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臾雨至、须臾雨止--漫评『言叶之庭』

【“re漫评”专栏致力于解析动画、漫画、轻小说作品的剧情细节、分析作品人物的内心世界,并从另一个角度讨论作品带给读者的感悟】

【全文8800字左右,内容包含剧透】

【以下为正文】

 

『须臾雨至、须臾雨止』

 

00

鳴る神の少しとよみて さし雲り雨も降らんか 君を留めん

鳴る神の少しとよみて 降らずとも我は止まらん 妹し留めば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雷神《万叶集》

 

有时候,下雨是一件令人极其烦躁的事情。

席卷残云呼啸而至的暴雨倒还好,绵绵不绝的梅雨最令人难捱。雨水忽至忽止,撑伞与否都不合适,直至令人打消了出行的念头。绵延不绝的连雨天里,温情的音乐变得比较合适,慵懒的曲调映衬着晦暗的气氛,独坐的人的心弦便渐渐与雨滴坠落的声音共鸣,心神不定,思绪难安,甚至素日里刻意隐瞒的往事,都与自己拉近了距离。

所以说,下雨是一件令人极其烦躁的事情。蜷缩在潮湿的角落比较轻松,沉湎于往事比较轻松,相信时间会解决一切问题,比较轻松。

只是须臾雨至,须臾又会停止。时间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时间能够解决的问题少之又少,时间能够解决的问题,根本称不上问题。

有一些答案,还是要自己探求;有一些背影,仅仅是憧憬,是无法拉近与之的距离的;有一些路,还是要一步一步,自己去走。


绿意


                                              

01

 15岁的秋月孝雄,在下雨天的上午不会去学校。

粉笔在黑板上疾走的声音令他失神。黑板上的白色文字,整齐排列的桌椅,书页摩擦和那轻盈的铃声,都不如窗外的那片广阔的天空,更加令他心驰神往。尚且年轻的他已然知道,古文抑或数学,都无法成为他的灯塔,这一切只会令他向往的那片天空,将他抛得越来越远。

他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选择了逃离。

仅仅在雨天选择的逃离,让他嗅到了自由,以及有时候近在咫尺的,有时候又远在天涯的,但最起码,开始逐渐体会到其甘甜与苦楚的,梦想的气味。

他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制鞋师。这并非什么遥不可及的宏伟蓝图,15岁的他的梦想,普通的有些无聊,不像一个15岁的少年会做的梦。雨天里,他会前往公园的亭子里绘制鞋子的设计图,太阳高照的日子,则前往学校履行学生的职责,即便只是注视窗外的世界。余下的时间几乎都用来打工,以及照料家务。打工挣来的钱,可以买上几张上好的皮革,却也没有到可以随意浪费的地步。他要做的,就是确实地打磨模具,确实地量裁,确实地练习,确实地一步一步,让自己走得更远。


秋月孝雄与制鞋


『陌生人的雨伞打湿校服的衣角,不知谁的西服透出阵阵樟脑丸的气味,紧贴在背后的人传来的体温,空调风吹在脸上,令人心生不快。』自从两个月前进入高中,寻常的生活一成不变到令人生厌的地步。走出车站,静静矗立在宛若钢筋铁骨的城市中的那个公园,就成为了他的救赎之地。只有在雨中的那个亭子里,他才能自由地呼吸,才能深切感受自身的存在。

这一天,来到心念的亭子前时,亭子里已然端坐着一个女性。

简单地行礼之后,秋月开始在本子上构思鞋子的雏形。雨声潺潺,亭中的气氛却有些微妙的宁静和尴尬。终于忍不住好奇的他,开始端详这片空间中的另一个人。简单的皮鞋似乎没有做过什么保养,一身工作装束却不在工作日里工作,利落的短发,巧克力配啤酒的诡异搭配,以及侧身望向雨中,时而露出有些阴郁的神色。这便是她给予他的最初的印象。细细端详之下,竟有些似曾相识,按捺不住好奇的秋月终于问道:『那个,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秋月尴尬地道歉,大概也在心底嘲笑自己,这是哪里来的恋爱桥段。雷声隐约轰鸣,雨势不减反增。注意到秋月孝雄身着制服的校徽之后,她一瞬间恍惚,后又微笑起身,淡淡地念出那首短歌。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但盼风雨来 能留你在此』

