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密尔顿》开场曲背后隐藏的信息——Alexander Hamilton逐句解析

本篇首发自汉密尔顿中文维基:https://hamilton.huijiwiki.com/wiki/Alexander_Hamilton

歌词翻译系为本人,歌词解析资料主要来源于Genius Lyrics、Wikipedia和Ron Chernow的原著《汉密尔顿传》

 

关于「汉密尔顿中文维基计划」:

深感于音乐剧《汉密尔顿》的歌词、创作和历史背后所隐藏的巨大信息量,我们开展了这一计划,致力于收集、整理与挖掘一切有关《汉密尔顿》的歌词典故、历史人物、创作背景及其他相关的中文信息,建成信息量最全面的汉密尔顿中文主题资料站。

目前还计划正在初始阶段,欢迎热爱《汉密尔顿》且有能力参与资料搜集整理与编辑的朋友加入我们!

[AARON BURR]

让艾伦·波尔,一个剧中的“反派角色”在开场叙述汉密尔顿的故事,LMM表示这是他在向安德鲁·韦伯的一种致敬:

“我曾跟韦伯爵爷说过,让伯尔来讲汉密尔顿的故事,正是对《贝隆夫人》和《耶稣基督万世巨星》的叙事结构的一种致敬,让对立角色来讲述主角英雄的故事”,韦伯对此感到非常开心。能告诉你所仰慕的人,你还有着东西亏欠着他,这种感觉真好!

这种良心不安的反派叙事者与悲剧的英雄主义主角产生的对立,非常接近《耶稣基督万世巨星》里营造的那种紧张感。在两个故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两位有各自理想主义的主角(耶稣和犹大)从最初的关系密切,因意识理想的不合走向分裂,最终一方害死另一方。

电影《莫扎特传》里采用的也是这种叙事方式,由剧情里害死莫扎特的反派萨列里从影片的开始作为叙事者。另外奥地利音乐剧《伊丽莎白》也是这样,让杀死主角伊丽莎白的刺客鲁契尼从开场就担任叙事者,来引出主角伊丽莎白与死神两位主要人物的斗争。

How does a bastard, orphan, son of a whore and a

为何一个私生子、孤儿,婊子和

林曼威曾在CBS的节目《60分钟》上说到:“汉密尔顿经常滔滔不绝地激烈演讲,写作也是用词密集,所以我在本剧的开场安排了一大段长句。”

这段激烈的前奏和伯尔所唱的”How does…”也是贯穿了全剧场景转变的一个信号,另外三次出现是在A Winter’s Ball, Guns and Ships和The Adams Administration。

“Bastard”是指私生子,因为汉密尔顿是母亲逃离原配私奔时所生下来的,并不具有法律上的婚生子身份(因此在母亲死后也没能继承遗产);同时也有指“杂种”的意思,因为他的身世具有疑点,其生父也可能并非他名义上的父亲詹姆斯·汉密尔顿。

“son of whore”,因汉密尔顿的母亲瑞秋·福赛特有逃离婚姻私奔的历史,曾被指控犯有重婚罪。而且她在逃离的这段时间里被怀疑与多个男人有染(包括可能被认为是汉密尔顿亲生父亲的Thomas Stevens),这也成为日后他的政敌污蔑汉密尔顿的一个攻击点。

Scotsm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a forgotten

苏格兰佬养的杂种,降生于

“son of a Scotsman”,汉密尔顿的父亲詹姆斯·汉密尔顿是一个苏格兰没落贵族的后代。

因为汉密尔顿的出身问题,约翰·亚当斯在与汉密尔顿反目为仇后私下攻击他是“苏格兰小贩的杂种小子(“That bastard brat of a Scottish peddler!”)

Spot in the Caribbean by providence,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加勒比海的一片荒芜,家徒四壁,潦倒困苦

汉密尔顿出生于加勒比海上的尼维斯岛。值得一提的是,LMM的另一部音乐剧《身在高地》的主角也是出生于加勒比海。

“By providence”意为“依从天意”,这对汉密尔顿的角色来说似有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使命感和神圣感。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家徒四壁,潦倒困苦;汉密尔顿出生时就背负着私生子的名分,他还有一个亲生哥哥小詹姆斯·汉密尔顿。在母亲去世之前,全家的收入都指望着母亲所经营的一家小杂货铺。跟其他从小就家境优越,出身名门望族的美国国父们相比,汉密尔顿可以说算是最惨的一个了。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scholar?

