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井jr】雪女.(上)

(背景时间是20世纪10年代。晚上8点多开始写的,质量可能有些不好或错字,抱歉。)

————————————————————————

小时候老人们便常常在自家门前说些八卦。年幼的自己和朋友呆在一旁听他们讲那些八卦,感觉很有趣的。

让我感到害怕的,自然还是那些鬼神的事情。怕鬼怕黑什么的,这都是我的弱点。每次夜深时,小时的自己便会呆在父母的旁边睡着。

但现在长大了,无法像小时一样在父母身边睡觉,只能强忍着恐惧感,紧绷着神经渐渐进入梦乡。不睡的话,第二天一早起来一定会精神不好,然后被朋友问:“咦?珠理奈精神不太好,是没睡好?现在是白天你可以安稳的去睡啦。”感觉那样挺奇怪的。

对鬼神抱着敬畏感,一直以来我都是这么度过的。即使在这个年代鬼什么大家都不怎么信了,但我也听说过,有个人不怎么信鬼,结果被鬼拖下水淹死了。消息是否准确我不知道,但那件事导致我一直不敢去河边,生怕被鬼淹死。

如今是冬季,河面结冰了,我才敢到河边去玩一玩。雪下得和之前一样大,披着一件衣服拉开推拉门,看着面前那稀稀拉拉的白色东西飘落着,直到一阵冷风吹到自己脸上,让自己凉快下。

后退一步将门拉上,回到屋内,父亲让我上山捡树枝烧火。我瞟了一眼门口,又看向父亲,父亲也看了眼门口:“没事,去吧。回来的话我会奖励你的。”说完又回到屋内雕刻他那“伟大”的木雕城了。

母亲也从另一个房间走出来:“珠理奈要去山上吗?听说山上有个雪女,专门对年轻男子下手的,珠理奈长的这么英气应该也会被抓住……”

父亲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没事,只要那女鬼眼睛不瞎,就不会。而且,珠理奈那么怕鬼,肯定会第一时间逃回来的。对吧?”说完母亲一脸担忧地看着我。

我“啧”了一声,便开门走出去了。我对父亲的关系不是很好,因为我是逃过父亲所安排的婚姻,若不是我以死相逼,如今的我早已是人母了。打那后我便对父亲没有好脸色,父亲对我也十分不满。

屋外一片雪白的景色,格外的美,可我无心欣赏此等景色。我拉紧了衣服,试图让自己不怎么冷。

等我到山脚下的时候,一个我认识的朋友喘着大气从山上跑下来,他睁大了双眼,一边跑一边对我招手:“嘿……嘿!珠理奈!是……是你?!太好了!得救了!”我站在那儿呆呆看着他,等着他来到自己面前才缓过神。

“怎么了?这么慌张?难不成还遇上鬼了?”我用着调侃的语气对他,实际上自己的内心也在害怕,害怕山上真有什么雪女。

“别说了……我和小野去山上,原本只是想在那玩玩而已,没想到下大雪了,我们便一股脑地跑下来,没想到看到一个披着头发的女人……我们原本想问问那女人的,结果发现那女的直接飘过来……直接飘过来啊!然后问我们‘那个,不好意思……’还没等她说完我便跑下来了,小野寺也不见了!”试图一口气说完的朋友脸已变得通红,我拍了拍他的背。

“要帮忙我找到小野寺啊!拜托了!”他说完后,便跑回了家,只留我在雪中凌乱……

我叹了口气低着头爬上山,明明自己很害怕鬼的啊,为什么要让怕鬼的自己去找鬼呢?而且还要把小野寺带回来……虽然自己挺乐意的,但这种事扯上鬼真的有点不想管啊……

“……啊咧?”我突然感觉身上一阵寒意,抬头一看——是一个比我大的女人的脸。

“叽?!”我被她吓得发出奇怪的声音。

“啊……不好意思……那个……你可以被我冰冻然后带回山上吗?拜托了……”面前的女人双手合着,低头用着真诚的语气恳求我。

咦……被人突然拜托什么的真的很惊讶啊……

等等!被她冰冻然后带回山上?!难道她就是那个雪女?!!

这时我才惊觉这一事情。

————————————————————————

up充字数的自言自语:几个月前在听冰雪奇缘的歌……然后不知道哪天突然想起我还没看完冰雪奇缘,便向早就看完了的小姨问艾莎和安娜的结局,结果她一眼都没看我就淡淡地说了句:“最后艾莎和安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听到这回答的我表示:“?!!”之后我便打消了重看冰雪奇缘的念头了。

今天(也便是发布本文的日期),试着去红豆那发了篇园医文,写完后感觉……这tm好羞耻啊啊啊破廉耻破廉耻!!!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