秋月尚且不明了那首短歌的出处与深意,她离去时的微笑又过于神秘,使得那天的天色与雨声,都开始有了弦外之音。她的出现和离去是恰到好处的美妙:须臾而至,戛然而止。留下来的,便是挥之不去的神秘感,好奇感,以及那种略带憧憬的微妙情愫了。

隐约雷鸣


接下来的日子,雨天渐渐多了起来,亭中的相遇,也渐渐多了起来,甚至有点约定的意味。

雨天的日子里,秋月总能在亭子里遇见那个女性,即便一直都未能探知那首短歌的涵义。他们渐渐开始交谈,也愈亲近。轻松的气氛之中,他开始吐露立志成为制鞋匠的梦想,以及更多的,不会轻易吐露给他人的,关于自己的事。而那个人,她似乎不善料理,又似乎陷入了低谷,才会让他在某些笑容之中捕捉到一丝阴霾,除此之外,关于她的重要的事,她都绝口不提。于是在秋月孝雄的心中,关于那个人的描绘便遇到了瓶颈,比了解更多的,都是谜团。秋月孝雄从这种缄口不言之中隐约开始察觉,在那个人的心中,15岁的他,不过是个孩子。

而他深知,只有制鞋,才能真正将他带到她的面前。

日常与非日常共存,雨天与晴天交织。只是今年的梅雨季节更加漫长,雨水更显频繁。秋月渐渐习惯了在晴天期盼,到了雨天,便来见她。

之后的某天,总是将便当分给她的秋月孝雄,收到了她的一份回礼。是一本很贵的,关于制鞋的书。以此为契机,秋月孝雄提出他想要制作一双女鞋。于是,在那个雨中的亭子里,两个人的距离,第一次近在咫尺。抚摸着她的脚,画下脚的轮廓,量出必要的数据,而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秋月孝雄终于听见了关于那个人的点滴心事。

『我啊,不知何时起,变得无法顺利走下去了。』

然而仅此一句,余下仍是沉默。秋月孝雄对她,仍然是一无所知。无论是职业,无论是年龄,无论是这句话中透露的令人不安的烦恼,还是笑容中掺杂着痛苦的原因,甚至是名字,都一无所知。尽管如此,秋月孝雄仍然渐渐被她所吸引,无法抗拒。


年轻的少年,总是被这种神秘感所吸引。所见皆是谜团,更方便于自己在心中对那完美恋人的形象肆意地进行塑造。年轻的少年,他们恋上的人,往往只是幻影,是完美本身罢了。只是谁又能抗拒呢?那温柔的面容偶尔陷入阴霾,温柔的声音偶尔现出恍惚,总是若有所思,又故作轻松。这样的女性,让秋月孝雄的保护欲日益滋长,想要为她分担痛苦,想要为她纾解眉头,想要走进她的世界,想要被她当做大人,当做平等的恋爱对象。他成为制鞋师的梦想,即是为此。

只是还未迎来表露情愫的契机,雨来雨去,关东出梅,晴朗的日子一再继续,再无与她相遇亭中的日子。秋月孝雄想要守护的对象,暂时,仍然只是一个幻影。他与他心中想要守护的那个人之间,仍存在着遥远的距离。

忙碌于打工的暑假何其漫长,秋月孝雄制鞋的技艺愈发熟练,对那个人的思念也逐渐发酵。虽然想要见她,却还须苦苦按捺。因为早早成熟的他明白,若是被这思念击倒,无法释怀,那么对于她而言,自己就永远只是个孩子。为她亲手制作一双鞋子的许诺,是他目前必须完成的仪式。

也是他,在她心中的成年礼。

 

时间进入九月,秋月孝雄再一次踏入那片被拘束的空间。也再一次,在那狭窄的教学楼的走廊,遇到了那个思虑已久的人。

于是,一切的谜团被解开,那个被迷雾笼罩的幻影,逐渐展现她真实的轮廓。

她的名字是雪野百香里。她是秋月孝雄所在学校的古文教师,那首神秘的短歌,是她在察觉他的校徽之后,向他暗示她的身份。雪野未曾预料到的,是秋月不曾关注过躺在黑板上的短歌,而只是注视着自己的天空。秋月未曾识破她布下的谜题,才容许自己心底的情愫蔓延,直至越过那为世俗所禁忌的边界线。雪野跟学校里三年级的女生交恶,原因是三年级的某位女生的男友突然向雪野告白,于是她便被擅自当做犯下错误的那一方,又无从解释。流言疯狂滋长,学校渐渐不再有她的容身之所,这便是她变得无法前进的原因之一。

