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第一百一十一回 李大嘴怪胎翻诡波,神秘人移魂报旧怨

《武林外传》第一百零一回

李大嘴怪胎翻诡波 神秘人移魂报旧怨

本集编剧:雪月猫猫

原著:《武林外传》——《李大嘴身怀莫名胎》《吕秀才变身四灵童》

作者:宁财神

注:本部分原剧本是“点苍山七绝宫”与佟湘玉的线索解释,因电视剧拍摄风格限制,最终只留下了一个“我是点苍山七绝宫第九代宫主”这样一个无头无尾的模糊线索,佟湘玉在点苍山的宿敌人物,也改成了人物脸谱更平和中性的“素食主义者,动物环保人士”南宫,本部分将其还原。

本部分与前后内容无关,可看作是完整解释“佟湘玉与点苍山”恩怨线索的单独剧情,默认《李大嘴装疯》与《小师妹现身》两回不存在。

【1】内景、大堂、白日

【郭吕李白齐刷刷横排队立正而站,湘玉在前走来走去如临大敌】

湘玉(突然):各位伙计!

众人(挺胸):有!

湘玉:同福客栈,如今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敌人,已经打到了我们的鼻孔!

众人:嗯?

大嘴:这敌人不嫌埋汰啊?

湘玉:呃…是打到了额们脸上来!

小郭:说的好!但我有一个问题!

湘玉:问!

小郭:为什么说是打到脸上来了呢?

湘玉:额滴神啊,额问你,他为啥要起名叫“同富客栈”

秀才(举手):我知道!

湘玉:吕军师请讲!

秀才:古人说的好啊,苟富贵,无相忘,所以,这个“同富”呢,其实表达的是一种美好的期待,是什么期待呢,是….(见佟恶狠狠的表情,声音渐渐消失)

湘玉:哼,还美好滴期待,他们要是同富嘞,你就得喝西北风!

秀才:非也非也,这个从天文地理的角度来说啊,夏天吹的是东南风,为什么说是吹的是东南风呢,这就要从我国的地势讲起了……(低头)掌柜的我错了

白展堂:吹啊,你接着吹啊,你再把你的骄傲放纵吹飞了,掌柜的正愁着呢瞎白话啥玩意儿呢?

湘玉:好咧好咧,看来大家是安逸滴太久嘞,已经不知道危机是啥样子了,连人家起名“同富客栈”这种赤裸裸滴挑衅都察觉不出来了,看来我这个掌柜滴,平时对你们是太仁慈咧

小郭:那是他们!像我这种志在千里快意恩仇的江湖儿女,时刻知道什么叫居安思危,掌柜的你等着,我这就去前面探探路!

秀才:芙妹慢着!让我与你风雨同行!

小郭:呃…你就别去了侯哥

秀才:为什么?

小郭:万一打起来了你碍手碍脚的…

秀才:我我会武功的!我一笔戳死他们!

小郭:行了,你那笔还是留着给我写《江湖女侠传》吧,各位,风萧萧兮易水寒,女侠去兮不复还!告辞!

【作势要出门】

湘玉(大喊):回来!

小郭(转身):啊?怎么了

湘玉:你不许去!

小郭:哇塞…谢谢掌柜的,就知道您心疼我…

湘玉:不四心疼你,就你那个意志力,给两捆大葱就能领走,人家随便开个价去了就未必能回来了

小郭:啊啊啊?什么什么?

大嘴:哼,听不明白啊,掌柜的说你容易叛变,老实儿呆着吧(扭头)掌柜的,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你等着!风萧萧兮易水寒,大嘴去兮什么什么还!

【也作势要出门】

湘玉:回来!

大嘴:干啥啊?

白展堂:不懂么?你一捆大葱就叛变的玩意儿还先当先锋呢

大嘴:我!

白展堂:还是我亲自出马吧,各位同僚等着,我这就去杀他个天翻地覆!风萧萧兮易水寒,展堂去兮马上还!

【也也作势要出门】

湘玉:回来!

白展堂:又干啥啊?我还不如几根大葱了啊?

湘玉:不四不四,你们好好看着家,谁也不许去,等额滴消息!

白展堂(拽住):湘玉!湘玉?

湘玉:干啥嘛?

白展堂:你还真自己去啊?我陪你吧…我在家得担心

湘玉:不行!绝对不行!上次那个姓金的事儿,额留了一辈子阴影,绝对不能让你们再去咧,你们好好看家哦,等着额!

【2】外景、胡同口、白日

湘玉:诶小米,你说的那个同富客栈,咋走啊?

小米:就在灯市街把头那家

湘玉:诶额记得那烧过一把火不是变成空楼了么?

