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邪秋 【同人文 主SNH48-戴萌与SNH48-莫寒】


   第七章:深墓鬼婴
狭窄的过道之中,一盏盏长明灯在燃烧这,散发出光芒照亮前方的道路。对于长明灯,莫寒并没有什么研究,只知道它们是由一种十分特殊的液体做灯油。这种液体在燃烧的过程中释放的火苗风吹不灭,水也无法浇灭,只有将里面的液体取走才会使长明灯灭却。不过这种液体与长明灯的说法一直在学术上有很大的争论,有人说液体是鲸油,也有人说其实长明灯在墓室关闭的那一刻就熄灭了,只有等到墓室开启的时候,新鲜的空气进入之后才会重新燃烧。
“这座坟墓还真不是一般的大,难道刚才那具湿尸也只过不是守护墓冢的其中一个保护措施而已吗?这个墓主人究竟是谁,能够有这么大的本事,单单是囚殉也就算了,但是能够控制尸变。这哪怕是一般的行家里手都不能做到。此人莫非是一代天师高手?”莫寒脑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即被她自己摇头挥去,一个道士天师,纵使地位再尊贵也不可能修建这么庞大的地下墓冢。倒是可能是在乱战时代之中,有人偷偷修建的,而请这位道士出手的也不一定。不知道走了多远,莫寒来到一座石门面前,旁边有一个凸出的小石台。莫寒走过去按了一下,石门缓缓的上升着,隐藏在里面的危险也随着石门的升起而出现。
“嗖”一根木箭飞出,莫寒双眼一睁,扭动身体弯腰躲避,但是跟不上木箭的速度,擦着手臂穿了过去,擦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慢慢的涌现出来。
“嘶,这里面竟然还有暗器。看来这古墓是凶险无比啊,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莫寒取出手帕在手臂上绕了三圈绑住。斩铁剑插入皮靴的间隙里,从箱子里取出了装有戴萌魂魄的玉坠,和仅剩的黄符与一颗黑色的珠子。随后将罗盘放在口袋里,其余的东西全部丢弃。慢慢的摸进了石门之中,里面的世界有一些光明,看起来应该是也有长明灯在。但是光度比起过道就黯淡的许多,莫寒走入石室之后,背后的石门发出沉闷的叫声,再度合拢起来。莫寒猛然回头想要逃出去,但是转身之后映入眼中的是,过道的光明被大门完全吞噬,一点点的空隙都不曾留下,这个石室变回了之前的死地。
石室之中,是一片广阔的环境,从四周石壁上的痕迹来看这里曾经是被人打磨和挖掘过。应该是一个人工打造而成的石洞,在石壁两侧每隔数米都有一盏长明灯,隐隐可以看清石室里的情况。也像是一个墓室的样子,在石室中央的顶上挂着一盏长明灯,能够证明这里确实是这个墓穴的主墓室。在墓室的最深处有一座高台,土台堆积的高度起码超过了两米,证明墓主人身前的地位崇高。两侧排列着不少的木箱石箱,不过很奇怪的是有些箱子竟然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的陪葬品零零散散的撒了一地,看看箱子的容积,可以证明这是后面有人来过这里偷走了一部分的财宝。
“真是奇怪,这么深层的地下,这么严密的防备。竟然还有盗墓贼能够来到这里偷走陪葬品,不过从前面的过道来看,并没有人来过的迹象,究竟他们是用什么办法进来的?”莫寒看着散碎的残渣次品,不解道。
“恐怕他们是从那个地方钻进来的。”戴萌的身形重现浮现在半空,比之前的虚无身影稍微好了一点,但还是若隐若现,指了指石室右上方的一个小黑点。莫寒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个黑点原来是一个大约两三个篮球那么大的一个小洞。还有一根麻绳吊在上面,看起来之前的盗墓贼就是从上面一直挖到这里,打开主墓室的顶部进入偷走了东西。
“这种事能做到吗?这么深的地下,他们还没挖到就要因为过度深入窒息而死吧。”
“看这盗墓洞,我想来过这里的人应该就是在民国时期威震天下的盗神,刘成峰。这个人出身北方,自小就跟着父叔偷盗墓穴。长大后精通风水与掘墓,自成一派。据说这个人出手从来没有一次失败过。而他的盗墓洞也是十分独特,就是像面前的这个三个篮球大小组合而成的宝塔形。”
“跟你比的话,谁比较厉害?”
“大人和小孩的差距,我们偷墓是要靠瞎猫碰上死耗子的运气,人家是一抓一个准的真高手。单单盗神的名号你就该理解,这个人在我们这行是有多大的名头。”
“嗯,这么厉害的高手,让他偷走了东西也算是配得上这个墓主人。不过现在我可要来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剩下了。”莫寒眼冒金光,一副饥渴无比的表情。
“寒姐,我可事先警告你。刘成峰这个人每次出手不可能只带走一部分的财宝,按他的脾气这里还留下这么多完好无损的箱子,你觉得是为什么?”