向朋友打听了三年级前辈的名字之后,秋月孝雄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怒,向着三年级的前辈,挥出了拳头。无论是因为敌众我寡,还是因为作为晚辈竟然挑战前辈的威严,这一战必然不会得到秋月孝雄满意的结果。这一点,成熟如他,秋月孝雄大体上是明白的。只是雪野的苦衷刺痛他的内心,这种愤怒必然需要找到一个出口。

雷声隐约轰鸣,阴云密布天空。等待雨天的秋月,向着那熟悉的亭子走去,以挂彩的面容,再一次与雪野对视。这一次,他终于做出了回应:

『隐约雷鸣 阴霾天空 即使天无雨 我亦留此地』

暴雨将至

在两人初次相遇的那一天,雪野对秋月留下短歌的前半句,期待着秋月识破谜题;在两人最后相见的这一天,秋月对雪野念出短歌的后半句,期待的,则是雪野对其恋情的回应。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那么,你会留下来吗?

闪电纵贯长空,雷声激烈轰鸣,须臾雨至。

陡然而至的暴雨狂风之中,两人被淋得浑身湿透,狼狈之中,又有种酣畅之感。雨中狂奔的两人,最终来到雪野的家中,短暂的清洗过后,雪野熨烫衣服,秋月准备饭菜,两人说说笑笑,咖啡香气升腾起的那瞬间,竟成为了两人生命中最幸福的一刻。

聪明的人,大概会将这份幸福捧在手心,留在记忆之中用于珍藏怀念,而不会说些不合时宜的话,刺破这短暂的幸福吧。那么,秋月孝雄可能不够聪明,但他却足够坦诚。或许是被这幸福的气氛冲昏了头脑,推动着他不得不向前走,或许是他真的明白,若是此刻不能伸出手,两人便是真的,永远海天相隔。

『雪野小姐,我想,我是喜欢上你了。』

淡淡地,坚定地,秋月手捧咖啡,对着雪野的背影说道。

雪野的双眼刹那间变得明亮,面颊上也浮现起红晕。雪野一定清楚的知道这句话之中的分量。她也曾对雨天充满期盼,却也曾被爱情折磨。经历过这一切的雪野,明白这份爱恋的沉重,也明白一旦接受,对两人,尤其是对秋月意味着什么。所以,秋月所期待的回应,最终仍然是委婉的拒绝,也只能是委婉的拒绝。

『不是雪野小姐,应该叫我老师吧。』

秋月孝雄在听到那冰冷的称呼的瞬间就已然明白,自己已经得到了充分的回应。他们之间的那段距离,并未因为真情而缩短分毫。

纵然挫败,秋月孝雄还是镇定地感谢,道别,却再也无法身处这片空间了,留下雪野独自一人在这空落的房间之中,任两人的回忆沉淀。

名为秋月孝雄的那个15岁的少年,为自己准备便当又傲娇地不肯道明真心;名为秋月孝雄的那个15岁的少年,曾许诺制作一双女鞋,却未告诉她是为谁而做;名为秋月孝雄的那个15岁的少年,曾笑着说他模仿雪野喝酒,从电车的站台下摔落,以掩饰打架之后的伤口;名为秋月孝雄的那个15岁的少年,曾面对着她,念出了那首短歌的后半句,曾对她抱有期待。这一切发生在过往短短的几个月之中,历历在目,却又像是经历了漫长的一生,珍贵又沉重。

在这感情的重压之下,雪野夺门而出,奔跑起来。

阵阵袭来的狂风裹挟着暴雨,宣泄着云层之上的重压,大雨中的公寓楼静静伫立,一侧的楼梯早已被雨水打湿,积水的表面时而泛起天色。不惜摔倒也要奔跑而出的雪野在楼梯的尽头发现了似乎在等待的秋月,在大雨的喧嚣之中,两人的情绪也被推至高潮。