最终能够成为一个伟人与学界巨富?

[JOHN LAURENS]

The ten-dollar Founding Father without a father

十美元上丧父的国父

汉密尔顿的头像印制于十美元钞票上。这张钞票是以汉密尔顿1805年的画像为依据设计的,从1928年流通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部音乐剧大热之前,美国财政部曾决定为纪念2020年美国妇女获取选举权的100周年,把10美元上的汉密尔顿撤换成一位女性人物。而随着《汉密尔顿》的火爆,汉密尔顿得以继续留在美钞上。而在2020年将要被换掉的人物,则成了20美元上钞票的安德鲁·杰克逊。(顺便心疼一下隔壁扑街的音乐剧《Bloody Bloody Andrew Jackson》;不过安德鲁·杰克逊的历史评价要比汉密尔顿差得多了。)

“without a father” 汉密尔顿的父亲在汉密尔顿年幼时就离家出走,虽然后来汉密尔顿与他也有过书信交流,但二人始终再未见过一面。汉密尔顿所发表的那篇飓风来袭的文章,最初就是寄给他父亲的一封信。

Got a lot farther by working a lot harder

以己之力求索人生之路

By being a lot smarter

凭借禀异天赋

By being a self-starter

依靠自学以塑

汉密尔顿十分好学,尽管因为私生子的身份不能进入正式的教会学校,他的母亲也送他进了一所犹太女教师开办的私立学校,在那里嗜好读书的汉密尔顿接受了最初的教育。

另外,这句词和LMM的另一部音乐剧《身在高地》里的歌曲Inutil里的一个段落有些相似:

I’m proud to be your father

‘Cuz you work so much harder

And you are so much smarter

By fourteen, they placed him in charge of a trading charter

在十四岁,众人请他掌管贸易财务

14岁时,汉密尔顿在岛上的一个公司担任职员,在这里他积累了初步的经济金融知识。期间老板出海五个月,把生意交给了汉密尔顿打理,这也显示了他的天赋能力。

[THOMAS JEFFERSON]

LMM把下面这些关于目睹黑奴悲惨生活的歌词给了杰斐逊这个角色,更像是一种讽刺。与其他国父相比,杰斐逊对于自己的蓄奴行为可以说是毫无歉意的。LMM曾说:

“这就是杰斐逊,比任何人都急着呼吁自由,但自己却从未真正给予过自由”

与该剧里其他的作为会Rap的音乐剧演员不同,在百老汇原版里饰演杰斐逊的Daveed Diggs更像是一位会演音乐剧的Rapper。说唱歌手Talib Kweli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个角色自带大量Rap上台,他以及不是一个传统的百老汇角色了。他被选进这部音乐剧正是因为他会Rap。”

And every day while slaves were being slaughtered and carted

每一日目睹黑奴惨遭屠戮,运进船库,远渡海陆

Away across the waves, he struggled and kept his guard up

他时刻饱受挣扎,警惕如临深谷

汉密尔顿幼年所在的尼维斯岛因制糖业发达,所以有大量充当劳动力的黑奴。而且因位于地中海,这里也成为奴隶贸易的中转站。

作为贸易公司的职员,汉密尔顿的一项工作就是照看货物(此时也包括遭受非人待遇的黑奴)。汉密尔顿亲眼见过奴隶们所受的遭遇,因他阅读过大量的阐述平等思想的著作,由此埋下了他对奴隶制憎恨的种子。

Inside, he was longing for something to be a part of

内心中却在寻找一种信仰来守护

LMM在NPR的一次节目中说到:“这个出生于西印度群岛的伙计并没有一个可以声称是自己骄傲的祖国,所以在殖民地时期,他就预见了我们——作为美利坚合众国来成就他的归属”。

The brother was ready to beg, steal, borrow, or barter

这小子已经准备去偷去借或乖乖做一个商户

这句话让很多人费解,“为什么要去偷去抢?“,其实这句歌词正是汉密尔顿余生的预兆:他在雷诺兹事件中向众人乞求(beg)不要宣扬,在独立战争中去偷(steal)英军的火炮,在担任财务部长时为国家融资计划借款(borrow)承担债务,在The Room Where it Happens里与杰斐逊和麦迪逊交易(barter)将美国首都拱手相让以换取他们对银行法案的支持。

另外,在现代英语成熟之前的时代,这句话常在文学作品中用于形容赤贫的人。如在乔叟的一篇作品The Man of Law’s Tale中有一段相似的话:

Spite of thy will thou must, for indigence,

Go steal, or beg, or borrow thine expense.

