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执衍生——将为后生子番外(四)完整版


慕容黎刚下朝,便有盘龙殿的内侍过来说,执明请了太医过去,慕容黎以为执明身体不适,便匆匆回了盘龙殿。

他回去时,执明正坐在床上端着碗药皱眉。

莫澜在一旁劝着,说什么,娘娘您就喝了吧,总归不会有害处之类的话。

“什么药?”慕容黎问了声,那最后一味避子药的事是真的吓到他了,他以前自是知道执明一直吃着避子药,可他总以为是执明自己不愿生子,吩咐人放的药物。却从未想过,那药,是别人下到执明的吃食上的……

“回陛下,是补药。”莫澜听到声音,忙转身行了礼。

执明正要起身,却被慕容黎制止“身子不适就不要多礼了,朕方才刚下了朝就听说你宣了太医,可是还不舒服?”

莫澜自慕容黎进来就悄悄退了出去,慕容黎正要让他出去,回头就不见了人影也是忍不住笑,莫澜自小就这点好,无比的识人眼色。

执明却也不说他哪里不舒服,只问慕容黎想不想要一个孩子?

慕容黎自是想要的,从来他都觉得,若是有一个性子像了执明的皇子,是极好的。

可如今,执明口口声声劝着他选妃,而他想要的,其实也只是执明的孩子,便同他说“不着急,比起孩子,朕倒是更想听你唤一声阿黎。”又想起今日莫澜进宫该是接执明出宫的,便又说“明儿,你往后想去哪里,同朕说,朕都陪你去。”

执明却难得的执着“陛下还没有回答臣。”

慕容黎用勺子搅了搅碗里的汤药,那药倒是不苦,同平日里小伤小病喝的药不是一个味道“若是你怀了,朕自然是欣喜。但若你要劝朕选妃,便无需多说了。”

“陛下。”执明偏了偏头“御医说臣,是喜脉。”

慕容黎愣了半晌才反应。

得知执明有孕,慕容黎立即下令将原本被发配忘北疆的定南侯一家处死。

原本打算等到秋后,而现在执明有了身孕便大意不得,定南侯家代代出宠妃,已经在京城里扎了根,若不彻底清除,怕是会对执明不利。

执明得知定南侯死讯时,慕容黎已经将平日有意将自家子女送入皇宫的的勋贵处理了个干净。

执明虽也惊讶于慕容黎动作之快,但他同慕容黎自幼一起长大,慕容黎能做到什么地步,他自然知晓,若不是慕容黎终究对自己动了心,执明知道,执家的下场,不会比定南侯家好。

其实这么长时间,他早已想通当初慕容黎是真的一点未动执家和自己的好友,有些情,当真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就像他当年一入宫,看到端坐于桌前的太子,便想要粘着他,腻着他。

他不知慕容黎何时对他动了心,但仔细想来,也不是无迹可寻。

当年子煜的兵权,被转手交给了骆珉。

齐之侃被参奏养私兵,最后竟真的给了他调配护都大军的权利。

而当初柴桑,慕容黎也当真看到了他留下的记号,可他只怨慕容黎不来救他却忘了,他执家特有的行军记号,慕容黎如何认得。

“在想什么?”慕容黎给站在门口的执明披上了披风。

“臣在想,这些年,还有多少误会。”

“你有什么不知,便来问朕。”慕容黎环住执明,执明如今身子比之前圆润许多,环在怀中,很是舒服。

“陛下知道臣膳食中有避子药?”

“嗯。”

“陛下为何不查?”

“朕以为,是你不愿生子,或者说,不愿为朕生子。”

“为何不让臣领军去金陵?”

“出征前夕,朕做了个梦,梦到你……”慕容黎抱着执明的手紧了紧,细细想来,他梦到的,明明是后来在柴桑看到的那一幕,若不是他当时及时赶到,怕是执明就真如梦中那般……“朕梦到,你,战死了。”

“陛下可知陈威是匈奴人?”

