汝可识得此般高三狗的日常!

高三嘛,每只高三狗都免不了在学校这口高压锅里被煲成狗肉汤的命运。

    但是!笔者属于不甘任命运烹煮的那一条!你放再多盐也没用!虽体解吾犹未变兮,岂余心之可惩?卧槽!完蛋!是香菜!【哔————】

     

    所谓“生活中不乏美的存在,所缺的不过是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

    即使是压抑乏味的高三生活,只要怀着一颗善良的心,它总不会变得太遭,不是么?

    打住打住,好了狗肉汤到此为止,希望各位读者没被齁着 (´・ω・`)

    接下来,笔者将截取一些自己高三日常的小片段分享给大家,除了将方言翻译成普通话和人名的改动,其余内容90%属实,至于插图则是从以前学校里拍的照片里东拼西凑了一些,供大家参考,脑补。

    

这张摔♂跤照是去年我们寝室还在413的时候拍的,加在这里应该没人说我是封面党了吧눈_눈

    

上一张的后续,准备用来做专栏封面,emmmmm...驴东表情很♂到♂位啊

第一幕 2017.12.07  21:02  艺馨楼楼道

    

    前两天考完一诊,等待出成绩的这段时间我内心十分忐忑:一方面,这次试题在学霸们嘴中被贬得一文不值,称其为两个月来最简单的一次考试,但我却觉得答题体验糟如狗啃,尤其是答题卡洁白如玉的物理……另一方面,考试后意味着要调换座位(我们班上的规矩是,每次考完试按成绩排名自选座位),而我迫切需要这次机会。

    此时我正和邹超哥前往食堂取包子。

    路上我给他描述我这种忐忑的心情:“就像你看到路上有辆装水果的小货车翻了,你想趁火打劫却没带任何能装东西的袋子,同时你发现周围的学霸都拎着蛇皮口袋往里疯狂塞水果……”

    “我鄙视这种行为。”他打断道。

    “不是……”我顿了一下。

    喂喂我只是打个比方好吗?你的关注点已经漂到太平洋去了好吗?

    “我绝对不会做这种没素质的事。”他补了一刀。

    就说了我是在打比方啊,来劲了你还?

    但话到嘴边我还是咽下去了,只是觉得他那矮我一截的小身板莫名变得高大起来?


第二幕 2017.12.07  22:41  17班教室


    第四节晚自习的下课铃响过。

    我正专注于从讲台上偷下来的《读者》。

    其实这本是第一节晚自习时被赵老绕后gank掉的。但比起昨晚某周姓教导主任缴我漫画前揪的耳朵,果然还是赵老慈眉善目说的那一句“借我看看”让人如沐春风呢。

   “啪!”我后背受了一下重击!

   “我靠不是吧?”我怀疑我又翻车了。瑟瑟发抖的我缓缓转过头。

   “走,陪我去零班隔壁充充电宝。”是邹超哥。

   “……我今晚确实也要充来着,但我前几次去的时候看到那里已经插了一个台灯了,那个教室一共就两个插座,怎么搞?”我们班的双孔插座都是坏的。

   “你不充就行了。”

   “……”

   “那就把那个台灯扯了,明早再给他插回去。”超哥不假思索。

   卧槽你刚才建立起的高大形象呢?

   “别人充台灯是为了晚上复习看书啊。”我说。

   “那些人看了书也就考那样。”

   “你不是连水果都不会捡么,怎么扯插头这种没素质的事情你又干得出来了昂?”

   “因为我不喜欢吃水果。”

    ……

    最终我只能翻到美术室里偷电。

     

    回寝室的路上,我俩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我说,以后真遇到那种事我会要求半价买那人掉地上的水果。

    他说,我不喜欢吃水果。

    我说又不是买给你吃的。

    他回我一句妈卖批。

    我说,下次选座位我绝不会再选靠近后门的位置,每次有人进出就有冷风灌进来不说,干啥事都容易翻车。

    他说那是你自己蠢。

    我回他一句妈卖批。

    他说,我前两天叫你帮忙买的东西你把收货人写成愣头青这事还没完。

我就是很好奇邹超哥取货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说天气真冷。

    回寝室后,摸出手机一看,今天是二十四节气中的大雪,鹖鴠不鸣,虎始交,荔挺出。


第三幕 2017.12.07  23:16  222寝室


    今晚的222依旧歌舞升平,充满了快活的气氛。只是平日里此时应在吃鸡的室长请假,少了吐槽他和队友语音的乐趣。

    驴东、豪豪、尿盆三人的歌声此起彼伏,什么霉霉、李荣浩、马老五齐上阵,可谓呕哑嘲哳难为听。

    老范:“英文中文美声一应俱全,怕不是要成联合国。”

    闻此,我放下手中肝得火热的CQ,清了清嗓,深吸一口气:“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多冷的隆冬哒哒哒~”

    “神tm还有阿三文!”老范精神一振,然后摇头晃脑地跟唱“啊啊~多冷呐我在东北玩泥巴~”

    平时以语言障碍著称的文舟大哥把头探出上铺床沿,神情激动(大概):“玩儿……玩儿酒欧欧……酒桶的时候坠……最适合听这厄厄首歌了!”

