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绝地冒险【连载中】

序章(二)变故

  “我打算在明天的晨会上宣布我要闭关一段时间来化解我体内的剧毒,由爷爷你为我护法。然后娅去准备物资装备,就说我派你和老哈去给我寻药。准备三人份,问起来你就说爷爷担心你们的安全,差一名他的亲卫和你们一起去。就这么说定了,怎么样,爷爷,好不好嘛?”异晃晃大长老的手。“你都安排好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大长老摇摇头说“你知道绝地在哪儿吗?”

  “爸爸梦里说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叫隐元殿,在七明二隐中找不到的那一点所指的位置。”“行,目标也定好了。你们各自去准备吧,你是想让小哈和娅两个人陪你去吗?人会不会有点少。”大长老捋着胡子说。

  “爷爷,不是还有大猫吗?大猫也和我一起。”异拍拍大猫的狗头。

  “你犴叔去过隐元殿,不如让你犴叔陪你一起去吧。”大长老的眼神中透着担心。

  “不行,爸说,犴叔能逃出去是因为当时没过二十五岁。过了年龄的进去就出不来了。”异摇摇头。

  “那,可你们三个小孩子去太危险了!”大长老忧心忡忡的说。

  “没问题的,娅的功夫什么打不过啊。老哈虽然看着不靠谱,好歹一手五行术还是说的过去的。实在不行,还有大猫呢,虽然长得不好看,至少也是匹魇魔兽,打不过也该能带着我们空转啊。你就放心吧,你孙女的风水罗盘也不是吃素的。”异摆摆手,表示没问题。

  “嘁,不就是放阵困人吗?都是虚的,不靠谱。”大猫摇着尾巴,舔舔自己的爪子。

  “虚的?当初是谁在阵里哭爹喊娘的。我看你这个月的零食可以没收了,什么时候改好了,什么时候还给你好了。”说着就伸手去拿大猫的零食。

  “别,别,别,小姑奶奶呦。我错了,你最牛,你最棒行了吧。别收零食,别把我放到那个阵图里面虐我了。”大猫抱头趴下,尾巴翘起上面不知什么时候绑上了小块白色的布头。

  “行吧,我回来再治你。听说那隐元殿里有一块点星罗盘,要是弄到了,我就用它整你。”异挥挥小拳头,心想隐元殿我来了。

  次日,晨会开始前。

  “娅,你说我要不要化个看着憔悴些的妆呢?”异问正在服侍她穿衣打扮的娅。“我觉得不用,反而该同往常一般神采奕奕。只说爷爷在古籍中找到了一种解毒之法,你爷孙二人要尝试一番。这样更合理一些。然后要我和老哈去寻几味不常见的药材,用于解毒。”娅一边为异梳头一边说。“此计甚妙,就这么办。”异打扮好牵着娅的手赶往会议室。到了会议室,发现爷爷也在。暗自窃喜,这样谎话就更好说了,说不圆还有爷爷兜着。“都到齐了没有?我有一件事要宣布。我可能要闭关一段时间,爷爷说他在古籍上找到了一种解我身上先天胎毒的方法。我们打算试试看有没有效果。不过有几味药材不好找,所以我打算让娅和心月狐少头领去找。也算是历练一下。你们可有异议?如果没有,小鬼留下,其他人散了吧。”“回族长,没有。”说完族人们就三三两两的离开了。

  “异妹妹,我留下来是有什么生意上的事吗?”小鬼挠挠头说。“嗯,我昨天又谈了一笔,你叫月燕婶婶派俩人,你跟着去给办妥了。酬劳特高。”异拍拍小鬼的手。“你又接黑活?”小鬼凑过来小声说。“没有,这次是警察让帮忙,叫什么特调处。说是有个罪犯已经拿到击毙许可了,但是太凶,弄不死。他们要照顾到普通人的人身安全,所以请我们帮个小忙。下个咒使个蛊随便整死算了。我真是说不过他们那个什么沈顾问,那小嘴叭叭的,龙门阵摆的我脑壳痛。只好勉强答应了,不过人家都说有丰厚的报酬了,那不赚白不赚嘛。”