[JAMES MADISON]

Then a hurricane came, and devastation reigned

此时一场飓风袭来,留下遍地尸骸

Our man saw his future drip, dripping down the drain

这兄弟眼望自己的未来,似要坠入阴霾

Put a pencil to his temple, connected it to his brain

于是提笔抵着太阳穴,连接向他的脑海

And he wrote his first refrain, a testament to his pain

写下了他第一首诗篇,自己苦难的颂赞

在1772年8月31日,一场飓风袭击了汉密尔顿所住的尼维斯岛。汉密尔顿将所见的灾难景象写信给了同在加勒比海另一个海岛上的父亲詹姆斯·汉密尔顿。后来这封信经过修改,被岛上的一位神父,也是汉密尔顿的导师[null Hugh Knox]指导发表到了《丹麦皇家公报》上。LMM在音乐剧官方设定集《汉密尔顿·革命》里留下了这篇文章里他最喜欢的一句话:

“The roaring of the sea and wind, fiery meteors flying about it in the air, the prodigious glare of almost perpetual lightning, the crash of the falling houses, and the ear-piercing shrieks of the distressed, were sufficient to strike astonishment into Angels.”

[BURR]

Well, the word got around, they said, “This kid is insane, man”

作品传颂开来,人道这孩子真挺不赖

Took up a collection just to send him to the mainland

快送他去本土大陆,为他筹笔钱财

“Get your education, don’t forget from whence you came, and

“去上学吧,别忘了自己从何而来

在《丹麦皇家公报》上,汉密尔顿最初是匿名发表的这篇文章。但是由于这篇文章用词磅礴诗意力透纸背,震惊了岛上的人们,谣言开始说是汉密尔顿写就了这篇文章,之后就有人开始资助起了汉密尔顿。

这笔资助实际上是以设立基金的方式进行的。传记作者罗恩·彻诺考据发现,主要捐助者有两位,一位是汉密尔顿的导师Hugh Knox,另一位是汉密尔顿的表姐Ann Mitchell。汉密尔顿毕生也没有忘记表姐的资助,在日后依然与她通过书信联系密切。历史学家Alexander Rose也发现,汉密尔顿所工作的贸易公司也资助了他前往美国本土的行程费用。

The world's gonna know your name. What’s your name, man?”

这世界将会听闻你的名字,你叫什么,现在登台——“

这种介绍主角出场的方式和美国另一位著名说唱歌手Ja Rule的一首歌I’m Real里如出一辙。在这首歌里,Ja Rule唱的是:” What’s your motherf***in name?”

[ALEXANDER HAMILTON]

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My **********exander Hamilton

我叫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LMM在官方设定集《汉密尔顿:革命》里写道:“这个’Alexander Hamilton’的旋律几乎在一瞬间就涌入了我的大脑里!他居然正好有一这么具有音乐性的名字。”而且这个洗脑的”Alexander Hamilton”在全剧中被他自己唱了6次,被群演们唱了9次。

在LMM的最初版本里,这整首歌都是由伯尔一个人演唱(详见白宫演唱版本),后来才把这些歌词分配给所有角色。他表示这个创意欠了《理发师陶德》一个人情,因为在那部剧里,主角也是由剧里其他角色一起介绍上台。

And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还有千万未竟之事为我等待

But just you wait, just you wait...

