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托·阿波卡利斯、卫宫切嗣、两人的此世全部之恶

日常↑

大家知道我是在写fate混合崩坏世界线的小说,所以我总会拿两作中的角色去比较,今天看到很多人骂奥托是人渣,又想到当年有很多人说切嗣papa是人渣,所以就突然想写一写我对这两个人的看法。

我正觉得,这两人表现的是人类两种极端的对事物的判断理念,如果说奥托是“为一人而镇天下”的那个人,那切嗣就是“为天下而杀一人”的那人,这两人对生命的价值的判断截然相反,在奥托眼中,即使是全人类生命的价值加起来也比不上他想要追寻的那人的生命的价值,因此他才宁可让一座城市变得生灵涂炭,也不愿让自己的爱人死在绞刑架上。而在卫宫切嗣的眼中,所有人的生命都是等价的,他把所有人的生命都摆上了天平,为了多救哪怕一个人,就算自己的亲人、爱人处在天平的另一端,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将其放弃,甚至不惜为此使用令人不齿的手段。

然而我只觉得奥托相比于卫宫切嗣,他是个更为幸运的人,这个幸运不说别的,只说他做出的决定,他做决定的时候,不需要考虑太多,有用就留下,没用就抛弃,他所珍视的人只有一个,因而他对别人早已麻木,即使是将其放弃也不需要犹豫,没有多余的感情,便也不会为此痛苦。奥托之所以被人诟病也是由于这一点,但换一个角度想,一个男人愿意为一个女人放弃一切,哪怕牺牲全世界也在所不惜,这一点,不也是蛮浪漫的吗?

至于为什么我说卫宫切嗣是不幸的,这是因为他的一生都徘徊在生与死的抉择中,命运一次次和他开玩笑,逼得他不断将自己珍视的人放上天平,而他每一次做出的选择从未让这残忍的命运失望过,他无数次轻易地抛弃了珍爱之人的生命(唯独除了夏蕾),而将那沉重的痛苦留在自己心里,如果他也能像奥托那样,除了心中那天平外,对其他的一切都麻木下来,他也就不会那么痛苦了,而他偏偏成为了一个有感情的杀人机器,天平驱使着他做出一次次选择,而他自己的灵魂,却被压在了那天平之下,负担着无尽的痛苦。终于,他撑不下去了,当他最后一次放弃自己的爱人来换取拯救人类的奇迹的时候,他得到的,只有“此世全部之恶”。

为了一个人,而轻易放弃其他所有人;为了大多数人,而决定少数人的死亡;这两个人背负的是“大善”,同时也是“此世全部之恶”。我不能说孰是孰非,然而我不得不说,这样的人,无法被人世所接受。为什么呢?为一人,或是为多数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那一个人的分量或轻,或重,当“多数人”中人数足够多时,我们也会做出切嗣的选择,而反之,我们也会做出奥托的选择,而这两人却将两种选择表现到了极致,这就是他们不被人世所接受的原因,他们在某一方面过于像“人”了,这使得他们整体变得过于不像“人”,在选择面前,他们变得冷漠残酷到非人的地步,这是不能为我们所接受的。故,他们将承担“此世全部之恶”。

从我个人而言,生命的价值不在于数量,不在于他对我的意义,唯一衡量价值的,就是他能为人类做出的贡献,为了一个爱因斯坦,牺牲作为“多数”的普通人又何妨,当然这种决断方法,从某些角度讲实在是太像卫宫切嗣了。

或许大家不同意我通过善恶与否,价值大小来决定一人的存亡的方法,我想是大家变得更为“中庸”了吧,但我想问问各位,多少人小的时候嫉恶如仇,视恶人如杀亲仇人,恨不得将其挫骨扬灰,而我们却认为这才是“正义的伙伴”该做的事呢?

所以啊,还是回到现实吧,尽自己所能,能多救一个就多救一个,遇到弱者拔刀相助。只凭法律、天理来判断你人的存亡,不凭主观臆断来处决任何一个人,尊重、敬畏生命,不将任何一人的生命视为儿戏,这才是我们能做的,这才是我们应该做的。

最后,果然我还是喜欢日常呢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