    文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天灵盖似乎迸发出了灵感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寝室。

    等等!真的有一束光在他的头上闪耀,光束直指寝室门上的玻璃!


上铺下铺悄无言,唯见大哥脑门白。

别有尴尬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


    “自己看下现在几点了?明天你们寝室这零点五扣定了,我跟你们说。”宿管大爷收起手电筒,扬长而去。


铺中泣下谁最多?文舟大哥枕套湿。


    确定大爷离开后,我率先打破沉默:“分锅吧。刚才谁说要玩儿酒桶来着?”

    此时我听见老范幸灾乐祸地在被窝里发出涮碗似的笑声,让人一度以为丫犯了哮喘。

    尿盆此时扔沉浸在马老五的魔性嗓门中:“哦豁,都怪室长没有管好纪律~~”

    大家一致认为尿盆言之有理,于是纷纷把锅甩给并不在场的室长。

    “锅的问题解决了,现在我们来对一下口供。”我再次提议。

    豪豪表示:“到时就说强强洗漱时把水龙头拧坏了,李叔(宿管大爷不喜欢我们叫他大爷)耿耿于怀,然后就针对咱们寝室。”

    我不否认他的话部分正确:“前半句是事实,但李叔从来都没那么狗过啊。”

    确实,李叔对我们寝室一直很关照,大家心照不宣。

    于是豪豪话锋一转:“别忘了在守燕(我们班主任)面前好生夸一夸强强,熄灯之后就没说过一句话,小说看得贼用心,贼认真。”

    “操!”——我上铺这位终于还是蹦出了熄灯后的第一个字。

    “人家力气都用来打呼了,怎么舍得费那劲来聊天呢?”年迈的老范在长期饱受强强的呼噜折磨后,发出了听起来总让人觉得充满凄凉悲愤的嘲讽。

    我滑动着屏幕,发出感叹:“可怜呐。都说老年人的睡眠浅,看来不假。”

    老范怒拍床沿:“卧尼玛……”

    霎时,大爷训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似乎距我们不远处又有寝室翻车了。与此同时驴东的上铺也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大概是大哥连忙在用被子把头捂住吧。

每天早晨起床都能看到这样一幕,这帮逼是真没救了

第四幕  2017.12.08  06:37  男生寝室楼道


    我,豪豪以及隔壁223寝室的桃皮皮赶上了早高峰,在拥挤的人流中缓缓挪动着身子。

    “咋办啊,你说要不要给守燕负荆请罪啊?”豪豪心有余悸。

    桃皮皮一个踉跄,差点流产。

    “这个鸭子步是走定了的,这星期的清洁也得包了,没跑了。”我跟着奶了一口。

    桃皮皮猛然转身:“你们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我俩齐问。

    “我们寝室昨晚翻车了的嘛!”

    ……

    原来昨晚第二个被训的寝室是223。他们寝室更牛逼,用徐疯子的黑科技台灯放音乐,载歌载舞,嗨的不行。后来应我要求徐疯子把台灯借我研究了一下——这台灯..好眼熟?

某一天晚上月亮特别亮,在宿舍二楼找了个角度拍了一张,渣像素,效果不佳


第五幕 2017.12.8  09:27  篮球场


    “我去看了,只有223扣了零点五,寝室纪律。”室长回来后一脸淫笑,露出淫荡的八颗牙。

    此时全班人员已集合得差不多,222寝室全员喜大普奔,为大爷歌功颂德:

    “李叔我果然没看错你啊哈哈哈哈……”“奶活了!奶活了!这就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

    ——相对的,223的室员则是面无血色,脸上写明了【大清亡了】四个大字。

    “不阔棱!一定是大爷写错寝室号了!”徐疯子苟延残喘。

    无毛霸王鸡抹了一下仅存的几根毛发:“跑通宿嘛,小事小事。”

    科少妇摆出一副狗头军师的做派:“趁现在守燕还不知道这事,我们还有时间考虑对策。”

    过不多时,队伍上了跑道。

    ——然而。

    当队伍经过路旁的班主任时,室长忽然双手比作喇叭状,大喊:“程老223扣了零点五!”

    223全员彻底炸了!

    在同学们的笑声中,他们热泪盈眶地宣言要跟我们寝室同归于尽!

