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ta Korzun访谈: 比赛舞风与个人舞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0BvIgoD1AU
Iana播客网址:https://www.ianadance.com/podcast/


      欢迎收听肚皮舞生活播客,我是Iana Komarnytska,是一名在多伦多的职业舞者,表演各种中东、中亚舞蹈,包括肚皮舞。网站是Ianadance.com,脸书和instagram也有账号。在每周的访谈节目中,我们可以了解到肚皮舞者的生活以及业内各种鸡零狗碎、真知灼见,听她们分享自己的故事、秘密和诀窍。


Iana:大家好!欢迎收听第一期肚皮舞生活播客!本期嘉宾是才华横溢,美丽动人的舞者、编舞、教师、活动组织人Marta Korzun!Marta好~欢迎来到播客!

Marta: 谢谢Iana邀请!我很荣幸也很激动~也是第一次参与这种活动~

I:好棒~Marta的Intensive盛会这周刚结束,办得怎么样?

M:很好~这是我第一次教整曲编舞,教了五个小时,而且还能教其中的技术环节,希望大家都很喜欢,我是很喜欢啦~

I:要是我当时也去了就好了~

M:可能我们在哪儿碰到过~

I:嗯嗯,我上过你的课,很期待下次再来~

M:谢谢~


I:相信很多节目听众都知道你是谁,但了解你舞蹈生涯故事的人并不多,能不能简单讲讲是怎么开始跳舞的,过程中的亮点什么的?

M:好的好的。我爱上肚皮舞已有13年,在跳舞之前我打篮球,爬山。有一天我在街上看到一幅肚皮舞招生海报,五颜六色的,特别好看,我就去了,第一节课就爱上了。我的老师好看又有趣。这是我维持最久的兴趣爱好,其他的顶多坚持一年,之后就觉得没意思了,而肚皮舞已经坚持13年了。两天后,我的老师Anastasia让我们参加比赛。那是2006年。我想这也在一直激励我,督促我进步,让我更努力,做更好看的演出服,编舞编得更好。比赛很愉快,我很喜欢参赛。之后赢了波兰的EuroRaks比赛,Suraiya办的,她还邀我在那儿授课。那是我第一次在国外授课,你简直无法想象我有多高兴。第二次是Stella Zahir,让我到欧洲/国外授课,我很感激。因为他们,更多人知道了我,让我去更多国家,是他们带我进入了肚皮舞圈。当时的油管不像现在这么兴盛,就算发视频也不会有人知道我。


I:还记得第一次开课是哪年吗?

M:我记得是2011年,我和Milana一起去的,很是难忘。我一开始是要去比赛的啊,欧洲的比赛和我们乌克兰、俄罗斯的比赛不一样。我给Suraiya发了很多消息,问这个我搞不懂,音乐和这边的也不一样,排名也不一样,她估计觉得,天啦这姑娘怎么这么多问题,一天发五六条消息,(音频故障)后来她说你的舞的棒,要不要在活动上教课。那时真太激动了。多么奇怪,我是参赛者的同时又是老师,不过当时就是这样。


I:为什么想参赛的呢?

M:当时去参加EuroRaks是因为之前已经在乌克兰参加过很多年比赛了,也赢过很多次了,自然就想到国外的比赛去闯闯,别只在乌克兰赢嘛。之前我也不知道肚皮舞圈竟然这么大,有那么多活动,之前从来没查过。所以能到国外比赛、教课真的很意外,我的亲戚至今都不敢相信仅靠肚皮舞就能周游列国。现在,每次飞往下一个活动还是一样很激动、兴奋。到处旅行,结识很多有趣的人,分享知识,真的很棒。

      虽然在Suraiya那里教课是意外之喜,但也是情理之中,我觉得我的事业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的,并不是一夜成名,不过这样反而更好。有些舞者,我就不点名道姓了,成名飞快,两三年后就没影了。所以慢慢一点点积累是正道。


I:你参加过多少比赛?

M:一百多场?大概每月两三个比赛,持续三、四年。真的很多。


I:这也能给很多舞者带来很多启发。现在社交媒体、网络如此兴盛,很多舞者成名很快,让人觉得只有这样才能成功,必须要在一段时间内成名,做不到就觉得自己不行。而你说没有一夜成名,一夜成名背后是多年的拼搏。感谢分享你的经历,很多舞者都需要知道这一点。

M:至少我是这样过来的。现在成名容易多了,有Instagram,有油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频道,天天搜视频看。但13年前我开始跳舞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感觉那已经是上百年前了,我感觉自己像恐龙时代来的……(笑)风格也不一样,现在的舞风和我当时学的也截然不同。



I:现在你去比赛都是当评委了,有了不一样的角度。近几年里舞蹈的变化就很大,更别说5年、10年间的变化了,那你觉得比赛有什么变化吗?从你开始比赛的时候跟现在相比?比如对比赛的态度、比赛的方式?还是说还都和以前一样?