  小鬼抬手一个暴栗敲在异头上“你啊。行吧,得令了您呐,我去找月姐姐要人去。”小鬼拱拱手走了。

  “走吧,回去收拾行装吧。爷爷你也来。让娅去准备装备,我们去禁地取我的风水罗盘,顺便让大猫建个空转位点,留个退路。”爷孙二人朝禁地走去,谁也没注意身后跟了一个黑影。

  “呦,这不是族长大人吗?这是要动用风水罗盘吗?”黑影显出身形。“二叔,我看你是明知故问啊,不然你在这儿等我们做什么。你别忘了,这是只有族长和大长老才能进的家族禁地。你进来怕是想让犴叔大义灭亲啊。不过这次不用犴叔亲自动手了。鬼金羊卫何在?”异笑眯眯的说。“小祖宗啊,叫你家炎哥哥有什么事啊?”小鬼带着危月燕卫的人出现在异的身旁。

  “我不是接了个活吗?这就是正主儿。我的好二叔用井木犴卫一族的暗卫技能在外面四处接黑活杀人,警察都找上门来了。人都没好明说,就只说井木犴一族族长不是都是双黄蛋吗?会不会有一个是臭蛋啊?”异指指二叔说。“哦,怪不得你说人家警察叔叔说不好出面呢。行,今天你炎哥哥就来一把替天行道。”小鬼挥手示意危月燕卫出手。二叔似乎意识到自己逃不掉了,决定拼死一搏,朝着异冲过去“我今天杀了你,我就是族长了。”突然一道黑光闪过,只见一团黑色的火球飞向二叔易枫,一瞬间就烧成了灰。原来刚才的黑光竟是大猫。“骨头,要两袋。我可救了你一命。”缩回小奶狗大小的大猫趴在竹笼里和异索要报酬。“小鬼,通知所有人召开临时大会。”异扭头不理大猫。

  “诸位,我易家出了一个害人不浅的不肖子。杀人害命,谋取不义之财。还妄图谋害族长,篡权夺位。”异说着 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监控放了出来。“唉,枫哥是真的傻。我劝过她好多次不要做这种事情了。”犴叔摇摇头说。“罪有应得,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早年就和易枫一直不对付的雨师毕月乌说。“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希望大家伙儿引以为戒,切不可在犯和他一样的错了。不然你会和她同样的下场。”说罢,便拂袖而去。娅和老哈在一旁嬉闹,只听见老哈说“你别乱想,我和她什么关系都没有。”“可她抱着你呢!”娅说。“我一把就推开了我说这是另外的价钱。”老哈摆着手摇头说“我没有抱她。真的,你相信我。”“真没抱吗?温香软玉,你竟也忍得住。”异从一旁探出头来。“哎呦喂,我的族长呦,你就别火上浇油了。我要是抱了我就长你后背上的那种黑鸟。”老哈作揖求饶,可话音一落,异的脸色就变了。“你在胡说些什么?那是小姐胎毒留下的印迹。还有那是离火凤凰不是黑鸟。”娅一边追打老哈一边说。把老哈打的抱头鼠窜。“娅,算了,不知者无罪。”异拍拍老哈的头,另一只手一拳打在了小腹上,老哈直接就躺下了。“哼,气死本姑娘了。”“哎呦,小姑奶奶呦,你这一拳下去,我怕是要断子绝孙了。”老哈趴在地上说。

  “赶紧起来,陪娅去准备物资,咱们明晚就出发了。”异一脚踹在老哈的屁股上。“得嘞,这就去准备。那你总得先使你那罗盘大致定个位吧,这样目标明确些。”老哈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行,我现在去禁地取风水罗盘来定位。分头行动吧。”异掏出神行令前往禁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