“难道?他们在搬运的过程中,碰见了什么东西,导致他们连东西都不要逃之夭夭了?”莫寒虽然爱财,但是她也没有爱财到昏脑的程度,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假如因为这些身外之物而让脑子被贪欲塞满,很快这个墓室就会多出一具新尸了。
“呼”封闭的墓室里出现了一阵凉风,虽然很微弱,但是在这种环境里任何一点点的不对劲都会被无限的放大。很快这阵风就拉动了莫寒的神经弦。莫寒慢慢抬头,环顾四周的情况,手中圆珠死死捏住准备随时出手。但是这里和刚才一样没有什么改变,长明灯依旧在燃烧着,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取出罗盘,发现上面的指针像是被固定住了一样,无论怎么摇都不会转动一下。想着周围那潜伏在暗处的危险,莫寒咬咬牙罗盘上面的指针啪嗒一声给掰了出来。将自己手臂上缠住的手帕微微松开还未干凅的血液从手臂里慢慢的流淌出来。莫寒用手渉取了一点点血液。把血滴在了指针上,然后用血在盘子四周划拉了一通。随后将手帕拉紧。
这一招叫“包眉(也被戏称为‘描眉’或‘画眉’,在茅山的理论中,天属阳,地属阴,在地表,正是阴阳交会的地方,罗盘的指针,也正是利用这种敏感的交会来指点阴阳,阳盛或阴盛,都会影响指针的效果,例如在高空或在地下,指针的灵敏度便会下降。眼下莫寒身处的墓穴少说距离地面也有四十米的高度,属于纯粹的负海拔所以指针的灵敏度会很差,如果对方的气息不是很强烈且没有什么爆发性的气息,指针根本就不会有反应。“包眉”则是利用人体的阳气中和地下阴气的一种方法,即使是在负海拔的地方,也可以让指针保持敏感,不过一旦回到地面,这罗盘可就算废了,所以说这是种杀鸡取蛋的做法,再好的罗盘,一经“包眉”处理也会变成破烂儿。
莫寒把指针插回盘芯后,这“眉”过的盘子果然不一样了,指针开始嘭嘭嘭的乱跳,时不时的还有转圈的现象。一看到转圈的现象莫寒蒙了一下,自己从业这些年,怪事情多多少少也算是见过一些世面。但是这罗盘转圈的现象,还是头一次见。这到底在说明什么?总不能说明这个墓室里全是鬼魂吧。
“呼”又是一阵凉风拂过,莫寒身上的鸡皮疙瘩遍布全身,斩铁剑横在身前,两只眼睛跟追踪仪一样的不断地转动着,不放过一丝地方。
“嘎”墓室之中发出了一声怪叫,像是乌鸦的叫声一样。循着声音莫寒才发现,原来在这土台之上除了棺材还有一个奇怪的摆设物放在那,像是什么饲养宠物的笼子一样。脚步悄悄的移动,慢慢的朝着那个东西挪动过去。还没等接近,一个黑影从笼子里飞出,莫寒双眼一睁,本能跳起,手中斩铁剑挥下。砍了一个空,那个黑影早到了自己的身后,手里还抓着一个东西,是原本绑在自己手上的手帕。
靠着长明灯的光亮,莫寒终于看清楚了这个黑影的长相。像是一条巨大的虫子,通体白色,但是最特别的是它的头,是一个婴儿的头。而且那个样貌就好像是吸毒人士产下的那种天生有缺陷的婴儿的样子,十分的恐怖。
“鬼婴虫!”莫寒失声大喊一声,面前的这个怪东西她曾经在书中看到过。鬼婴虫,是将一个婴儿放在一些装满特殊培养而出的吞魂虫与普通的五毒的容器里。婴儿不知道什么东西该吃什么东西不该吃,抓起就吃这些玩意,而被吃下的这些虫子就会在婴儿的体内开始撕咬他的内脏与大脑,最后婴儿整个身体就被这些东西占据住。再由术士将这具婴儿尸体扔进血潭之中,利用咒语将其身体变异复活,就变成了这种虫身人头的怪物。
“嘎”鬼婴虫发出一声怪叫,从空中飞过,直逼莫寒而来。同时墓室的一个角落,随着鬼婴虫不断地叫声,慢慢的打开一个口子,一具腐烂的尸体从里面掉出来。像是被赋予了新的生命一样,从地上爬起来,慢慢的朝莫寒走过来。前有鬼婴,后有腐尸,刚出龙潭,又入虎穴。。。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