M:变化很大的。首先是舞风,我在乌克兰、俄罗斯的比赛做评委比较多,主要说这里的情况吧,这里的比赛大多从晚8点到凌晨1点。我不能说很喜欢这里的舞,参赛选手很多,有的我没法从头看到尾。以我的观点来看,很多舞者看起来都一样,所以我更喜欢在欧洲当裁判。在欧洲或其他地方,可能是因为那里的舞者没有那么复杂、精细的技术,乌克兰、俄罗斯的选手技术高超,力量感很强,却没有灵魂、没有情感,只有技术,我是没法一直看完。我喜欢跳得可能并不复杂但有灵魂的舞。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我们评判的时候确实有标准,比如形象、技术、结构。而现在俄罗斯、乌克兰的舞,在我看来更像是体育运动。有的学生会问我,能不能给我编比赛用的舞,比如要有这些这些这些很难的东西,我会说可以,但这不是我的舞风。我给他们编排这些,但也会跟他们说,冷静下来,这不能百分百全是动作,有时候要有停顿,要与观众互动,要微笑,不是说你有三分钟就要在这三分钟里动个不停。

      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这样,阿根廷、欧洲的风格差别很多,我只能说俄罗斯、乌克兰这边的状况。(笑)在俄罗斯真的要评判很多。

      演出服也是。现在流行用很多很多水钻,演出服都很美,华丽,价格不菲。这挺好的,但我觉得也没必要把自己的全部工资都投入到水钻上,就算是用便宜点的(没听清)也一样可以如明星般闪耀。


当评委的Diva Darina, Marta Korzun与Dariya Mitskevich


I:你说的每一句话都有我想深入挖掘的话题,其中一个主要的问题是,你觉得以后比赛的发展前景如何?是会更像体育竞技,还是说舞蹈的艺术性还能抢救一下?或者在二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M:我觉得舞蹈比赛已经变成体育竞技赛了。比如在俄国有俄国舞者机构,他们有各种形式的比赛、打分。比如,只能跳 1 分钟,或30秒,在这段时间内要展示自己的动作。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通常都跳得很快,看起来就像做运动,但很多姑娘很喜欢啊。当然也有的机构里不会这样,虽然也是比赛,但不像这种俄国组织。我也不觉得这种不好,毕竟很多人喜欢,比如我可能不喜欢这种,但我可以到别的地方比赛呀,找别的组织什么的。所以其实还挺好的,毕竟人各有所爱。其实和社交舞差不多,就是体育舞。(译注:社交舞,包括简单易学的普通交谊舞,按全世界统一竞技比赛标准要求的国际标准交谊舞,俗称国标舞。以比赛形式出现的国际标准交谊舞也叫体育舞蹈)你可以做自己的选择,可以参加不同的机构、不同的比赛,有很多选择,挺好的。



I:确实。如果不介意的话,能不能讲讲失败的经历?之后又怎样克服的?

M:好的。我比赛经历印象最深刻的是第一次比赛,我和同组的舞者也是朋友一起参加非专业类的比赛,不知为什么,我确信自己一定能赢。很奇怪吧,那是我第一次比赛,但当时非常有把握。结果我得了第二名,我朋友得了第一,我当时哭得啊,大概哭了有一小时。我给我妈打电话,妈我得了第二,我妈说Marta你疯了吗第一次比赛就想拿第一,我说可我想拿第一啊。当时好伤心。之后我妈说,你好好想一想,你这么难过,是因为没拿到第一,还是因为你朋友拿了第一?我想了想,想明白了我就是想拿第一。这个第二名激励我更加努力,这次比赛之后,我的老师说——比赛结果对她是不错的——一个月后有乌克兰冠军赛,有谁想参加啊~我说我要参加。回家后我说,妈,再有一个月就是乌克兰冠军赛了,这要是没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对我来说真的很重要。

      那一个月,我特别努力,把能找到的视频都看遍了,把自己觉得有意思的动作组合都加到自己的编舞里,每天如此。我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拼过。(笑)然后呢?我就赢得了乌克兰冠军赛的第一名。我还用了视觉化想象法,每天晚上睡觉之间脑补评委、活动举办方给我戴上金牌,宣布我是冠军。我每天都做,想自己有多开心。还挺管用的。

     所以我也很高兴当时得了第二,如果得了第一,可能就不会这么努力,不会有这么大的动力。


Marta Korzun, 2007


I:那是你第二次比赛?那个乌克兰冠军赛?

M:对,是业余组,不是专业组,但这是我比赛经历中情感最强烈的体验。这次比赛之后我第一次上了小班授课。我攒钱让我妈给我做更好的演出服,上很多私课,这就是下一个阶段了。再此之前,跳舞只是兴趣,一周去上两次课,做做校内演出就很开心了。我的舞蹈生涯可以说是从这件事开始的。之后就找不同的裁判,各种比赛。


I:有志者事竟成,失败是成功之母。感谢分享你的经历,真的很能个人以鼓励。

    刚才你提到,很多舞者看起来都一样,而人们常说,要有自己的风格,可怎样才能形成自己的风格?有没有什么诀窍、建议?


