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尽此生

这一碗孟婆汤,原本是清的,掺了这辈子的纷纷扰扰,自然这样浑了,你且安心喝了吧……


(一)

奈何桥上,刘备两眼定定地看着这一碗孟婆汤。他已经在这奈何桥头等了很久了,久到他已经不能确定自己等的是谁,也不知道为什么等下去了。

摆了摊子卖汤的是个一身锦绣红衣的年轻人,一把玉骨的扇子在这昏暗无天日的阴司里如雪似月地滋发着生息,勾得几只混沌恶鬼常跑过来,结果还没吸上几口生气儿,便被鬼差拿鞭子抽回去了。

年轻人拿扇骨敲了敲碗沿儿,“叮”的一声把玄德的魂魄惊得晃了晃,“今日喝么?”玄德愣着神不回他,半晌方问道:“是不能再拖了么?”

“我倒没事,只是你……你且看看你这样子,若再不喝,怕是要魂飞魄散了。”

玄德盯着这个年轻人看,明明近在眼前,却怎么也看不清他的脸,看得久了,模模糊糊地竟然看见他朝思暮想的那张脸,“先生?你来了?你别来!”玄德突然不知该喜该忧,他自然是希望早日相见,只是来到这地方,阳寿却是尽了。

“喂!”年轻人拿扇子敲了一下玄德的头,声音凉凉地讲了一句“你等的人,不会来。”

玄德神情里藏了落寞的阴影,苦笑着看那个洞明的人,“我知道。”说着,端起一碗汤,一饮而尽。

——孔明,说到底,你或许只是不曾将真心予我吧。


(二)

孔明自黄泉来,涉过百里曼珠沙华,取了其中将开未开的一支放在衣襟里。

奈何桥前多的是卖汤的,他一眼看到那件大红衣衫——真像极了当年赤壁的大火与孙尚香身上的锦缎。

“喝汤吗?”年轻人摇着玉骨扇,收了先前玄德留下的故旧记忆。孔明心中突然一颤,又想着自己已经是鬼,哪里来的心?哂笑一声,便挑了个位置坐下来。年轻人笑眼弯弯地看着他,心里好奇:明明这两个面都不曾见,怎么偏偏能挑中这一对座位?

两个神仙似的死鬼对坐着静默。还是主人先开了口:“叫我说,你该是认识之前的那位客人,他好像等了你好久。”

“等什么,不都是忘。”

“许是不一样吧,你们两个一块,万一能记得些呢。”年轻人面不改色地戏说着谣言。

“人既死,此世便是空,不必记得了。”孔明从衣襟里拿出那支花来——花已经开过了,往外一探,花瓣“扑簌簌”全落进碗里。孔明粲然一笑,仿佛当年隆中初现,举碗,餐花

——那一年你入隆中,好像一阵秋风扫进我的波澜不惊的日子,或许只是我怕极了寂寞,或许只是刚好是你,人都说“士为知己者死”,可我还是为你死了。

他是主公,不是良人。

磕这么多cp我是怎么忙得过来的……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