小米:你看你,不许人装修了咋咧?

湘玉:哦,谢谢啊小米,这一文钱你留着买烧饼

小米:咦…俺堂堂丐帮帮主,就值一文钱啊?

湘玉:丐帮帮主?你脑子烧坏了吧?

小米:去去去,被挡着本帮主晒太阳

湘玉:好好好…你不要额还省了呢…

【3】外景、卖菜街(此场景可回看诸葛元一回)、白日

【偶遇钱夫人,挽着空气】

湘玉:钱…钱夫人?你你这干啥呢?半身不遂?

钱夫人(温柔地):呦,佟老板啊,我这不是和我们家老王去逛逛街嘛

湘玉:老老老王?钱夫人你没有四吧?哪来的老王

钱夫人:就住我们胡同隔壁啊,行了行了我不跟你讲了,我还要给我们家老王裁一件衣服去呢

湘玉:啥意思嘛…

【又走了几步,见老钱】

湘玉:老钱老钱!你夫人!你夫人!

老钱:我夫人,我夫人咋着了啊?

湘玉:刚才,就在额后面,说啥老王老王滴!

老钱:老王大哥啊,我知道啊,咋着了?

湘玉(狐疑滴):你…

老钱:好咧好咧,别挡着我消费,揣着几万年两银票哪有闲心和你废话啊,真是

【错身而过】

老钱(嘟囔着远去):爹有不如娘有,娘有不如妻有,妻有还要开开口,谁有不如怀中留啊

湘玉:咋了这都是…

【4】内景、大堂、白日

【白展堂在大堂来回打转,时不时到门口眺望】

白展堂:湘玉,湘玉,湘玉…咋还不回来呢?

大嘴:行了行了,天天腻在一起,就分开一小会至于么

白展堂:你懂啥?离开她半个时辰,我就想叶离开了树,离开她一个时辰,我就像鱼离开了海,离开她一天——

小郭:你就像王八离开了盖儿

白展堂:对,我就像王八(吃了吐),你才王八,你才盖儿呢!

小郭:哎,你说要是掌柜的哪天不回来了,你得什么样啊?

白展堂:那…我都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了

【湘玉归来】

白展堂:湘玉!你可算回来了,我的小心肝啊!

小郭:诶掌柜的你回来了,怎么样怎么样?

湘玉:死小米,大早上就疯疯癫癫说疯话,哪有啥同富客栈啊,就一个破屋子都结蜘蛛网咧,连个凳子都没有

白展堂:哪家啊?

湘玉:烧过大火死人那家,到现在都没人愿意盘下来

白展堂:那老钱上哪儿过的六十大寿啊?

湘玉:还说呢,刚才碰到他夫妻俩更怪滴很,一个半身不遂,一个疯疯癫癫,不知道说滴什么鬼话东西,行咧行咧,这几天东家送礼西家送礼,也给大家折腾怀了,额决定——

大嘴:谢谢掌柜的!

湘玉:嗯?额说啥了你就谢谢我了?

大嘴:不是放假么?

湘玉:放假,谁说要放假了?

小郭:那就是涨月钱

大嘴:鼓掌!

【啪啪啪】

湘玉:嘿嘿嘿—更别想!

大嘴:那就还是放假了!

湘玉:李大嘴你老要放假干啥嘛?

大嘴:我…这大夏天的我高温作业要个高温假总合理吧?

湘玉:行啊,那你倒是说说,你中暑了还是热感冒咧?高温对你有啥影响咧?

大嘴:我…我有病啊!我浑身都起热痱子啊!妈呀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要发芽了呢!

湘玉:好,你现在把衣服脱咧,要是有,立马放你回家,要是没有,蘸糖

白展堂:在!

湘玉:拿针给它扎一身红包出来!

小郭:我来啊,这事儿我拿手啊!刚从头发上拔下来的热乎新鲜的簪子行不?

湘玉:脱!

大嘴:别别别啊掌柜的,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还不行嘛!…

湘玉:保证,你拿啥保证?

大嘴:以我的人格!

小郭:也就值半捆大葱

大嘴:那就以我的尊严!

秀才:一根大葱

大嘴:以我的良知!

白展堂:呃…你那良知味儿比大葱都冲,别拿出来用了就

大嘴:我!我以我的下一代总行了吧?

湘玉:好,等你有了再说,现在就不要墨迹了,出去买葱去吧

大嘴:我..我早晚生个状元气死你们!

【大嘴出,万捕头与祝无双上】

无双:掌柜的,大嘴他嘟囔什么呢

湘玉:不用管他,又想扣工钱咧,万捕头坐啊,蘸糖招呼着,额回楼上补个妆

白展堂:诶

【湘玉上楼】

白展堂:大表哥,啥事儿啊?