『雪野小姐,请忘记刚才的话吧。我,果然很讨厌你。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一大早就喝啤酒,还用莫名其妙的短歌来捉弄人。对自己的事只字不提,却不停地套出别人的心思。你早就知道我们是师生关系了吧,这样做太过分了,如果早知道你是老师,我绝对不会提起制鞋的事,反正做不到,也实现不了。为什么不这么告诉我呢?觉得那是小孩子的胡话,随便敷衍一下就行了吗?无论我憧憬什么,爱慕着谁,也终究无法传达给对方,没有实现的可能,你从一开始就知道了。那就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啊!告诉我,我很碍眼,告诉我,小孩子就该乖乖去上学,告诉我,你讨厌我。你啊,你一直都会是这样,对重要的事只字不提,然后摆出若无其事的表情,永远孤身一人,度过一生!』

在秋月的怒吼之中,在穿透云层的斜斜阳光之中,雪野终于再难自抑,与秋月拥抱在一起。

『每天早上,每天早上我都穿戴整齐,准备去学校。但是,我好害怕,无论如何都迈不出脚步。在那里,是你,是你拯救了我,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力量。』

于是,雨中忘情地放肆拥抱的两个人,就算最终无法在一起的两个人,也可以开始彼此守护,彼此给予着前进的力量。

雨中的拥抱

我想,得知雪野真实身份,得知两人之间现实距离的秋月孝雄,仍然选择向雪野告白,那一瞬间,他心中雪野的样子不再是凭空杜撰的幻影,而幻化成了爱情最真实的样子。也因此,他提前完成了属于他的成人礼。

故事的最后,雪野仍旧决定离开这个城市,秋月与雪野在故事结束的那个时刻,也并未走到一起。只是我想,最终一定会有一天,两人能够在另一座城市相遇,能够一起前行。

 

02

 

雪野百香里,或许曾经享受过幸福的时光。只是由于命运的捉弄,她独有的女性魅力并未给她带来好运,反而带来了流言蜚语,种种的不信任,以及可耻的背叛。

由于被年下的学生告白,而无端端遭受女学生的非议,无端端的流言甚至传入家长耳中,直至她再也无法在学校中立足。而最应理解她,给予她支持的人,却在那段艰难的时光中,只听信谣传,而不愿相信她的一字一句。

雪野的艰难时光

这一切夺走了她前进的力量,害怕面对学校中那些可怖目光的她再也无法登上通向学校的电车。

于是,她选择了逃离。巨大都市的中心,漠然伫立的那抹新绿,也是她的庇护之所。她将在这里寻找答案,期待有一天能够重拾前进的勇气。

也正是在这座亭子中,她与秋月孝雄相遇,也最终获得了属于自己的拯救。

亭子中那个专注于自己梦想的年轻人,有着异于常人的特质。努力,坚强,宛如一只期待翱翔的猎鹰,只在雨中的亭子里整理羽翼。与他年纪相仿的那些孩子们,总是吵闹嬉笑,怨天尤人,亦或是满足于自己的方寸天地。他的梦想虽然谈不上伟大,却也绝非卑微。那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而他已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很远。

他坚实的身姿,让27岁的雪野意识到自己的时光早已停止。对于15岁的秋月,她可能更像一个孩子。于是,她想,若是能再多看他一眼,看到他亲手制作的鞋子,看到他开始展翅,那么,或许她也能重拾力量,继续生活下去。

于是,她也开始期待雨天的来临。下雨的早晨,看见窗外阴云密布,她也会感到欢欣鼓舞,开始尝试自己并不在行的料理,并在电车门前踌躇时,得到一丝慰藉。暑假里没有雨的日子,她仍会在亭子中等待,明明知道他不会出现,在听到脚步声的时候还是会惊讶又期盼地抬起头。她的心中,也会渐渐涌上一股特殊的情愫。

只是这种情愫是否足够称之为爱情,仍然证据不足。雪野对秋月所怀抱的感情,很可能并非爱情,或者说,还不是爱情,而只是一种身处吊桥时产生的好感,身处低谷抬首仰望时产生的憧憬。

或许,在雪野的眼中,成熟如秋月孝雄,却也只是一个学生,一个不懂何为爱情的孩子。纵然他身上有着深深吸引雪野的特质,但作为老师的她,深陷失恋漩涡的她,27岁的她,大概不会承认,仅仅是几个月,在雨中亭子里的相处,就足以成为爱情。

于是,故事的最后,秋月孝雄并未从雪野百香里这里得到想要的回应,也未能挽留雪野,成为引领她走出暂时的阴霾的那个主人公,那个英雄。

只是,爱情的美妙之处,不正在于此吗?

