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波凯,告别科科特,轰龙大暴走。

  喂,有一封来自波凯的信,科科特拿着信在远处喊到,念念看吧,我一边揉开朦胧的睡眼,一边说着,雪山上的轰龙们开始燥动不安,他们之中的王者,从沙漠向雪山飞奔,你必须赶紧回来,救援波凯。看来那个不安分的家伙最近准备搞出什么大事了,我们马上去波凯吧,不过先去下大僧正那,现在会来不急吧,我怀疑的试探了一句,科科特从大僧正的龙头箱子里那拿出了,一把与我一样生锈的大剑,从眼睛里流下了一行泪水,抹干泪过去不再回首,那么你也已经明白了我的过去,所以现在就告诉你,封龙剑的真正力量,用单手将巨剑举过头顶,向着太阳大声宣誓,以我的初心为名,英雄之魂全部揽入吾心,眼睛不再迷茫,前路以然清晰。从科科特后脑上长出一片耀眼的银白鳞片,鳞片化做白光包裹着科科特全身,在白色光辉之中化为巨龙。

  白银的飞龙,这是现实吗?如同神话一般的力量,被封在这剑中吗?我诧异的坐倒在地上,伸手摸了下,我手臂上的深红龙鳞,白银飞龙看了看我,开口说话,那个鳞片又是谁?看来你身上迷题不少呀,真是的,快上来,启程了,说完蹲在地上,我跳了上去,目标波凯,出发!

   飞到雪山脚下,好,准备下去吧,科科特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啥?怎么下去?我突然感觉有些不安了,科科特冲我一笑,当然是,直接变回人形下坠呀。说完飞龙形态又在白光之中开始收缩,我的身体也开始向下坠落,那么现在抓紧我,我抓紧了科科特,做好了使用封龙修复身体的准备,王冠之火,禁忌之刃,雄火龙,火馅从刀尖快速喷出,用火焰减少了落地时的力,以后你可能也要学一下呢,不然落地赶不上战斗呀,远方飞来一只雄火龙,脚上绑着一封信,科科特对它招了招手,雄火龙落地用爪子将信取下,放到科科特手上,科科特接过信看了看,他沉默的低头站着,看来小姑娘有麻烦了,不过我会全力护住她的,你先上去波凯准备应战吧。我相信你,那我先上去应对轰龙们造成的危机吧。

   村长,我回来了。我进了村子,村民们热情的欢迎了我的回归,看来你经历了各种考验试练,实力大有长进呀,现在雪山上的那只轰龙,你应该是现在村里唯一有资格和他对抗的人了,给你说明下现在的状态吧,轰龙的王者从沙漠之中向雪山赶来,而且雪山上的轰龙们显得十分虚弱,可周围缠绕着不详的黑色鳞粉,可能有什么厉害的家伙来到雪山了,上去的猎人们总是被打成重伤,可致死的案例不多,他们想挫败我们的势气,可是远古的白神也受到其影响,开始从沉睡中苏醒,强大的猎人已经全部驻守白神去了,现在可能将只有你一个人去对付雪山上盘崌的全部轰龙,加之在雪山的养精蓄锐,力量比从前更是精进不少,你需要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去面对这场灾难,他说的话里有些过意不去的地方,生怕我不愿接手,不过答案也一开始便定下了,不是吗。因为我是波凯的猎人,不可抛弃任何一个同伴的生命,不是吗。我向全村的人们保证,我会解决这次的问题,封龙剑也开始在我的腰间,发出胜利的光辉。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