“不知,陈威是三朝老将,是当年皇爷爷亲点的大将军,朕,从未疑过他。”

“最后一个,陛下,臣往漠北前夕,陛下为何,要说那番话?”

“朕,自知阿煦是细作后,便觉得情爱一事,可笑至极,而你让朕觉得温暖又恐惧,朕自知喜欢你,可……终是不愿误了你。”

“臣知道了。”执明靠在慕容黎怀中,渐渐的睡了过去。

慕容黎将执明抱在床上,脱去了衣衫,执明身上的伤痕淡了不少,却还能看出那一道道鞭痕,他还记得执明刚从柴桑回来那一夜,等他和执明绞杀完匈奴回营,执明脱了铠甲后,衣衫都被血染透的样子……

执明睡的不甚安稳,像是做了梦,一直在小声的唤着阿黎。

慕容黎便一声声的应。

他不知的是,执明梦中,他五年终是无子,新后册封,执明搬在了春华宫,就那么一日一日等着慕容黎说的来看他,可直到梦醒,执明也没有等到。

执明醒时,慕容黎靠在迎枕上看着他,暖黄色的烛光,将慕容黎映的分外温柔,执明便凑上去吻他,慕容黎看出执明的意思,俯下身去,吻住了执明的唇……

两人起身后,慕容黎问执明方才可是做了梦。

执明却不肯说。

慕容黎便也没再问,自是也没说执明梦中落泪的事。

“明儿,朕还欠着你一场十里红妆。”

执明愣了愣,抬头去看慕容黎。

“你入宫时,尚在孝期,便不宜大操大办,故而,朕只让人准备封后的礼,却没备成婚的礼。朕那时便想着,什么时候你有了身孕,你我再行结发之礼。”

“陛下……”

“齐之侃成婚时,朕便觉得你喜欢热闹,你我,也挑个日子,成次婚如何?”

执明已经愣了,他当年入宫,一个华盖马车,一次群臣参拜,一场冷清的宫宴,一个未入的洞房……

慕容黎自是知道执明在想什么,便同执明说“当年,朕还未能决定如何安置执家,让你受了颇多委屈,明儿,朕,再不会如此。”

