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の翼·Chapter 1

【很多人从出生到死去都没踏出过地下街一步,有的老鼠“愚蠢”地向往着天空,上帝在发笑。但,如果连那一丝妄想都没有,上帝连发笑都不屑于施舍吧。】

☆(凯尼·阿克曼视角)

那,真是肮脏。我走在地下街的道路上想。

人类由里到外在陆地上建起了三道高墙来保护自己不受墙外那些家伙的威胁,王都是最安全的存在,可谁也不能想象,繁华的王都底下那传言中巨大的贫民窟是个什么样子,因为没有人会脑子不好使到跑到这边来活受罪。

地下商人毫无节制的将物品涨价,买断了去地上的阶梯,收取高额的通行费,即使付清了费用,也会因为没有居住权而马上被赶下来。

在这个光照不到的地方,有我的妹妹。

我推开被腐蚀的木门,一股尸臭味迎面而来,我不适应地皱眉,看向躺在床上的女人。

已经死了三天了吗。

转头,小鬼抱膝坐着,瘦的不成样子,大大的眼睛镶在皮包骨的脸上实在是可爱不起来,黑色的眸子像一片沼泽,已经死亡了一般暗淡无光,不可否认,这是妹妹留下的唯一一件遗物——我所谓的外甥。

“叫什么?”我俯视着他。

“利……利威尔·阿克……”他缓缓开口,嘶哑的嗓音再一次让我拧眉。我打断了他:“不,你就叫利威尔。”他愣了一秒,又垂下头,没再与我说话。“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生活,如果不想像你母亲那样,就认真学我教你的东西。”

几年过去,他能熟练操控刀具,轻易摔晕十个混混,同时长了点肉,终于成了正常少年的样子。

我也该走了。

怎么离开,这是个问题啊。啧,麻烦的小鬼,大概会闹吧……


……

算了,走前,再教他最后一样东西吧。

……

那晚,

我命令他不停喝酒,

说是看看这几个月下来的成果。

啧,

什么时候我变得这么墨迹了?拐弯抹角跟个娘们儿似的。

不出我所料,他醉趴在桌上。

我仔细端详着他安静的睡颜,昏黄的灯光撒在他瘦削的脸庞和那一头罕见的黑发上。

我没有孩子,这几年的接触让我在不知不觉中把他放在了自己内心还算柔软的地方。

我甚至想留下来,或是把他带去地上。我被自己疯狂的想法所惊到。去地上?跟着我这个头号犯罪分子?

呵。

我冷笑一声。

不知是在笑小鬼的单纯,

还是我可笑的奢望。

我告诉酒吧老板照顾好他,戴上帽子落荒而逃。

是的,落荒而逃。

我估计那是我这一生里最窘迫的时候。

大概,小鬼醒来会恨我吧。

☆利威尔视角

今天凯尼很反常。

他一直冷着脸,叫我喝酒。我努力思考着哪里惹他不高兴了,而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我只能迎合着他,一杯一杯把那冰冷的液体灌进喉咙。他在一边看着,没有喊停的意思。坐在吧台上的一个小时像是一个世纪,那么安静,那么难熬。

我有些委屈地看向他,这酒太烈了,像是一团火从我的咽喉烧到胃里。我的舌尖发麻,甚至有些许刺痛,像是在舔一把利刃。

我知道我的极限到了,但他只是冷眼看着,催促着我继续。

意识开始模糊,但我不想倒下,一种不详的感觉在脑海里回荡:他是不是厌烦我了?

我竭力阻止着自己不要再想这些事,他只是想看看我的酒量到底多大了,我机械地把那些酒咽进胃里,却被呛出了泪花。随着最后一丝意识消散,我看了他一眼。他凛冽的目光这么刺眼,他平时就不言苟笑,但我从这一眼中读出的好像不止是冷淡。

没功夫多想,我就死死睡了过去。

我以为他会像前几天一样抱怨着轻轻把我背起来,带回家里去,然后在第二天坏笑着打趣我。

但他没有。

我是在酒吧里醒的。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还趴在吧台上。

昨夜未消的醉意顿时醒了一大半。

我疯了似的跑回家里,他不在。

我几乎找遍了整个第六阶梯,他不在。

他像当年突然出现在我眼前一样在地下街蒸发了。

来了,很久没涌上心头的无助感再一次找上了我。

——

我讨厌酒,那股刺鼻的味道让我难受,我讨厌脏,像那天酒吧吧台上的烟灰,像我奔跑时飞溅在我裤腿的泥垢,像那一天我打开家门时门缝里掉落的木屑。

我恨他,

恨他的不告而别,

恨他给予我的那些关心。


Chapter 1 end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