爱情绝非静止的死水,而是不断翻涌的洪流。谁都能够为爱情刻下定义,谁都没有资格否定其他。

媒妁之言带来的漫长陪伴可能是爱情;一见钟情而疯狂渴求可能是爱情;长久相处的心有灵犀也可能是爱情。爱情的姿态难以描绘,难以叙述,同样难以遏制。

我们都不过是,在这条奔腾的洪流之中,寻找彼岸的一页扁舟罢了。


03

『言叶之庭』的故事之中,自始至终都存在着一个意向。鞋子并非仅仅作为故事的一个线索。它也是秋月孝雄心中关于守护的雏形。故事中多次提出『迈出脚步』、『走的更远』之类的说法,也正是因为鞋子是用于保护双脚,便于人类的行走,因而顺理成章地成为了整个故事中,所谓的『守护』的同义词。

幼年时期,母亲的那一份生日礼物,是鞋子在秋月孝雄心中第一次镌刻下重要的深意,那即是名为守护的东西。那时,父亲仍是家庭中的一员,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地散步,交谈,并于树下的木椅上,一起打开家人献给母亲的生日礼物。那精美的宝盒之中,静静躺着的是一双发出璀璨光亮的鞋子,而对于年幼的秋月孝雄来说,那就是全世界的光亮了。即便父亲最终离开了他们的家庭,母亲变得放荡不羁,那一瞬间的光芒,那一瞬间在母亲脸上绽放的幸福表情,恐怕是秋月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了。

于是,鞋子之于孝雄,便成为了一个特殊的存在,它与守护家庭的力量画上了等号。梦想成为一个制鞋师,是为了未来的家人而献上自己的责任与力量。想要为雪野制鞋,也不过是想要成为守护她,支持她再一次迈步行走罢了。

只是经历过流言的煎熬,爱情的背叛,或许曾经试图依赖他人的雪野暂时放下了这个年头,开始明白,能够支撑自己走下去的,永远只有自己。于是在那些不能前行的日子里,她选择去到花园中的亭子,不断练习,从阴霾之中走出,走的更远更好。

即使是独自一人。

而在雪野的家中,面对秋月的告白,雪野说道:『我啊,曾经在那里,为了能够独自迈出脚步而一直练习着,即使没有鞋子。』是为回绝。在这段人生中最难熬的日子里,秋月即使能够守护着她,给予她前进的力量,却并不能帮助她走的更远。那并不是她想要的东西。

雪野百香里,必须学会独自前行。

故事的最终,两人虽然天各一方,秋月孝雄却已将那双的鞋子制好,放在那言语之庭中。秋月孝雄完成了他之前的承诺,接下来,他便要打算完成未来的承诺。而未来他亲手制作的那双鞋子,便是他能够去到雪野面前的唯一方法:若有一天,他能够走得更远,就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鞋子,去见她吧。

秋月赠与雪野的礼物


04

『言叶之庭』是一个很『新海诚』的故事。

简单的故事,充实完整的细节,对观众情绪的精妙把控,完美的光影,以及同样的主题,爱情,与距离。『星之声』中,阻隔美加子和阿升的爱情的是整个宇宙;『秒速五厘米』中,横亘在贵树和明里之间的,是广阔的土地与漫长的成长;而『言叶之庭』中,秋月孝雄和雪野百香里之间将要面对的,则是那不可战胜的时间,与世俗的偏见。

隔着银河的两人能否相爱相守,隔着童年的两人能否相爱相守,隔着12年的人生,以师生互称的两人,到底能否相爱相守。

新海诚试图通过他的故事与画面,给我们答案,而他的答案,既浪漫又残酷。浪漫在于,他们的爱确实地打破着现实的禁锢,这些故事对只存在于理想之中的『真物』的描绘,似乎给我们一种错觉:时间与空间,世俗与现实,并不能将两个人真正地拉开。真正的纯爱,并非遥不可及。然而残酷的是,我们或许很清楚,精神上无法分开的两人,现实中却最终难以相守。

新海诚给予我们的最完美的答案,最完美的蓝图,也不过是,两人纵然天各一方,却仍深深相爱,却也曾深深爱过。

可是,新海诚从未改变吗?如今的他,对于阻碍爱情的无可奈何,仍然如同『星之声』与『秒速五厘米』那样,让故事主人公们无时无刻不在折磨自己,无时无刻不在踌躇,却又始终无法在最重要的那一刻伸出手去吗?他真的,从未试图让他笔下的主人公们,与那所谓的『不可战胜』全力一战吗?