只请你们等着看,你们等着看…

这一段是汉密尔顿在开场曲中仅有的台词,而且是关于他的未来,他的雄心与壮志,而不是关于他的过去。在之后面对安洁莉卡问出的”Where are you from?”时,汉密尔顿的回答也是这句”Unimportant,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just you wait, just you wait…”历史上的汉密尔顿也是出于对童年的自卑感,始终不愿主动透露自己的过去。传记作者罗恩·彻诺也写道:

“他对自己难以形容的过去保持着完美沉默,从不利用它来吹嘘自己后来的功绩,与他同时代的人也不能理解他的成功背后的惨淡经历。我们也是直到上个世纪才对汉密尔顿的童年有所了解。”

另外,“Just you wait”这句话也对应了伯尔的”Wait for it”。

[ELIZA HAMILTON]

When he was ten his father split, full of it, debt-ridden

十岁时,父亲出走,留下累累负债

汉密尔顿的父亲詹姆斯·汉密尔顿遗弃了他的妻子与两个孩子,据称是因为妻子瑞秋,也就是汉密尔顿的母亲受重婚罪指控,以离家出走来逃避这种可能被指控的通奸行为带来的惩罚。与此同时,詹姆斯·汉密尔顿也承担着大量负债,汉密尔顿本人相信父亲是因为无法再为家里提供经济支持而离家出走的。也有些说法指出是詹姆斯是因为瑞秋发生外遇而离开,也有可能是因为镇压其他海岛上的奴隶起义时受伤无法回家。

Two years later, see Alex and his mother bed-ridden

二年后,母亲重病,与他共卧病榻

Half-dead sittin' in their own sick, the scent thick

在病房中忍受污浊空气与病害

[FULL COMPANY EXCEPT HAMILTON (whispering)]

[null And Alex got better but his mother went quick…]

亚历山大痊愈了,母亲却走得很快…

罗恩·彻诺的传记里写道:

“很快,瑞秋便身罹恶疾。在被一位叫安·麦克唐纳德(AnnMcDonnell)的妇人照顾了一周之后,瑞秋的病情并没有什么好转。于是,孩子们不得不请来一位叫希林的大夫,然而,就在这位大夫被请来的当天,2月17日,汉密尔顿也被这神秘的疾病感染,发起烧来。希林大夫对这对母子的治疗方法是那个时代非常普遍的灌肠疗法,这种中世纪时代流传下来的疗法让倒霉的瑞秋和汉密尔顿吃尽了苦头。瑞秋不得不每天服用一种名为缬草的催人呕吐的草药,而这种草药可以把食道中积聚的气体排放出来;而汉密尔顿则是不但被灌了肠,还被放了不少血。这对躺在同一张床上备受病痛和医生折磨的母子一定被呕吐、腹胀、反反复复通便灌肠和高烧摧残得不成人形。在2月19日晚上9点,瑞秋离开人世的时候,已经不省人事的汉密尔顿很可能就在他母亲身旁奄奄一息、痛苦地挣扎着。”

众人轻声说出了这句“And Alex got better but his mother went quick…”,似乎是在表明这件事对汉密尔顿产生多么大的伤痛,同时也是希望不要让汉密尔顿再想起这件事。

[GEORGE WASHINGTON & COMPANY, BOTH]

Moved in with a cousin, the cousin committed suicide

过继到了表兄家,表兄却又自杀

在母亲逝世后,32岁的表兄[null Peter Lytton]被法院任命为汉密尔顿和他的亲生哥哥小詹姆斯·汉密尔顿的监护人。Peter Lytton是一位失败的商人,在1796年7月16日以一种更为戏剧性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可能是用枪,也可能是用刀。

在音乐剧中,当”suicide”被唱出时,一位群演扮演表兄做出了上吊自杀的动作,这与史料记载并不相符。但也可能是因为上吊这种动作能够在舞台上更好地呈现?anyway,至少不再那么血腥了。

Left him with nothin' but ruined pride, something new inside

没留任何东西给他,除了傲骨上新添的伤疤

表兄过世后,他的遗产全部按照遗嘱继承给了他的儿子、他的情妇,一位黑人女佣,以及他们的私生子。汉密尔顿兄弟二人的祖父也曾为他们争取遗产继承,但不久之后也死了。

A voice saying

一个声音浮现

“Alex, you gotta fend for yourself.”