    他们眼角的泪花在阳光下显得格外炫目,我想,这大概就是青春吧。


终章      

2017.12.08  

17:06  

止止楼四楼走廊  


    夕阳像一颗熟透的橙子,被避雷针戳破了,橙汁遍洒大地。

    走廊尽头的阳台上有熟悉的背影晃动,走近一看,是室长在打电话。

    “那你明天中午记得来搬东西,嗯,教室里的书我自己解决,就这样。”

    忽的回想起上周我和他去听那个啥单招讲座,两人全程吐槽不断,诸如环境工程出来后就是扫大街,土木工程出来后就是去工地搅和水泥,交通专业出来后就是送快递等等。

    只是没想到丫平时没个正形,在这件事上竟认真起来。

    “要走了?”我望向远处的吊车,它倒很识趣地朝这边招了招手。

    “嗯。”室长注视着手中紧握的班机。

    “不回来了?”我明知故问。

    “明年三月份如果考上了,就不回来了。”

    接着是一阵沉默,操场上的人声逐渐嘈杂起来,让人感到一阵恍惚。

    “如果没考上的话还是会回来的。”

    “废话。”我砸了一下栏杆,栏杆用它刺骨的冰凉完成了一记漂亮的还击。

    “是不是很冰?”

    “关你屁事。你走了就别他妈再回来了OK?老子不想再见到你。”

    丫没说话,转身要走。

    我拍住丫肩膀:“这么像电影的画面,你忍心破坏掉?”

    有能耐再陪我演一会儿啊,你丫不是戏精么?

    “我走了,这室长谁来当?”

    “白帝城托孤?这段我不熟。”

    他嘴角一扬,但嘴没咧开。把你的八颗牙露出来瞧一瞧啊傻逼。

   “你知道吗,我们这些走单招的,一学期学费一万四,而班主任每劝走一个学生就能从中拿到五千块的提成。”

    我愣住了。

    原来如此。

    果然如此。

    不过如此。

    橙汁越淌越少。

    室长按了几下班机的键盘,然后熟悉的旋律响起,是《逍遥叹》的前奏。

    “妈的。”我又砸了一下栏杆,“人要走了还不忘搞事,今晚跟223这架是免不了了。”

    大概是想逃避今天上午跑操时造的孽,丫朝教室踱步而去。


岁月难得沉默,秋风厌倦漂泊,

夕阳赖着不走挂在墙头舍不得我


    “到时咱集体把你丫当畜牲祭给隔壁!”我朝他的背影喊道。

    

壮志凌云几分酬,知己难逢几人留,

再回首却闻笑传醉梦中


    室长悠然晃着手中的小灵通:“今天下午要跑操。”

    我朝操场望去——一块块黑压压的方阵在跑道上做匀速直线运动。

    我意识到情况似乎不妙,拔腿便跑。

    我想起那日夕阳下的奔跑,那是我逝去的青春。


笑谈词穷,古痴今狂终成空

刀钝刃乏,恩断义绝梦方破

路荒遗叹,饱览足迹没人懂

多年望眼欲穿过,红尘滚滚我没看透

自嘲墨尽,千情万怨英杰愁

曲终人散,发花鬓白红颜殁

烛残未觉,与日争辉徒消瘦

当泪干血盈眶涌,白雪纷飞,都成红

这是去年在止止楼四楼拍的,感觉莫名合适就加进来了

                 ——谢幕——


 

接下来照例是笔者的话痨时间,各位读者有爱自取~

    

    先伸个懒腰——

    感谢各位能够阅读至此,若本文能让各位感到任何一丝的触动,那都将是我莫大的荣幸。

    不知各位读完此文作何感想呢?无聊?亦或是有趣?其实,所谓日常也就是如此,你对它的感受取决于你看待它的角度。相信你的生活中一定也充满了上文中类似的片段,只要你愿意,也能够在平凡中发掘出不凡的美好——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啦。 

    我是不是又喂了一口老汤。。

    啊~最近身边真的发生了很多事啊,其中室长要走单招这件事让我感慨尤其多,再者就是刚考完一诊考试,心情复杂自然是不必多说……为此呢,我就写了上面这些文字,一来为了排解纠结的思绪,二来是为了纪念离去的室长,两年任期不满就逃了,真是个混账……啊,三来是为了换一种文风,上一次在B站投稿过一篇漫评↓,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赏咱个脸呗(≖ ‿ ≖)✧


当然,我在那部动漫第一集的评论区也发过,然后收到的评论有一条如下图

要让论述类文本读起来不累吗。。可能是我功底不够吧

然后下面是番剧地址

再然后我就寻思着要不试着用新的写作风格呢?于是这一篇以叙事和抒情为主的文章就顺理成章地诞生啦,这次大概读起来会轻松一些吧 (..•˘_˘•..)

 最后的最后,喜欢本文的小伙伴不妨点一下下面的大拇指,更欢迎小伙伴们在评论区分享自己的看法、点子、日常等等等,我会认真对待每一条评论,改正每一处的不足!再会!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