『星之声』中,电子讯息穿过遥远的星际,到达阿升的行动电话之时,阿升已经逐渐淡忘了生命中曾最重要的那个人,直到回忆起那份遥远的思念,却再也无法将这份思念传达;『秒速五厘米』中,贵树始终未向明里表明他承担责任的觉悟与勇气,仅仅是去见她,接吻,许下诺言,然后看着她离去,任凭这份感情由浓到淡,再变成虚无,最终面对隔开两人的疾驰的列车,只能选择释怀。新海诚过往的故事之中,有过太多顺理成章的无可奈何,仿佛在告诉我们,放手吧,释怀吧,如果悲伤,就尽情地哭泣吧,毕竟,那么遥远的距离,我们毫无办法啊。却从未怂恿我们,以不顾一切的姿态面对所爱。

于是,我本以为,秋月孝雄与雪野百香里,也会彼此思念着,度过那共处一室的幸福瞬间之后,就淡然地各自离开。然后在某个淅淅沥沥的雨天里,再次想起彼此,心中泛起难掩的悲伤,却又不得不继续各自的生活。

然而,新海诚却让秋月孝雄开口了,就在那本不应刺破幸福的瞬间,就在那唯一有可能之时。15岁的秋月孝雄简直不像是新海诚笔下的故事主人公。他明白如何才能走进雪野的世界,他在最应该向前迈步的那一刻勇敢地迈步,勇敢地向雪野伸出手去,勇敢地直视所爱,并坚定地告白。纵然故事的结尾,两人仍然身处异地,只能依靠信件互诉情愫,但是,秋月孝雄,确实地铺下了一条,通向雪野百香里面前的路。我想,他必将不断地磨练自己,练习走的更远,他必将去见她,再一次向她告白,而那一天,名为秋月孝雄,比雪野百香里年幼12岁的那个男人,将会是一个有担当的,能够庇佑雪野一生的,真正的男人。

新海诚笔下的秋月孝雄,终于向阻碍爱情的魔王宣战,终于挥下了屠龙的长刀。

于是,我们能够从新海诚的故事中得到的讯息,就再明显不过了。

或许我们曾被爱情伤害的很深,或许我们爱上的,本就是我们不该爱的人。或许我们总是那个守护在公主身边的无名骑士,只被允许低头注视公主的裙摆;或许我们的爱情注定遇到那座庞然冰山,被撞的支离破碎;又或许,选择了爱情,我们就不得不背井离乡,破坏我们曾赖以生存的人际关系……

只是,无名的骑士终有一天能够屠龙,真正的爱情也绝非被冰山击沉的泰坦尼克,就算是背弃了全世界,那个傲娇的『忠犬』仍守护在我们身旁。

可能会有很多人,摆出睿智老者的姿态,高高在上地对这一切嗤之以鼻,笑着说,这不过是不着边际的幻想,不切实际的理想。现实可要比你们年轻人想的残酷多了。跨越时空的爱恋怎么可能坚守,遥远的爱恋也抵不过时间。被人唾弃,不被原谅的爱情,你们难以承受。

生活的确不易,坚守确实艰难。我们总要在理性与感性中转换,让自己摸爬滚打时,别被自己的棱角伤到。然而爱情本身就是纯粹的感性,于是在面对爱情的时候,我要说,去他妈的现实。

世上或许本无『真物』,但这并非我们不去寻找的借口。

人生的漫漫旅途,我们心头热切地燃起爱意的瞬间,又有几何。在桎梏面前跪倒,或许是某些人的现实,却绝不应成为所有人的现实。我想,总会有些人,向往着『真物』,纵然它可望不可即,纵然它可能只是海市蜃楼,纵然负隅顽抗带来的只能是满身伤痕。

但那条踽踽而行的道路上,在那彼岸的理想国,爱情必将散发最美的光芒。我们彼此,必将会成为最期盼的模样。


雪野给秋月的信



【END】

(欢迎前往知乎专栏阅读文章,交流讨论观剧心得!多谢支持!地址:https://zhuanlan.zhihu.com/p/22821727)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