说是婚礼,也不过将执明从凤仪宫接到了盘龙殿,如今骆珉不在京城,偌大的一个执家,竟是没了同执明要好的本家。那些旁系,又都惦记着执家那点家产,执明也不乐意见他们。

便就让宫女给他二人准备好喜服,慕容骁,艮墨池,公孙钤,陵光,齐之侃,蹇宾,莫澜,小胖,方夜等几人看他们拜了堂。萧然做司仪替他们唱了助词。

陵光点了一串鞭炮,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宫里响了很久。

 执明喝过合卺酒后便躺在床上盯着慕容黎瞧,慕容黎问他“看什么?”
执明便笑“当初,若不是臣碰了暖情酒身上软的厉害,臣可以逃到嘉恒关,和之侃碰上头。”
慕容黎俯下身同执明贴着额头“朕知道,荆州的大军其实就在金陵外五十里,是朕忘了告诉你。”
执明往慕容黎身上靠了靠,应到“嗯。”
“明儿。”
“嗯?”
“太医昨日说,我们可以圆房么?”慕容黎见执明一脸惬意的躺在自己怀里便忍不住逗他。
这些日子许是心结解开了,许是有了孩子心情好些,执明的性子倒是开朗不少。
执明闻言愣了愣,脸上突然火辣辣的,想起昨日那老太医听说他二人要补一个婚礼后拉着他絮絮叨叨的说了许久。
慕容黎明明也在旁边听着,却非要问,执明便有些恼,索性翻了个身不去理会慕容黎。
慕容黎在身后笑的更欢了,抬手摸了摸执明红红的耳垂“明儿,如今,我们还算是圆房么?”
“陛下说是就是了。”执明将被子裹了起来,露着双眼睛同慕容黎说话“陛下,公孙钤和陵光,您会赐婚么?”
“他俩,没法子赐婚,还需萧然去南宿走一趟,去替公孙钤像南宿王提亲。”慕容黎虽知执明是要东拉西扯岔开话题了,也不点破,只看执明能将话题扯多远。
反正夜还很长,而明日,正好也没什么事。
还没过半个时辰,话题又被慕容黎转到了圆房上,执明被惹恼了,便开始解自己的内衫,一边碎碎念“不就是圆房么?我都想了多少年了。”
这一句当真是戳了慕容黎的心窝子,十几年,兜兜转转,终究还是在了一起,所幸,他错过的,不是一生,也所幸,执明纵然难过,也没有放开他的手。
执明正解着衣衫便被慕容黎从后面抱住,执明的腰肢近来粗了不少,明显是显怀了。
执明说是这样说,可真到了这一步难免羞涩。尤其是自己如今,肚子圆圆的,当真算不得好看。
慕容黎反倒摸着他的肚子直笑“这孩子若是像了你便好了?”
“陛下难道不想让孩子像你么?”
“像了你比较好,讨喜。”慕容黎小心的避开了执明的肚子,两人这一晚,终是“圆了房”。
慕容黎醒时执明还睡着,他近来有些嗜睡,昨夜又折腾了许久,自是累了,索性今日不用上朝,慕容黎也犯了懒,就那般看着执明的睡颜出神。
六月,天气热了起来,执明渐渐睡不好了,晚间总是会抽筋。
一开始还自己忍着,后来实在难受便不让慕容黎来凤仪宫留宿,自己也不去盘龙殿,他自己便整宿整宿的折腾。
慕容黎问起来,他也不说,只让慕容黎再纳个妃,还说小胖虽是陪嫁过来的,但也不许慕容黎去碰。
慕容黎这般,当真是有苦说不出,他本不是个热衷情事的人,如今担心执明还被执明这般误会……
直到在小胖口里套出来话说是执明夜夜睡不着,才知执明是自己难受了。
便掐着时间去凤仪宫,一夜两夜的,每每执明起身他便也起身去替执明按按抽筋的腿,执明见瞒不住,索性后来便答应了慕容黎搬进了盘龙殿。
八月,执明的状况好了些,十四早上,慕容黎刚起,执明便醒了,说什么非要去送慕容黎上朝。
两人边走边聊些闲散的话,慕容黎想起来执明似乎很是喜欢花灯,便同他商议明日一起去宫外看看。
执明自是答应。
十一月,都说执明要生了,慕容黎很是紧张,偏偏公孙钤还同他说,曾家中见过姨娘产子,那叫声动静,想想都怕,最后那姨娘还难产死了。
慕容黎听着,虚握的手心里满是汗。
十一月初八,执明产子,慕容黎等在门外,听着里面都没有动静,急的不行。
方夜有些为难但到底还是跟慕容黎提了个醒“陛下,齐夫人说,这生孩子时人要憋力使劲的,喊出来憋着的劲就散了,您怕是,被右相给骗了。”
慕容黎哪里还听的进去,也不管产房为夫者不能进,就闯了进去。
里面的景象也着实吓人,执明上身的衣服都被汗打湿了。
床边还放着好几盆血水。
一屋子的太医稳婆见闯进来的是他也不敢多言,倒是执明一见慕容黎,便要伸手去够慕容黎的衣角。
慕容黎本来已经愣住了,浓烈的血腥味让他脚都有些软,那些,都是执明的血……
执明够不到慕容黎的衣角,只能作罢,却不想慕容黎被执明那一挥手惊醒,在执明手落到床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执明像是朝慕容黎笑了笑,就又咬着唇使劲去了。
慕容黎才知道为何他在门口听不到执明的声音,执明的唇已经被他自己咬破了。
慕容黎撑着执明稍稍直起些身子,抱起他的上身,一手让执明抓着,一手,在执明嘴角点了点,让他放开嘴唇,咬着自己,执明却摇头。
折腾了半晌,终是在执明用尽力气之前,生了下来。
慕容黎也没看稳婆怀中抱着的孩子,将执明平放在床上,换上干净的衣服。
也没来得及去看一眼孩子,便怕孩子哭起来吵到执明让乳母抱了去。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