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凯水仙/kkw48/诚韦】家,国,信仰,还有你

次写这么长的文字

诚韦的相处模式完美诠释了兄友弟恭。

简介部分

私设阿诚哥1941年加入地下工作,1945年日军投降撤退之后暂停了一段时间。1946年正月十七日又开始接手内战情报,直到内战结束后组织才正式公布真实身份,但在这里他还没有和小方说过。

※1946年阿诚哥去重庆见过一次小方之后,一直到1948年初回家前这个期间,都与他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所以说后面两年不能完全算没有联系,故算做分离五年

01

1948年的12月,北平的温度到了零下十度左右,天阴沉沉的,北风吹过像是小刀一般,刮的脸上刺痛。街头的人们无一例外,鼻子和耳朵都被冻的通红。

但是北平的冷也还好,只是干冷。不像沪上那阴冷潮湿的冬天,寒风直往骨子里钻。

方孟韦这时候刚刚从警局下了夜班回到方家府邸,从东交民巷到这边驱车算不得远,也只不过是十分钟的路程。

“爹,您找我有什么事吗?”“坐吧”“是。”

“爹想给你说的是,方家的祖宗就要回来了。”

“大哥要回来了?!什么时候?”

“明天下午五点,南苑机场,到时候你去接接他吧。”“哎,儿子知道怎么做了。”

02

“孟韦啊,你想不想知道救你大哥的贵人是谁?”

“是叶局长?”方孟韦愣愣地看着父亲,眼神充满了疑惑。

“你觉得要是这样的话他还能当上这个局长吗?”方步亭放下茶杯对着小儿子笑笑说

“那要不就是宋先生或者孔先生亲自出马了”

“能救你大哥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共字号,另一种是国字号,专门和老一派作对的人。”

“爹,那救大哥的人到底是。。”

“国防部预备干部局稽查大队队长,北平民调会的账目和物资他都可以查到,所以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怀疑你大哥共字号的人了吧。”

“大哥不会是共字号的,您也知道他的性子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边不会要他这样的人。”

“谁跟你说工资号那边不要他这样的人啊?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03

12月19日下午五时。方孟韦准时的来到了南苑机场,等待他几乎五年多素未谋面的哥哥,方孟诚。

“哥。。终于又见到你了”

“想我了吗?孟韦。”方孟诚说着直接把他拉倒自己怀里

“你是不是傻啊,我怎么可能会不想你。”方孟韦被他气的又想哭又想笑。

“我们回家吧,别把你冻着了。”方孟诚笑着摸了摸弟弟的头“这么久没见你还是一点没变,我们孟韦还是这么可爱。”

“嗯,你也一点没变,还是一样潇洒帅气”见大哥对他打趣,方孟韦也立马回了话。兄弟二人一路上就这样有说有笑的,不一会就回到了方家府邸。

“大哥你回来了?”谢木兰这时候恰巧从燕大下了学回家,跟兄弟俩正好是前后脚。

“哎,我回来了”“五年没见我可想死你了。”谢木兰说完就扑到了方孟诚身上,紧紧地抱着他不放,直到被小哥教育了一通“这个疯丫头,你快下来,大哥他今天已经很累了,让他去休息吧。”“小哥你吃醋就直说。。”

“没大没小的。。哥,你进去吧,我帮你把行李拿进房间。”方孟韦教育完木兰之后,拉着哥哥进屋子

“不用了,哪有哥哥让弟弟帮自己拿东西的,你去接我就已经就很谢谢你了。”

方孟韦被这么一说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哪里的事,我自己愿意的。”

“知道啦”

04

晚饭过后,方孟韦带着大哥到了房间里,准备好了洗漱用品和被褥之后一同坐了下来,聊着各自近些年来的情况。

“哥,你这些年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吗,过得怎么样?”方孟韦用担心的语气问着阿诚

“还好吧,组织上曾经给我安排过一位未婚妻,她叫金梅丽。这样行动的时候好隐藏身份,也互相有个人照应。”方孟诚的语气倒是轻松的很。

他这些年也一直牵挂着方孟韦,有时在那些夜不能寐的日子里,方孟诚会常常想起他,他可以让自己更加有动力去完成任务,因为他们约好了有一天一定要再见面,他不想让弟弟失望。

“我挺好的,这些年一直担心你,都不敢想你过得好不好。上完高中以后听了父亲的话去了三青团,在那里我也常常会梦到自己与你一起并肩作战,真希望那如果是真的该有多好。。。不过更多的还是夜不能寐。。”

“别这么说,我很羡慕你有权利生活在阳光照耀着的地方。当时我不告诉你我去做什么,就是不想让你趟浑水。”

“我知道,在这无数夜不能寐的日子里,我们都拼尽全力守护着这个国,这个家,这份约定与爱。”

“嗯,那这样想就对了”

两兄弟就这样促膝长谈,一直到深夜,他们才熄了灯休息。

05

兄弟两人在客厅的面对面的坐下,安静的可以听见时针转动的声音。。。。

“孟韦,我问问你,我是共字号的人,你还会这样友好温柔的待我吗?”

“你什么意思?”

“表面意思。”

“哥。。我知道了。。你果然是共字号的人。。。”

“嗯,猜得不错。”

“可是你觉得你真的懂特工这个词的含义吗”

“五年了,终于等到你回来,却发生这种事。。。这个家从上到下都在骗自己,骗别人,以为自己骗的很像吗?你这个骗子。”突然啪的一声,方孟韦只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痛,他这才意识到方孟诚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耳光

“记住,以后自己还没彻底搞懂真相前就不要乱说话”

“好,方孟诚你够狠。。。够狠。。”方孟韦瞪着他说完这句话以后立刻摔门而去。

06

第二天清晨,两人在洗漱间中相遇

“早”

“呵,昨天晚上不是还说我骗子的吗?怎么今天这么快就先问上好了?”方孟诚佯怒的问

“我要谢谢你,我谢谢你的耳光把我打醒了,昨晚我想了一夜,我明白了。”方孟韦认证的盯着方孟诚说到

“我们即便党pai不一样,信仰的主义也不一样,但我们的初衷是一样的吧?”方孟韦有了哭腔,他终究没能忍住。

“是啊,齐心把敌人赶出家园”

“那就是了,所以我还是。。很喜欢你。”泪水从方孟韦的眼中夺眶而出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方孟诚先用一只手把弟弟揽入怀中,但却反被推开了

“那天我生气是因为你明知道我什么都懂,可你还要用这种话来试探我做什么?”

“我也要向你道歉,真的对不起,我不该骗你,但。。我真的没办法那么快向你坦白。”

“哥,我们。。都是一样的对吧?”

“是,为了这个家,这个国,我们都是一样的。”

06

※warning:本段小方OOC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

“爹,我和大哥今天要走了,先去香港再去法国,留学打工干什么都行。”

“你现在是在册的军人,这像什么话,你这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实在要走,说出原因。”

“好好跟爸说,说出来爸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在重庆我念完高中想去大学,您却要我去三青团,我照做了。妈要是还在的话,他也是同意我去上学的,谁叫我没了妈呢。而且5年了,弟弟不能见哥哥。他现在回来了,结果您还要查他是共字号的人。如果您执意要拦着我和我哥,那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爹。”

“你何必拿这个话堵我?”

“我没有堵你,这仅仅是在陈述事实而已。”

“孟韦他本来就想好好完成学业,请您不要过多干涉他的想法。”

“好吧,这次我就替你妈做一次主,都依你们了。我明天就去求人,把你们俩个送走。”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