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B48——光与影(18)

馬嘉伶那里有个伏笔忘记写了,残念……下面正文

“晚上我们一起去泡澡吧。”

加藤的意思是开会,她们每次开会都是包下一间浴室便洗边开,加藤很喜欢这种方式,冈田她们就不太喜欢。冈田平时工作很多,好几次泡着泡着因为太累睡着了,入山是因为性子迷迷糊糊,被热水一泡更是记不清开会说了什么,田野则是不喜欢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她总是不擦身体一开始就跳进浴池里只有一个小脑袋露出水面。

“有什么收获?”加藤玲奈泡进浴池,坐到田野优花身边,田野往另一边躲了躲,“那个中村正我查过了,只是一个普通的司机,没有你说的特殊操作,除了工资以外少有进账,账户里也没有什么积蓄。”

“看来是那种把外快一个人偷偷花完的男人,而且现金交易的话留不下痕迹,嫁给这种男人真是倒霉。”加藤仰头紧靠池壁,把毛巾搭在额头上蒙住眼睛非常享受。田野在几个人中身材最娇小,性格又自闭,加藤有意逗她:“你可要睁大眼睛,这种男人骗你们这种小姑娘最拿手了。你最近有相亲吗?有没有合适的对象给我也介绍一下。”

田野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开始想,“警视喜欢什么样的?”

“年少多金,俊俏专情。”加藤继续逗她。

“emmm,现在想不到,回去我好好打听打听。”

“那我的后半生的幸福就指望你了。”加藤已经快憋不住笑了,“实在没有,年龄高,血压高,遗产高的也行。”

“啊?这也行?”田野不太敢相信,话音刚落其他三个人莺声燕语的笑起来,她听得笑声很不舒服,低下头不说话了。

加藤笑了两声停下来,“安凝,你查的怎么样了?”

“好的,马上就好。”在旁边的入山杏奈正在擦沐浴露,听到加藤叫她急忙冲掉,小跑进浴池。

“不要这么急躁,小心地滑。”加藤声音很慵懒,似乎快睡着了,她想让入山放松一些。

“指原莉乃短期大学毕业后通过了非职业组的考试,一直都在文京区的白山警署的生活课工作,从历年考核上看一直都是平平无奇没什么特别的,但是两年半前突然调进了警视厅保安课,去年被任命为课长助理。”

“她的家庭情况呢?”

“哦,父亲是一般公司职员,母亲是主妇,没有兄弟姐妹,出身我记得是大分县吧,不过所有的学校都是在东京读的,留的联系地址也都是在东京。”

“白山警署……奈酱,那家红磨坊是在白山警署的辖区吗?”

“我记不清了,好像是吧。”冈田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回答的时候很心虚。

“那指原莉乃的升迁就说通了,正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搜查本部楼那么高,下面情况不可能事无巨细的全能看清楚,大吉组或许可以打通上面的关节,但下面那些鸡鸣狗盗之事还是分局的最清楚,平时三七分成坐地分金,生死时刻落井下石卖友求荣,指原莉乃应该就是找到这个机会,拿大吉组做了投名状。就算后来发达了,做这些见不得光的事的时候,还是要回到自己的老巢才有安全感。”

“这么说起来,三年前也是赤部社突然迅速扩张的时候。虽说赤部社已经成立了十几年但是一直都没什么作为,这任组长五年前上台才开始有所作为,真正的扩张大约是在三年前开始的。”田野补充道。

“无巧不成书,三年前发生了很多事呢!”加藤好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在问她们,“当时保安课的课长是谁?”

“是龙尾课长。”冈田回答,“他是在去年才由保安课调到组织犯罪对策部第一课的。”

“应该是和指原同时调动的。”入山想起来这个时间。

“那么按照时间顺序梳理一下,三年前保安课在上层的授意下突然对大吉组出手,落井下石的是在白山警署长期和大吉组接触的指原莉乃,胳膊再粗也拗不过大腿,半年后大吉组被迫卖身给佐佐木财团,组长把所有的好处一卷而空飞到了巴西,从此过着悠哉悠哉的神仙生活,指原莉乃吃着大吉组的人血馒头平步青云进入了搜查本部,龙尾课长也是在功劳簿上浓墨重彩的写了一笔,佐佐木财团捡了个大便宜,同时三年间一直和指原保持着利益输送。”加藤想着想着头开始疼了,用大拇指去按太阳穴。

入山听得迷迷糊糊,凭着直觉说:“现在看来指原和赤部社无关啊。”

“还不能下结论,赤部社如果潜藏的这么浅,就不用我们在这里大费周章了。”加藤的脑子似乎也被热晕了,说话断断续续的,“现在我们接触到的都是桌面上的资料,肯定看不出什么端倪。现在围绕指原有几个疑点……”加藤玲奈停下说话,挺了挺腰板,整个肩膀都露出了水面,脑子稍微凉了一下,整理好思路接着说:“一是三年前为什么不用组织犯罪对策部而用了保安课,二是昨晚和指原在一起的那个女人,三是大吉组这种老社团怎么只用了半年就被击垮了,组长又去哪里了?指原的影子里到底藏着怎样的獠牙利爪,要看过才知道。”

冈田觉得加藤警视又在骗她们,她一定是想收集上层人物贪赃枉法的证据好方便升迁。从目前的情况看指原和赤部社风马牛不相及,再顺着这条线追查下去只是为了加藤玲奈的个人利益而已。但指原莉乃是好惹的吗,她是孤军作战还是只是某人的代理人?她站在光与影的交界处,背后漆黑一片却又似乎能吞噬一切的影子比她更恐怖。

“那我们是不是和指原警视结怨了,以后会不会有麻烦啊?”冈田因为昨晚跟踪被发现的事有点心慌,这个火烧眉毛的问题摧毁了她的大局观,现在她无心分辨正义与邪恶,她只是想如果目前任务因此失败将永远不能原谅自己。

“没事,奈酱,你做的很好,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加藤这句话说的底气十足,很好的打消了冈田的焦虑。“专心做好眼下的事情,你会得到你应得的东西。”

加藤玲奈的脑袋也被泡迷糊了,指原莉乃打扮的如同一只开屏的孔雀,绝对是个重要的会面,如果是和赤部社接头获取活动经费应该不会这么显眼。但也不能这么绝对肯定指原莉乃和赤部社没有有联系,毕竟没有任何结果就放开这条线索会更无所适从,犹豫不决只是浪费时间,前面到底有什么呢,忧则无路,迈出一步,即为坦途,少女前进吧!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