M:我只能说自己是怎么做的,说不上是诀窍。一开始,学生们看起来都一样,都和老师一样,是很正常的,毕竟学习一开始都是模仿。我编舞的时候会和学生一起编,如果自己觉得某个部分要有什么动作,可以加进去。有的老师不让这样,编舞不能改。我也让他们去上别人的课,你从每个老师那里都学到一点,你的身体就会记住。我还会让他们即兴,每次即兴都录下来,过一阵再给他们看。即兴有时会有我从没用过的动作组合,可能就是从别的老师的课学来的。我也让他们自己编舞,编完后给我看,看看是否流畅,合乎逻辑,有些地方帮忙编一下。现在我一半的学生都自己编舞。我觉得这样很有助于发展自己的风格。

      有的学生,不知道我的学生有没有这样的,有的会先查评委是谁,搜评委的视频,把几个评委的动作一拼,拼出符合他们口味的编舞,无视自己的风格,无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样不太好,这样编出来的舞只能给这几个评委看。这种事我以前也做过,但其实只跳自己想跳的舞才能赢。

     还是,多上课,试着去创造,跳即兴,尝试不同组合,表达自己对音乐的体会,这样大脑就有了自己的脑回路,不再仅跟随老师的编舞。一开始信任老师是对的,但之后要自己来。只按照编舞跳,就只能跳得和编舞者一样。


I:我说说我观察到的现象哈,之前我看过你在各种赛事的比赛,当时我也在乌克兰。我感觉这两三年来你的舞风变了很多,不知你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你有没有下意识地改变自己的舞风,或者并没有意识到?

M:你不是第一个这样说的人,我女儿出生后我的舞变了很多。怀孕时我真没时间给自己编舞,其实找了别人帮忙。我自己编个舞,把视频发给他们,某些部分用他们的风格或动作,然后他们再帮我改改,再发给我,这样看不出来和别人是一样的。女儿一岁之后有些空闲时间了,当时也看很多别人的视频,就往自己的风格里加点新的东西,增添风味。

      很多人说要找到自己的风格,但我觉得如果你找到自己的风格,一直按这个风格跳,可能会无聊,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我更喜欢不断寻找,当然也要凭自己的性格,比如试试体育舞蹈风,没准看起来也挺美的。我自己编舞,然后再加点别的特别之处,一个曲子加点黄金时代风,一个曲子加点俄风什么的,所以我觉得没找到自己的风格也挺好。(笑)我想让观众一直有新鲜感,一直觉得有意思。有些舞者,年复一年地跳同一个风格,很美,但没有新东西,还和以前的一模一样,我看着就觉得没劲了。这是我现在的观点,我现在每次都在编舞里试点新元素。

      有时我有点郁闷,不知道其他舞者有没有类似的状态,会想自己一直以来跳得都一个样,动作组合都一样,我好无聊,观众觉得我没意思,像这样不停责备自己,所以我就找时间不断创新,让自己变得和之前不同。


I:我要把这句话作为Marta Korzun摘录——不要形成自己的风格,要不断寻找;很能让人有更多想法。感谢分享~

     在收尾话题之前,还有一个话题想讨论一下。近些年来,我发现你在社交媒体更多关注于积极的态度,舞蹈上的,以及生活方式上的,包括我们开头提到的,用视觉化想象准备比赛。你instagram上最近的帖子写了二十三条励志鸡汤,这条我还保存了。能不能说说这些积极的态度如何推进你的舞蹈生涯?为什么拥有这些态度是很重要的?

M:这还要回到我的第一次比赛,其实是比赛前和比赛后。准备乌克兰冠军赛时我很紧张,我妈给我一本书,叫“事事不如意怎么办”之类的,这本书每页都有正能量宣言,让你每天念,持续25天,对着镜子念。虽然觉得有点诡异,但还是试了,就念:“我是乌克兰冠军赛的冠军”,“我是最棒的舞者”什么的。我从这本书里抄了些,自己也写了些“我最棒”“我是冠军”,就这么念。我老公很惊,问Marta干蛤呢这是,不过他很体贴,也就适应了。这个方法很有帮助。如果你对没有信心,紧张,虽然家人会支持你,自己也要支持自己,相信自己。现在我要是有什么重大活动要参加,要去什么地方等等的,都会先做这个。每天早上来口鸡汤,心情能好一整天。


(行程介绍,略)


I:非常感谢你能参加这次访谈,分享你的经历和经验。收尾问题:是什么让你不断热爱肚皮舞,一直跳了这么多年?

M: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多遍,为什么自己喜欢肚皮舞,为什么这个爱好能维持这么长。我想是因为它是一种对女人很好的舞。肚皮舞很美,演出服很美,发型美,化妆美,音乐美,阿拉伯音乐啊我好爱。跳着这种舞就应该很有女人味,很性感,很自然。我跟每个女人都说学肚皮舞吧!(笑)肚皮舞是最好的。


I:谢谢Marta!

M:谢谢Iana的邀请和提问,谢谢各位收听!


I:下期再见~西米不要停~


本文禁止转载或摘编

-- --
  • 投诉或建议
评论