……


我喜欢的人,就这样离我而去……


短暂的一生,许多美好事物都还来不及经历。


我连他的转世也无法寻找,因为——他根本入不了轮回。


我想……这世上有没有真正的重生之术。


不用以害人为代价,我只希望……他能够重新活过来。


于是我祈求娲皇神殿中的那位大神,赐予我如灵女一般长久的寿命,而我将再也不能转生。


我和他一样,成为无法轮回之人。


这一世死去,我也将化为荒魂,


可是——永远、永远不会后悔,就像他也一定不曾后悔。


今年的第一场春雨,兰生和孙小姐有了他们的小女儿,襄铃即将前往青丘之国,红玉姐再也没有离开过昆仑山。


……又是一年……我走过许多许多地方,没能找到重生之法,但是帮助了很多遇到困难的人。


我想……如果他还活着,应该也会因为这样而开心吧。


我愿意代替他的双眼,看尽繁花似锦云卷云舒;我愿意成为他的双脚,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


……一年又一年……已经记不得过去多久。


时光的流逝渐渐变得模糊,远方再没有故人的消息传来……


听说——在遥远的极北之地,隐约有关于亡者重生的传说,我将要启程去到那里。


无论如何,在这一世走到尽头之前,我都会继续寻找下去。


一直,一直……


总有一天——我会和苏苏回到桃花谷,我们……再也不分开……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文章和图片来源自百度

如果喜欢可以投币、收藏、关注、点赞和评论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