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菱学诗”中,林黛玉为什么坚决不让学陆游?

注:本文为问答搬运。

看了不少回答,我觉得大家理解偏了。

黛玉反对香菱学陆放翁,不是说他的诗不好。

那句你们不知诗,见了浅近的就爱,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

这话是对初学者说的。

而不是说陆游诗不好,风格不入她的眼,不值得人去学习。

我认为黛玉的意思是:你是初学者,学诗千万不能走浅近的路线,如果走这种路线,入了这个格局,就不能成为真正的诗人。

我自己也写诗填词,所以我感触很深,黛玉这里抓住了写诗的要害。

你看香菱提到陆游的那一句诗:

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

有答主翻出了很多陆游的诗句,分析认为陆游工于技巧,所作流于薄俗。

这话也未必,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风格,陆游也有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这种深情长情的句子。

有位答主还认为陆游偏豪放,有铁马冰河入梦来等句,黛玉更婉约一些,是故不尊陆游。

黛玉并非只说陆游一人,而是说的陆游这一类人。

有人为追求格律,追求工整,而去刻意雕琢,造诗。

这样的诗是没有味道的。

但不懂诗的人怎么看呢?就像香菱一样,她觉得这诗极其工整,很漂亮,她很喜欢这样的诗。

如果香菱入了这个格局,那么她会怎么作诗?

追求韵律,追求对仗,追求别出心裁的遣词用句,追求字里行间的工整完美。

这就不是为了写诗而写诗了,也就是以辞害意。

我们知道诗言志,歌咏言。

如果作诗流于表面,自然是格局浅近,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

可陆游本人并不是格局浅近,他有劣作是自然的,谁都不能保证自己每一个作品都是精品。他写诗有那种工于技巧的毛病,那是他的个人问题,但他是懂诗的,他也是用心用情在写诗的。

所以初学者不能让他去学陆游,因为不了解,会走上偏门。

在此我也想说说我所遇到的绝大部分写诗的人,很多人都存在黛玉说的问题。

他们喜欢浅近的。

用词必秾丽精巧,华艳轻浮。

常见的字如:红、香、愁、离、殇、琴、砂。

写出来当然好看,但没有任何意思和味道,愁不深,恨不切,就是看起来好看,漂亮。

当年我填钗头凤,因出现“破袄”两字,有人便认为坏了意境,就是这个意思了。

意境并不在表面的美感,而在隐而不发的情绪之中。

所以立意是第一要紧的。写诗要言之有物,就像写作文一样,我们都有过这种经历,写作文写不出来,凑字数,编故事,为了把作文写好,套用好词好句,那么这样的文章感人吗?有意义吗?是真正的好文章吗?

诗也一样。只有从心里掏出来的肺腑之言,才最真挚最感人。

所以黛玉说: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

世人拿这句去抨击格律,可见是辜负黛玉的心了。

黛玉推荐香菱的学诗方法是:先读王维,再读老杜,之后读李白。这三人读完,再读陶,应,谢,阮,庾,鲍。

严羽《沧浪诗话》认为:入门须正,立志须高;以汉、魏、晋、盛唐为师,不作开元、天宝以下人物。

黛玉观点相同。

王维杜甫李白,皆盛唐代表人物。王维之浑然天成,杜甫之鬼斧神工,李白之潇洒不羁,是诗中上品。

陶渊明的高洁,应玚的悲慨,谢灵运的才情,阮籍的哀愤,庾信的清新,鲍照的俊逸。这是魏晋的代表人物。

陆游是宋人,恰在开元天宝以下,是故不取。

汉魏六朝是诗歌发展兴盛之际,到唐朝到达巅峰,诗被这些人写烂了,题材,风格,到宋朝已经再难以超越。

想学诗,难道不应挑最好的学吗?

以上一家之言,有错误之处请指正。

-------------丸-------------

文:祁门小谢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