“亚历山大,你只能依靠自己!“

He started retreatin' and readin' every treatise on the shelf

他忍住哭泣,开始贪婪地嗜学古今

汉密尔顿母亲过世时因为他的私生子身份,并没能分得母亲的遗产。而在母亲的遗产被拍卖时,一位表亲帮他买下了家里所有的藏书,并将它们还给了汉密尔顿。另外,汉密尔顿的祖父过世时虽然也未能留给他财务遗产,却把所有的书都留给了汉密尔顿。

[BURR & COMPANY, BOTH]

There would have been nothin’ left to do

也许他的生命将混混而度

For someone less astute

若无他这种才赋

He woulda been dead or destitute

他或将死去或活于困苦

Without a cent of restitution

承受不住一分的债务

在这段唱词里,节奏加快了一倍。LMM在《汉密尔顿:革命》里写道:

“我们把速度加快了一倍,是因为汉密尔顿找到了他的出路(his way out):加倍投入学习之中,使自己变得更加优秀。此时我头脑中的画面就是,哈利波特发现了他是个出色的巫师,一切都突然有了意义!”

Started workin', clerkin' for his late mother's landlord

但他却自力更生,为已故母亲的房东记账做工

在母亲死后,父亲的朋友[null Thomas Steven]收养了他,并且帮他找了一份工作来谋生。也有传闻说,Thomas Steven其实正是汉密尔顿的亲生父亲。但无论如何,他确实在这之后为一家贸易公司记账做工。

Tradin’ sugar cane and rum and all the things he can’t afford

打理着他付不起的甘蔗和朗姆酒的买卖来谋生

在当时,甘蔗和朗姆酒确实是加勒比海的主要贸易产品

Scammin' for every book he can get his hands on]

嗜读着他所能碰到的每一本书

Plannin' for the future see him now as he stands on (ooh)

憧憬着未来,现在他终于站上

The bow of a ship headed for a new land

一艘航船,驶向新大陆的海港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在纽约,你将脱胎换骨大不一样

[COMPANY & HAMILTON, WOMEN, MEN]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Just you wait)

脱胎换骨大不一样——(你们等着看!)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Just you wait)

脱胎换骨大不一样——(你们等着看!)

In New York you can be a new man

脱胎换骨大不一样——(你们等着看!)

在这段演出里,伯尔接下了汉密尔顿脱掉的白色外套,伊莱莎为汉密尔顿穿上了新的外套,安杰莉卡为他递来了一本书,而劳伦斯则在给了他含情脉脉的注视的同时为他戴上行李包。这其中每一个行为都有它的象征意义。

In New York, New York

在纽约,纽约

Just you wait!

你们等着看!

“New man”是一个古罗马概念(拉丁语:Novus Homo),指家族中第一个进入管理决策层的人物。而罗马执政者都是出身贵族,这也和其他国父们一样。作为从小就饱读凯撒传以及用罗马将军普布利乌斯的笔名来写就《联邦党人文集》的汉密尔顿来说,他的某些理念正如同一个在世的罗马人。这句众人对汉密尔顿说出的”You can be a new man” 在剧中重复了多次,也正是他的内心映射。也许在他” Scammin' for every book he can get his hands on”时,就已经预见了自己成为以一个罗马故事里的Novus Homo。

[COMPANY]

Alexander Hamilton (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We are waiting in the wings for you (waiting in the wings for you)

我们在舞台上等你到来 (在舞台上等你到来 )

“Waiting in the wings” 是一个俗语,意为舞台上的演员已经准备好,就差一个登台暗示。这就赋予了这句话双层含义:

1.    字面意义上,舞台上的演员们已经准备好了配合主角汉密尔顿接下来的表演

2.    象征意义上,北美殖民地的人们正在等待汉密尔顿来书写历史。

另外,”The wings”也有层政治含义,正如”The West Wing”(白宫左翼)指代总统,也许他的政治支持者们正在”The left wing”或”The right wing”等待着他。

You could never back down

你永远都停不下自己的脚步

这句话指示了汉密尔顿在面对危险时总会挺身而出的意愿,他非常愿意为了国家牺牲自己的生命。在独立战争期间,他总是忽视自己本就不佳的身体状况在战场上接近枪火为华盛顿增援。而汉密尔顿一生中的绝大部分成就,也都是他冒险所取得的成功。

You never learned to take your time!

你永远都学不会别再把自己催促!

汉密尔顿疯狂的写作将会持续至他的余生,而且埋头进入一种癫狂的学习与写作状态,能够让他暂时忘掉身边所爱遗失的阵痛。我们已经见到了他在母亲去世后展开的拼命学习,在之后听闻约翰·劳伦斯逝世的消息后,汉密尔顿也进入了Non-stop的写作状态。

Oh, Alexander Hamilton (Alexander Hamilton)

哦,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When America sings for you

当美利坚为你[null 颂唱]

Will they know what you overcame?

