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四)【刺客列传】

第二日,慕容离早早的派了方夜去接陵光,碍于陵光的身份,并没有大肆张罗。陵光坐在软轿中,天气炎热,身体又困乏,不一会就睡着了,到了王府,落了轿,侍从才轻轻将陵光唤醒。方夜带着陵光从正门进入。按理来说,只有正室可以从正门入府。陵光虽有疑虑,但也没有多问。 “夫人,今日王爷让方夜从软红楼接回个伶人,还是从正门回来的。” “什么狐媚子都想爬上王爷的床。”苏严生气的拍了下桌子,“正门只有王妃才可以进,他凭什么可以。”苏严在房中踱了几步,转头对侍从说:“去请侧妃跟仲夫人过来喝茶。” 不一会,侧妃孟章与侍君仲堃仪一同来了。 “苏严见过侧妃。”苏严对着孟章行礼,却只对孟章身后的仲堃仪视扬扬头,高傲的示意下。这种情况仲堃仪早已习惯了。 三人一同落座后,苏严吩咐人泡了茶。“侧妃,夫人,这是我刚得的雨前龙井,特地让你二个品尝品尝。” 孟章抿了一口,便把玩着手中的茶杯“果然是好茶。” 

苏严有些着急,按理说孟章与仲堃仪不可能不知道慕容离带了人回来,但是却没有丝毫表示。 仲堃仪从坐下去,便没有说话,只是悄悄的打量着苏严,无事献殷勤,看来这人是坐不住了。不觉扬起嘴角。 

“我听说王爷带回个伶人,还是从正门进入的,这恐怕不合礼数吧。”苏严忍不住开口了。 

“我等做好自己的本分便是。王爷的决定可不是你我可以干涉的。”孟章放下杯子,严肃的看着苏严。 

“若是不加以管教,以后什么卑贱人都敢勾引王爷。”说到这,苏严挑头轻藐看了看仲堃仪。 仲堃仪脸上的表情仿佛没有变过,只是握着杯子的手关节发白。

“好了,这茶也喝了,话也说了,我也该走了。”说完拉着仲堃仪一同走了。 “刚刚的事,你不必太过在意。”

“多谢侧妃关心,我无事。”仲堃仪说完苦笑,苏严看不上自己的身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己早就习惯了。

仲堃仪身份卑微,母亲是慕容离的乳母,慕容离在幼时父亲战死沙场,便是由乳母带大,半年前母亲亡故,将仲堃仪托付给了慕容离做了侍君。 孟章是天枢王的家的小世子,政治联姻嫁给了慕容离,苏严是孟章的表哥,作为滕妾一同来到王府,自然瞧不上仲堃仪的身份,一有机会,总要对仲堃仪冷嘲热讽几句。


“其实,我也蛮好奇这个吕光是个怎样的人?” 仲堃仪在陵光入府时就见过了,从小与慕容离一同长大,怎会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呢?但是又不能明说“听闻长相倾国倾城,吹得一手好箫。” “吹箫?怪不得…我也想见见这人到底是何等模样。”孟章不免对陵光的好奇多了几分。


执明与子煜偷偷跑到软红楼准备看看名动京城的箫师长什么样,却被告知人被慕容离接走了。 “都怪你,前几天就叫你出来,你非磨蹭到现在,看吧,美人都看不到了.” 

走了一段,执明突然附在子煜耳边说道:“不如我们去黎王府…”

“不要,上个月跟你去跟你偷跑去李尚书家看什么跳舞被逮到,我到现在屁股还疼呢。”子煜不满的说到。

“这次我们悄悄的,不会被人发现的。”执明见子煜不答应,便拉着子煜的袖子,撒娇到“好子煜,就这次,我保证不会被人发现的。”

“好啦,真是受不了你。”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