万一知:你还问我干嘛呢?你们都不着急么?

白展堂:着急?着什么急?

无双:同富客栈那么多人去吃饭,你们就干看着啊?

万一知:就是,那敌人都踩到你们鼻孔里了,没点表示啊?

秀才:同富客栈?掌柜的说那是小米胡说的啊!

万一知:嘛胡说啊,我亲眼所见啊,无双也看见了!

无双:是是是,那装潢,那地毯,那整个一天上人间啊!

万一知: 咳,别胡说,天上人间是京城的青楼..

无双:哦哦..反正反正就是,特别特别豪华

白展堂(皱眉):你说真的?

无双:当然了,我骗师兄干嘛,除了我师娘,师兄最疼我了,嘻嘻

白展堂:不能啊,那湘玉骗我们干嘛啊?

秀才:嘶…是不是掌柜的怕发生上次金小姐一样的事儿,所以故意隐瞒不告诉我们啊?

白展堂:那纸能包的住火么?嘶…不行,秀才,你这就去看一眼,我稳住湘玉不让她出门,快去快回

【秀才忙出】

白展堂:大表哥啊,那你们这几天巡街的时候,看见它们装修了么?

万一知:我哪儿有空看啊,正忙着练功呢!

白展堂:练功?练什么功?

万一知:你看看你看看,天下第一卷啊,你给我的你都不知道

白展堂:啊?什么卷?

万一知:行了,我不跟你说了,无双,我先去忙了,有空给师娘问个好

【万一知】

白展堂:师娘?他说啥呢无双?

无双:不碍事的不碍事的师兄,他一武痴就这样

白展堂:武痴?你说啥呢无双,我咋听不懂呢?

无双:听不懂?为什么听不懂啊?在葵花派的时候你不是挺机灵的么?

白展堂:葵花派?无双…你你你别吓师兄啊!

无双:哎呀不跟你说了,还要巡街呢!

白展堂:呼…你还知道巡街,总算说句正常话了

无双:那我走了啊师兄

白展堂:诶,慢点啊无双

无双:好师兄,改天让师娘去同富客栈请你吃饭啊

【见无双背影消失,白展堂掉落在地,浑身止不住颤抖】

【紧凑的BGM起】

小郭(跑过来跑过来):怎么了怎么老白!

白展堂:去!去叫秀才回来!还有大嘴!(歇斯底里地)快!

小郭(不知所措地):我我我这就去,他他他在哪儿啊?

白展堂:灯市街把头的破二层楼子!(红着眼哀求叫)快去啊!

小郭:哦哦哦我这就去…

【5】内景、女寝、白日

【湘玉在补妆,白展堂推门而入】

湘玉:(惊)啊!蘸糖?你咋不敲门呢?

白展堂:来不及了,快收拾东西!

湘玉:啥?这次又是第几大名捕来抓你咧?

白展堂:我…好,我先问你,今天你去灯市街,看没看见同富客栈?

湘玉:啥?额就知道额是本镇唯一客栈同福客栈的老板娘,同富客栈是啥东西,莆田货还是华强北?

白展堂(严肃地):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我再问你一次,有,还是没有!

湘玉(不敢玩笑):真…滴没有啊蘸糖你这是咋了?

白展堂:好…那我再问你,你早上说钱夫人和老钱说话疯疯癫癫是么?

湘玉(迷茫):是啊…

白展堂:还有小米?

湘玉:是啊…

【白展堂愣了愣】

白展堂(努力控制情绪):湘玉,我是谁

湘玉:白展堂啊

白展堂:以前!

湘玉:盗圣啊

白展堂:咱们俩之间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儿是?

湘玉:公孙乌龙那次…

白展堂;好了不用说了,不可能啊…如果是那样,那你怎么没事儿啊..

湘玉:蘸糖,你咋了这是?

白展堂(沉思了半晌,抬头,扶湘玉进纱帐):以防万一,湘玉,你能给我唱一首歌么?

湘玉:歌儿?什么歌儿?

白展堂:你别管,唱就是了,对着我的耳朵,记得在唱完之后,说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一定要印象深刻!

湘玉:蘸糖,到底是咋了么,你不要吓我

白展堂:你别问了,按我说的做,蘸糖,

湘玉:可我慌…

白展堂(抱着):别慌,掌舵的不慌,撑船的才稳当,你一掌柜都慌慌张张的我们怎么安心,你放心吧,有我在呢,没事儿的

湘玉:好…额唱…

【白展堂闭上了眼放空自己,紧紧的搂着湘玉的头,二人坐在床边,湘玉对着白展堂的耳朵轻轻吟唱】

湘玉:山丹丹滴馁个开花呦,红~艳艳,光脚丫滴哥哥哦,你啥四候来…

【不知唱了多久,佟湘玉俯耳在白展堂耳侧】

湘玉:蘸糖,额想给你生个娃

【白展堂缓缓睁开眼,二人甜蜜拥抱,突然,门被推开】

秀才:掌柜的不好了!大嘴和万捕头打起来了!