他们可知你所经历的这些?

Will they know you rewrote the game?

他们可知是你重写了一切?

The world will never be the same, oh

这世界将改变得轰轰烈烈,哦

在临死前的独白中,汉密尔顿说出了:

“I wrote some notes at the beginning of a song someone will sing for me. America, you great unfinished symphony, you sent for me”

作为一个十分珍重自己Legacy的人,汉密尔顿也许早已预见。

多亏了这部剧,美利坚已为他颂唱,人民也未将他遗忘。

[BURR, MEN, & COMPANY]

The ship is in the harbor now

船已经驶进港

See if you can spot him

看聚光灯是否已落于他身上

这句话也可理解为“看你能否在人群中发现他”,甚至以一种元叙事的方式打破了隔离舞台与观众之间的第四面墙,令身处百老汇的观众仿佛置身于纽约海港,在熙攘的人群中捕捉他的身影。

然而,如果你真的在那个时期的纽约海港,你也很可能会发现不到他。因为历史上的汉密尔顿是先到了波士顿后才来到纽约。

Just you wait

你们等着看

Another immigrant

一个移民小子

Comin’ up from the bottom

从底层攀爬而上

Just you wait

你们等着看

His enemies destroyed his rep

他被敌人搞得臭不可当

汉密尔顿的政敌除了艾伦·伯尔,还包括:托马斯·杰斐逊、詹姆斯·麦迪逊、约翰·亚当斯… 这几位在美国历史上封神的人物。他们在汉密尔顿的早逝后掩盖甚至攻击汉密尔顿留下的功绩,使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汉密尔顿都不是一个正面的历史人物。

America forgot him

美利坚又将他遗忘

在音乐剧大热之前,多数美国民众对汉密尔顿的认识仅仅在于他与伯尔的决斗经历(甚至都不知道他就是十美元上的那位),而对汉密尔顿决斗的认知还是源自一段流传度非常广的恶搞向商业广告“Got Milk?”

[MULLIGAN/MADISON & LAFAYETTE/JEFFERSON]

[null We fought with him]

我们与他并肩厮杀

这句话在百老汇原版卡司中由饰演穆里根和麦迪逊的Okieriete Onaodowan与饰演拉法叶和Jefferson的Daveed Diggs说出。在穆里根/麦迪逊身上,这句话有了两层意义:穆里根曾与汉密尔顿一次参加革命,麦迪逊也曾与汉密尔顿合作密切一起为宪法辩护书写了《联邦党人文集》。

[LAURENS/PHILIP]

Me? I died for him

我?我殉命正为了他

和上面一样, Anthony Ramos所饰演的这两个角色可以说都是为了汉密尔顿而死:劳伦斯为了他们共同的理想——解放黑奴而死,儿子菲利普为维护父亲的名声决斗而死。

[WASHINGTON]

Me? I trusted him

我?我信任他

[ELIZA & ANGELICA & PEGGY/MARIA]

Me? I loved him

我?我爱他

不同于兄弟情的”We fought with him”,这里三位汉密尔顿的爱慕者用了情绪较私人化的“I love him”

[BURR]

And me? I'm the damn fool that shot him

而我?我就是那个蠢货,一枪崩了他

从一开始就告诉观众结局,LMM说,“这就是历史剧”。明知汉密尔顿注定会死,可还是会哭得稀里哗啦,不靠眼花缭乱的剧情转折来征服观众,这就是历史剧的魅力吧。

[COMPANY]

There's a million things I haven’t done

还有千万未竟之事为我等待

But just you wait!

只请你们等着看!

[BURR]

What's your name, man?

你叫什么,小子?

[COMPANY]

Alexander Hamilton!

亚历山大·汉密尔顿! 

在开场曲的最后,伯尔把汉密尔顿引入了观众面前,重复了刚刚的问题和回答。这句话十分短暂,却带给了观众无限的期望和感叹,无论从历史角度还是从个人角度。它以一种简洁有力的连贯方式带我们进入了开场曲之后这些激动人心引人入胜的演出。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