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巍澜】赵处镇魂灯内的苦逼生活(后面的懒得打了,7/8下)


    进到转轮器里后,赵云澜整个人顿时脱力软倒在了座椅上,他像是突然回过了神,周围的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麻龟浮游的通讯,从镇魂灯里出来,拿到共工长刀,见到久违的小伙伴们…

   而现在,自己居然就坐在这里,手里拿着山河锥,正返回地星

   赵云澜感觉自己像是在做一场巨大的美梦,也许下一秒就会变成冰冷残酷的现实

   他用力的晃了晃脑袋,眼神却执着坚定,那是将一切破釜沉舟后的决绝。

   如果真是美梦,那梦的结局也必然如我所愿。

   耳边浮游的话还清晰地回响着,“赵云澜,只有你意志坚定,你和沈巍一定会再见面。”

   只有我意念坚定,才有机会再次见到他吗?

    赵云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必须承认自己内心的焦虑、紧张和不安,可是那个能让自己百分百感到安心的人已经不在他的背后了,所有的一切全靠他自己来完成

   想到这里,赵云澜的眉头不禁皱在了一起,过了一会又像发神经一样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沈巍啊,你说我为你都敢拿整个世界冒险了,你是不是也该坦诚点,别像个锯嘴葫芦似的什么都不说,这以后可还怎么找媳妇啊

   他想起那次医院里看似开玩笑实际走心了的询问,沈教授,你这么一表人才,想必一定有好多女孩子喜欢吧

   并肩行走的人却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直直的看着他,面上没有一丝笑容,那眼神也太沉太深,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东西在其中涌动,弄得自己居然有点心虚,于是干笑着转移了话题

   现在想想,某人都单身了一万年,自己猛然间提起这个,确实有些不妥,而且…当初是自己亲口跟他说的一定能再见。这人居然就真的傻等了一万年,也不知道是死心眼还是实心眼

   不过…倒也挺可爱的。

   赵云澜下意识的忽略了自己心底的悸动,事实上他想不出来沈巍结婚的场景,这几率就和自己不会成家一样高。

   这样的话,两人一起搭伙做浪子也不错,晚上还可以去蹦蹦迪之类的

   仿佛是想到了沈巍浪子落拓的打扮,赵云澜开始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那么斯文儒雅的人,突然变成了浪子,估计分分钟上龙城报纸的头条,这爆炸性简直就和沈巍其实是个野人一样不可思议

   正在脑洞大开的时候,转轮器就平稳地降落到了地面。随着舱门的开启,路边昏黄的灯光就流泻到了赵云澜乳白色的魂体上,带着点柔和的温度

   凌晨的街上没有几个人,有几家夜晚经营的店门口还闪烁着几盏红红绿绿的灯泡,不过一到太阳出来,这些店就会闭上门,一些早点店就会开始吆喝了

   赵云澜怀念这些平凡的日常,好过那些绷紧脑弦的日子,阴谋阳谋,半刻都不得喘息。到最后,死亡倒成了他和沈巍休息的契机,说不上怨恨,只是…

   赵云澜看了看空旷无人的街巷,又下意识的往身旁转去,刚要说些什么,目光所及却是空无一物。他的眼睛渐渐黯淡了下来,嘴也抿成了冷硬的弧度

   只是,有些孤单罢了…


   赵云澜紧紧握着那枚萤黄挂坠,想着能从中汲取些力量,或许是他…的温度。此时他正快速地在巷子里奔跑,天很快就要亮了,自己必须要在阳光出来前回到镇魂灯里去

   在复杂的巷子里绕了好几圈,赵云澜终于在一个小角落里发现了镇魂灯。灯的外表破旧不堪,上面还蒙着一层厚厚的灰,隐约可以看见里面透出来的朦胧的光亮

   如果自己不是在里面呆了三年,还有另一半的灵魂感应,他也找不到这盏太过普通的灯。

   就在赵云澜靠近镇魂灯的时候,手里的山河锥突然发出了光亮。是了,圣器之间是有共鸣的

   赵云澜还在纳闷该如何把山河锥里面的能量释放出来,却猝不及防地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拉向了灯内,等到他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在镇魂灯里了,手上还拿着山河锥。

   他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脚下却往业火那处走去。离得越近,越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是如何被缠绕侵蚀的,辨不出是金黄还是橘红的火焰死死的包裹着全身,一点一点往里蚕食,如同一条巨蟒紧紧缠着自己的食物,直至猎物失去反抗能力,然后将其一口吞下,半点不剩

   那些被灼化的灵魂也就像雾气般散去了

   赵云澜突然觉得有些悲哀,或许镇魂灯并不是件圣器,它也不能保佑世界和平,只是里面的邪火,它需要补充能量,它需要祭品,于是便有了那些传说

   隐藏在美好传说下的残忍也许才是真实。

   赵云澜对此不想再多说什么,他只是默默抬起了拿着山河锥的手,心里默念着,“一切拜托了”

   像是回应了赵云澜的请求,山河锥幽幽的发出了耀眼的白光,很刺眼,但也很温暖。那股能量顺势注入了原本奄奄一息的魂体中,修复了残破的灵魂

   不过短短几秒,很快又有业火扑了上去,撕咬起这个苍白的脆弱祭品,丑陋的火舌舔舐着纯净的灵魂。

   只不过这次的时间会持续的更长一些

   也许会有个几百年的光景

   赵云澜利落的转身离开。

   以后的事就由以后的人去想吧,与我何干。赵云澜也只是一介凡人,拯救世界不敢想,满足了私心才是正道

   计划的前两步走完了,接下来就剩下最后一步

   毕竟,沉睡的王子就该由骑士去吻醒他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