【6】内景、大堂、白日

【三人下楼,大嘴与万一知对峙,大嘴怀中不知抱着何物】

大嘴:你再过来?你再往前买一步,我就让你知道啥叫一尸两命!

郭芙蓉:太可怕了大嘴他竟然会用成语了…

万一知:你你你把赃物放下,否则小心我刀剑无眼!

无双:诶!放着我来,是刀剑无眼,不是有眼无珠哦

湘玉:万捕头,这这这咋回事儿这四啊?

万一知:哼,这小子偷人家鸡蛋!

无双:诶,是鸡蛋不是鸭蛋鹅蛋鸵鸟蛋哦!

大嘴:住口!这不是一般的鸡蛋!我…能听见他的呼唤!

众人 :呼唤?

大嘴:你们难道听不见么,这里正有一个鲜活的生命在孕育!

湘玉:啊废话,那谁家鸡蛋不孵小鸡啊?

大嘴:那能一样么!这里孵的不是鸡!是我的骨血!

【一阵沉默】

湘玉: 李大嘴,额警告你,适可而止啊,额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大嘴: 掌柜的?和蔼慈祥能发月钱的掌柜的?你咋能说出这种话呢?那你对小贝那么好,你难道不理解当母亲的感受么?

湘玉:好好好,额理解额理解,你爱咋胡闹咋胡闹,反正,想放假,没门儿!

万一知:好小子啊!你是还蛋,还是不还蛋!

无双:诶!是还蛋不是浑蛋哦!

大嘴:这是我儿子,我凭啥还你啊!

湘玉:李大嘴你还闹个没完了,你信不信额不管你了让你去衙门!

大嘴:去就去!我告诉你!这蛋他姑爷还在衙门里坐着呢!他要有个三长两短

众人:姑爷!?

大嘴:娄知县!低调…低调啊…

万一知:哼,甭说是娄知县,就是娄知县也不管用!

无双:诶! 是娄知县,不是娄知县哦!

湘玉:娄知县跟娄知县…你你俩又在胡说啥呢么?

万一知:你给不给?给不给!

大嘴:不给!我不给!有种你一刀砍了我!

万一知:胖小子还挺有种,那就别怪我翻脸不认人了!

【打的打拉的拉,众人乱作一团,啪的一声,鸡蛋碎落在地,顿时安静下来】

大嘴:我!我!我跟你拼了!

【举起凳子作势要砸】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大嘴被点在原地】

万一知:好小子还敢袭警!行了,无双,上枷,押回衙门候审

无双:诶!是回衙门,不是回保定门,更不是回玄武门和安德门!

【无双欲给大嘴上枷】

白展堂:等一下!

【众人看着白展堂】

白展堂:抓他可以,给个理由先

湘玉:就是嘛万捕头,不至于不至于,他不就是偷个蛋嘛,俺们厨房多滴很,额这就去给你拿去还

【湘玉欲去厨房取蛋】

万一知:等下!

【湘玉立定转身】

湘玉:啊?

万一知:谁说他偷东西了?

湘玉:你你不是..

万一知:他现在的罪名,是杀人!

湘玉:杀杀人?

万一知:对啊,这么一个鲜活的生命,被他啪叽一下子摔成了车祸现场,还想脱罪?

【白展堂冷眼不语,湘玉一脸迷茫】

湘玉:咳…万捕头,你你不至于这样吧,无双,你快劝劝他啊!

无双:诶!是劝劝他,不是劝劝你,也不是劝劝我哦!

湘玉:哎呦无双都啥时候嘞你就不要闹咧

无双:闹?我没闹啊,对不起掌柜的,我不能徇私枉法的…大嘴杀了人的

湘玉:无双…你不要和额开玩笑

【湘玉转头看小郭】

湘玉:小郭,你你快劝劝大嘴,实在不行就排他两下,让他认个错

小郭:您快别闹了,大嘴杀了人的,人家不当场行刑已经够给我芙蓉女侠面子了

湘玉:小郭你—!(转头)秀才,小郭她…

秀才:对不起掌柜的,行走江湖,讲的就是一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总不能让我金笔书生的名号在江湖蒙羞吧?

湘玉:天啊!天啊!蘸糖!

【白展堂二话不说抓着湘玉的手冲上楼】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